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小屁孩愕然了,氣呼呼的撇過頭去:「你都知道了,幹嘛不去拖走他,他是你父親吧,我可是會害死他的!」

2021 年 1 月 10 日

「那也是他的選擇。」江言陌裳輕聲道。

「啊啊啊啊,我受夠了啊!」小屁孩怒掀桌子:「你們江家的人腦子都有問題吧,這都是什麼回事啊!有命不要,非要陪著我一起送死是吧!」

「我的命是我的,你們誰也管不了。」江言陌裳平靜一笑:「我願意為誰而死,也是我的選擇,我若不想活著,誰又能強迫我活下去?」

小屁孩竟無言以對。

不多時,江別離已經回來了,他的表情恢復了正常,一如既往的老逗逼。

之後的三個月里,江別離答應了江言的請求,離開了這個地方,帶著小屁孩,父女三人,一同踏上了旅行的路途,收斂了全部力量,就好像普通人一樣,去看看風景,品嘗美食,享受一下該有的人生。

天朝、西盟、大和,幾乎所有的著名景點他們都走過,在閻魔殤這個身份的遮掩之下,幾乎沒有人能探查到他們的蹤跡。

小屁孩也逐漸的融入了這種生活的常態里,慢慢的忘記了自己的那個身份。

這就好像是一場美夢,度過的很快,也好似一場夢幻,猶如水中月,鏡中花一樣的不真實。

但夢終究是夢,它始終是會醒過來的。

那是一場幾乎可以稱之為絕望的圍剿……十三名魔皇,十七名妖皇以及數以百計的王境異族,魔帝也出動了兩個分身,它們挾持了運輸艦,目的便是為了將閻魔殤滅絕於此。

慘烈的大戰也不需要用更多的話語去描述。

在對方佔盡了天時地利人和的情況之下,這一場戰鬥打的天昏地暗,即便是大武宗,也無法去應對這場圍剿……而最為弱小的小屁孩,只能被江言牢牢護在身後,什麼也做不到,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兩人遍體鱗傷。

再然後,江言陌裳浴血而戰,距離死亡僅有半步;老頭子也已經體力不支,即將潰敗。

從那一刻他也算徹底的明白了,修羅的命格真的是一場詛咒。

猩紅色,泛上眼眸……

無盡殺意,無法封鎖……

修羅降臨。

因為上一任赫眼的持有者——神樂櫻的自刎,龐大的願力和因果連環,全部都堆砌在了他的身上,這份屬於修羅的力量究竟強大到了如何的地步?

答案很簡單——半神。

那時候的蒼雲,使用赫眼,洞徹了星空宇宙的運行規則,將時間、空間都納入了自己的眼中,將精神升華為半神之境,但肉身卻依舊孱弱,不過這也無所謂,只要精神不滅,誰也阻攔他?

只不過一瞬間,所有的敵人都被秒殺。

可這份力量,救不回來江言。

在那最後的緊要關頭,蒼雲想到了最後一種可能。

……

「老頭子……」小屁孩雙目猩紅,看著星空里,已經氣息微弱至難以察覺的江言,輕聲道:「讓開吧,姐姐她……還活著,讓我救她。」

「你打算用與我過去一樣的辦法么……」江別離抬起頭來,老淚縱橫:「沒用的,陌裳她早在一百年前就已經死了,一直是依靠著江家的血脈力量支撐到如今,可如今……也已經斷絕了,同樣的方式是救不了她第二次的。」

「不,還有一個辦法。」他輕聲道:「姐姐是聖者,不會那麼容易就死去……只要以我的心血為引,將森羅的力量注入她的體內,便可讓她同時擁有兩種心武,兩種命格……強行逆天改命!」

心武前三位——森羅萬象的霸者;引領未來的聖者;破滅萬物的修羅。

它們各自代表的命格名為——羽化登神;智慧光;修羅。

若是以修羅的心血為引,再輔以半神境界的意志力量,的確可以製造出以假亂真的【森羅萬象】,強行逆天改命……但其需要的代價便是……

「老頭子,你說的對,我的確受夠了這操蛋的命運了,可不成神,誰也更改不了這個命運的軌跡,我能做的就只有這麼多了。」小屁孩隨意的說著,嘆了口氣:「我其實很感謝你,老頭子,如果不是你的話,我恐怕早就不知道鬧出多少事情來了,但如今也是時候說再見了……」

江別離張了張口,卻是一句話也都不出。

「言姐姐說過一句話,讓我至今都覺得很有道理。」小屁孩抬起手掌,深入自己的心口,將那塊心臟都捏的破碎,取出了一滴鮮紅璀璨的暗紅色血液。

「我願意為誰而死是我的事情……誰也別想管,就算是老天也不行!」

他伸出手,將血液按入了江言陌裳的心口,一股玄妙的天地之勢卷洞起來,整個世界開始轉動,以半神級別的靈魂意志,將其燃燒殆盡,從天道規則里截取一片,化為己用,這便是——

「【森羅萬象】!」

「給我活過來啊!!!」

……

江言陌裳蘇醒了過來,當她睜開了眼眸的時候,見到的是蒼雲那慘白的笑臉。

「我不知道,該如何去道別……但有時候,總有些話是不得不說的。」蒼雲擠出了乾澀的笑容,輕聲道:「如果有來世的話,我希望,還能做你的親人,言姐姐……老頭子……」

他的身形倒落,最後一縷的氣息也即將消散。

「再見……」

意識消失之前,最後感受到的,是江言那溫暖的懷抱,還有冰涼的淚水。

……

蒼雲睜開了眼眸,一切都已經明了了。

閻魔殤,不是閻魔殤,而是江言陌裳……是江別離的親生女兒,江家的真正傳人,也是自己的姐姐,陪伴自己度過了童年最為溫馨時光的姐姐。

她曾經死過,是自己用心血和森羅之力將其救活了過來。

因此,她剛剛所做的一切,都是將曾經自己交給她的都還了回來了,森羅之力,修羅心血,甚至連同她自身的一世修為都給了自己,而她自己已經耗盡一切,化作星光散落而去。

「還說我傻……你不是比起我更傻么……」蒼雲埋下頭,輕輕一握手掌:「這份力量,我要之何用,還不如換來你一生平安……傻姐姐……」

可很快蒼雲目光一滯:「等一等,即便這一切都是真實的,可為什麼我還活著?不應該因為心血耗盡而死了么?而去體內有一半血脈是江家的,這到底是……」

突然間,周圍的天地場景更改了。

屬於蒼雲統御之下的森羅領域被分割了一半,世界坍塌。

在他背後的天地之中,化作了無垠的血色戰場,沙土飛揚,馬革裹屍,天空下著血雨,戰場彌散著血霧。


一名銀髮血瞳的青年坐在屍山血海之巔,他低垂的腦袋緩緩抬起,一抹令人心悸的視線投射而至,彷彿是在說『我等待這一刻已經很久了』。

「修羅……」蒼雲認識他,曾經差點將自己奪舍了的修羅。

「蒼雲……」修羅將目光投來,他一步步走近了過來,眼中猩紅色不減:「你終於來了,我等你很久了。」

「你為什麼還會存在……三歲時,十七年前,你不應該已經死了才對么?跟著我一起。」蒼雲質問道,修羅的心血都已經竭盡,那為什麼赫眼還會存在下去,為什麼自己還活著,最重要的,為什麼這個如同另一半人格的修羅,還依舊存在於此!

「一開口就問這個?」修羅好笑道:「喂喂喂,我的半身啊,好幾年不見了,就不能好好打個招呼么?我可是代替了你在這個孤獨的世界里,度過了十七年的日子啊!」

蒼雲面色冷漠:「我的記憶出現了斷片……另一半,在你那裡!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

「你猜不出來么?」修羅嘴角咧開,笑容那麼的諷刺:「現在這一切不都很清楚了么?江雲!」 「封神榜啊封神榜,先天的至寶,超越了天階武裝的神兵利器,可惜如今的世界里,混沌的力量已經消退到了一個極致的地步,它的效用也已經不復存在了。」

修羅雙手抱在胸前,語氣平靜道:「江別離在你跟我臨死之前,用了同樣的辦法救回了我們的性命……他以自身的血脈為引,將封神一族的血脈填充了空蕩蕩的心口。修羅的心血被封神一族的血脈取而代之,這的確挽回了我們的性命,但也同樣造成了變數。」

蒼雲看著修羅,默然道:「變數就是我么?」

「確切而言,是你跟我兩個不同的意志。」修羅諷刺的冷笑著:「封神一族,一脈相承太公望,說是氣運之子也不為過,所以江言才會天生便是聖者,這股命格加持之下,江家的人一生幾乎都是順風順水……可修羅呢?修羅的命格是個擺滿了杯具的茶几,但這兩種命格糾纏在了一起之後,自然會產生料想不到的變化。」

「其結果從現在看來顯而易見。」修羅指著蒼云:「你身負江家血脈,核心位置被封神一族的血脈替代,所以從記憶力蛻變出了一個名為『蒼雲』的人格,餘下的修羅命格不甘被鎮壓,於是凝聚成了『修羅』的人格。隨後,江別離啟用了封神榜,將這個即將損壞的先天至寶打入我們的體內,把我封印在了你的內心世界里去。」

「那麼,五年前……那個封神榜是怎麼回事。」

「自然是幻象,它本就存在於你的體內,只是等待一個契機將其解封而已,只要不遇見危及生命的危險,這種封印會伴隨我們一生……要怪,就怪那隻該死的老鼠吧,是它一手將我們拖入了這個境地里去。」修羅淡淡道:「但或許我應該感謝它,不是它,我也許一輩子都只能待在封印的內心世界里,永遠不得自由。」

「你現在被解放了出來,也就是說——」

蒼雲低聲道:「封神榜已經失去了效用么?」

「本就是即將損壞的東西,自然沒了作用。」修羅抬起手,手掌一拋,將一個破爛的捲軸丟了出來。

蒼雲抬起手接住,的確是封神榜,可惜它上面早已千瘡百孔,符文光華黯淡一片,彷彿下一刻便會化作塵埃散落而去。

「……是這件東西保護了你足足十七年,也是它鎮壓了我十七年。」修羅抬起猩紅色的眼眸,道:「說到底,我應該恨它才對,可如今我已經不覺得有什麼值得去憎恨的了。」

「你不恨它,但是恨我……恨到想殺了我」蒼雲問。

「當然想。」修羅冷笑:「你的身體本來就是我的。」

「你的靈魂,也有我的一半。」蒼雲緩緩道:「說到底,誰也不欠了誰的。」

「哼……」冷笑的表情一滯,修羅的視線微妙了些許:「的確,誰也不欠了誰的……你失去的比我更多。」

蒼雲眼眸一陣暗淡,心口泛起陣陣疼痛來。


江言姐姐……已經不在了……

快穿套路:逆襲BOSS反撩男神 ,讓自己踏入半神境界,直面修羅,將其擊敗,將兩個命格融合,踏入造化武神之境,破解修羅的詛咒命運。

這是可笑的因果連鎖。

以命換命,救來救去,最後得到救贖的卻還是自己。

「別忍著也行啊,想哭的話,就大聲哭出來好了,我可是不會嘲笑你的。」修羅隨意的說著,可嘴角卻已經咧開,滿臉的嘲笑之色。

「這一切,還沒結束……我不習慣將自己脆弱的一面暴露給敵人。」蒼雲收斂了悲戚的心情,鐵血的神情重新覆蓋上了面龐。

他猛地踏前一步,只聽得一聲可怕的轟鳴聲迴響。

森羅萬象之域與修羅的血色戰場轟然碰撞在了一起,發出可怕的轟鳴之聲,彷彿兩個世界相互摩擦碰撞……不,這本就是兩個世界的碰撞,同一人,不同的人格內心的心象世界的碰撞。

「這是第三次交鋒了……前兩次有封神榜打攪,可這一次不會了。」修羅放聲狂笑,身後血色沙塵揚起無盡風沙,血雨傾盆,殺意漫天。

「就讓我看一看,這些年來,你有多少的長進吧!蒼雲!」

修羅怒目,浮屍千里!

「不會讓你失望的,這也是最後一次了……若是我贏了你,你就給我乖乖的順從吧!」蒼雲低沉一喝,森羅之域轉動,無盡星光璀璨,星羅棋局,疏而不漏。

新婚告急:寶寶爹地已再婚 ,萬象森羅!

這一戰,將決定一方的生死和臣服,也將決定到底是修羅的命運更強,還是蒼雲的意志更勝一籌!

……

浩劫將至,生靈自危。

恐怖的波動席捲了整個宇宙,足足持續了半年時光,卻依舊沒有消退的跡象。

在這段時光里,整個宇宙,四個種族都陷入了漫無止境的戰爭之中,原本繁華的世界也添加了幾分血腥和肅殺的氣息。

魔族,這個好戰的種族,在經歷了數次的大戰之後,本應該已經再無征戰之力,可它們再次掀起了戰亂,大舉的進犯其他種族的領土,不論對方是誰,神族、人族、妖靈族都成為了它們的攻擊對象,並且一旦侵佔成功,便立刻執行屠殺的方針。

大軍所過之處,片甲不留,生命都全部屠殺一空!

平民,戰士乃至雞鴨豬犬都一概不留!

這種喪心病狂的行為使得魔族成為了眾矢之的,被三族聯合出兵征討,但在這半年的時光里,雙方出動兵力數以千萬計,可最終依舊沒有能夠逼退魔族一步……

這個種族陷入了徹底的瘋狂之中,他們絲毫不顧及死傷的人數,甚至將死去的戰士的軀殼煉製成傀儡和魔奴,驅使它們進行作戰!連死去的生物都成為了他們的兵力,當真是不擇手段的進行著戰爭。

整個魔界邊域都成為了一片不毛之地,荒涼、破敗,無數的戰士們在此地拼殺,每每相隔一兩人便會發生一場惡戰,白骨遍地都是,鮮血塗滿大地瘡痍。


天階武者和魔王大戰,元能炮擊一發都不停歇。

這等戰爭的規模已經徹底的突破了歷史記載的數量,比起地月戰爭慘烈何止十倍,比起曾經第二世代的異族聯軍更加慘烈……可誰也不會因此而停止戰爭,魔族的瘋狂已經成為了公認的事實,他們不會理會什麼條約和規定,只會瘋狂的進行屠殺,所以其他種族也不會放棄出兵,因為身後是他們的家園!

誰都不知道為什麼他們會進行如此喪心病狂的戰爭,但每一個魔族內心都深深的恐懼著、期盼著,等待著……他們每每回首看向自己的家園,望著那已經化作了不毛之地的地星,內心都會升起戰慄和期盼的情緒,只要再多堅持一會,再多屠殺幾人,大帝便會破關而出……

屆時,整個宇宙,都將會臣服在我們魔族的腳下!

……

又是半年過去了,魔族的帝星。

原本稱得上是繁華的帝星,此刻卻已經化作了徹底的不毛之地,在這顆行星之上已經再難尋得又一個生靈,血色的霧氣彌散在天空之上,變得濃郁無比,甚至連陽光都難以將此穿透,血紅的暗淡光芒,籠罩著這顆行星。

空間波瀾泛開,一名魔皇緩步走出,他面色陰沉如水,直接向著大殿的方向走去。

「你想去哪裡?這裡可是禁止進入的地帶。」真理那詭異的人形浮現了出來,阻攔了這名魔皇的去路。

「我想見一見老祖宗!」魔皇語氣鏗鏘,冰冷道。

「他在閉關之中,衝擊神境可是由不得半點打擾的。」真理搖頭嬉笑道:「你應該明白事態的重要,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遇,豈能讓你攪亂了?」

無敵妖孽小師弟 :「戰爭已經持續了一年時間!高等魔族的十之八九都自願的被投入煉成大陣之中,如今殘留的高等魔族不足萬人!我們的軍隊里,一千名戰士里只有一名戰士是活人,其他的都是魔奴和傀儡,魔皇魔王死亡數量逾越過了千人以上,整個魔族已經元氣大傷,沒有十萬年都無法恢復回來!」

「現在整個魔族都已經軍心動搖,很多人都懷疑他們親人朋友犧牲是否有價值!」魔皇氣息動蕩:「我必須去面見老祖宗一面,確認他如今的情況,否則魔族即將滅亡!」

「哦?」真理淡淡道:「你想去見他?」

「不答應的話,即便硬闖,我也要……」魔皇冷冷道,可他的話音未落,卻見到真理面容上那詭異的笑容陡然擴大至耳根。

嗤……輕微的破裂之音響起,真理的五指輕鬆的將魔皇的心口徹底洞穿,取走了它的心臟,魔皇眼眸瞪大,難以相信自己居然一個照面都撐不過,更難以置信的是真理居然真的敢殺了他……

「區區一個巔峰魔皇,連武宗都不如,還想硬闖,真是可笑……既然你來了,那也別走了,替你的帝王貢獻一份力量吧……」真理將這魔皇煉成了一枚血晶,丟入了大殿四周彌散的血霧之中,詭異的笑容布滿了陰冷之色:「誰也不能阻止我造神,誰也不能阻止我回到上位世界……阻攔者,死!」

說到這裡,真理看向身後的大殿,眼眸微動:「魔帝,你也盡量快一些吧……所剩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再遲一些,你的魔族可就要滅亡了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