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守護!

2021 年 1 月 9 日

守護那些需要守護的善良人!

洛飛心中默默不語,捫心自問,自己不也一樣嗎?

為了身邊的人,要守護!

為了那些自己並不認識,但卻善良的人,也要守護!

守護,是一種發自心靈深處的博愛。

不管是守護親人也好,守護朋友也好,守護自己所愛的人也好,甚至是守護那些自己完全不認識,但卻應該守護的善良人也好,這種信念在心中滋生的同時,洛飛也感覺到了發自心底的一股潛藏的力量。

只是,在守護的同時,也是對某一類人的傷害。

有守護,就必然有傷害。

「母親,你放心吧,等北棺之亂一結束,我就趕去玄武帝國尋找父親,然後,和父親一起去救你。」

洛飛的眼中,堅韌之色盡顯。

不過,想要救母親,至少需要超越武道皇者才行。畢竟,母親就是超越武道皇者的存在,但依舊被困。

變強!變強!我要變強!

一時間,洛飛心底彷彿發出了歇斯底里的無聲吶喊。

十八小隊並沒有因為伍計德的死而放棄這一次的巡邏任務。因為,伍計德的心愿是要守護那些需要守護的人,而巡邏任務,就是要將任何可能出現的危險化為零,這個任務很重要,必須一絲不苟地完成。

完成巡邏任務回到營地,已經是兩天後了。

伍計德的葬禮是按照軍中標準葬禮進行的,十八小隊全體七人,每一個人都參加了。不過,軍中的葬禮也只能是最簡單的葬禮,唯有每人一朵白色的菊花放到其墳前。

之後第二天,杜源服用了續肢丹,進入七天的休養期。

十八小隊其他人也都各自努力進行著修鍊。

沒有實力,何談守護?

洛飛也沒有耽擱,將火龍神鐘好好修鍊了一番,終於在第四天修鍊成了第一重。

靈覺內視,洛飛可以看到,在自己的腦海中有一個火元力形成的古鐘,古鐘之上盤著一條火龍。此鐘的外形,就像一些宗門每日敲響的晨鐘那般,但這個古鐘卻是縮小了無數倍,更像一隻小鈴鐺。在小鍾虛影之中,則是有一個如同松果一般的小東西,那便是松果體,人類靈魂的根源所在。

有了火龍神鐘的保護,洛飛的靈魂已經初步可以抵抗一些專門針對靈魂的攻擊。

比如,有人使用音波震懾洛飛的靈魂時,或是施展一些靈魂攻擊秘術時,火龍神鍾都能起到極大的保護作用。

「沒想到,火龍神鐘不僅能保護靈魂,還能增強靈魂力。」洛飛暗自輕喃道。

現在,他的靈覺已經可以擴散到一千五百米開外去了。

玄印境三重武者的靈覺能擴散到一千米,四重能擴散到兩千米。洛飛的靈覺雖然只是從一千米提升到了一千五百米,但也的確是得到了不少的提高,而現在,他只是將火龍神鍾修鍊成功了第一重而已。

火龍神鍾是地階中品秘法,共計十重,若是修鍊到最高一重,還不知道能增強多少呢。

沒有就此停下,六天之後,洛飛又將火龍神鍾修鍊到了第二重。其腦海中的火龍神鍾更為凝實了許多,尤其是鐘上的火龍,看上更加栩栩如生。而且,洛飛的靈覺範圍,也增長到了一千八百米左右。

「第三重的難度比第二重提升了十數倍,短時間內再難有突破了。」

洛飛也不勉強,開始進行怒火焚天的修鍊。

以他現在的眼界,修鍊怒火焚天也感覺輕鬆了許多。畢竟,他已經不是第一次接觸地階秘籍了。

七天時間,洛飛一舉將怒火焚天從第三重,修鍊到了第五重。

在怒火焚天第五重練成之時,洛飛的武道境界也是再有精進,只差一點便能突破到玄靈境六重。

「怒火焚天雖然不能直接產生強大的殺傷力,但若是沒有它,我想要與比我更強的敵人對戰,也會更加吃力。現在,第五重的怒火焚天,差不多增加了一倍的威力。如果是現在與玄靈境九重的強者對戰,應該不會像上一次那麼麻煩了。」望著手中附著的火焰,洛飛輕聲說道。

「還有十二天吧?十二天之後,十八小隊將要進入萬淵口中進行巡邏。不知道,會不會遇到萬淵空間?」

洛飛期待著那一天的到來,不過,據他所知,在萬淵口中遇到萬淵空間的機會很小,而且就算遇見了,也不一定就能進入其中,就算進入其中了,活著走出來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

但若不去撞撞運氣,那就真的一點機會都沒有。 還剩下十二天時間,洛飛並不想浪費。

除了去萬相閣換取一雙破魂手套之外,他也是將火老所留的手札拿出來,系統地學習了一遍關於煉器方面的知識,了解了一下各種不同的晶礦有什麼作用等等,並且對其中不太明白的地方進行了標註,等下次見到火老之時,也好細細請教。

「果然,秘印與禁制之間有著扯不清的關係。按照師尊這本手札上所記載的劃分,穢姬傳給我的那些禁制手法,應該算是高級禁制術,難怪當時我說九元破禁法時,奚興一臉的驚詫之色。」

「只不過……」

「禁制符紋組合之後,並不等於就是秘印。秘印的組合方法與禁制還是大有不同的,可惜,手札上只是簡單地介紹了幾種最普通的一品和二品秘印,完全看不出高品秘印有哪些具體的組合之法。」

雖是如此,但洛飛卻覺得,只要繼續研究下去,也許,憑藉穢姬所傳的禁制之法,完全有可能組合出高品階的秘印來。

洛飛細細地研究著,而這番對比之下,也讓他對禁制和秘印的了解更加深入了許多。

隨後,洛飛又著手進行了心法的修鍊。

也許是上次順應本心的緣故,在還差三天便到第十八小隊再次接受任務時,洛飛消耗掉數千塊下品元石,還有一百塊中品元石,終於將武道境界突破到了玄靈境六重,並且,玄龍吐納訣也突破到了第七重。

雖然只是一重的提升,但洛飛卻是明顯地感覺到了兩個境界之間的巨大差距,而且丹海氣旋中凝結的真元液滴也增多了不少。

短短不到一月的時間,洛飛的實力卻是全面提升了不少。

更為重要的是,與韓英的一次經驗交流,讓他對元屬意境了解了不少。

洛飛在九相門的遺落之地中努力修鍊變強,而天離國中,卻因為他,差點鬧翻天了。

現在,整個萬流宗高層幾乎都已經炸開了鍋,派出無數門下弟子去尋找洛飛的下落。

林浩是知道洛飛去了九相門的,所以萬流宗高層也是多次前往九相門訪問,最終打探出,洛飛與姬無雙已經同時失蹤月余,而失蹤的地點,九相門卻是拒絕相告。

面對龐然大物般的九相門,萬流宗根本沒有辦法。

最終,天離國皇室,還有四大宗門聯名同訪九相門,甚至出言威逼,卻是被九相門的棋老一隻手鎮得不敢再多說半句話,全都灰溜溜地滾了回去。這一下,天離國皇室與四大宗門都深深地感受到了九相門的強大,對這個神秘的門派更加忌憚不已。

禹瑤和夏羽悄悄去了一趟九相門,兩人身份特殊,終於從棋老的口中得知了洛飛失蹤的地方。

青山綠水,薄霧瀰漫。


「哼!花心的洛師兄,陪著姬無雙那樣的美女出來找九尾狐,卻找得連自己都走丟了,真不知道你……」禹瑤心中有些生氣,不過一想到洛飛的安危,她心裡的怒氣又化做了深深的擔憂,「洛師兄,你可千萬不要有事啊。」

此刻的禹瑤依舊美麗無雙,身段凹凸有致,顯得恬靜之極,而且只是站在那裡,無形中就有一絲說不出的,淡淡的嫵媚散發出來,但又絕不會讓人聯想到風塵煙花之地。看著她,只會讓人覺得,這個少女氣質出眾,如群星中的明月一般耀眼。

不過,禹瑤此刻的嬌容之上卻沒有了往日那種令人舒心的笑容,而且眼中還有著幾縷擔憂之情。

「姐姐,你到底在哪裡?我不相信,區區一個幻境,還能困得住你?」夏羽心中也是在為姬無雙擔憂著。

雖然他已經離家出走,雖然他痛恨那個眼中只有家族而沒有親情的父親,並且使用姬家的秘術,與天離國皇城夏家的廢材少爺融為一體,已經完全是另外一個人,但在他心中,他依舊關心那個最疼他的姐姐。


「誰?」忽然,禹瑤輕叱道。

夏羽也是目光一凜,背上的龍劍躍躍欲出,半步劍意刺得空氣哧哧作響。

他,已經將大成劍勢突破到了半步劍意!

轉頭望去,二人見到了一個身材曲線玲瓏,身著金色宮裝的少女。那少女眉目如畫,巧奪天工,就如同是老天精心雕琢的美玉一般,落在任何人的眼裡,都是那麼的完美無瑕。而且,其身上無形中散發出一種特有的高貴氣質。

「是你?」禹瑤已經認出來了,此女,正是與洛飛有著婚約的軒轅詩菲。

只是,禹瑤沒有想到,軒轅詩菲竟然悄悄地跟著她與夏羽來到了這裡。而且,剛才若不是軒轅詩菲有意想要現身,連她都完全沒有發現後者的存在。

不由得,禹瑤也是深深地望了軒轅詩菲一眼。

而見禹瑤與軒轅詩菲認識,夏羽也是將身上的半步劍意收斂起來。

軒轅詩菲走上前來,目光掃過夏羽,隨後落在禹瑤的身上,輕啟紅唇道:「這裡便是他失蹤的地方?」

禹瑤靜靜地望著軒轅詩菲,她自然知道後者口中的那個『他』,指的是誰。

片刻,禹瑤輕輕點了點頭。

軒轅詩菲望了一眼前方的樹林,眼中閃爍著一抹精芒,「他還沒有完成對我的承諾,不能就這麼失蹤了,我要去找他。」

軒轅詩菲所說的每一句話,彷彿都透著一種不容他人質疑的味道。

不過,禹瑤對此卻不反感,畢竟能看到軒轅詩菲對洛飛好,她也是打心裡高興的。而若是軒轅詩菲對洛飛的失蹤不理不睬,她才會覺得生氣呢。


夏羽似乎已經有些明白過來,不禁對著禹瑤問道:「她是洛飛什麼人?」

禹瑤瞪了夏羽一眼,這個問題讓她怎麼回答?難道說這是洛師兄的未婚妻?這種問題,問得真是煩人。

不禁,禹瑤直接不客氣地回道:「不關你的事,你就少問一點。」

見禹瑤那副模樣,夏羽也不再多問。

而另一邊,軒轅詩菲也默默不語,沒有說出她是洛飛的未婚妻之事。

最後,三人毅然地踏入了前方的幻境樹林。

而在數千裡外的萬流宗,正處於閉關修鍊中的鄔芳,通過火老得知了洛飛失蹤之事,心中也是為之擔憂起來。

片刻,鄔芳不由得自嘲一笑,心道:「我為他擔憂什麼?該擔憂的,應該是禹瑤吧?對了,還有那個天離國的公主,她與洛飛之間,應該也有著某種說不清的關係吧?那樣的男人,不值得我去擔憂。讓她們擔憂去好了。」

雖然這麼說著,但鄔芳卻發現,她根本沒有辦法集中精力進行修鍊。

「不行,即便是想要去救他,但以我現在的實力,去了也只能是添亂,必須完成王老和火老為我安排的這次試煉。」心中喃喃低語著,鄔芳已經知道,那個傢伙的身影已經闖入了她的心扉,雖然不深,但想要抹掉,怕也是不易。

閉目,靜心,她要繼續完成試煉。 遺落之地中,天空有些昏暗。

洛飛打探了許久,卻依舊沒有在營地中找到關於破魂裝備的煉製之法。

「也許,製作破魂裝備的方法是九相門的秘傳之術吧?算了,等離開這裡的時候,多帶一些破魂裝走,到時,拿給師尊看看,興許師尊能知道怎麼煉製出來。」洛飛在心中暗道。

「咦!洛飛,沒想到在這裡碰見了你。」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傳來。

洛飛回頭望去,說話的人是韓英。

韓英相貌平平,但身上無形中透著犀利槍意,讓不少陌生人不敢接近她。其走上前來,一臉誠懇地對著洛飛說道:「對了,洛飛,上次你跟我說的,關於一重意境的一些感悟,我還是有些不太明白,你能再指點我一下嗎?」

韓英的話一向是很少的,但自從上次任務結束回來之後,她總是會找洛飛進行修鍊上的交流,話也漸漸變得多了一些。

「指點談不上,我們互相學習吧。」洛飛回道。

其實,洛飛也願意與韓英多交流一下修鍊上的心得體會,畢竟從韓英那裡,他也可以了解到更多關於元屬意境的體會。

而在交流修鍊心得時,韓英總會悄悄打量著洛飛。洛飛是第一個讓她心中覺得驚訝加欽佩的人。

可惜,洛飛的一門心思全都放到了修鍊之上,根本沒有去注意這些。

再次與韓英之間的交流,讓洛飛對屬性意境的感悟更深了一層,但似乎總有那麼一層膜無法捅破,不得要領。洛飛也沒太放在心上,又轉而研究無相亂披風刀法中的招意。

「三大意境,武意、招意、元意,唯有三者配合,才能達到意境上的圓滿。這三者中,元意與武意之間互為融合。我已經領悟了風之刀意和火之刀意,按照韓英的說法,只需要將刀意中的風火意境再提煉出來,就能直接領悟元意,而不需要通過風勢和火勢的感悟。至於招意,還需要好好琢磨琢磨。」洛飛輕聲低喃著。

言罷,他盤膝而坐,閉目靜心,再次開始感悟起來。

兩日時間,轉眼即過。

這兩天的感悟,讓洛飛對風火兩種元屬意境有了更進一步的領悟。

也許,別人就算是擁有雙屬性,也會選擇一種一種地去感悟,但洛飛卻是將兩種元屬放在一起感悟。若是讓旁人知道了,只會罵洛飛自以為是,但洛飛卻不這麼想,畢竟他已經將風火刀意進行了融合,感悟之時,直接通過風火融合刀意進行,也許能事半功倍也說不定。所以,他才會如此做。

洛飛不知道這樣做對不對,但意境這東西,本就說不清,道不明的,只能是一種理解和頓悟。

而現在,他感覺只差那麼一絲契機,他就能初步領悟元意了。

可惜,差一點就是差一點,洛飛也沒有辦法。

很快,十八小隊再次執行任務的時間又到了。

「不知道,我們的新隊長會是誰?」賀真望著其他人,並說道。

「不用猜,等新隊長來了,不就知道了?」杜源開口道。現在的杜源,斷掉的左臂已經重生了二十餘天,只是他感覺還有一些生疏不習慣,所以在說話的同時,左手也是不斷一握一放,以期更快地適應這條新手臂。

韓英、絕劍、巫蔓紫、奚興和洛飛五人都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等待著。

「來了。」洛飛忽然開口道。

對於洛飛的感應能力,韓英等人都不會懷疑,雖然他們都還沒有感覺到。

果然,過了一會兒,幾人先後感覺到了有人在靠近。

「十八小隊聚合。」


一道頗為清脆動聽的聲音傳了進來,豁然是女人的聲音。對此,洛飛並沒有感覺到意外,因為他的靈覺早都已經感應到是什麼人了。但韓英等人卻是互為一望,畢竟在整個營地中,女隊長可是十分稀少的。

幾人走出營帳,見到了一個全身披甲,英姿颯爽,身材傲挺無雙,五官傾世絕艷的少女。

此女,豁然是洛飛在萬相閣中見到過的秋芷萱。

目光掃過秋芷萱,洛飛也不得不承認,這個少女不論是從外貌打扮上,還是從氣質上,確實有一個幗國女英雄的樣子。

「從今天開始,我將做為第十八小隊的隊長,以後,你們有任何問題,可以直接向我稟報。」目光掃過十八小隊眾人,秋芷萱朗聲說道。其實,她也沒想到,自己會成為一支小隊的隊長。按照她的想法,她更寧願待在精英小隊中,在萬淵口不斷探險。

「喂,你們快看,那不是秋芷萱嗎?她在那裡做什麼?」

「做什麼?十八小隊的那些雄性生物有福嘍,現在,秋芷萱已經被認命為十八小隊的隊長。」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