img

小片刻后,夏殄也就發現了長苜苜的身影,緩緩的走了過去,快速奪過了長苜苜的書:「在看什麼書?能比出來玩還重要?」

2021 年 1 月 4 日

長苜苜也果然不負眾望的花了半分鐘才緩過神來,緩緩的說道:「額?這書真的很好看,等我看完了,借給你看唄?」

「暈,不用了,我對什麼世界未探索之謎一點都不感興趣。」夏殄皺了眉頭,一面翻動了書的封面和扉頁,緩緩的說道:「既然是出來玩兒,就忘記你看書的事情,燒烤已經上爐,就只差去吃飯的人了。」

長苜苜微微抬起頭看了看那邊的烤爐,頓了頓,緩緩的說道:「額?那邊不是還沒有幾個人嗎?沒事我還不餓,麻煩你先把書還給我吧?我看著正精彩,不看完這裡,我會瘋掉的。」

「暈,行吧?還給你。你果然很特別喲?。」夏殄嘆著,一面也就把書還給了她。

長苜苜連忙接過書,快速翻著找到了正看到的地方,再度陷入到了靠她自己的醞釀出來的憧憬氣息中。

「哎哎……!」夏殄見自己就這邊被一個死讀書的獃子當成了空氣,一陣一陣的無奈,卻又找不到能用什麼話來形容她了,只能是嘆著氣退開了。

遠處樹兜下的人影在見到夏殄離去的背影后,不由得冷笑了一聲,稍後也離開了。

「瘋子,別生氣哈,大家還有這麼多人,一起來燒烤吧。苜苜她喜歡看書,就讓她看吧!」李蕉打起了圓場,一面也就勸著夏殄回到了燒烤架旁邊。

長苜苜貪婪的翻閱著書,時而驚訝,時而歡喜,完全已經忘記了其他的同伴。

而夏殄在碰了一次釘子后,也就只能放任長苜苜一個人不合群的在那邊看書。同幾個人圍在一起吃吃喝喝,笑著鬧著也就漸漸忘卻了還有一個在樹兜下躲著看書的長苜苜。

「你能換個地方坐嗎?我的腳都被你壓麻了啊?」就在長苜苜正看得出神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了一個低沉的中年聲音。

長苜苜突然聽到這個不熟悉的聲音,連忙抬頭打量了周圍一圈,並確認了自己並沒有坐在誰的腿上,加之書中內容著實好看,這便也就當做幻聽沒有在意。

「我說丫頭,你能換個地方嘛?我的腿都給你坐麻了+10086了啊?!」見長苜苜絲毫沒有動靜,低沉的中年男音再度響起,就在這說話間,長苜苜只覺得自己屁股像是被誰踢了一下,從樹根上直接跌坐到了地上。

長苜苜屁股吃痛,不過反射弧太大的她,幾乎又花了半分鐘的時間來消化,確認了自己真的是被推了一下都挪動了地方了后,這才趕緊站起了身子來,驚慌的看著自己剛剛靠著的樹:「是誰,誰在那裡?」

「唉,小丫頭,你倒是會選,這裡這麼多樹正好選到我?」低沉的中年男音,緩緩的說道。

長苜苜神經大條的讓人十分難以理解:「是誰?不要以為你躲在樹後面就能嚇到我啊?!」

「小丫頭,沒有人躲在我的背後,我就是樹,樹就是我,你剛剛一直坐著我的腿上,也就是你看的樹根,你把我的腳都坐麻了好嗎?」樹榦的漸漸映出一個的臉的形狀,開口緩緩的說道。

長苜苜在看清楚那個臉的形狀后,十分驚慌,快速將書抱在了胸前:「你。。。你也是世界未探索之謎嗎?」

「什麼未探索之謎?我是樹人種,既然你能看見我,還能聽見我說話,說明你也非普通人類唄?那幹嘛還裝成一副十分不能理解的樣子。」樹人種看了看長苜苜,鄙視的說道。

長苜苜手上的手鏈正好缺少這麼一個證明她說的都是事實的機會,不由的亮了亮,驕傲地說道:「見到神女是你的福氣。」

「神女?就你嗎?小丫頭?」樹人種完全不相信的笑出聲來:「哈哈,能看見我聽見我說話的多的去了,你說你是神女誰信啊?」

手鏈對樹人種的蔑視十分動怒,瞬間也就火力全開,暴躁的吼了起來:「笑笑笑,笑個屁啊?小小的低等生物樹人種,具體敢嘲笑神女?「

「得了吧?我地位是不高,但是我實誠,不像你門口胡話?」樹人種仍然是不相信手鏈的話,懶懶的說道。

手鏈暴躁的聲音繼續響起:「她只是被她那當主神的爹給貶到人間的,等不了多久她就能恢復神女的身份,到時候別怪我來收拾你?。」

「別逗了,你們這種低級的騙術騙騙我的兒子還有可能,想騙我?門都沒有?」樹人種看著長苜苜,繼續開啟嘲笑模式。

手鏈脾氣本來就暴躁,一時間光芒大盛:「讓我出來,讓我出來,揍死這傢伙。」

「別鬧了啊!」長苜苜緊張得快速捂住了手鏈,輕聲說道:「好了啦,手鏈姐姐,你其實不用搞這麼複雜來讓我相信這個世界真的有神魔人的存在的,我是相信科學的。至於這個所謂的樹人種?應該只是個障眼法吧?」

手鏈在聽了長苜苜這翻話后,火氣也去了大半,直接由上火轉變成了怨念:「該死的,該死的,我這麼攤上了這麼個任務,你爹真心坑死我了!!。」

「你真是夠無聊的,明明一個人,還要假裝是兩個人,居然還唱上了雙簧,算了,懶得理你,難怪我爺爺輩老說小人多壞事,今天算是見識到了。」樹人種瞪了長苜苜一番,明顯是把手鏈當成了長苜苜的精分。 長苜苜連番被樹人種奚落,但卻死活看不出他的破綻。心中疑惑更重,索性也就不管不顧快步的朝著樹人種撲了過去,雙手扯住了樹人種的樹榦,從某種意義上來看也就是樹人種的那張臉。

「你幹嘛?果然是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說不過,這是要動手了?」樹人種被長苜苜扯著臉,驟然發怒,使勁抬起他的胳膊,其實就是他的樹杈子,一把將長苜苜呼倒在地。

長苜苜吃痛更為不解,目光死死的落在在了那揚起又收回的樹杈子上,繼續問道:「你這是怎麼做到的?哦哦?你躲在樹裡面是吧?就像是那個舞台劇演道具的那樣子?」

「哼,不知所謂。看著你確實沒有什麼反抗的能力的份上,趕緊滾蛋,不然我讓我家那些孩子來收拾你?」樹人種皺著眉頭,其實就是他的樹皮,一面惡狠狠的說道。

長苜苜好奇心一起,那還管得了那麼多,站起身來再度撲到樹榦上,使勁扯著他的樹皮:「這邊肯定有拉鏈,扯開就能看見你了?」

「我去,哪有你這種的啊?」樹人種見這女生還不放棄,使勁抖動了自己的身體再次把長苜苜摔了出去。

長苜苜被摔出老遠,只覺得全身都疼,咬著下嘴唇再次快步衝到了樹人種前:「你到底是誰啊?這樣惡作劇有意思嗎?」

「我自然是這片樹林的領袖了,我們樹人種從不與人為惡,但是也絕對不是好欺負的?」樹人種怒氣不減,朝著長苜苜呵斥道。

長苜苜皺起眉頭,固執的過了頭:「我才不相信,你頂多就是有著一種科學還不能解釋的秘密罷了。」

「呵?真可笑,明明自己都是個秘密,還能死咬著別人不放。」樹人種毫不留情的嘲笑著她,一面也就伸著懶腰抖了抖自己的枝葉:「快滾吧,沒時間跟你這個倒霉孩子糾纏了。」

手腕上的手鏈果斷的亮了亮,緩緩說道:「要是我是這樹人種,也得被你氣死了!」

長苜苜揉著自己被摔的不輕的胳膊,呢喃道:「總有一天,你們的秘密都能通過科學來得到印證。」

手鏈無奈的嘆了口氣,樹人種白了她幾眼,索性退回了原地,再也不想理他,一面緩緩的說道:「快走吧?!沒事別在這裡搗亂!?」

長苜苜不討好的冷哼了一聲,撿起了掉在地上的書,一面扭頭找了個稍稍小一點的樹:「不讓靠著我換個地方看就是了!?」

收拾妥當后,長苜苜一屁股墩兒又坐了下去,打算繼續看書,就在準備要看書的時候卻被手鏈喊住了:「喂,你這個書獃子還打算看書?都說你老爹有問題,當時他自己還不相信,就給你個天才的頭腦有什麼用啊?情商為零啊!?小姐!」

「額?」長苜苜額了聲,到也沒有什麼其他的表情。

手鏈有點生氣了,聲音也變得尖銳了起來:「我說大小姐,好好的烤肉聚會,你就一個人在這裡看書,你對得起這麼好的天氣嗎?」

「這樣的天氣正好適合看書啊?」長苜苜緩緩的說道。

手鏈無語:「你夠了,看看這什麼時間了,在不趕緊去,你就連骨頭都瞧不見了。」

「不要啦。你知道的,人太多,我應付不來的!」長苜苜委屈的看了看手鏈,輕聲說道。

手鏈暴躁的脾氣一上來,正苦於不能從手鏈里抽身。

腦中一陣眩暈后,竟是得到了長苜苜那個當主神的爹的指令『接近他們』。片刻之後,才發現自己身上的束縛已經解開,詭笑著從手鏈中抽身而出。

還不等長苜苜完全反應過來,一個170高,穿著淡藍色長裙帶著花邊帽子的美女也就出現在了她的眼前,身材比例幾乎是完美的沒有任何可以挑剔的,顏就更加好的沒話說,喊女神也實在是委屈了她。

「你你……你是?!」長苜苜驚嘆著向後退了幾步。

手鏈姐姐朝著她微微斜過的眉眼,緩緩說道:「不怪你,誰叫你那老爹一直不給我機會讓你看見我的真身。」

「你你……難道是……手鏈姐姐?」長苜苜自然是識得她的聲音,一面驚嘆著一面也就看了看手腕上的鏈子,鏈子本身沒有什麼變化,只是沒了亮光。

手鏈姐姐微微笑著點了點頭:「對啦,還算聰明。嘿嘿,我這一身衣服怎麼樣?這可是我看著形形色色的人類的穿著才決定的,有沒有很仙很氣質啊?!」手鏈姐姐一面說著,一面也就自戀的扯了扯自己的裙子。

長苜苜似乎有點相信這個世界應該是真的有奇奇怪怪的事情了,驚訝的說道:「很……很……好看啊!」

「好看就行,走吧,你爹剛剛給我傳達命令了,命令我帶著你馬上去和這些人搞好關係,然後來穩定三界的平衡,對了為了能讓計劃更加完美和諧一點。從現在開始我就是你的表姐了。名字嘛?就叫楊夕好了!」手鏈姐姐打量了長苜苜一番,拍著她的肩膀緩緩的說道。

長苜苜似乎還有顧忌,死活不太願意上前。而手鏈姐姐雖穿著淑女但是脾氣依舊暴躁,一面也就拖著長苜苜直接朝著人群直撲了過去。

撲進人群后,長苜苜還沒敢說話,那臉也就不負眾望的紅了起來,手鏈姐姐見長苜苜這方面著實無能,乾脆也就自己介紹起了自己:「哈嘍哈嘍?」

一行人此時均是一臉驚嘆的看著長苜苜和楊夕,一面緩緩地打起了招呼:「哈嘍?哈嘍?」

「喲喂,這美女是誰啊?」一行人不由得都驚嘆了起來,起鬨道。

楊夕看了看完全不會交際的長苜苜,鄙視著搖了搖頭,緩緩的說道:「各位,我是苜苜的表姐楊夕,哎,本來還想讓我家苜苜介紹的,不過誰讓她從小就內向,不善言辭,還是我自己來介紹我自己好了。」

「楊夕姐姐好!沒想到長苜苜還有這麼漂亮的表姐啊?。」手鏈姐姐的絕代風華驟然也就吸引住了包括夏殄之內的所有男生,只見他們連忙點著頭。 (新書期,只想默默的拉點人氣,歡迎來跳坑!)

楊夕十分享受萬眾矚目的感覺,一面露出她那殺死人不償命的微笑,緩緩說道:「恩,我家苜苜雖然內向,不過是個很好的妹紙,以後啊?還得麻煩你們大家對其多多照顧。

長苜苜的臉又紅了些,貌似從小到大,這還是第一次和這麼多同學一起出來玩,一面也就半埋頭道:「謝謝大家的照顧。」

「楊夕姐姐,我們正好在燒烤呢,你也留下來一起吃吧?」一個男生此時已經拿著烤好的魚快速的走到了手鏈姐姐的身邊,笑著將魚遞給了楊夕。

楊夕姐姐故作淑女笑嘻嘻的接過了烤魚,聞了聞:「嗯,好香啊,沒想到你們的手藝還不錯嘛?」嘴裡雖然這樣說,心中早已經是歡快咆哮了起來,巴不得完全不顧及自己的形象只為能更快的享受美味,被附在手鏈里這麼多年都沒機會嘗試人間的美味,這一次一定要好好的嘗嘗。

夏殄此時也站起了身來,緩緩的走到了長苜苜的身邊,輕聲說道:「你表姐真漂亮。」

「額?恩恩!我也覺得呢!」長苜苜見他走的有點近,小臉不由的一紅,連忙退後幾步點頭說道。

楊夕姐姐見氣氛還不錯,心中不由的暗暗發笑『首戰告捷啊,不久的將來,等我完成任務,就可以回到神界了』。

「你也過來吃啊?本來就多準備了一人份,你表姐來的真的時候啊?!」一旁的李蕉此時已經端著一次性盤子走到了長苜苜身前,明顯能看清楚她眼裡爆出的火光。

從楊夕帶著長苜苜走人群中開始,長苜苜的面色就沒好過。不過女生嘛,總是會對比自己漂亮比自己有氣質的女生有所忌憚,在加上李蕉本來又是個事事好強的人,自然是更加不爽手鏈姐姐楊夕的到來了。

長苜苜明顯看見了李蕉手腕上時而突起的青筋,不由的為自己和手鏈姐姐捏了把冷汗,苦笑著說道:「呵呵,我表姐她可能是不放心我一個人吧!」

「不放心?我跟你講,下次不準叫你表姐來了!你答應過我不耽誤我和小楓單獨在一起的?」李蕉彎下腰湊到長苜苜的耳邊,冷冷的說道。

長苜苜只覺得背上一涼,果然是個狐狸啊。不由的覺得昨晚上的發生的事情肯定是個幻覺,臉上倒也沒有表現的過於明顯,只是微微點了點頭:「恩恩,知道了!」

「哼!?」李蕉的小動作自然是瞞不過楊夕那犀利的雙眼,楊夕只在心中暗暗冷笑了一聲,片刻之後,只見她眉眼稍動,像是想到什麼一般。

扭頭帶著甜到心坎里的微笑,朝著夏殄走了過去,微微低下頭輕聲說道:「這位帥氣的弟弟,沒猜錯的話,你就是小殄吧?」

「恩」。夏殄頓了頓,微微點了點頭。

楊夕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了些,繼續說道:「我聽我們家苜苜說了,你有幫她過很多?真是太感謝了!我們家苜苜雖然內向,但真是個天才的,不僅學習成績一級棒,而且頭腦也很靈活,可惜就是情商低了點,你以後可要多幫她提高一下情商啊?」

長苜苜在聽完這番后,不由的背後一涼,心中暗呼不好『完蛋了,完蛋了,手鏈姐姐這不是要作死自己的節奏嗎?』心中一陣忐忑的扭頭看了看李蕉,只見她雙目中也就差噴出火來,雙拳上上的青筋亂跳。

『完蛋了,以後自己的日子肯定又是在水深火熱之中了!』還不等長苜苜感嘆完,李蕉已經掄起的拳頭朝著楊夕撲了過去。

楊夕心中暗暗冷哼,一個閃身,李蕉的拳頭的落了空,扭頭還不忘輕聲笑道:「這個小妹妹未免也太暴力了啦?我雖然很淑女,但也不是說欺負就能被欺負的啦~!」

長苜苜面色不由的一白,心中暗呼不好,『這下好了,不僅惹毛了她,還順道又結上一道仇,唉,性命堪憂啊!』。

「你……別以為你長得漂亮就不得了,我分分鐘弄死你信不信?」李蕉狂暴模式全開,已經朝著楊夕咆哮了起來。

長苜苜嘆著氣,一面想要上前去拉楊夕,誰料楊夕此時也已經被李蕉的狂暴激怒了,早已經完全自己需要扮演的是個淑女,一雙秀目直勾勾的瞪著李蕉:「哼,小樣。姐今天叫你見識一下什麼叫暴力?」

話音剛落,之前那幾個男生的下巴撲通一下已經砸到了地上,俱是朝著楊夕投過去難以置信的目光。

長苜苜一面皺起眉頭,一面拉住楊夕的手臂輕聲說道:「姐,你的形象,你的形象不要了嗎?」

「不要緊,形象後面還可以重新樹立,但是這丫頭不在不好好教訓一下,屁股夠要翹到天上去了!」言罷,已經火速把自己的長裙直接扯成了超短裙,又扯出一根,將裙子捆在了兩條腿上,一時間幾個男生的表情再度由驚訝和惶恐變成了冒桃心。

長苜苜則是被楊夕這動作驚得面紅耳赤,這對於從小就收到了嚴格保守的傳統母親式教育,穿衣服從來不會短過膝蓋的長苜苜來說,確實是太大膽,一面就紅著臉扯了楊夕的手臂:「姐,別這樣,太露了!」

「哎呀,別鬧,這裙子太長了,不趕緊扯了怎麼教訓這個小丫頭啊?被困那麼久,是時候活動活動筋骨了!」楊夕推著長苜苜走開了點,一面也就擺出了一副要大幹一場的架勢。

李蕉此時已經是怒火中燒,一面也就直撲楊夕而來,雙手握拳左右夾擊的朝著楊夕的臉蛋揮舞了過去。楊夕眉頭微微一挑,半彎下身子,從李蕉的右下方閃出而出,劃出一百八十度后直接壓住了李蕉的肩頭:「小丫頭,你還嫩了點。

說話間手肘猛的用力,直接給李蕉砸的半跪在地。李蕉怒吼了一聲,雙手緊抓住楊夕的右手,反身彎腰而下,扯著楊夕從她頭頂飛旋了一圈。 (新書已改a簽,順豐的速度果然是杠杠的,順便祝賀大家節日快樂!請多多支持,各種求票票,點擊等!)

楊夕似乎早看穿了她的招式,飛旋的同時右手已經從后賣力扯住了李蕉的頭髮,待自己的身體落地的瞬間,左手也已經抬了過去,雙手扯住李蕉的頭髮朝後猛退了幾步。

「啊!?」李蕉吃痛大叫出聲,右手握緊拳頭,朝著楊夕的胸口快速打出。

楊夕嘴角微微揚起,鬆開李蕉的頭髮,向後空翻退出一兩步,笑著說道:「哼,15晚上會長毛的獸人種的戰鬥力確實不可小覷,不過誰讓你今天遇上我,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什麼?」李蕉聽完楊夕的話,雙目不由的憤恨的瞪向了長苜苜:「好個會幫我保守秘密,我tm從一開始就不該跟你講和。」李蕉一面怒罵著,一面再度撲向楊夕。

楊夕冷笑著伸出右手,直直架住了李蕉的雙拳,猛的抬起腿來,直中了李蕉的腳踝,李蕉面色驟然一白,整個身子便從左邊斜著倒了下去。

「你們?!……!?今天的事情我就記住了,等我,我一定會來再來找你們算賬的!」李蕉吃痛的爬了起來,一面捂住了自己的腳踝,一面惡狠狠的說道。

長苜苜一臉驚嘆和尷尬,快速的跑到了李蕉的身邊,伸手要去扶她:「你沒事吧?我扶你起來。」

「滾!不要你管!」李蕉用力把長苜苜推開老遠:「你們都是騙子!?」

長苜苜情商雖然不高,但處女座的通性就是最害怕被誤會,連忙說道:「你的事情我誰都沒有說過!我不是騙子。」

「哼,沒有說過?沒有說過你這表姐怎麼會知道?不要在繼續假裝無辜了,我李蕉今天認栽了,不過早晚有一天我一定會加倍叫你們還回來。」李蕉皺起眉頭,一面也就緩緩的站了起來,拖著傷腿一瘸一拐的離開了大家的視線。

長苜苜本想去拉她,但卻被楊夕給欄了回來:「去不得!」

「為什麼啊?你為什麼要在這麼多人的面前把她的事情都抖出來啊?!」長苜苜有點不能理解楊夕的做法,這樣一來,不僅是李蕉會被當妖怪看,就連自己也也要被當成是妖怪了。

楊夕看著生氣的長苜苜,不由的微笑著聳了聳肩:「淡定,放心,我這樣做肯定是有我的道理的!」

「那現在怎麼辦?你說的他們都知道了?」長苜苜著急的指了指身後的那幾個男生,一面說道:「我現在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明明沒有大嘴巴的!」

楊夕微微笑了笑,緩緩的說道:「放心,我是神,消除他們的記憶不就行了?」

「啊?!」長苜苜皺起眉頭,一面狐疑的打量著楊夕,只見她微微抬起右手,右手間似乎有光亮劃過,片刻之後,幾個男生的眼眸里也就雪白一片。小片刻后,幾個男人的眼神這才見見恢復成正常顏色。

但是就在這短短的時間之間,楊夕已經收拾好了自己的形象,剛剛被她自己扯爛掉的裙子此時已經恢復到了原狀,完全回溯到了戰爭之前的樣子。

「發生了??」被抹殺掉記憶的幾個男生此時已經清醒了過來,不過剛剛那半個小時的記憶也就這樣失去了,幾個人相互看了幾眼,確認了李蕉不見之後,均是詫異的問道:「李大姐大人呢?」

楊夕抿嘴微微笑了笑,輕聲說道:「她有點事情先走了,燒烤還有這麼多沒吃,不要浪費了,我們繼續享受這美好的一天吧!?」楊夕一面說著一面笑嘻嘻的朝著幾個男生拋了拋媚眼。

「恩恩呢!」幾個沒見過世面的小男生自然是被楊夕這一舉動弄得七葷八素的,連忙朝著她點了點頭。

長苜苜此刻算是明白了過來再也不能不相信楊夕說的話,也不能簡簡單單就把這個當成了一個平凡的世界來看了。不過長苜苜卻一直無法理解楊夕為何要在剛剛解除封印的時候就直接和李蕉開戰,並且絲毫沒有想要消除掉她的記憶,反而像是故意要氣她一樣。長苜苜結合了好多種辯證論來解釋這個問題,一直到確認到了身邊除了楊夕后,這才緩緩的問道:「你為什麼不把李蕉的記憶也一併抹掉了啊!?」

「笨!我要是說我是故意的?你信不信?「楊夕笑了笑,緩緩的說道。

長苜苜無奈的皺了皺,緩緩說道:「不相信,你就告訴我為什麼吧?」

「好吧,還不算笨,那我就給你解釋解釋。這個消除記憶的魔法只對普通人有用,而她又不是普通的人類,她是個雪狐,而且就算是抹掉了,明天她也會在記起來的!」楊夕看了看長苜苜一眼,緩緩的說道。

長苜苜皺起眉頭,遲疑了小會兒說道:「難道真的有神和魔的存在?」

「對啊!好了,不要再去想她了,我們繼續享受燒烤的樂趣吧?被你當主神的爹鎖在你那破手鏈里這麼多年了,我都快要不記得食物是什麼滋味了!」言罷,也就再不管長苜苜一面扎進了人群中,分分鐘就結果了幾個男生早就已經準備好的燒烤,心滿意足的席地坐了下來。

長苜苜此時可沒有楊夕這麼好的心情,默默想起,明天之後又要回到宿舍被李蕉「蹂躪」的事情,只覺得全身都涼掉了一半,不過比起長苜苜擔心的事情,緊接著發生的事情才是讓長苜苜有苦難言,甚至基本上就是無地自容。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