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封嬈滿臉慌張地問:「小傅凱這是怎麼了?該不會是突然發病了吧?」

2020 年 10 月 31 日

戰御宸握著她的手,沉聲道:「我懷疑是中毒。」

「中毒!」封嬈瞪大了眼睛。

她不由自主地看向了桌上那碗還沒有吃完的紅棗燕窩,小傅凱來了之後,就只吃了這個。

難道有人在這碗紅棗燕窩裡下毒了?

救護車幾分鐘就趕到了,小傅凱被緊急送往了醫院。

封嬈整個人都處在一種獃滯狀態,她不敢相信,剛才還好好的孩子,差一點就在她面前死掉了。

戰御宸臉色凝重地看著桌上的瓷碗,從齒縫裡擠出幾個字:「放心,我一定會給你個交代!」 小傅凱被送到醫院之後,封嬈就提心弔膽地等著消息。

她捂著嘴,哽咽道:「戰御宸,我好害怕!小傅凱都是因為我才會這樣。」

是她親手把那碗紅棗燕窩餵給小傅凱吃的,是她差一點要了他的命!

鳳女重生 緣來是你 「放心吧,他不會有事的。」戰御宸把她摟在懷裡,輕輕拍著她的背安慰,他的臉色卻是從未有過的凝重。

封嬈輕聲「嗯」了一聲,眼淚卻是流得更凶了。

她很害怕。

她真的很害怕。

如果那麼幼小的一條生命,因為她而消失,她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

沒多久,就聽到醫院那邊傳回來的消息。

說幸虧搶救及時,小傅凱被洗了胃,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

醫生說,小傅凱是中毒,他的胃裡面只有那碗紅棗燕窩。

毫無疑問,就是吃了紅棗燕窩中毒的。

封嬈聽到小傅凱沒事了,緊繃許久的身體一下子就軟了下來。

她無力地抓著戰御宸的手臂,嘴裡胡亂地說道:「太好了,小傅凱沒事了,太好了!」

戰御宸將她按在懷裡,唇瓣顫抖地吻著她冰涼的額頭:「沒事了,別怕,別怕。我同意收養小傅凱,好嗎?你別害怕了。」

他語氣里的顫音根本就控制不已。

與其說是安慰封嬈,倒不如說是在安慰他自己。

現在想起來,他還在後怕。

那碗紅棗燕窩,他原本是想要給封嬈喝的。

要不是封嬈聞不得那個味道,現在出事的人就該是她了。

就算封嬈被搶救回來,她肚子里的寶寶也會流產。

想到差一點就失去了自己的妻子和孩子,戰御宸的心頭燃起了不可抑止的滔天憤怒!

他已經很小心的保護封嬈了,不僅專門給她請了保鏢,還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安排了暗衛,就是為了保護她的安全。

可是這一次,她卻差一點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出事。

這是任何一個男人都不能忍受的!

戰御宸咬牙切齒,臉色陰鷙。

無論是誰想要害封嬈,他都絕對不會放過!

孫嫂臉都嚇白了,連滾帶爬地撲倒在戰御宸的面前:「少爺,這紅棗燕窩是我親手燉的,可我絕對沒有下毒!」

孫嫂在戰家做了幾十年了,一直都忠心耿耿。

戰御宸就是相信她,才會讓她負責封嬈的飲食。

可現在出了這樣的事情,他不敢再輕信任何人。

很快,英子扭著一個女人走了進來。

「是你!」孫嫂驚呼道:「你不是新來的廚娘嗎?」

「少爺,這個女人想逃,被我抓回來了。」英子一把把那女人推倒在地上。

英子也火大,她可是從特種部隊千挑萬選出來的優秀保鏢,戰御宸花大價錢請她保護封嬈,她卻疏忽了食物。

這簡直就是打她的臉。

中毒的事情發生后,她第一時間就讓外圍的保鏢封鎖了別墅,不讓任何人出入。

這個女人想要從後門逃走,就自投羅網的被保鏢給抓住了。

戰御宸看了地下的女人一眼,冷聲道:「是她乾的?」

英子回答道:「少爺,已經查清楚了,毒就是她下的。她偷偷的將有毒植物和紅棗泡在一起,紅棗被染上了毒性,和燕窩一起燉,所以才沒有被發現。」

「怎麼混進來的?」戰御宸的語氣里全都是躁狂和憤怒。

這裡是他和封嬈的家,居然讓人這麼輕易的就讓不懷好意的人混了進來。

孫嫂哭喪著臉說:「是因為少爺怕照顧不好少夫人,說多請一個廚娘。 一品庶女:賢妻惹邪夫 我選了幾個人,看她幹活利索,人也不多話,所以才讓她來的,她是今天早上才來的。」

戰御宸看著廚娘,像是在看一個死人,冷冷地問道:「你為什麼要下毒?」

廚娘陰測測地笑:「真是命大,居然逃過一劫,就是不知道下次有沒有這麼好運了。」

戰御宸氣得臉色發青,額頭上的青筋都蹦了出來:「我和你有什麼深仇大恨,你要這麼害人?」

「我兒子和你又有什麼仇!」廚娘臉色猙獰地看著戰御宸。

她拚命掙扎,恨不得衝過來和戰御宸拚命。

「你兒子是誰?」戰御宸皺眉。

「是你,都是你!要不是你讓人打折了我兒子的下巴,他就不會去喝酒。他要是不喝酒,就不會酒駕,就不會出車禍,被撞成殘廢!」

她說著說著,忽然就放聲大哭起來,坐在地上滿地撒潑,捶胸頓足地哭喊道:「我的兒子那麼好,從小就乖巧懂事聽話。你害得我兒子殘廢,我要你的老婆孩子都給我兒子以死謝罪!」

英子走過來說:「已經查清楚了,她的兒子就是唐浩。唐浩是個私生子,在家裡得不到繼承權,整日遊手好閒。上回被少爺教訓了之後,沒多久就酒駕出車禍,撞得半身不遂癱瘓。」

封嬈想了半天,才想起來唐浩是何許人也。

就是上回當眾誣陷她,然後被戰御宸教訓的那個紈絝子弟。

可她怎麼也沒想到,唐浩的母親想要毒死她,竟然是因為這麼可笑的理由。

唐浩出事,是因為酒駕。

誰都知道喝了酒不能開車,出了事故怎麼還能怪到別人的頭上來了?

唐浩這麼紈絝不堪,想來跟他母親的教育也有很大的關係。

封嬈輕輕摸著自己的肚子,心裡想著,以後她的寶寶一定不能變成這樣。

過度的溺愛,只會讓孩子一事無成。

「少爺,這個女人怎麼處理?」英子沉聲問道。

戰御宸冷冷地說:「帶出去,交給警察處理,罪名是謀殺!」

封嬈鬆了一口氣,她還在擔心戰御宸盛怒之下會活剮了這個女人。

不過謀殺罪……

封嬈搖搖頭,這也是罪有應得。

英子把在地上瘋了一樣撒潑的廚娘也拖了出去。

孫嫂抹著眼淚,咚的一下跪在封嬈的面前,泣不成聲地說道:「少夫人,是我太大意了,我對不起你,我這就辭職。」

封嬈嘆了口氣,把孫嫂扶起來,說道:「這不關你的事情,不要自責了。你要是走了,我就真的找不到放心的人了。」

孫嫂心裡特別難過,要不是她太大意,沒仔細調查就放了人進來,也不會出事。 現在封嬈不但不怪罪她,而且還在安慰她。

這就讓孫嫂更加覺得無地自容了,連聲道:「少夫人,你要是相信我,我保證以後絕對不會再出這樣的事情!」

「好,我當然是相信你的。」

把事情都處理完了,封嬈扭頭才看到戰御宸寂寥的背影消失在了樓梯。

她扶著樓梯扶手上樓,一進門,就看到戰御宸站在陽台上,手裡還夾著一根香煙。

她剛要走過去,戰御宸就掐滅了手裡的香煙,扭頭道:「你別過來。」

封嬈停步。

戰御宸把香煙徹底掐滅丟掉,走出陽台,關上了陽台門,又去衛生間漱了口才走到她的身邊。

封嬈伸手摸摸他的臉,問道:「你還在生氣嗎?怎麼臉色這麼差?」

戰御宸抱著她,把頭埋在她的秀髮里,聞到她身上熟悉的味道,一顆慌亂的心才稍稍安定下來。

「我不是生氣,我只是覺得自己很無能。」他的聲音聽起來很沉悶。

封嬈沒想到戰御宸竟然會這樣說,他一向都是個高高在上的男人。

很難想象他也有這麼脆弱,這麼不自信的時候。

「你別亂想……」封嬈安慰他。

戰御宸自嘲地笑了聲:「難道不是嗎?如果不是你聞不得那碗紅棗燕窩的味道,現在中毒的人就是你。我還勸著你吃,我差一點就親手害死了你和寶寶……」

「戰御宸!」封嬈抗議道:「這又不關你的事情,你也不會想到會有人下毒,而且我現在不是沒事嗎?我和寶寶都好好的。」

「這件事情我不會就這麼算了的,我不會放過唐家,會讓他們付出應有的代價。」戰御宸的黑眸閃著危險的眸光。

今天發生的事情,真的嚇壞他了。

只要一想到他竟然親手端著那碗毒藥去給封嬈吃,他的心就后怕不已。

如果他親手害死了封嬈和寶寶,那他也活不下去了。

看來他對封嬈的保護還是不夠,才會讓她一次次的出事。

這個家不能再這樣輕率下去了,難保下一次不會再發生同樣的事情。

他必須要重新重視安保問題,要把這個家保護得滴水不漏才行。

封嬈知道他一定會報復,她不是聖母,沒有那麼大度。

所以她聽到戰御宸這麼說,只是輕輕嘆了一口氣。

「等小傅凱身體好了,我們就正式的收養他吧。」戰御宸輕聲說。

「嗯。」

如果不是小傅凱替封嬈喝下了那碗毒藥,現在他抱著的,就只會是一具冰冷的屍體。

戰御宸原本擔心小傅凱會分走封嬈的母愛,擔心將來他們的孩子出世后,封嬈會不夠愛自己的孩子。

管家來了:惡少別太毒 現在看來,這種想法完全是多餘的。

小傅凱是封嬈的福星,將來也會是寶寶的福星。

戰御宸看得出小傅凱是個好苗子,他相信小傅凱會發自內心的把戰家當成他自己的家,會用他全部的忠誠,甚至生命,來守護戰家。

「嬈嬈,你願意去鄉下住一段時間嗎?」戰御宸忽然這麼問。

「嗯?鄉下?」封嬈不解地問。

戰御宸默了下,伸手輕撫著她的發,說道:「去我爺爺家住一段時間吧,等我把該處理的事情都處理好,就接你回來。」

戰御宸其實也考慮過,送封嬈去戰家老宅,和戰母住在一起。

可戰母前段時間高血壓犯了,最近身體不太好。

如果讓封嬈過去,說不定還得照顧戰母。

考慮到各種因素,戰御宸才想到了鄉下的爺爺家。

封嬈抬頭看他,目光像是被丟棄的小狗一樣。

戰御宸無奈地捏了捏她的鼻子,說道:「你在這裡,我總要顧忌你,做事情放不開手腳。要不了多長的時間,在你分娩之前,事情肯定能結束。」

縱然封嬈心裡再怎麼不願意,但是她也很清楚,戰御宸這麼做,只是想更好的保護她。

如果她在這裡,戰御宸要擔心她的安危,做事情難免會有顧忌。

「英子和孫嫂跟著你去,在生活上能照顧你。爺爺脾氣不大好,但是他那裡絕對安全。」戰御宸知道她不想去,柔聲安慰著她:「現在出了唐家的事情,說不定還有方梅雨的腦殘粉,我總要把事情全都處理好了,才能放心。」

封嬈慢慢地點了點頭。

她的行李並不多,只收拾了一個小皮箱。

戰御宸開著車,帶著封嬈開出了城外,下了高速公路之後,從繁華的大都市一路開到了青山綠水的鄉間田野。

戰爺爺年輕的時候,曾經在軍隊擔任要職,退休之後就一直隱居在鄉下。

戰爺爺的脾氣出了名的火爆,總說看不慣兒子一身的銅臭味,不肯搬來和他們一起住。

道路兩旁是一望無垠的田野,遠處是連綿不絕的青山。

秀美的景色,新鮮的空氣,讓封嬈的心情不知不覺中也開朗了起來。

汽車在鄉下的一棟兩層樓的小洋房前面停下來。

戰御宸打開後備箱,拿出了封嬈的行李箱。

一手牽著她,一手拉著行李箱,朝著院子里走去。

封嬈好奇地打量著四周的環境,他們穿過了鐵門,眼前便豁然開朗。

籬笆牆上爬滿了綠色的爬山虎,院子里的空地上種滿了各種蔬菜,看得出有人精心打理過。

中央還有一大片架子,上面掛著不少剛剛長出來的絲瓜。

清風吹來,彷彿鼻尖都能聞到田野芬芳的泥土氣息和瓜果香味。

在城市裡住久了,猛然看到這樣的田園風景,彷彿走進了桃花源一般。

封嬈睜著黑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四下觀望,戰御宸忽然開口喊了一聲:「爺爺。」

封嬈這才扭頭,順著戰御宸的方向看過去,看到在架子下面,有一個帶著草帽的老頭正在摘絲瓜。

「別過來,別踩壞了我的地!」老頭沒好氣地吼了一聲。

封嬈急忙往後退了一步。

戰御宸拉著她說:「爺爺,這是我妻子封嬈,我想讓她在這裡住一段時間……」

戰爺爺扭過頭,一張滿是皺紋的臉氣得吹鬍子瞪眼:「你這個不孝子,現在才帶你媳婦回來,是不是要氣死我?滾滾滾!我這裡沒空房招待你們!」 封嬈吐了吐舌頭,這老爺子脾氣還真是火爆啊!

戰御宸卻一點兒也不怕老爺子,淡淡地說道:「我是您孫子,您應該說是不孝孫才對。您以前也見過她的,她就是我那個童養媳。」

戰爺爺聽第一句話的時候就要發怒,聽到第二句的時候,眼睛就瞪大了。

什麼?

那個瘦不拉幾的童養媳?

戰爺爺扔下了絲瓜,走近來盯著封嬈猛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