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安幕西所在的酒店,樓道里站著一群住客,被工作人員攔住了去路。

2020 年 10 月 25 日

電梯口和消防通道都被安保人員把守著。

一方帶著起床氣,情緒激動的討要說法,另一方儘力在安撫,這樣的場景,同時在酒店每個樓層上演著。

……

「唔~吵什麼吵!喵的~有木有公德心啊!」

安幕西被外面的嘈雜之聲吵醒,閉著眼噘著嘴,嘟嘟囔囔的說道。

同時翻了個身,感覺到一陣柔軟,下意識的抓了抓。

「……唔~小西!你討厭!」

……

「嗯?什麼情況?……額,呵呵,嘿嘿,瀟瀟,我不是故意的~我這不是習慣了嘛~」

「……」

尷尬了,明明不想這樣的,可身體很誠實啊,彷彿手上長了眼睛,一抓一個準兒~

「別鬧,外面在吵什麼?」

「嗯,我穿衣服去看看~你再睡會兒~瞧你這黑眼圈,比昨天還要重,晚上不睡覺,去做賊了咩~」

安幕西說著,從被窩裡鑽出來,麻溜兒的穿著衣服。

「……」

董瀟瀟心裡早就成了無邊的苦海,卻偏偏沒辦法說。

昨晚和前天晚上一樣,被「夢遊」的安幕西折磨了半夜,撩的不要不要的,直到天快蒙蒙亮的時候,才迷迷糊糊的睡著。

「諸位,回去吧,回到自己房間去~你們可以透過窗戶看看外面的情況,電視里也有官方的通告~我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為了諸位客人的安全,還請大家配合一下。」

「……哎,走吧走吧~」

「走走走~」

安幕西剛出了房間,就聽到酒店工作人員的聲音,然後一群本層陸陸續續回了各自的房間。

「電視?外面的情況?」

安幕西皺了皺眉,重新返回房間,關上了門,走到床頭,按了下窗帘的遙控器,然後走向窗邊。

這種窗子是雙層鋼化玻璃結構,窗帘在兩層玻璃中間,由遙控器控制。

因此,這樣的酒店,顧客無法自己開窗透氣,只能看到外面的景象。

這樣的窗戶設計,對於顧客來說,或許有些不便,但是對酒店來講,還是好處多多的。

其一:不用擔心顧客從自己房間跳樓。

其二:內置窗帘,減少了可燃物體。

其三:不用清洗窗帘,減少了酒店運營成本。

其四:增加科技感~

後面幾條還在其次,主要是第一條,畢竟這年頭社會壓力大,三天兩頭有人想不開跳樓玩兒。

還有些愛找刺激的播主沒事兒直播跳樓,玩兒作死。

當然,還有騙保的~

對此,酒店也是很無奈啊~

也有些酒店為了「自證清白」偷偷在房間插座內部,或者天花板裝置裡頭,吊燈背後,飲料瓶內部安裝攝像頭的。

但是這個方法,被機智的顧客發現了多次,並且報警之後,就不敢再裝了。

有些顧客是偶然間看到了攝像頭的紅外光發現的。

有些顧客是因為自己要安裝攝像頭時發現的。

還有些是因為在某些不正規的小視頻網站看到自己的動作片,或者是被朋友看到之後轉告才恍然大悟的,然而,為時已晚。

所以,這還是個一不小心就出名的時代~

歪果名人說過,這個年代,每個人都有機會火上一把,儘管只有四十秒~

窗帘緩緩開啟,透過乾淨明亮的鋼化玻璃,能夠清楚的看到下方的街道。

起初沒有看到什麼不正常,不過很快,她就察覺出不對勁來。

通天武曲 因為…街道的車子動也不動,路口的紅燈總是紅的~

還有啊,那路邊那麼多軍警,手裡全都拿著槍……

「喵的,這是拍電影還是世界大戰?瀟瀟,快別睡了,起來看大片了~」

「……什麼?」

儘管有些頭昏腦漲,可放窗帘開啟,陽光照射在臉上,董瀟瀟已經無法入睡了~

心裡頭對安幕西還有些小埋怨呢,我特喵陪你睡覺,任由你「夢遊」輕薄,你都不讓倫家補覺~

emmmm~委屈~

「這……這哪裡是大片?這明明是出事了好吧~小西,你腦子瓦特了吧~」

「……是嘛?電視,對,電視~」

安幕西想起剛剛酒店工作人員說的讓回房間看電視來著,拿起遙控器打開了電視。

然後兩人就看到了電視里的通告,互相看了一眼,一臉懵逼。

「小西……」

董瀟瀟有些慌亂,緊張的的攥住安幕西的小手,安幕西感覺她手心裡全是汗~

一個女孩,頭一次來京城,連續兩個晚上沒休息好,再碰上這種未知的事件,有這樣恐懼不安的反應,無比正常。

「磨人的小妖精,有西哥在,你怕什麼?天塌了西哥替你頂著~別著急,我打電話問問~」

安幕西說著一邊反手攥住董瀟瀟的小手,一邊從床頭柜上取出手機,給龍道一撥了過去~

「……?什麼鬼?沒信號?這特喵,新手機才用了兩個月好吧~瀟瀟,你電話拿來~」

「哦~」

董瀟瀟連忙跑過去取來自己的電話,解鎖后遞給安幕西。

也不知道為什麼,本來很害怕的她,聽到安幕西的話,感受著安幕西手掌的力量,竟然莫名的安心,安全感爆棚。

「……你的也沒信號~」

「試試座機~」

董瀟瀟指著座機說道,老吧,人不緊張時,就會比緊張的時候聰敏許多。

然而座機也沒信號~

……

「這是多大的事情啊?竟然切斷可通訊~」

安幕西此時此刻已經意識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意味,和龍道一接觸這麼長時間,在聊天過程中,龍道一也和她講過不少軍方特種部門的專業知識,自己對一些特殊事件的處理方式。

但凡切斷通訊,通常只有三個可能。

其一:地震,颱風,特大洪水等自然災害帶來的磁場影響或設施損害。

其二:戰爭或人為事故對通訊設施帶來破壞。

其三:有重大的,需要嚴格保密的特殊事件。

很顯然,依照目前的情況,原因更傾向於第三點。

只是,不知道這個範圍是多大~

是只幾個街區?還是整座京城?亦或是連帶周邊數個城市,甚至全國?

這就不得而知了~

「那,現在怎麼辦?」

「沒事兒,你接著睡~」

「……」

睡?董瀟瀟無話可說了,西哥,你這心也太大了吧~寶寶可做不到~ 女童一開始對我還有些戒心,被水泡的有些透明的小手緊緊握着,縮在張曉甜的懷裏不出來。可是我肚子裏的寶寶見到小美女,那表現就不一樣了。

小臉漲的通紅,難爲情的在我的肚子裏低下了頭。

我可從來沒見我活潑開朗的寶寶,見了誰會害羞的,即便是第一次見了我。也是沒羞沒臊的把臉埋在我胸前,當時要不是我看他可愛,早就一爪子拍飛。

寶寶一開始害羞極了,還不敢說話。

見小美女不肯進我懷中,便有些急了,居然在子宮當中朝着小女童的方向伸出小手,“姐姐,你過來陪寶寶玩好嗎? 絕品神相 姐姐……你好可愛,寶寶喜歡你。”

“真的……真的有小弟弟,姐姐肚子裏真的有小弟弟!我……我要和小弟弟玩。”這個小女童啊畢竟還是個稚子般的年紀,改不了和同齡人一塊玩的心態。

我順勢貓着腰摟過了那個輕飄飄的小美女,小美女因爲是靈體身子很輕,就像一個氣體一樣,體重可能只有幾克。

摟在懷裏的感覺,就跟抱着氫氣球一樣。

小美女似乎能看到我肚子裏的寶寶,睜着大大的眼睛,好奇的看着我微微隆起的小腹。盯着幾眼它似乎依舊有些怕生,我的寶寶靦腆的笑了笑,問它,“姐姐,能不能摸一摸寶寶啊?”

我都快要五體投地了,寶寶這是像誰。

居然這麼會泡妞,我都要無語了。

“摸你?我……我可以嗎?”小美女似乎是有點想摸我肚子裏的寶寶,可是因爲膽子小,手伸到我的小腹旁就頓住了。

見我輕輕點了點頭,它涼涼的小手小心翼翼的撫摸着我的小腹,臉上的表情一本正經的,“姐姐肚子裏真的有個小弟弟啊,遭了……我……我沒穿衣服,羞羞……”

小丫頭也是反映慢半拍的,這時候才發現自己光着身子被一個小男生看光了,還很害羞的用細細的手臂勾住了我的脖頸。

這個小丫頭從一開始我在臺子下面發現它,它就是這種沒穿衣服的狀態。

給活人穿衣服很容易,要給一個這樣嬌小可愛的靈體穿衣服,我還得好好討教討教凌翊。問問他沒有肉身的時候,在幽都是不是也是這麼裸着。

張曉甜其實還是很害怕的,她扯了扯我的衣角,問我:“這個……這個小妹妹,不會是鬼吧?蘇芒,我們……我們撞鬼了?”

“它……”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說是鬼,我怕嚇着張曉甜。

可說不是鬼,那明眼人都知道這個小姑娘絕非人類。張曉甜這屬於是明知故問,她明明知道這個小女孩絕非人類,可是又抑制不住自己的那份愛心,主動去接觸小女孩。

宋晴說話比我直接多了,她推着張曉甜的後背,把張曉甜往門外推,“這個小妹妹,我和蘇芒會照顧好它的。你快回去吧,你又不是捉鬼的道人,萬一被纏上了,我可就不了你。”

這話說得,簡直就是故意在嚇張曉甜。

張曉甜很害怕,可又忍不住關心我們,“那你和蘇芒呢?”

“我們?小甜,我爺爺可是陰陽先生!蘇馬桶和我從小一塊長大,還能怕這些?”宋晴說大話也不怕閃招舌頭,我們小時候可是一點兒真本事都沒從老爺子身上學到呢。

張曉甜膽子小,似乎覺得有點道理,連連點頭。

她摘了手套就出去往學校新分配的宿舍樓去了,期間還回過頭來有些不放心的看了我們幾眼。這幾天,我們女生住的老的宿舍樓出了人命案子被封了,要等一陣子才能解封,裏面的東西也不能拿出來。

學校準備了其他的宿舍,給我們這些無家可歸的分配了。

張曉甜離開了,我才鬆了口氣,抱着懷裏的小丫頭,挨個房間的按照司馬倩教我的辦法收集天魂。小丫頭很乖,閉着眼睛靠在我的胸膛上,居然是睡着了。

我從來不知道,一隻鬼魂也能睡得如此的香甜。

“媽媽,這個姐姐長得好可愛哦,以後可不可以讓這個姐姐陪我玩啊。”就連我的寶寶都被這個可愛的小姑娘給迷住了,純真的眼睛一直盯着小女童。

我收好瓶子,摸了摸肚子,跟寶寶開玩笑,“好呀,那你要不要這個美女姐姐給你當童養媳啊?”

“童養媳?那是什麼可以吃嗎?”寶寶雖然聰明,但是似乎還沒有學過這個邪惡的詞語,一派天真無邪的樣子。

我也不好教壞寶寶,順嘴說道:“你長大了就知道了。”

我又問宋晴,“這個小姑娘,該怎麼處理啊?”

“當然是讓它回幽都了,難不成你真想把它當童養媳啊?你別開玩笑了。”宋晴態度很堅決。

可我還有些猶豫,心裏覺得這個小姑娘留在身邊也無傷大雅。

宋晴大概是猜到了我內心的想法,苦口婆心的勸我:“你不知道,它留在世間多危險。如果遇到陰陽先生,可是會被……被人抓去養小鬼的,萬一再被人煉化了,弄成古曼童,就永遠不能轉世了。”

宋晴說的十分嚴肅認真,我都不好意思挽留這個孩子的鬼魂了。

我其實在內心深處是有一種自私的想法,就是希望這個小女孩的鬼魂可以不走,讓我一直養在身邊。這樣我的寶寶就有個伴了,以後寶寶這樣和人類有區別的存在,也許就不會感覺到孤獨和寂寞了。

可鬼的歸宿,不就是幽都嗎?

我有什麼資格因爲自己的原因,不讓它回幽都呢?

等待小寶貝兒的是美好的輪迴,是重新的下一個開始,我憑什麼挽留它的魂靈,在人世間受苦呢!

我下定了決心之後,在這些房間裏,隨便找了間房間。往桌子上一坐,輕輕的搖醒懷中的小丫頭,“睡醒了嗎?天要亮了呢?”

外面的月亮已經西斜,再過半小時,天就會亮了。

“要亮了嗎?彤彤最怕太陽了,姐姐,彤彤想多睡會兒。”它睡眼惺忪,薄薄的脣在我的臉上輕輕的啄了一下。

尚不知他名姓 涼涼的觸感中,還有一種柔軟的感覺,彤彤的乖巧和弱小讓我的鼻子一酸,忍不住將它輕盈的像是棉花一樣的身子摟的更緊,“彤彤,姐姐教你怎麼回家好不好?”

“姐姐,你是要趕彤彤走嗎?”小女孩哭了。

從蛇開始無限吞噬 晶瑩的淚水從它的眼眶裏落下,它眼睛周圍部分的皮膚,已經出現了眼中腐爛的情況。透明的角質,讓人看着有些心疼。

我想幫它擦去眼淚,可我忘了靈體是不能哭的。

眼淚才滑到它的下巴尖兒,就變成了一團霧氣消失在空氣裏。

我也掉淚了,心裏面根本就捨不得它。才這幾個小時的相處,就讓我喜歡上這個小丫頭了。就連我的寶寶,也在我肚子裏哀求我,“媽媽,別讓彤彤姐姐走,好不好?媽媽……寶寶求求你了……”

我自己下不了狠心,只能把彤彤塞進了宋晴的懷中,低下了頭,“小晴,我說不出口,你來告訴它回幽都的路吧。”

“蘇馬桶,你個坑貨,怎麼讓我當壞人呢?”宋晴被我氣得暴跳如雷,但還是緊了緊懷中的彤彤,耐心的跟它將怎麼走陰間路,才能到達幽都。

到了幽都,又該如何如何討好鬼差,這樣來世就能投個好胎。

其實討好鬼差,無非就是用水煮雞蛋,還有紙錢香燭之類的供奉。到時候我和宋晴燒給彤彤,讓彤彤負責給就行了。

彤彤乖巧的點頭,身影慢慢的走進了黑暗裏。

看着彤彤赤裸的背影,我心頭覺得掙扎和難受,宋晴把我給樓主了,“蘇芒果,別難過,我們給它燒點漂亮衣裳,讓它即便在陰間也能做一個漂亮的小公主。”

夜深人靜,我和宋晴回去賓館休息。

學校新安排的宿舍,在我和宋晴被送進局子裏的時候,就被安排一空了。也沒人想和我們兩個總和靈異事件掛鉤的人一起住,我們可以算是無家可歸了。

好在學校的導師比較人性化,幫我們申請了補助,能夠報銷一部分賓館的錢。

接下來的這段時間,我們專業的學生基本上都是停課狀態。一個個的都接到了任務,而且是必須在規定時間內完成指標。做完了可以提前離開,做不完的就必須留下來加班做這些任務。

很多人爲了趕進度,做的就不如以前細緻了。

只有張曉甜依舊很仔細,小心翼翼的處理每一個打撈上來的屍體,只是人越來越瘦,也越來越憔悴。臉上的臉色都不是蒼白了,是那種蠟黃的感覺,黑眼圈深的不得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