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小倉鼠逃跑空隙,回頭一看,發現烏泱泱一片真鬼,整個人都不好了,差點暈過去。

2022 年 2 月 25 日

結果因為最近心理素質得到很大的提升,想暈都沒暈成。

他這會總算是意識到一件事。

當初小奶娃捉弄他,真的是手下留情了。派來的諸如唐歌這類小鬼,都特別的有禮貌,唱歌會請求評價,離開時還會打招呼。

至於那些小紙人,也是憨態可掬,並沒有嚇唬他和傷害他,其中一個,還會哼哧哼哧的給他遞牙膏呢!

後來小奶娃住在他家,的確帶來了一支樂隊。

那些樂隊都是在他吃飯的時候表演,並沒有打擾他的休息,也不需要付錢。

對比之下,秦游然突然覺得小奶娃派來的百鬼都可愛了許多。

而身後這群,一個比一個可怕。

「帥哥你別跑啊!」

「我們等了許久才等到你一個啊!」

「你跑什麼啊?」

秦游然微沉下臉,邁開大長腿,拿出絕技,跑得老快,終於甩掉一部分后,他才得到時間休息。

「不對勁。」

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秦游然後知后覺的察覺出不對勁。

「如果這裡邊鬼氣衝天,樂樂早就發現了,不會讓我一個人進來。」

只有一種可能,有人故意攔下小奶娃,讓他一個人進來,又放出這些鬼嚇唬他。

「如果偷偷避開了樂樂,」怕歸怕,秦游然的腦子轉得飛快,得出一個結論,「那就不僅僅是嚇唬我這麼簡單。」

有可能打算傷害他,也可能綁架他,威脅小奶娃或者是秦家。

想到這兒,驚恐的情緒逐漸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堅定。

「想利用我傷害樂樂?」

他怎麼可能放任這種事情發生?

秦游然重新站起來,開始回憶一路狂奔經過的地方。

很快,他腦海里浮現出整個鬼屋的立體結構和內部道路,也迅速的找到了最快離開鬼屋的路線。

「樂樂這麼久沒進來,肯定被纏住了。」

秦游然下定決心,順著自己找到的那條路,直接離開。

此刻,鬼屋裡的一群鬼開始竊竊私語。

「他就要走了,要不要追上去?」

「追吧,不追的,誰知道那個道士會對我們做什麼?」

「可是,這會那個道士也被一個小娃娃壓著打,我們要得罪那個小娃娃嗎?」

「哎呀,真是令鬼頭疼。」

一切如秦游然所料,小奶娃繞道,準備從別的地方混入鬼屋,再和他匯合的時候,發現了幾隻小鬼。

「你們是不是想嚇唬游然葛格?」

小奶娃惱了,追著小鬼趕,又很快發現了一個道士。

三十來歲,長得很滄桑,看她的眼神充滿了怨恨。

「如果不是你,我師父也不會出事!」

說完,這個道士就直接動手了,用還是不要命的方式。

小奶娃不得不拿出真本事和人鬥了一會,鬥法成功,又將人捶成豬頭,綁在一棵樹上,才急吼吼的去找秦游然。

「游然葛格一個人,要是遇到其他遊客,肯定很害怕。」

小奶娃內心生出一股責任感。

「樂樂必須好好保護游然葛格!」

等靠近時,小奶娃才發現鬼屋裡居然有鬼。

「啊,肯定是剛剛那個壞蛋做的!」

小奶娃氣得跳腳,她都沒進鬼屋,直接在原地念咒,伸出一堆符紙,拿出桃木劍,準確無誤的將符紙貼在鬼屋外。

也就幾十秒的功夫,一群鬼狼狽的衝出來。

「啊啊啊!」

「我都要被燒著了!」

「是不是那個小娃娃?」

「我都說了不要得罪她!」

一群鬼衝出來,又很快停住腳步,惶恐的看著拿著劍面無表情看著他們的小奶娃。

小奶娃個頭不高,看上去也胖乎乎的,氣勢很強。

小鬼們你擠我,我擠你,就是不敢上前。

「怎麼不過來?」

小奶娃冷著臉。

「誰給你們的勇氣欺負游然葛格?」

礙於她強大的氣勢,小鬼們七嘴八舌,將責任推到那個中年男人身上,甚至還透露,那個男人是鶴鳴觀的道士,師父是吳大師,可厲害了,他們怕被滅。

「又是鶴鳴觀!」

小奶娃已經想好了如何放火燒掉鶴鳴觀了,眼珠子轉了幾圈,目光又落在緊緊挨在一起,瑟瑟發抖的小鬼們身上。

「別以為這麼說,本大師就會繞過你們。」

這時,熟悉的身影印入眼帘。

瑟瑟發抖的小鬼們發現,適才對他們冷言冷語的小奶娃瞬間揚起一個燦爛的笑容。

「游然葛格!」

「這兒這兒!」

和以前躲開小奶娃不一樣,這一次秦游然直接邁開大長腿,快速的跑過來,仔細看了看小奶娃,才鬆了口氣。

他看得出,對方未必想傷害自己,但一定會對小奶娃動手。

幸好小奶娃沒事。

「游然葛格你看,」小奶娃得意的指了指那些像鵪鶉一樣擠在一起,還不敢動的小鬼們,「欺負你的壞傢伙,樂樂都抓起來了。」

小奶娃為哄哥哥一笑,毫不猶豫的賣掉了這些小鬼們。

「你想怎麼處罰他們?是魂飛魄散還是日夜為你打工不準收費?」

小鬼們哀嚎四起。

「我知道錯了,放過我們!」

「他又沒有傷害,就饒過我們吧!」

「就是,他又沒受傷!」

小奶娃成了陰沉小糰子,桃木劍直接隔空一劈,喊得最凶的那個當場沒了。

其他小鬼啞了,捂著嘴,驚恐的搖頭,不敢吭聲了。

小奶娃表情已經不是奶凶,而是有些兇狠。

「你們已經傷害了游然葛格,」小奶娃曆數這群小鬼的罪名,「恐嚇他,靠近他,想害得他沾染陰氣,如果是普通人,離開后怎麼也會大病一場,甚至會精神失常。」

如果不是看到秦游然安然無恙,小奶娃早就一劍將這些傢伙都劈了。

「你們哪來的臉讓本大師饒過你們?」

雪糰子氣壞了,都開始磨牙了,提著劍蠢蠢欲動,似乎真的打算直接解決了他們。

的確受到驚嚇的秦游然反而不害怕了。

看著替他生氣還要保護他的小糰子,沒忍住,伸手掐了掐小奶娃的臉蛋。

軟綿綿的。

他似乎可以理解秦海闊他們總是捏小奶娃的臉蛋了。

「我沒事,」秦游然已經發現衣兜里的那張符紙了,肯定是小奶娃放的,「謝謝你保護我。」

好聲好氣的哄著,陰沉小糰子才變成了開朗小糰子,收回了桃木劍。

逃過一劫的小鬼們立馬殷勤的跑過來,試圖給秦游然捶肩捏腿。 都說莫欺少年窮,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曾經那個鬥志昂揚意氣風發的他,在認識到修真界的殘酷之後,他只深切的體會到了一句話的精髓,那就是『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所有的陰謀詭計都無所遁形。』

不服?不服也得憋著!

強大的逆向思維讓他將所以的不甘和怨恨都隱藏在心底。

為了活着,為了往上爬,彷彿所有人都無所不用其極,他也一樣。

在拜入掌門師傅的門下之後,他一度經受了不少的嘲弄和譏諷。

他最常聽到的就是『天賦靈根再好有什麼用,還不是被一個四靈根的廢材給比了下去.』

『四長老寧願要一個廢才都不收他……』

哪怕已經過去兩年了,他依舊記得那個女人端坐在高台上,語帶嫌棄的說他丑……!

如今他表面上看着風光無限,更是利用一切條件讓自己的外貌變得完美無缺,成功榮獲了修真界第一美男的稱號,但是他卻開心不起來。

因為,很多時候,他覺得自己在四長老的眼裏就像一個小丑一般!

他引以為傲的一切,他竭力想要隱藏的一切,彷彿都在她那雙淡漠得不含絲毫溫度的眼裏無所遁形。

他討厭這種感覺,想要竭力的擺脫這種糟糕的狀態。

機緣巧合之下,他撿到了一個空間戒指。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