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密密麻麻猶如蛛網,其中發達的主要根系部分足有千米之長並散佈一切細須將桃花山緊緊抓牢。

2021 年 10 月 28 日

與此同時,桃花山的結界也在這一刻將整座桃花山籠罩,徹底將其化為屬於仙桃之樹的仙境之所。 過完年,楊志就帶着媽去了省城。

現在,他只剩下2500塊。他不知道看病得要多少錢,但是造一所房子也不過就是2000塊,總不可能看個病,要耗掉一所房子吧?

去省城沒有直達的車,得先坐車去縣城,然後再坐車去德城,最後再轉去省城。一共花了一個星期才到,因為不是每天都有班車的。

他們就背着行李,提着被子、鍋碗瓢盆,因為不知道看病要多久,也不知道是不是要在省城裏住一段時間。

有時候他們就在車站等車、睡覺,有時候就在車上過夜,吃就只能吃奶奶烙的餅。終於在一個艷陽高照的中午他們到達了省城。

到了省城,那才發現自己的鄉下那真的是太偏僻了,窮鄉僻壤都不能形容西鄉。如果省城是天,那西鄉不能說是地,只能說是地上的雞糞!

那省城,不能說是車水馬龍,但是哪裏都是人擠人,滿街都是自行車,偶爾還有幾輛四輪小車穿梭著。有一些大的四輪汽車,又不像是潭鎮和縣城之間來回的班車,聽城裏人說那叫公交車。

第一回上公交車,楊志和老楊媽完全不知道應該要投錢買票。司機就一個勁地喊他買票買票。他問:「請問哪裏買票?」

司機盯了他一眼,看着他全身上下掛滿了行李,手裏還扶著個老太太,老太太看上去好像弱不禁風的樣子,一看就是鄉下人進城,不免語氣裏帶了點不屑:「去後面站好扶穩,準備好零錢。」

楊志和老楊媽就往裏擠著,旁人不免露出不滿。楊志又連聲說對不起。

售票員不知道哪裏竄出來的,直接到了他跟前,問他要到哪裏去。他說到人民醫院去。

還沒等售票員說話,旁邊的人就七嘴八舌地說:「反了,反了,方向坐反了,要去對面坐車。」

楊志和老太太又連忙擠下車,往對面一看,真的有一個公交站。但是怎麼過去呢?這路這麼寬,這麼多自行車,又時不時的竄過幾輛小汽車和大公交車。

問了人,才知道原來要走那個橋過去。省城可真大啊,這一路走,感覺就相當於把西鄉走完了。結果才發現,只不過是從馬路這邊到了馬路那邊。

等了很久,才看到那輛公交車來到。又是好不容易地擠上車,付了錢,買了票,又有好心人給老太太讓了座,楊志扶著老太太坐好了,心才放了下來。

總算快到醫院了。他鬆了一口氣。

下了車,兩人才感覺到飢腸轆轆,恨不得就地坐下來吃點乾糧。老太太說:「還是先去醫院看看吧,眼看就天黑了,再耽擱了,就要到明天了。」

楊志點點頭,在這種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還是不要逗留在外好。

到了醫院,兩眼一抹黑,人熙熙攘攘的,比德城的菜市場還多人。不少人看上去跟他們一樣,也是背着行李,估計也是從鄉下地方長途跋涉來省城看病的。

問了人,掛了號,排了好久的隊,周圍人都差不多散光了,連護士都準備交接換班了,才聽到醫生喊老太太的名字。

醫生問了癥狀,又簡單檢查了一下,就給他們開單子。

楊志問:「醫生,這是什麼病啊?」

醫生是個老頭,戴着眼鏡,一身儒雅。他緩緩地說道:「什麼病得明天做了檢查才知道。」

「那今天不能做嗎?」

「不行,今天都下班了,只能明天。單子你先拿去交費,明天再來做檢查。做完之後拿來給我看。「

楊志應着,手裏拿着單子,正要走,一轉身,又回頭問:「那醫生,我們今天晚上住哪啊?」

醫生一聽,樂了,呵呵笑了起來,說道:「你們住哪我哪知道啊?這裏是醫院,又不是旅館。」

楊志見自己問了這麼可笑的問題,有點不好意思,急急忙忙地帶着老太太就走了出去。

交完費到了走廊外面,老太太問他是怎麼回事,楊志說:「醫生說不要緊,只是因為檢查的醫生下班了,讓我們明天再來。」

「那我們今天晚上住哪啊?」老太太問。

是啊,住哪呢?

正躊躇,有個穿制服的人走過來,說道:「這裏不能睡人啊,這裏是醫院,不能打地鋪。」

看來,想在走廊下睡也被醫院的人看穿了。

他們扛起行李,往醫院外走去。這時看見那個儒雅的老醫生也下班了,收拾得整整齊齊提着公文包出來。

他一看楊志背着的一身行李,又想到那老太太的病,其實他已經有了大概的判斷。現在又看到他們這副樣子,心裏不免有些同情。

他叫住了楊志,問道:「你們是很遠的地方來的?」

「是呀,醫生,我們是從西鄉來的。哦,西鄉就是潭鎮那裏,你可能不認識。」

「潭鎮我知道,我年輕的時候,去過那裏當過扶助醫生。」

沒想到還能遇上老熟人。

楊志有點激動,說道:「醫生可真是大好人啊,潭鎮是個窮鄉僻壤,有醫生您這樣有才學的人去那裏,是我們的福分。」

「呵呵,都是年輕時候的事情了。」

「我們那裏要是多幾個像您這樣厲害的醫生,就不用跑這麼遠來看病了。」

「你們是不是沒地方住啊?」老醫生問道。

「是啊,醫生,我們正發愁。」楊志被看出了窘態,有點不好意思。

老醫生沉思了一會,說道:「你們跟我來。」

他領着楊志到了護士站,低聲和護士長說了幾句,又和楊志說:「我跟護士長說了,反正你們明天也是要住院的,我讓護士長替你們提前辦住院。」

楊志連聲稱謝,老太太直感嘆遇到好人。老醫生笑了笑說小事一樁小事一樁,就走了。

看着老醫生走遠了,楊志才領着老太太去護士站那裏去辦手續,那護士長冷冷地拉長著臉,默默辦完手續,指著老太太,只說了一句:「她可以住,你不能住。」

啊?楊志感到有點無奈:「那我媽怎麼辦?」

「白天有探視時間,到時候你可以來看。」

楊志可不敢再問「那我住哪啊?」這種話了,怕別人再說一句「這裏不是旅館」。

看來,今天晚上只能睡大街了。「這波Puff拿下雙殺之後,JackeyLove就要加倍小心了。」

唐夙看着Puff回家后,裝備欄里直接多了一個破敗王者之刃。

「現在他沒閃,而寒冰和泰坦的大招馬上就要轉好,外加Puff也掏出了破敗。」

「他一旦被寒冰大招定住或者再被泰坦勾到,就不像剛剛那樣差點傷害

《我居然有一半的時間要變成女生》第一百一十七章:場景重現 菲律賓的呂宋島。

新大明也要插上一腳。

當然不奢求佔領統治,而是有一個落腳的地方,這方面需要仔細考慮,畢竟呂宋島的情況十分複雜。

尤其是來了西班牙人,南洋更加繁雜。

「小陸將軍在嗎?」外面突然傳來一道蒼草的聲音。

陳敬仁抬起頭來,透過打開的窗戶,原來是黃老來了。

黃老今年已有50多歲,在古代已經是高齡,這個時期30歲就可以自稱老夫,他是福州大田鎮人士,幼時曾考過功名未第。

其子孫犯了錯,牽累於他,只好下南洋謀求生路。

由於肚中有些墨水,有些威望,暫時是村長,掌管城池中的一些小事情。

尊老是中華民族的優良傳統。

陸敬仁站立起來忙,向外走去。

「黃老您這是來?」

黃老年事雖高,但紅光滿面,有幾絲鶴髮童顏的意思,他左手拄著拐杖,右手捋了捋長長的鬍鬚,微笑道:「小臣將軍,那些土豆和番薯長出來了,老朽前來通報一聲。」

陸敬仁眼眸一亮,道:「真的?咱們去看一看。」

作為極易生長的高產量農作物,只生長在東洲大陸,所以陸敬仁也沒有底,不確保能在這裏繁殖生長。

田地里。

一片片綠色的秧苗,有一些村民正在干農活,神情露著喜意,他們以前沒有見過土豆和番薯,但是種植過水稻和小麥。

農業經驗豐富,粗粗一看,也能分辨出土豆和番薯的產量遠遠大於水稻。

民以食為天!

他們剛才生吃了幾個,味道算不上好吃,但可以充饑。

作為飽受飢餓的農民來說,糧食就是命根子,再加上大員島土壤肥沃,又有這種高產的糧食,人生圓滿了。

人們應該感謝印第安人,他們培育出了許多農作物,對全世界產生了深刻影響。

在沒有土豆之前,歐洲的地形不適合其他農作物的種植,所以限制了人口的增長,後來他們種植土豆,發現他不僅高產,還可以做麵包。

在古巴島,許多地方都可以供西班牙人遊玩,但是在古巴島上,任何餐飲都不許透露土豆和紅薯的來源,對於離開島嶼時,農作物種子是重要的搜查對象。

原本的歷史中,歐洲種植土豆會是在1570年後,相信這個時期,可能還要推遲一些,或者提早一些。

新大明在儘可能地推遲這個過程。

就像他們當年對大明封禁一樣。

歐洲人發現新大陸不僅僅是土地擴大,金銀的越多,其中還有一點,是全球的生物大交換。

東洲的特產,像番薯,馬鈴薯,花生,辣椒,玉米,向日葵,腰果,南瓜,這些後世耳熟能詳的農作物,都是來自東洲。

它們傳播到世界,不僅促使工業革命的爆發,還使世界人口暴增。

陸敬仁也十分高興,不過他的欣喜程度遠遠不如這些農民,畢竟他從沒餓過肚子,只大概從史書上看過記載。

某某年某地,發生飢荒,餓孚千里,死x人。

不過他又皺起眉頭,陛下的意思是讓他放開對大明的禁錮呢,還是不讓她們使用這些高產的農作物。

信上含糊其辭,說有吧但沒明確說,說沒有吧,也說了一點,總之有些模糊其詞。

「這些土豆真不錯,要是早些能中,前年的飢荒咱們鎮也不至於死那麼多人。」

「是啊,可惜了。」

幾個村民站起身來休息一下,唏噓道。

這些人並不知道新大明的存在,只知道這裏自立為秦,在他們的印象中,可能就是海外有人建了個小國。

雖然從大明的統治範圍逃了出來。

但是還具有深深的認同感,自人為為明人,若不是逼得活不下去了,不會來到這裏。

黃老上前來,走了幾步道,氣息有些急促,不過並無大礙。

「等過段時間,再來一些人,城中就住不下了,需要再往外開拓一些,還有難的太多,得想辦法找一些女人。」

陸敬仁點點頭。

黃老說的很有道理,剛開始建造的時候沒有規劃好,只大概籠統的建立了一個堡壘,其他地方直接用木欄桿圈了起來。

Article Categories:
電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