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對於傳聞中聞名遐邇的金陵金箔技藝,她很想一睹為快。

2021 年 1 月 18 日

畢竟,以秦淮小哥哥身份地位截然不同,他們的參觀身份絕對會是『貴賓』!

身為貴賓,應該能了解到不少外人無法了解的內幕?

這樣一想,還真是期待呢。 「我明白,受損的混元鼎能夠做到這個層級已經十分不容易了,所以再強求也沒有任何的作用。」素衣中年男子將丹藥遞迴給秦威,緩緩說道:「煉丹終究還是需要自身一些輔助才行。」

混元鼎三字出口,秦威震驚,尷尬說道:「前輩知道我擁有混元鼎?」

「如何能不知道,要不然你對煉丹絲毫都不懂,如何能煉製出這般的丹藥品質來。」素衣中年男子也不見外笑道:「這也是你一直不願意向我請教煉丹方法的原因吧。」

這些日子秦威一直不向這素衣中年男子請教煉丹方法,就是想隱瞞混元鼎的事實,畢竟混元鼎這種寶物現身,對於一名煉丹的大師來說也是誘惑無窮,因為一個混元鼎,讓這位前輩這些日子的洒脫成了過眼雲煙,秦威不想看到。

但如今知道自己身上有混元鼎,這素衣中年男子依舊平靜如常,也不聞不問,看來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秦威報以歉意。

素衣中年男子笑道:「無妨,若是換了我有這種寶物,我也藏著掖著,免的別人挂念。」

秦威尷尬一陣問道:「前輩是何時知道我有這等寶物的。」

「就是吳家弟子來找你行蹤時候我就知道了,這些日子江湖上有一位年輕人身具多樣寶物,早已經瘋傳,我雖說在這不毛之地,但也能夠聽聞一些風聲,當時吳家弟子來這裡,問起來的時候我就猜到了。」

既然對方知道自己有寶物,也不動聲色,秦威索性恭敬說道:「還請前輩指教我煉丹之法。」

兩人到了秦威屋內,看著有些裂隙的混元鼎,素衣中年男子皺眉一陣,搖頭說道:「這混元鼎的損耗比我想象的還嚴重。」

「那該如何補救。」秦威問道。

「只能是慢慢恢復,這種寶物我也不清楚補救之法。」素衣中年男子搖頭說道:「所以唯一的辦法只能是提高你的煉丹造詣。」

「煉丹之法對於天時地利人和都有要求,天時則是指煉丹的時間,天地元氣每時每刻都不一樣,煉製丹藥時候則要選擇天地元氣最為鼎盛的時候,這很容易,只要我煉丹,你跟著煉製就成。」

「所謂地利則是地勢對煉製丹藥的影響,這種影響雖說極小,但追求一枚丹藥的最佳品質,還是需要把握,我這宅子本身就是煉製丹藥的絕佳地域,崇山峻岭,靈氣極盛,所以這個你也不用擔心了。」「接下來則是人和,這個最為重要,就是人對於煉丹的協助,依照你的實力,煉製丹藥的時候,星石之力要時而盛,時而平,並非是將星石之力源源不斷的以極盛姿態釋放而出。」

「至於如何把握這種星石之力的盛衰,則需要你自己去煉丹慢慢感悟,這個我沒辦法幫助你,每個人對於煉丹的理解不同,所以還是需要多多煉製。」

他拿出一本陳舊的書籍遞給秦威,說道:「這是我煉丹多年來的心得,你每日翻看,將心得消化牢記即可。」

秦威點頭,接過書籍報謝之後,有簡單聊了幾句,送走素衣中年男子,秦威立刻開始翻開書籍,按並開始煉化丹藥。

按照這素衣中年男子所言,此刻正值最佳時機,他要去煉製自己的丹藥了,那秦威也得抓住這個機會才行。

按照書上所言,秦威循序漸進,開始輔助混元鼎煉製這枚丹藥,接下來一連幾天,秦威都廢寢忘食,一門心思放在這煉製丹藥上。

一連出了好幾爐丹藥,丹藥的品質果然有了大幅度提升,築心丹的品質已經達到了七成有餘,按照那位丹道大師的說法,這七成有餘的丹藥在丹拍上完全可以做到名列前十了,將一些老一輩的煉丹大師都穩穩踩在了腳下。

不過秦威要的不是前十,而是能夠位列三甲,只有這樣才能夠繼續實施自己接下來的計劃,又是一連好幾天,秦威繼續翻開書籍,煉製丹藥。

丹藥品質提升的速度極快,這段時間混元鼎的損傷也減輕了幾分,本體上的裂紋愈發模糊,但現在的丹藥品質提升速度變的十分緩慢。

幾乎只能提升不到一成的十分之一,這也是常理,到了後期丹藥的品質提升速度本來就十分難,這也是為什麼,丹藥的前幾種品質很容易做到,但要達到無暇品質,有些人就是費盡一生的運數,也很難有所精進。

自然一般的丹道大師最終在無暇上就只能將無暇也分成九個等級,無暇一品到無暇九品,在這段品級之內,無暇九品都很少有人能夠做到。

最終這次丹拍比拼的就是誰能夠做到無暇九品,就已經十分出彩了,秦威拿起一貫丹藥,直接捏碎,丟在了角落裡。

『你小子還真是暴斂天物,這種東西拿出去在星雲大陸繞上一圈,那也是價值連城,無數修士追著你花大價錢來買,你就給直接當垃圾了。」混元鼎器靈笑道:「不過我喜歡,有當年混元大聖的積分意思。」

如今煉製丹藥的材料已經所剩不多,而且書上有言,實際上丹藥材料也有要求,煉製丹藥的材料並非是品相越好,煉製就越好,還是分丹藥的。

例如煉製一枚築心丹,材料的要求就是半生不熟,這樣煉製出來的丹藥各種材料才不會喧賓奪主,保持的恰到好處。

而煉製一枚丹方極其稀有的丹藥,這種丹藥所需要的材料則都是已經快要落敗的材料。這樣的材料落敗時候會將大量的精華完全沉寂,縮在根莖內,到時候析出的精華也會更多,更徹底。

秦威迅速走出屋子,知會婢女一聲,迅速去各地的花圃去採集丹藥,如今這些花圃材料的位置秦威已經完全記得清楚。

就算一人也能夠採集,但本著自己是客的緣由,無論怎樣還是有人帶著比較好,要不然平白破了這些花圃上的禁制,到時候平白讓自己跟那些偷盜花圃材料的徐家弟子成了一丘之貉。

由於材料較多,秦威順便連嚴忠一塊都給喊上了,三人到了一處花圃前,秦威也沒有採集那些已經成熟很多的材料,而是按照書上所言,選擇一些半生不熟的材料。

一連去了好幾個花圃,最後幾人到了一處獸欄之前,婢女笑道:「公子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提醒說這崇山峻岭十分危險嗎?」

。 金陵金箔製造廠。

李宜站在門前廣場的樹蔭下,思忖待會遇到秦先生該如何搭話。

官方一點?

不行不行。

秦先生是年輕人,不能太官方。

俏皮一點?

不行不行。

李宜一遍一遍的否絕,宛如一位待嫁閨中的少女。

十幾分鐘后,一輛白色車停在廣場邊緣,秦淮牽著商雅下車。

李宜還沒敲定第一句話該怎麼說,便領著助手上前迎接。

……

「來者可是秦淮先生?」


秦淮:「……」

為什麼會這句問話如此文縐縐的呢?

好難回答的問句……

秦淮頓了頓,飛速找到了與李宜匹配的畫風。

「正是在下。」

emmm,畫風竟然有些莫名的羞恥。

「哈哈哈。你們倆在幹嘛呢。」

商雅笑的前俯後仰。

李宜也忍俊不禁,秦淮那一句『正是在下』莫名其妙的戳中笑點。

原來傳說中名蓋江左的秦核舟非常的溫和平靜啊。

李宜舒了一口氣,不復開始那麼急張拘諸了。

面對一個電話就能讓齊書記勒令五個部門立刻組建聯合調查組的猛人。

他是有壓力的。

而且,他本身屬於技術工,一般都在實驗室里研究,而且有輕微的社交恐懼。

但親自接觸發現秦淮並不可怕,甚至還會照顧他說話的畫風。


「我……帶秦先生參觀金箔製造工藝。秦先生真是雄姿英發……建安風骨……」

秦淮溫和的笑了笑,應李宜的邀請,邁步踏上台階。

旁邊助手主動將他手上的包拎走。

「謝謝。」

「我自從出名以後,總有人換著詞兒來誇我:丰神俊郎、才高氣清、胸中有溝壑,刀下有乾坤、工絕千古、風華絕代、一個人敵一座蘇杭城……這次又來一個雄姿英發,建安風骨。哈哈哈。」

形容詞太多了。

秦·丰神俊郎·才高氣清·胸中有溝壑刀下有乾坤·工絕千古·風華絕代·一個人敵一座蘇杭城·建安風骨·雄姿英發·名蓋江左·淮。

世人極盛讚之言,莫過於此了。

「說明秦先生受人愛戴。」

李宜豎起大拇指。

只有長得帥又才華橫溢的才會被這麼誇。

譬如廣陵絕響嵇康。

譬如赤壁火神周瑜。

重生成偏執大佬的心上人

「其實……早在半年前,秦核舟就如雷貫耳了。

不過我不擅長與人交往,且忙於改進研究新技術。

因為金箔是量產的產品,故而也不曾參加中華工藝美術博覽會。

種種原因……錯過了與秦先生的結識。」

金箔紙方方正正,可量產幾千張、幾萬張、甚至千萬張。

完全不符合中華工藝美術博覽會的標準。

所以李宜一直沒有參加博覽會。

「沒事,早晚都會認識的。」

秦淮毫不在意。

跟著李宜穿過栽種有熱帶喬木的花園。

進入工廠內部。

「秦先生,這裡就能欣賞到我們的金箔製造工序。」

聞言,秦淮和商雅都是眼前一亮,略帶幾分期盼。

「這可是有世界影響力的一項技藝。」

秦淮肅然起敬。

「嘿。我們生產的金箔,如今已經在全世界重量級的建築上閃著金光呢。」

聽到秦淮誇張了一句,李宜立刻精神亢奮,宛如打了雞血。

「金陵本地建築就有棲霞寺、姑蘇寒山寺……

遠一點的著名建築如天安門、人民大會堂、中央電視台、頤和園、故宮……

鄰國建築有泰國皇宮、東瀛大阪牌樓……

歐美的著名建築如各國議會中心、莎翁歌劇院、教堂、清真寺圓頂以及眾多的博物館和宮殿……」

李宜自豪的昂起頭顱,對於這些地名,他已然能夠倒背如流。

專業水準一覽無餘!

超神學院之萬界商城 ,說舉世聞名都不為過。

秦淮讚不絕口。

……


「秦先生請看。這便是我們的金箔成品。」

李宜取出一張封裝好的金箔紙,攤在掌心,向秦淮和商雅展示。

方方正正的金箔如一片放置在手心的璀璨雲錦,讓人眼前儘是富貴色彩。

記得早在十六世紀,馬可波羅就對東方極盡奢華的金銀工藝有過細微的描述。

僅僅是文字,便讓當時的歐洲沸騰,可知那等金銀技藝,何等震撼。

而眼前,秦淮和商雅看到了真正的金箔工藝。

沉默。

沉默。

商雅屏住呼吸,滿是星星眼,女性對於金光閃閃的珠寶真的沒有絲毫的抵抗哇。

……

「金箔技藝,最早可追溯到距今一千七百年前的南朝。

這種技藝以金條為主要原料,經過十多道特殊工序加工鍛造,最終打造出柔似綢緞,薄如蟬翼,輕若鴻毛的金紙。

說它輕若鴻毛,是因為一萬張金箔的重量,卻不足兩百克。

說它薄如蟬翼,則是因為一張金箔厚度僅0.0012毫米。」

李宜眉飛色舞,將金箔紙豎著拎起來。

薄!

薄得匪夷所思!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