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小平頭立馬聳了聳肩膀,回答道:「我哪裡見過?不過話又說回來了,論塊兒頭,這三條叢林巨蟒跟那隻巨型蜈蚣王,都屬於同一個重量級別的。」 對此,黃小仙十分贊同的點點頭,應和道:「沒錯,三條叢林巨蟒跟那隻巨型蜈蚣王應該是死對頭,在咱們下來之前,就已經經歷過一場惡鬥。」

2021 年 1 月 18 日

聞聽此言,大衛不禁更加疑惑了,不解的詢問道:「既然如此,總該有一方取得勝利的,為什麼巨型蜈蚣王跟三條叢林巨蟒無一生還呢?」

「這個……說不定地下洞窟內,不止有三條叢林巨蟒呢?」小平頭隨口猜測道。

不曾想,小平頭此言一出,包括大衛以及黃小仙在內的所有搜救隊成員,均感到有一股冷颼颼的涼氣,從背脊梁骨冒了出來,別提有多麼慎得慌了。

下一秒鐘,小平頭立刻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與大衛等人面面相覷。

剎那間,三人同時轉過身去,背靠著背用手中的軍用強光手電筒四處亂照。

如果小平頭的猜測屬實,便意味著兩支搜救隊很有可能面臨更多的未知危險。

僅僅是那些普通的毒蛇,就已經夠棘手的了,可以讓大衛等人喝一壺的。

一旦出現跟現場身軀如此龐大的叢林巨蟒,所有搜救小隊的成員們,今天差不多都得交代在這裡,別想活著回去了,這件事情估計所有莊園警衛們都心知肚明。

因為,大伙兒都開始模仿小平頭、黃小仙、大衛三人的動作,瞪大雙眼環顧四周,臉上寫滿了緊張之情,一副嚴陣以待的架勢。

就這樣,眾人平住呼吸等了一會兒,洞穴周圍顯得靜悄悄的。

當然,安靜只是相對而言,除了那些該死的毒蛇們所發出的「噝噝」聲從未間斷過,情況似乎還沒有發展到十分糟糕的地步。

「噝噝……」

剛開始的時候,毒蛇們迫於三條叢林巨蟒屍體的威嚴,不敢輕易上前。

但是,數十名搜救小隊成員,在毒蛇們眼裡看來,就是一份上等的美味佳肴。

尤其是這些生存在地下洞窟內的毒蛇,終年不見太陽,還無法接觸的外界環境,更加得不到充足的食?

?給養,一條條毒蛇早就餓急眼了,不發瘋才怪呢!

發現毒蛇們再次集結在一起,翻滾了幾圈過後,形成一個個巨大的「肉球」,大衛立即命令道:「弟兄們,撤!跑到那條叢林巨蟒附近。」

說完,大衛扣動了扳機,緊握在手中的半自動突擊步槍,噴射出幾道明亮的火舌。

「噠噠噠……」

小平頭見狀,也扣動了手中的散彈槍,跟大衛肩並肩站在一起,企圖給搜救小隊的成員們,創造更多撤離的時間。

「砰!」

「砰砰……」

趁著莊園警衛們撤離的空檔,小平頭滿臉疑惑不解的大聲嚷嚷道:「大衛,你讓他們都撤退到叢林巨蟒身後幹什麼?據我所知,那邊可是從未探索過的地形,萬一是死胡同怎麼辦?」

不得不承認,小平頭所擔憂的事情,是非常有道理的。

大衛臉上沒有半點後悔的神情,伸出右臂指了指從正面三個方向涌過來的「肉球」喊道:「平頭兄弟,難道你認為我們現在除了撤退,還有什麼更好的出路嗎?」

「呃……」

現實很殘酷,面對成千上萬條連成一片密密麻麻的毒蛇群,小平頭實在是無言以對,只能選擇跟在隊伍最後方,一邊開槍一邊跑路。

孰料?前邊先行撤離的搜救隊成員們,剛剛跑了一段距離,竟然全部停了下來,站在原地駐足不前,似乎又被某種奇怪的東西給嚇到了。

當大衛等人趕到之後,一條體型更為彪悍的眼鏡王蛇,映入所有人眼帘之中。

「靠!」

這下子,小平頭徹底抓狂了,忍不住出口髒字成章,毫不客氣的質問道:「大衛,你們這個毒蛇陷阱究竟存在多少年了?孕育出那麼多變異的怪物,難道毫不知情?」

大衛趕忙搖了搖頭,極力撇清自己的嫌疑,開口解釋道:「平頭兄弟,真的不是我刻意隱瞞,自從接手這座葡座葡萄酒莊園軍事基地,我們也從來沒有派人進入毒蛇陷阱之中查探情況,每次對外出售毒蛇的時候,都是直接在毒蛇陷阱入口處進行人工抓捕,根本看不到下面的具體情況。」

只見,小平頭一臉無奈的回應道:「好吧,算你們贏了,咱們就集體慶幸吧,好在這條眼鏡王蛇貌似也死了,否則……」

接下來的話,小平頭都不忍說出口了……

望著堆滿整個洞穴的叢林巨蟒,以及眼鏡王蛇的龐大屍體,黃小仙有點打怵了,心有餘悸的問道:「喂,我說兩位,你們該不會還想把現場所有龐然大物的腸子進行解刨吧?」

小平頭面色凝重的提醒道:「還解刨個屁啊,先想辦法把這波毒蛇的進攻給打退,再考慮其它的事情吧。」

兩支搜救小隊的成員們壓根兒就猜不到,在他們剛剛撤離的洞穴內,上上下下已經擠滿了型色各異的毒蛇。

毫無疑問,這些毒蛇都是被巨型蜈蚣王體內大腸所散發出來的「香味兒」,給吸引過來的。

說實話,大衛等人還真得好好感謝一下巨型蜈蚣王。

要不是有大量毒蛇貪圖巨型蜈蚣王的屍體,想分上一倍美羹,導致在洞穴內滯留了很長一段時間。

由於該洞穴的毒蛇數量實在是再多了,再加上巨型蜈蚣王體型過於龐大,就算毒蛇數量多,一時半會兒也吃不完。

結果,整個洞穴唯一一個入口跟出口都被滿滿的毒蛇給塞住了……

如此一來,切斷了毒蛇的「援軍」,也就間接的緩解了大衛等人的防守壓力。

發現巨型蜈蚣王的屍體更為龐大,長度相對於前面那三條通體墨綠色的叢林巨蟒,也擁有巨大的優勢。

因此,大衛臨時決定放棄臨時布置好的防線,他認為撤退到眼鏡王蛇身後進行防守,搜救隊成員們生還下去的幾率會更大一些。

「弟兄們,繼續跑,別停下……」

聽到大衛下達的最新指令過後,一名搜救隊成員邊跑邊質疑道:「隊長,您這是打算讓我們到哪裡布防啊?前方路況不明,這樣貿然突進會不會有點太危險了?」

大衛立即回應道:「看見前面那條眼鏡王蛇了沒有?就到那裡布防,快……一定要快!」

「噠噠噠……」


安排完之後,大衛再次轉過身去,瞄準沖在最前方的幾條毒蛇,迅速扣動扳機來了一個三連射。

由於輕、重機槍手先行一步,抓緊時間趕到眼鏡王蛇身後,選擇合適的制高點進行布防了。

所以,殿後的任務,就只能交給大衛、小平頭等人來負責。

可是,值此緊要關頭,面臨毒蛇群的瘋狂進攻,由半自動突擊步槍、微型衝鋒槍、散彈槍組成的火力網根本不夠,威力顯得有點捉肘見襟。

忽然間,黃小仙腦海中靈光一閃,一拍大腿自言自語的嘟囔道:「擦!我身上不是還背著燃料箱嗎?此時不用更待何時?」

想到這裡,黃小仙立即拔出插在腰際的噴火器,高高舉過肩膀上,頭也不回的吆喝道:「快用噴火器,咱們不是有三台嗎?」

只見,另外兩名身後背有燃料箱的莊園警衛們早就殺急眼了,甚至是有點蒙圈,除了瞄準毒蛇、扣動扳機、更換彈夾之外,就不會幹別的了。

至於他們身後背負的燃料箱,更是早就忘在腦後,拋諸於九霄雲外了……

還好莊園警衛們都是心理素質過硬的好手,經過黃小仙的提醒之後,立刻集中精神拔出噴火器。

不出半分鐘,三道威力巨猛的火舌,同時沖向蛇群之中。

一時之間,「噼里啪啦」的聲音不絕於耳。

特別是那些沖在最前排的毒蛇們,還未來得及明白過來是怎麼一回事兒?就被熊熊烈火給徹底烤熟了。

濃厚的烤肉香味兒,瀰漫在整個地下洞窟的空氣之中。

此番,兩支搜救小隊攜帶的噴火器非常值得一提,是經過專門改造后的加強版本。

噴出火焰之後,還會在地面上形成一道火牆,能夠持續燃燒長達五分鐘之久,給後續經過的毒蛇群造成一定灼傷效果。

再加上三道火舌源源不斷的發力,在地面上留下一道長達十餘米,寬則七、八米的火牆地帶。

雖然,火牆只能持續短短的幾分鐘。

但是,也足以延緩毒蛇群進攻的步伐,給大衛、小平頭、黃小仙等最後一批搜救小隊成員們,營造更多的時間,使他們可以安然撤退。

覺得時機差不多了,大衛立即下令道:「平頭兄弟,咱們也撤吧!」

「好……」

小平頭想都沒想,便不假思索的轉身撤退。

黃小仙率領兩名莊園警衛,又布置了最後兩道火牆,這才關掉噴火器的閥門,跟在大衛身後一起撤離現場。

「噝噝……」

毒蛇們在搜救隊成員的背後,發出一陣陣撕心裂肺的嘶吼聲,為了飽餐一頓,毒蛇們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不知為何?毒蛇們會從同伴的屍體上直接爬過去,而不是像之前那樣,將被子彈打死的同伴屍體吞入腹中。

鬧了半天,毒蛇們壓根兒就不喜歡吃烤熟的食物,因此才會對被噴火器燒死的同伴屍體不理不睬。

果然,在數千條毒蛇前赴後繼的衝擊下,原本勢頭十分旺盛的火牆,只持續了不到三分鐘,便被徹底捻滅。

此時此刻,所有搜救隊成員已經撤退至眼鏡王蛇寬厚的背部上面。

在距離地面高達兩米左右的半空中作戰,大衛等人心裡就有底多了,不再像之前那樣緊張。 更何況,在視野不受絲毫阻擋的開闊地帶,搜救隊成員們攜帶的各種輕、重機槍,以及重型武器,便可以發揮最大的威力了。

以兩支搜救小隊此次所攜帶的武器裝備數量,擋住幾波毒蛇的瘋狂進攻,完全沒有任何問題,根本不在話下。

只不過,大衛跟小平頭等人,無論如何也想不到,蔣少龍就在眼鏡王蛇腹部,躺在他們身下與眾人「並肩作戰」!

「吱吱……」

「吱吱吱!」

聽力超群的紫貂,早在搜救小隊的成員們,出現在該地區洞窟內的第一時間內,就聽到了外面傳來雜亂的腳步聲。

到了後來,大衛等人全部攀爬的眼鏡王蛇背部,更加令紫貂興奮難耐了,忍不住發出一記記尖利刺耳的叫聲。

其實,紫貂只不過是想藉此發出信號,告訴外面的人,自己還被困在眼鏡王蛇腹中。

誰曾想?紫貂剛剛叫喚了沒幾聲,竟然把昏迷不醒的蔣少龍給吵醒了。

「呃……」

只見,蔣少龍眉頭緊皺,腦門處的紋路都快擰成一條麻花了,嘴角咧開一絲小縫,發出一記旁人難以察覺到的呻吟聲。

「砰!」

「噠噠噠……」

此時,從眼鏡王蛇體外傳來一陣激烈的機槍突突聲。

很顯然,是大衛率領的搜救小隊成員們,與前仆後繼的毒蛇群幹上了!


原本,蔣少龍還沒有清醒的跡象。

可是,不出半分鐘,蔣少龍便被一連串的槍聲從昏迷狀態之中吵醒。

眼鏡王蛇背部,戰鬥剛剛打響沒多久,便進入了白熱化狀態!

雖然,二十一名搜救小隊成員同時開槍,火力網足夠覆蓋每一個角度,不會產生任何死角。

但是,無論是哪一種型號的槍械?彈夾容彈量都是十分有限的。

尤其在面對數量如此之多的毒蛇,單純的子彈,已經無法達到震懾毒蛇的戰略目的了。

除非子彈直接擊中毒蛇的腦袋,才會一舉將其爆頭擊斃,否則,就算?

?枚子彈同時穿透了十幾條毒蛇的軀體,也無濟於事。

只要毒蛇們沒有死,哪怕是拖著被子彈打斷的半截身軀,也會拼盡最後一絲力氣,向救援小隊成員們所處的位置爬過去。

「噠噠噠!」

越來越多不同種類的毒蛇,被輕、重機槍所產生的轟鳴聲給吸引了過來。

眼鏡王蛇所處的洞穴內,充斥著近兩萬多條毒蛇,甚至比之前還多了一倍有餘。

兩支搜救小隊成員被毒蛇們團團包圍,要不是有眼鏡王蛇龐大的身軀作為掩體,立於外圍那幾名莊園警衛們,恐怕早就被毒蛇給拖出去生吞活剝了。

局勢對於大衛等人來說,十分不樂觀,甚至變得越來越糟糕。

可以這樣說,二十一名搜救小隊成員們所打死的毒蛇數量,遠遠抵不過從其它洞穴聞訊涌過來的增援毒蛇。

稍微分析了一下,大衛便心知不妙,意識到敵我雙方力量對比懸殊。

更何況?搜救小隊的成員們雖然此次帶足了彈藥,可畢竟數量有限,以目前的高消耗速度來計算,最多還能堅持不到半個小時。

「嘩啦啦……」

打空的子彈殼,從各種槍械內蹦出來,落下的一瞬間,撞擊在眼鏡王蛇體表的鱗甲片上面,發出一記記清脆悅耳的響聲。

大衛剛剛打完一梭子子彈,趁著更換彈夾的空檔,沖著左側呈跪姿正在進行射擊的小平頭吆喝道:「兄弟,情況有點不妙啊,你有沒有什麼好主意?」

小平頭斬釘截鐵的回答道:「是啊,看起來咱們今天是別想全身而退了,必須要想辦法儘快撤離這個洞穴!否則,弟兄們都得把小命丟在這裡。」


「廢話!這還用你說嗎?平頭兄弟,撤退是肯定的,只不過放眼望去,四處盡皆茫茫蛇海,我們該往哪裡撤?」大衛目不轉睛的盯著前方,一邊扣動扳機進行射擊,一邊開口詢問道。

只?p>只見,小平頭忽然間停止射擊,沖著身後一片漆黑的虛空努了努嘴,道:「那邊不是還沒有出現毒蛇嗎?等會兒我帶兩個人過去探一探地形,可以的話就儘快撤退。」

聞聽此言,大衛立刻出言催促起來,唾沫星子飛到了半空中。

「我說平頭兄弟啊,你就別等會兒了,咱們剩下的彈藥撐不了多久的,現在就去調查路況!」大衛幾乎是用一種命令的口吻,沖著小平頭說出來的。

值此緊要關頭,小平頭也沒有功夫跟大衛計較那麼多,點點頭不假思索的答應道:「那好吧,我現在就去!」

「啪啪啪……」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