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宋觀星七人亦被氣浪吹得衣袍啪啪作響,而所有人都睜大眼睛看著場中之景,然後發出振奮的歡呼聲。

2021 年 1 月 3 日

二人一拳硬拼之下,李默竟然未退分毫!

哼!

謝三郎鼻息噴出怒火,全身毒煙暴噴,又是一拳朝著李默襲來。

不避不讓,李默全力一拳再度迎擊。

這一拳比之前強橫數倍,乃是謝三郎全力一擊。

但李默雖然身體晃動了一下,但卻仍是硬生生接下了這一拳。

「怎麼可能?」

謝三郎發出驚訝之聲。

不為別的,只因為他修鍊毒功,毒功佔據了戰鬥力的大半,因此拳勁本身的威力比不得其他三人,這也是李默挑選它作為突破口最重要的原因。

李默暴喝一聲,龍嘯聲起時揮拳狂砸。

以拳法催動刀勢,招招皆有本能發出,沒有固定的套路,但就是那樣一拳一腳之間卻蘊涵著龐大無比的殺傷力。

大繁至簡,不外如此。

謝三郎自不甘示弱,亦是施展起千毒拳法,和李默在場中激斗不斷。

一個是天資卓越的少年奇才,一個是沉睡五千年之久的邪道老魔頭,那招招奪命,直是驚心動魄。

「李默竟然強到了這樣的程度……」

喬莽看得心驚肉跳,更察覺到處於的不妙。

現在的李默比起當初在南侯殿大鬧時似乎提升了一個級數般,若他要殺自己,只怕一根指頭就夠了啊。

「好厲害!剛進靈竅境沒多久,居然能夠和靈竅境中期的強者打得不分上下!」

目睹此驚,宋觀星不免輕噓一聲。

「怪不得他能夠從吞龍池出來,果然是不畏奇毒。」另一人則是恍然大悟。

「趁此機會大家輔助進攻!」

宋觀星突而回過神來,大叫一聲。

於是諸人立刻發動進攻,一時間刀槍之氣飆射,看準機會就朝著謝三郎砸去。

「可惡!」

謝三郎此時叫苦不停,眼前這少年不畏他的毒功,更有著和他正面一戰的戰力,旁邊又有七人助功,不多時身上已多了數道傷痕。

小黑宛如鬼魅般不時的竄出來,每一次從謝三郎身後擦過時,那鋒利的爪子都在它背上留下深深的幾道爪痕,有時候更撕下一大塊肉。

謝三郎氣得狂叫,但奈何他被眾人圍攻,小黑速度又快,根本反應不過來。

「脈輪技·千毒一身!」

謝三郎氣極敗壞的暴喝一聲,驟然間千丈之毒濃縮於一體,張口之間,噴出一個劇毒光球來。

脈輪技一現,頓時地面開始急速的腐蝕,足見這劇毒強到了何等程度。

但李默絲毫未退,他雙臂一展,驟一張口:「十里龍息!」

獸印地龍甲發威,甲身散發著的暗暗光澤聯同李默體內的龍氣在瞬間凝聚成高濃度的龍息,一瞬噴吐出去。

要知道,即使是一般人獲得了獸印地龍甲也是可以使用十里龍息之術。更何況李默原本就具備有龍氣,以龍氣聚合成龍息,和真正意義上的龍息其實已經沒有什麼區別。

龍息在撞擊在劇毒光球之時,後者立刻崩解,接著化為無數碎片,在龍息覆蓋的區域里高速的消失著。

「什麼?」

謝三郎大吃一驚。

而龍息接觸到他的身體時,那肌體更宛如遭受腐蝕般在高速的消失。

李默看得心頭一動,原來龍息比起龍氣來對這些邪物更具摧毀性。

只可惜,地龍甲的特殊技能無法短時間再度使用。

而宋觀星看準機會,猛地將長槍飛擲而出,一瞬穿透謝三郎的胸膛。

謝三郎遭受重創,同時毒氣也處於收斂狀態,剩下六人頓時一擁而上,刀劍斧鉞同時扎入它身體里,強大的攻擊力下謝三郎發出一聲慘叫,肉身頓時爆裂開來。

李默雙臂微展,十指微張,騰騰龍氣自掌中釋放,化作一個極大的光球將這些碎渣殘骨籠罩其間,待雙手猛地一合之時,謝三郎終於完全的消失。

一斬殺謝三郎,大道左方出口已然打通。

李默一聲大叫道:「晉大哥,快!」

宋晉等人早被李默的戰力所震驚,此時聽到這話連忙回過神來,撒腿就朝著大道方向跑去。

「有我步太乙在此,誰也別逃跑!」

後方,金牌護法步太乙一聲暴喝,數百風刃宛如旋風般聚合在一起,然後轟然暴散開來,逼得圍攻他的八人紛紛後退。

眼看步太乙要追來,宋青虎直是嚇得魂飛魄散,高呼一聲:「救我!」

宋湛更是嚇得腿軟,踉蹌幾步,隨時就要摔倒在地。

宋舒瑤飛退之時,寶琴入手,即使要死,亦要拚死一戰。

唯有雪球最為悠閑,似乎察覺不到危險似的,跟在宋舒瑤身邊,喵嗚嗚的叫著。 ?唰——

李默身形一閃,再度施展十息燃骨功,十分之一息不到已橫攔在了諸人身前。

眼看李默來了,宋青虎直是喜從天降,高呼一聲道:「李宗主,今日你若能助我安全返回,我必定稟告爹,重賞於你!」

李默聽得淡淡一笑,這宋青虎雖然腦袋簡單,事非不分,這危機關頭倒也知道說些好話。

他隨手一擺道:「這裡交給我,你們快去石門那邊。」

「好好,我們快走!」

宋青虎歡喜著,直是把李默當成了大救星。

宋湛狠狠瞪了李默一眼,他目睹李默大展威風,施捨人情,直是恨得牙痒痒的,但腳下卻不敢怠慢。

喬莽自也快步跟上,背上全是冷汗。

「默兄小心。」宋舒瑤輕喚一聲,和宋晉快步撤退。

「沒想到你這小子扮豬吃老虎,謝三郎都死在你手裡,不過,你以為你會是本護法的對手?」

步太乙落在李默身前百丈,周身風刃狂旋。

此時,宋觀星七人也從後方趕到,分左右列於李默身邊。

「我一個人或許不夠,但是,有十三人助我,你必死無疑!」

李默冷冷一笑,雙手交錯間,千軍斬和骸魂刀入手。

千軍斬刀柄上赤光騰騰,六丈殺意鎖鏈現形,意念一動,幻刀式啟動,同時再度幸運的觸發了脈輪技「增刃」,幻刀一分為二。

兩刀在手,兩刀環身而行,頓讓李默的戰力再度陡增。

「七殺蒼龍斬!你是蒼龍閣皇族的人!」

步太乙突而嘶聲狂叫起來。

這一說,眾人突然間也醒悟過來,剛才只見李默施術,眾人驚嘆他戰力的可怕,但並沒多想,如今被這麼一提醒,頓時才發現李默所施展的刀訣果然是七殺蒼龍斬。

那可是蒼龍閣皇族不傳之術,早消失了幾千年,同時也是燕皇門最想得到的武訣之一,不想居然出現在了一個和皇族絲毫搭不上邊的支族小子身上。

「我不是皇族之人,不過意外機緣所得。但是,你和蒼龍閣的仇,大可朝著我來。」

李默微微一抬下巴,傲氣四溢。

「好,我就讓你償命!」

步太乙狂吼一聲,手一指,百枚風刃便帶著呼嘯之聲朝著李默飆射而來。

「哼!」

李默冷笑一聲,縱身而行,雙刀如電光飛舞,將接近身邊的風刃斬得粉碎,同時,意念操縱之下,另外兩把幻刃繞身而行,擁有神兵三成強度的幻刃比起風刃來說不知強了多少,將一枚枚風刃撞得粉碎。

目睹李默深入風刃圈中,卻仍能毫髮無損的前進,原本負責圍攻步太乙的宋烈風等人都暗暗吃驚。

他們不知發起過多少次衝鋒,試圖近身與步太乙一戰,但是風刃的速度和變化都太快太快,眾人身上已經中了不知多少刀,都還未曾成功。

然而,少年的刀法卻比風刃更快,不止是刀法本身,更重要的是自身的應變能力,那是不知道需要多少次生死歷練之下才能夠鍛鍊出的啊。

只這一手,李默的戰力已在三十護衛之上。

「大家圍攻!」

宋烈風反應過來,大叫一聲,於是十三人便直朝著步太乙衝去。

「哼!想近我的身,有那麼容易嗎?本座這金牌護法可不是虛名吶——風刃裂變!」

步太乙冷哼一聲,右手輕輕一繞。

磅磅磅——原本數量眾多的風刃突然裂變成無數碎片,而這些碎片則呈不同角度,以更快的速度朝著眾人飆射而去。

身在風刃圈中的李默自是首當其衝,無數碎片密集衝來,再快的刀訣也無法阻擋。

「不破熊盾!」

李默雙刀一收,一聲暴喝。

三氣繞身,聚合成盾。

磅磅磅——每一枚碎片都帶著碎山之勢襲來,撞擊在護盾之上。

沒有穿戴獸印暴熊甲,李默原本不可能施展此甲附帶的特殊技。

但是,李默天資卓越,通過多次使用這些特殊技之後已經通曉了其施展的方法。

如今藉助地龍甲之力施展出來,雖然手法上略有改變,但是效果卻同樣的驚人,不止不遜色,強度更勝一籌。

以至於在十三人都被碎片攻擊震退之時,李默卻穩穩的接下了一擊,雖然也不免被碎片擊中身體,但也僅僅只是些許外傷罷了。

「什麼?」

步太乙眉頭一皺,發出驚訝聲。

「該我出招了——」

碎片散落之時,李默一聲厲嘯,猛地俯身一拳砸在地上。

暴熊碎地拳!

拳勁在瞬間貫透百丈深度,千丈範圍,令步太乙腳下之地頓時塌陷。

步太乙幾乎本能的彈身而起,人一離地之時,李默已如幻影般撲至,雙刀狂斬。

剎——步太乙手中光澤一閃,一把銀光長劍入手。

就在長劍和戰刀接觸之時,突然間,千軍斬上爆裂出一枚枚三尺長的刀氣,咻咻咻——環繞著,從各個角度射向步太乙。

「裂刃式!」

步太乙一眼認出此招,連忙抽身而退,但饒是如此,他也被兩刀襲中。

裂刃式,正是七殺蒼龍斬的第二式。

此招用於近戰,在接觸敵人武器的瞬間,刀身上會自動分裂出最多五枚刀氣,從各個角度自動攻擊敵人,可謂令人防不勝防的殺招。

在李默打通了喉輪二脈境的同時便已經開始涉足此招,如今初次施展便大展其威。

而若然修鍊到其脈輪技:七殺,更可以強制產生七枚刀氣,但七殺的修鍊基礎是臂輪二脈境,李默尚無法涉足。

眼看步太乙被斬中,宋烈風等人都信心大漲,一個個飛奔而來,趁著風刃未起展開近戰。

步太乙狂怒,試圖重祭風刃,但李默卻是得勢不饒人,仗著地龍甲的強橫防禦和十息燃骨功的高速移動發動猛攻。

蠻熊撕天,暴熊炮,雖然一個個特殊技都只能夠在短時間內使用一次,但是一經使用就是威力無窮。

步太乙哪裡料到李默的攻擊手段如此多變,一會兒一個樣。

再加上十三人猛攻之下,敗局隱現。

看準機會,李默暴喝一聲:「小黑!」

小黑驟一張嘴,一道光束射來,正中步太乙後背。

龍息者,乃是修為達到靈竅境的龍種才能夠使用的特殊技能,但雖然小黑噴出的光束達不到龍息的強度,但對於邪物而言也有著強大的殺傷力。

以至於步太乙背後皮肉脫落,痛得高聲嚎叫。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