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宇卓似乎明白了什麼,於是把氣輸入進小孔,還沒有什麼感覺時,就覺得氣孔滿了,隨後他瞄準了遠出的一棵大樹開了槍. “砰…”隨着槍響,那棵大樹被炸上了天,殘留的枝幹熊熊燃燒着.宇燈驚訝的看着這把槍,不由自主的說到.

2020 年 10 月 28 日

“厲…厲害..威力比我的火焰團強多了,這一個彈夾灌到滿滿,也沒用完我一個火焰團的氣,好像還可以開好幾槍”

“呵呵….有了這把槍,你用以往一個火焰團的氣,能打出30個同樣威力的能量波出來,大大節約了你氣的損耗程度,而且,他不但可以打出火,如果你用冰的氣團輸入後,再看看….”

宇卓聽了師父的話,點了點頭..意念中一股冰冷的氣灌到了彈夾中.滿了之後,宇卓朝另一棵數開了槍, “哐…”一聲脆響,那顆被擊中的樹頓時凍成了冰雕.宇卓大爲驚訝的看着眼前師父賜給他的傑作,心裏說不出的崇拜.剛纔心裏還在想師父偏心,給了宇燈那麼好的武器,自己卻是一把狙擊槍的念頭已經九霄雲外.於是拿起了槍展開了步法配合,說起步法,宇卓是遠遠趕不上他師兄宇燈和師弟楊浩的.但此時行動的他,彷彿腳下踩了雲彩,一步能跨出5-6米,蹲閃滾爬,合成一氣,絲毫沒有停頓.看來這雙鞋子也是爲他量身設計的.於是他和宇燈一樣,跑到一邊 “欣喜若狂”去了.

楊浩是最後一個打開包裹的,前面不用多說,還是一樣的衣服,護手,和鞋子.包裹底層竟然….竟然只有一個小盒子.楊浩看到前兩個師兄那抓狂的樣子,心裏癢癢的不行,還以爲師父會給他準備個更加厲害的武器,結果只看到眼前的一個小盒子,心裏難免的有一些失望.宇燈和宇卓此時發狂發的差不多了,好奇的走到楊浩跟前,看着他抓起的這個小盒子,蓋子被慢慢的打開了…

一顆丹,一顆閃爍着九色華彩的丹,楊浩他們三個人都楞在了原地,這是什麼東西??大小和乒乓球差不多,光彩奪目.

“師父,這是什麼??真漂亮…..”

“是啊…真漂亮啊”一旁的2個師兄也在不斷的點頭附和着.

“呵呵…這是爲師幾十年的心血.它的名字叫做九味純陽丹,是服用的..將死之人吃下,有起死回生,延年益壽之功,虛弱的人吃下,立刻龍虎精神,力拔山河.修爲之人服下,或許會有往生飛仙之用.爲師本想在生命最後關頭留作己用.但如今,妖魔橫行,我豈能棄世不理?楊浩,你的左手並不是鬼手,如果我沒猜錯,那是龍之第7子,睚眥yá zì之爪,因它生平好鬥喜殺,玉帝下旨,奪了它的手,以示懲罰.如今仙侶奇緣般的被移接在你身上,也算是一種造化吧.你把這丹服下,應該會促使它發育完整.”

“師父那你呢???我吃了你怎麼辦?”

“爲師也看開了,妖魔不除,成仙何用..你不用多問,趕快服下,看看效果如何..”

楊浩也沒有再爭辯,因爲師父是一個說一不二的人,既然說出口,就不可能收回.於是他拿起了這凝結了師父幾十年心血的九味純陽丹,猶豫了一下之後,吞入了腹中.丹一入口,並沒有難以下嚥的感覺,而是立刻化成了一股清涼的液體,順着食道緩緩流下,直達丹田,一股子涼涼的粘液圍繞着小腹緩緩的轉動着.一陽叔和2位徒兒此時都目不轉睛的盯着楊浩的反應.就在楊浩感覺挺舒服的時侯,小腹裏傳來劇痛,那股粘液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堅硬的球體在旋轉,越轉越快.似乎要破體而出.楊浩的臉上流出了豆大的汗珠.他忍着劇痛,盤坐在地上,雙手掌心朝下放在大腿之上,閉上眼睛,屏除雜念..心中不爲疼痛所動.意識超然再外而不管其中.一陽叔也替他捏着一把汗,因爲這丹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吃的,如果一個不小心,不但沒有長進反而會前功盡棄,命喪黃泉.自己也是打算不到生命的最後一刻,不會輕易的服用.不過他爲了這場大戰,也只能冒險一試了.楊浩的臉色越來越難看,汗如雨下,那個巨大的硬硬的氣團在肚子裏足足轉了9個81圈之後,停住了…隨後散發着暖暖的氣流沿着楊浩的身體脈絡,下行擴散到雙腳十個指頭,上行經後背而上頭,下行至雙手手指再返回丹田之中.這個過程持續了好長時間,楊浩的汗止住了,但是臉色一會白,一會紅,一會黑,一會紫.看的周圍這幾個人心驚肉跳,大氣都不敢喘一口.足足2個小時以後.楊浩肚裏的那個氣團越來越小,直到消失.硬球化成的氣走完全身的經脈之後又迴歸到丹田裏.此時楊浩有一種重生的感覺,精神大震,手腳充滿勁力,好像用之不完,取之不盡.睜開雙眼,2眼射出2道金光,灼灼逼人.周身霧氣升騰,九種色彩依次閃現之後隨這霧氣飄散了去.

“怎麼樣了?阿浩?”師父見他睜開了眼睛,忙急切的問道.

“師父,我感覺我象重生了一般,我能清楚的感覺到身體裏每一條血管,每一個細胞都充滿了力量,甚至每一個毛孔的開合都能控制,丹田裏很充實,而且暖洋洋的.舒服的很.”

“呵呵…你現在再試一試你的功夫,和你的左手..”

楊浩看了看師父,會意的笑了笑.於是運起了內氣,現在不同的是,楊浩能完全的掌控氣的強弱,行走,聚集.在意念稍微動的拿一瞬間,左手的變化就顯現了出來,大家看到了後都嚇了一大跳,與前面不同的是,這不在是讓人看起來感到恐怖噁心的鬼手了,真正的成爲了睚眥之爪.黝黑的皮膚和肌肉下,能清楚的看到亮紅色的血管,就象地裂後看到的岩漿.手上的氣勁此時已經變成熊熊烈火,但不是黃色的火苗,而是深紫色,兩位師兄也能看到,說明不是虛幻,而是常人可見的實體火,楊浩身上的體光,已經是淡淡的金黃色.

“呵呵..不錯不錯…散發着五味真火的睚眥之爪,如今終於見識到了,”一陽叔對自己提煉的丹很是欣慰.畢竟這顆不大的丹給楊浩的能力帶來了質的飛躍.

“快…練2招讓我倆開開眼”兩位師兄不斷的叫嚷着.楊浩也想看一看自己的變化,於是左手隨便一揮.五道帶了紫色火焰的氣勁疾馳而去,厲害的是,這火焰遇到水竟然不滅,能在水中繼續燃燒,十分詭異,這樣5道火焰在水面上馳騁着,火焰之間的距離漸漸變大到一定程度後又逐漸合攏,就在5條火焰完全合攏時,發出了震天的爆炸聲.海面上死了一片海魚和水母.衆人看到後,吃驚不已.之前楊浩的左手,頂多是帶着內氣,只能短兵相接,現在卻可以做到遠程攻擊了.小停了片刻後,他馬上施展了一套步法,衝進了海邊的樹林中,”轟…轟….轟….”隨着這一條紫色的火焰拉成的線.樹林裏發出了連續的爆炸聲.那些可憐的樹都被炸成了碎片,殘留的渣子也在熊熊燃燒,不過比宇卓的火焰攻擊,效果強了很多,畢竟凡火和真火是有區別的,宇卓燒剩下的樹幹,會留下漆黑的木炭,而楊浩的五味真火燒過之後,什麼都剩不下,這就是真火的厲害..要是誰中了這種火焰,那恭喜你..你就等着被燒成空氣吧.

“太…太厲害了…身法快了好幾倍,而且那火,太詭異了..”宇燈看着正朝這邊走過來的楊浩,心裏不斷的盤算着.不過宇燈和宇卓都是很要強的人,他們心裏也很想和楊浩較量一下.一陽叔看了看這三個弟子.心裏也是非常的安慰,畢竟自己的本事有人傳下去了,不會愧對祖師.楊浩和兩位師兄站在這美麗的海灘上,心裏泛起了一片漣漪,師父的形象此時逐漸高大起來………… 一陽叔帶來的這些裝備,是他花費了不少心思,給自己的徒弟們量身訂做的,俗話說的好,師父領進門,修行再個人.同一個師父手下,能出來各種不同的徒弟.尤其是楊浩,命運的坎坷讓他走上了一條不同尋常的人生路.不但命運改變了,連周圍的一切,包括自己的身體都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在此之上,一陽叔又拿出了自己耗費幾十年的心血提煉的九味純陽丹,讓楊浩的功力更是猶如大躍進般的飛躍.兩位師兄也是各不相同,宇燈脾氣直爽,猶如一堆火藥.只要有一顆火星落上去,馬上就能燃燒起無邊的鬥志.所以他喜歡近身戰,從而練就了一身硬功夫,拳如鐵炮,腿如鋼鞭.宇卓,天生內向,沉默寡言,有一種不鳴則已,一鳴驚人的氣勢.所以他偏好一擊必殺的法術.一冰一火2種內氣拿捏的十分到位.雖然兩個人也得到了師父用心血凝結成的裝備,但是相比楊浩得到的九味純陽丹,兩人的心裏還是有些酸酸的.

“看看師弟,這回得了大寶貝了..功力何止增進了數倍.如果換做我服下,估計真正的戰神從此就誕生了”宇燈的話音剛落,楊浩的直覺就告訴自己,師兄在吃醋.再放眼看看宇卓,雖然他沒有說什麼,但眼神裏流露出來的情感,無疑的也說明他泛了妒忌之心.

一陽叔把一切都看在眼裏,其實這都是人之常情.楊浩是最後一個入的師門.憑什麼他就可以得到師父幾十年的心血結晶??估計換了任何一個人,心裏都會不平衡吧.於是一陽叔開口說話了.

“宇燈宇卓,你們兩個也不要說大話,不是爲師偏心,這顆丹的能力不是你們能承受的.就連師父我本身也是不敢嘗試.楊浩身體特殊,原因是地府裏的白麪鬼判給他重塑的肉身.無論經脈,骨骼,肌肉,神經.都要比常人的身體強韌數倍.而且更加敏感,如果不是這樣,我也絕對不會把這個丹拿出來.你們也就不要多想了.”宇燈和宇卓沒有再說什麼,但是心裏還是有一股子怨氣發泄不出來.

“你們兩個如今也不差,不知道是否敢和楊浩來一場較量???”一陽叔的話音剛落,宇燈的眼睛裏頓時爆出了漫天的戰意,緊緊的盯着楊浩

“師父,這…….”楊浩似乎認爲不妥當,畢竟拳腳無眼,萬一傷到了哪一方,都無法收場.但一陽叔笑呵呵的站在一邊,示意他不要多言.

“宇燈師兄你先和他過上2招把”,宇燈聽了宇卓師弟的話,有些詫異,不過他的心正癢癢這呢,於是想也沒想衝着楊浩撲了過去.楊浩盤算這該如何是好的時侯,就感覺到了殺氣騰騰的宇燈,

“師兄???”楊浩喊了一聲,但宇燈根本沒說話,一個虎躍騰空,對這楊浩就來了個旋轉刀法,兩手持平,在空中高速旋轉,猶如一個人體風扇斜着砍了過來.楊浩見此,知道不能硬接,於是急忙抽身後跳,同時左手一揮,5道真火直奔旋轉中的宇燈.宇燈見旋轉落空後,一股熱浪襲來就知道真火已到,他哪敢猶豫,雙手一合,2劍合成一個小盾護住上半身,竟然把真火給彈開了,宇燈見此也沒有放鬆心情,隨後又是一連竄的旋風腿,腿法犀利,加上鞋子裏的甩刀,連綿不絕招招直奔要害.楊浩一邊周旋一邊使着睚眥的真火攻擊,宇燈則依靠強悍的攻殺術逼近楊浩,這一邊招招犀利,連綿不絕,楊浩那一邊閃身回擊,氣勢磅礴.宇燈的刀法每每快中要害之時都被楊浩躲閃開來,而楊浩的火焰,不是被宇燈一刀劈亂了方向,就是被雙刀的盾牌彈開,2個人打了20多分鐘竟然不相上下..楊浩心裏對宇燈這強悍的武術功底十分佩服,如果自己沒有學師父的天罡步法,此時估計已經敗北了.正想着怎麼應付呢,就見一旁的宇卓也動了.一陽叔見2個人打的不相上下,於是趴在宇卓耳朵上說了些什麼之後,宇卓竟然出手了,他和宇燈兩個人聯和起來對付楊浩,這下,楊浩可招架不住了,一面要避開宇燈兇悍的打法,一面還要小心宇卓的偷襲,沒過10幾招,宇卓突然一個前跳加上個測滾翻,滾到了楊浩的側面,擡起手就是一槍, 楊浩沒有注意到這突然的一招,右腿來不及移動就被擊中了,從而停頓了一秒,但就這一秒對於宇燈來說完全夠用了,一個前空翻後,左手的刀抵住了楊浩的肚子,右手的大刀架在楊浩的脖子上.

所有人都認爲比武結束的時侯,楊浩的霸氣鋪天蓋地的瀰漫起來,眼睛裏的紅光頓時顯現,兩位師兄似乎也感覺出了變化,急忙收身而退.因爲紅眼睛的楊浩,只有在生死搏鬥的時侯,他們才見到過.此時,楊浩已經拋開了顧慮,準備全心一戰了.只見他在師兄們後退的同時,身體向左側跳過去,身體成一字形,雙腳踏了身旁的大樹一腳,整個人如同疾馳之箭衝向宇燈,宇燈被楊浩剛纔的變化驚了一下.不過眼看他抽身即到,骨子裏的傲氣和怒氣一股腦的充斥到了全身.

“好…來的好~~~~”宇燈雙刀一合,愣是挺住了這來勢洶洶的一記重拳,兩個人分別被對方震腿了好幾步.宇卓一個後空翻,落地後腳跟一轉,身體就閃到一顆大樹後面,旋轉後的慣性不減,身體從另一側露出個邊,一杆大長槍伸了出來,眼睛剛到瞄準鏡上,還沒等開槍,就看見一團紫黑色的火焰衝着自己飛了過來.宇卓馬上收回了槍,在地上滾了2圈,躲開了那一團什麼都能燒成空氣的五味真火.整個人趴在地上,長槍向前一支,這次他沒有看瞄準鏡,因爲楊浩的位置他已經確定了,槍支起來的同時,一團藍色的氣團隨槍聲而去.宇燈此時大吼了一聲,來了個走刀法.雙腳一左一右的向前邁開,身體隨着腳步,一左一右的閃動,雙刀在手中,一紮一劈,配合的密不透風,楊浩也是急忙後退,右一下左一下的拋着火焰.剛要脫身.體側飛來一個冰冷的氣團,楊浩伸手一擋.”叮噹”右手被凍上了一層冰快.宇燈此時已近楊浩的身前,右手一劈,一個迴轉身,左腿踢向楊浩的小腹.楊浩躲開了麒麟刀的劈法,卻因爲右手被凍住,緩慢了一刻,肚子上頓時傳來一陣劇痛.不過這時他頭腦還算冷靜,右手雖然被凍了,但還有攻擊能力.那帶着冰塊的一記右擺拳打到了宇燈臉上.楊浩右手的冰隨即成了碎末.兩個人各中了一招.

“啪啪啪啪……精彩精彩”師父拍着手走了過來.

“沒想到我的徒弟竟然都有了這般火候,爲師真是打心裏面高興阿”三個人聽一陽叔發了話,忙收起了傢伙迎了上來.

“還是師父教導的好阿….不過宇卓,我和師弟玩玩,你插什麼手?”

“師父讓我幫忙的,再說你倆打的火熱,我看着也難受不是?”

“不過還真的,要沒你幫忙,我還真就不一定能拿住師弟阿”宇燈說完把目光轉向了楊浩.

“哈哈,我也是學了師父的天罡步法,才能接住師兄幾招,不然我早就敗了”

“哦…難怪呢…哈哈”楊浩的話讓宇燈暢快的笑着.原來楊浩是用了師父的天罡步才能屢屢化險,這讓宇燈心裏找到了平衡.

“如果楊浩修煉過拳法,就算你們兩個人聯手也拿他不住,這次讓你們互相切磋一下,一是讓你們多溝通,好快一些提高,二是讓你們不可輕敵,也許島上有很多厲害的角色隱藏着也不一定.”一陽叔拍了拍楊浩的肩膀表示滿意的做了一下總結.

“師父,不用擔心那島上有什麼鬼啊妖啊什麼的,就算來了邪神,面對咱們也只有一個字,就是 ‘死’,你們說是不是,兩位師兄?”

“那可不,就算日本的天王老子來了,我也敢和他爭個成王敗寇.”宇燈摸了摸他心愛的刀

“嗯..剛纔你們打的不錯,爲師看這都是熱血沸騰了一會.宇卓的那一記偷襲很是漂亮.自己受到攻擊的時侯,頭腦能保持冷靜的同時,不忘考慮着回擊.估計你開那一槍,根本沒有瞄準吧??盲狙了一槍??”一陽叔評判着剛纔的打鬥.

“嗯…我感覺到了他在那.所以沒有去瞄準.這樣才能節省時間.”宇卓說了說那一剎那的想法,師父聽後點了點頭.

“不過你的缺點也是非常明顯的.你使用的是遠程攻擊的法術,所以,當戰鬥打響以後.你一定要把自身更好的隱藏起來.因爲你的步法和近身戰鬥是最致命的.剛纔的格鬥就是例子,你第一次想開槍的時侯,並沒有隱藏好,被楊浩的五味真火干擾.如果是面對更加強大的存在,那一下,你已經命喪黃泉了.當時你爲什麼不去樹梢?找個樹葉茂密的隱祕點再實施偷襲呢??記住你的任務就是協助,還有偷襲.萬不可再次暴露自己的行蹤.”

“嗯 我知道了師父”

“我呢??我表現怎麼樣啊?師父?”宇燈迫不及待的想聽到師父的評價.

“你不錯,刀法純熟,步法迅速穩健.但是你滿腦子想的都是硬碰硬,要知道無論格擋也好,對拳腳也好,都是十分消耗體力的.你身爲近身戰的主力,就要明白這一點.在不清楚對方實力時與對手格鬥,一定要儘量的減少格擋和對拳.多想一想如何能毫髮無傷的消滅對手.剛纔如果你沒有憾天.恐怕你現在已經被楊浩燒成灰燼了”

宇燈聽後更加欣喜的撫摸這他手中的那把叫做憾天的雙刀.

“師父,弟子剛纔也衝動了..受到了2次偷襲.以後我絕不戀戰,爭取完勝”楊浩自覺地總結了一下剛纔的表現.

“呵呵…不錯不錯~~挺有彗性.既然你們都認識到了自己的不足,那麼我想是時侯去鬼島旅旅遊了”一陽叔說完,眺望着鬼島所在的方向.

“有師父在,加上虎頭和疾風…我們一定能成功的”楊浩說着說着想起了虎頭的真身,那王者天下的氣勢,迅猛的殺招.讓他不僅熱血沸騰了一般.太陽已經緩緩的爬上了正當空,海面上的霧氣已經退去,呈現這一片帶着詭異的安寧.虎頭和疾風已經接到楊浩的通知,正朝這邊已經趕了過來,師父的那句”妖魔不除,誓不成仙.”的話語,再次響起在楊浩的耳邊…師父既能如此,何況我等???鬼島…我們來了….. 馬達聲劃破了寧靜的海岸,陸地漸漸的拋在了身後,淺藍色的海水漸漸的變的發暗,浪花拍打岸邊的撞擊聲,越來越小直到消失不見.楊浩一羣人坐着快艇駛向了懸立在大海之中的那一處鬼島.快艇在海面上劃過了一條白色的浪花,行走了一會之後,晴朗平靜的海面上不知道是何原因,竟漸漸的起了水霧.船行駛在其中,感覺象是被孤立了,與世隔絕了.又彷彿到了仙境,周圍都是白濛濛的一片.海鷗的叫聲,浪花涌動的聲音全都消失了,衆人耳中能聽到的,只有快艇的馬達聲.聽覺似乎也被這飄若雲煙的景色給隔絕了.霧越來越濃,讓人覺得很壓抑.周身都是粘粘的.就在這視野幾乎爲0,安靜的出奇的時侯,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傳來隱隱的飄來了一首曲子,那是一個女人的聲音,輕細而又悽美.聲音斷斷續續,似有似無,楊浩豎起耳朵去聽,反到什麼也聽不到了,放下心思,聲音又隱隱的飄蕩過來,反覆確認了幾次以後,楊浩終於確定這股聲音是的確存在的,於是他把目光望向了正在駕駛快艇的師父.剛要開口,卻看到一陽叔,此時閉上了雙眼.熄滅了馬達,憑着感覺雙手不斷的調節着船舵.虎頭忽然跳到楊浩的身上,給他打了一個禁聲的手勢,然後敲了敲自己的心口窩,隨後也閉上了雙眼.這是什麼意思??難道讓我也跟這學??於是楊浩也閉上了雙眼,調整着呼吸.不一會,思緒隨着周圍的氣流擴散開來,那股子悽美的歌聲此時變的很清晰,句句入耳, ‘綠野芬芳接晨露,紅船芊芊逐雲潮,合兮聚兮神仙處,分兮離兮擾人煙…….’

話音剛落,一陽叔突然睜開了雙眼,虎頭和疾風也一樣猛的瞪起了雙眼,看着楊浩.所有的人都一臉的驚恐,彷彿楊浩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情似的.一陽叔猛的拉響了馬達,瞬間快艇就猶如受了驚嚇的兔子一樣竄了出去,而楊浩看到師父的反應之後,就聽到那首曲子起了巨大的變化,時而高亢,時而低沉,音律變化很奇怪,節奏很快而且高低幅度很大,讓人聽起來渾身直起雞皮疙瘩,隨後他看到霧氣中彷彿有一個人飄在空中,朝着他們的方向極速而來,同時楊浩的頭毫無徵兆的疼了起來,好像有一萬條蟲子在腦中蠕動,音律每變一次,他的頭就猛烈的疼一次.就在那人型要接觸到船身的時侯,耳邊呼…的一聲風響.衆人所坐的快艇已經衝出了迷霧.那詭異的歌聲和人型消失不見了,而楊浩的頭疼感也消失了.

“剛纔的那段迷霧是,你剛剛從死亡線上走回來.”

“魂殺陣??”楊浩想起那段悽美的歌聲和飄渺的霧氣,竟然是一個殺人的陣法,不由得打了個冷顫.

“不錯…魂殺陣又稱**陣.是利用怨鬼爲核心打造出的一個陣法,專攻人的內心,你剛纔是不是感到頭疼???” 楊浩點了點頭.

“如果你剛纔被它的歌聲打動,頭疼之後,你的思緒就會被它完全控制,從而心甘情願的被它殺死.”

“這麼厲害??那師父爲什麼不告訴我???”

“已經晚了,等我們發現的時侯,已經身處陣中.”虎頭插了一嘴.

“嗯…是這樣.一開始我也以爲是個普通的迷霧,但進來以後才發現了詭異之處,這個陣的破解之法,就是心不被迷惑,嘴不出言語,辨別方向後,直線貫穿就不會有危險.所以我不可能開口說話.”一陽叔繼續解釋着.

楊浩回想起剛纔的一切,雖然極其短暫,但是兇險異常.一個能讓你心甘情願受死的陣法,就在自己身上發生過一次.如果不是師父當機立斷,加速衝出了迷霧,後果不堪設想.

“阿浩你也不要太自責,你只需要知道,天下之大,無奇不有.攻殺術,法術其實並不可怕,最可怕的就是這些奇門陣法.玄妙之處能讓人不知不覺的就死在其中.你第一次接觸,難免有閃失.好了,你們看,我們要找的地方應該就是那兒..”一陽叔安慰了楊浩幾句之後示意衆人注意正前方,此時宇燈和宇卓也醒了過來,不過他們並不知道剛纔經歷了一個魂殺陣.只是 聽到師父讓注意前方後,醒過神來.此時所有人的眼光聚焦在了前面不遠處的一個島.

放眼望去,這個島並不象鍾馗所說的了無生機,一片荒蕪,而是恰恰相反,這個道看上去美麗異常.島上開滿了各種美麗的鮮花,島上正中間,是一羣類似唐朝時期的建築.遠遠的望去,金碧輝煌.看的一羣人心花怒放,好像來到某一個度假村,如果島上有酒樓,賓館,美女的話……..

“不要被假象迷惑,擡頭看看..”一陽叔洞察到衆人的思想後提醒了一句.

這個 “美麗”的島嶼正上方,紅色的妖氣直衝雲霄.天空中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圓形陀螺.綠色,藍色的鬼魂穿插其中,多不勝數.朝四周望去,整個島嶼被一道紫色的罡氣圍護着.不過,此時已經被鬼魂撞擊的很薄弱了,相信不久後就會被擊破.

“看來封印已經堅持不了多久了….我們馬上登陸.”一陽叔說了一句以後,就找了一處相對平整的地方把快艇停住.楊浩等人從新檢查了一下身上的裝備後.一切準備妥當,打架在師父的帶領下,依次下了船,來到了這個美麗又邪惡的鬼島.

楊浩一行人,腳剛剛捱上地面,就聞到一股清香.環顧四周,他驚奇的發現,此時大家身處一片不高的樹林中.香氣就是樹上的花散播開來的.

“哇…梨花羣阿,真漂亮…”宇燈說這就要去摘樹上的梨花.

“站住….你這麼冒失象話嘛?”

“師父我就是摘一朵花嘛…”

“大夏天的 開梨花,你不覺得有蹊蹺??”宇燈聽了楊浩的這句話後,身體僵在了那,是阿,大夏天的怎麼會開梨花???楊浩經過了那一場短暫的生死徘徊之後,心思果然細膩了很多.

“走吧~~~”一陽叔發話了,楊浩等人跟着師父沿着梨花羣中的路向前走着.

“師父,難道你不爬再遇上陣法?”

“既來之則安之,難道懼怕陣法就不上島了?”

師徒兩人說了幾句話後,就來到了一處空地,路就消失在這片空地之上.四周都是梨花樹,裏三層外三層的把這幾個人團團圍在了中間.詭異的排列,似乎說明這此處暗藏玄機.忽然楊浩感覺到身後有異動,馬上回身看去.

“師父..來時的路沒了…..”

“嗯…果然不出我所料,大家小心了…陣法要啓動了”一陽叔話音剛落,梨花的香氣頓時濃烈開來,和剛纔那冶人的芬芳截然不同,香氣,只一點點,似有似無的時侯,能帶給人很舒服,安逸的作用.如果濃烈到一定程度,就會嚴重刺激頭腦,使人頭暈,噁心,渾身無力.宇卓和宇燈,顯然是受了這種影響,直悟嘴,想必是噁心的夠嗆.楊浩覺得天旋地轉,眼淚直流,連一陽叔這種大修爲的人,也是直皺眉頭.

“嘔….哇….”宇燈宇卓兩個人終於忍不住噁心,吐了出來.吐完之後,口中又吸入了大量的香氣,兩個人頓時臉色慘白.身體軟綿綿的沒有絲毫力氣.就在這時.隨着香氣越來越濃,梨花樹動了.楊浩本以爲是幻覺,樹怎麼可能動呢?但他冷靜的定了定神,用前排樹和後排樹相對比參照後發現,樹就是動了.但他此時也是頭暈的不行,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這是怎麼了???楊浩發現不僅僅是他們三個人,就連師父,虎頭他們也是眉頭緊鎖,臉色慘白,但是這花香好像並沒有毒.爲什麼會這樣呢??樹怎麼會自己動呢??? “梨花亂影陣…..小心…”一陽叔話音剛落,所有梨花樹上的花朵都旋轉着被拋上了天空,花瓣到了空中由於旋轉,鋪天蓋地的飄落下來.花香都有讓人頭暈乏力的效果,對於這落下的花瓣,衆人自然是能躲就躲.宇燈受花香影響最嚴重,眼看一片花瓣就要落到他的臉上,緊急時刻,他揮動了左手的怒虎刀砍向了那個花瓣, “錚 ~~~”的一聲,刀上起了一片火星,花瓣絲毫無損而是偏落在地..了泥土裏.

眼看數片花瓣就要招呼到楊浩身上了,疾風得見後,眼疾手快,竟然從他身體的2側長出一對翅膀.雖然有些小,和它的身體有些不相稱,但外表看起來,絕對有天馬的雛形了.疾風迅速的揮動着翅膀,一股強烈的風衝着楊浩撲面而來,就要落在楊浩身上的花瓣,愣是被風吹到了一邊.但是疾風還要照顧宇燈,2頭忙不來.楊浩身上還是受了幾個花瓣的攻擊,雖然只是劃破了衣衫,受了點皮肉傷,但也知道絕對不能在繼續下去了.現在還好,如果時間長了,任憑體力再旺盛也有招架不住的時侯,可是自己對此又毫無辦法.正一籌莫展的時侯…

“師弟,來把它輸進我的槍,快….”宇卓步履闌珊的走過來,把那把TRG-21狙擊槍放在了楊浩面前,楊浩用最後的力氣把火焰按進了彈夾.宇卓閉住了呼吸,定睛看着那躲在飛速旋轉着的樹羣后面的陣眼,心跳逐漸平穩了,宇卓儘量剋制這手上的顫抖和呼吸的干擾,右手食指緩緩的扣動着扳機. “砰~~~~”一聲槍響,衆人循聲望去,但是這一槍並沒有命中,陣眼的那棵樹仍然毫髮無傷..它前面的那些樹轉的太快了,這樣根本沒辦法擊中.

“一陽道長,用你的金光先去鋪路吧~~~”虎頭在應付宇燈身上的花瓣時,抽身說了一句.

一陽叔反應了過來..大吼了一聲.

“宇卓..聽我口令…”

“1-2-3!!”隨着 “3”聲音落.一道金光衝進了陣眼前面飛速旋轉梨花樹羣中,頓時,轉到陣眼前面的梨花樹被打斷了,在陣眼中的那棵樹,在這一瞬間,徹底露在了宇卓面前,雖然只有短短的一剎那,但是已經瞄準多時的宇卓哪能放棄這個機會. “砰~~~~”又是一聲槍響過後,終於擊中了它,香氣頓時就淡了許多,旋轉的樹漸漸降低了速度,花瓣也直直的落下.最後一切又恢復的靜止.成功了……宇卓鬆了口氣.衆人做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吸着這恰似久逢甘露般的清新空氣.一陽叔站在原地,調整了幾聲呼吸之後就來到了宇燈面前.焦急的探查着愛徒的情況.

“師父,他沒事吧~~~~”

“嗯….沒什麼事..只是香氣吸入太多,陷入昏迷,醒了只怕是會頭疼.來.把清水拿過來..”楊浩掏出身上備用的淡水,遞給了師父.一陽叔掰開宇燈的嘴,灌了一些.之後,又在宇燈的額頭和太陽穴處澆了澆,雙手一左一右在宇燈頭上按摩起來.

“咳~~咳~~”宇燈不久後醒了過來,咳嗽中帶着強烈的香氣,可想而知他吸了多少,不過既然已經醒了,應該就是沒什麼事了.一陽叔也停止了按摩,楊浩把他扶了起來.

“師兄,你不虧是憐 “香” 惜玉之人阿,這要命的香氣,你都不放過,佩服佩服.”

宇燈剛醒過來,腦子裏昏昏沉沉的還一陣陣的發疼,聽了楊浩的話,他也沒說什麼,只是翻了個白眼給他.自己在地上坐着調息起來.

“大家就在這休息一會吧…調整好了再行動”

“師父,不怕還有埋伏嗎?”

“陣眼已經被我們破壞,就象一個人被奪去了心臟.這個陣法沒了陣眼就已經失去了生命,不用擔心了.你們快調節一下身體,下面也許會更危險.”一陽叔站在陣眼處端詳着什麼,似乎在尋找陣法的奧妙.宇燈宇卓虎頭疾風都讓香氣給折騰的夠嗆,坐在地上調節着氣息.楊浩的身體好了一些之後,通幽令牌響了起來.

“楊浩特使,我是鍾馗,”

“鍾馗大人,..有什麼事情嗎?”

“你們近況如何??”

“不順利,剛登陸鬼島,就險些2次喪命”

“哦???遇到什麼了?說來聽聽…”

“在海上我們遇到了魂殺陣,剛脫險登陸,就又碰上了梨花亂影陣”

“這都是中國的上古陣法,日本人怎麼學會的??這後面肯定有陰謀,你們萬事小心,我現在又一次來到日本的冥府正做調查,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在這之前,你們能打就打,打不了就退.千萬別逞強.”

“嗯 我知道了…”

鍾馗的話讓楊浩有些憤然,日本人,拿着中國的陣法殺中國人.用中國的錢造槍炮來侵略中國.實在讓人憤恨.而這些上古的絕殺陣法,中國的千古傳奇,在國內又有幾個人在意?有幾個人真正關心過?所有人都認爲是封建迷信的東西,可現在被日本的鬼實實在在的用來殘害中國人.自己的精髓自己不學,被外人學會了拿來欺負自己. 這不能不說是可悲可泣的一件事阿.

“師父….趁這會有時間,您給我講一講陣法的基本知識吧,我絕對不會讓這些中國傳統的精妙斷送在時代的潮流裏.”

一陽叔笑了笑,走了過來,拍了拍楊浩的肩膀.

“你能這麼想很好,中國的東西怎麼能讓日本人發揚光大?來,我給你說道說道…”

宇燈和宇卓也圍了過來,師徒4個人開始了關於陣法的聽授.

“道家所謂陣法與兵家的陣法完全不同,兵家的陣法,是根據地勢,地理,天氣,人數,而隨即改變的佈局,從而凝聚兵力,不被擊散,發揮最大的攻擊力.而道家的陣法相比較之下更厲害,用科學的方法解釋,可以理解爲是依靠大自然環境,8種最基本的自然元素,天,地,火,水,山,雷,風,澤.配合上人爲的一些設置,從而殺人於無形.但是每個陣,都有一個陣眼,也就是全陣最爲重要的機關所在,破壞了陣眼,陣法就完全失去效力了”一陽叔邊說,邊拿來一跟樹杈,在地上畫了幾個比較簡單的陣法,詳細的講解着,一行人不住的點頭,連虎頭和疾風這2個地仙看到陣法也是覺得兇險異常.

“怎麼樣,大家休息的差不多了吧?”一陽叔簡單的講了一些基本知識後,看到衆人精神和體力恢復的差不多了,心裏也漸漸恢復了平靜,但是,有一個問題始終壓在心裏,這羣日本人鬼是從哪學到這種上古的絕殺陣法呢?? 楊浩一行人休息了片刻後,跟着師父繼續朝鬼島的深處前進着,心裏頭卻在回憶這剛纔驚險的那一段經歷和師父剛纔所講的那些東西,雖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恢復了精神和體力,但是如果在那個陣法裏困的再久一些會怎麼樣?大家也許都會死,枉你一身絕世修爲和武功,到了陣法裏,一樣要吃大虧的.

“大家小心點….”一陽叔說完首先等上了樓梯,楊浩和衆人跟在後面,上來以後才發現,這不是一個建築,而是一片建築羣,樣式都是唐式的木質建築結構.剛進來的時侯身處低位,看起來以爲就是一棟房子.而楊浩等人走上來後發現,此時身處高地的一個四方的庭院中,周圍的建築羣都在腳下,但似乎只有眼前的一條路可走.不知道這些建築羣彼此都有些什麼聯繫.

“槐樹??”

“槐樹本身爲陰,能聚集陰氣於一身,常人家庭是絕對不會在門口種槐樹的.不然,拒陽氣於外,含陰而內.是要出問題的”一陽叔邊說邊緩緩地推開了第一道大門,裏面的一切映入眼簾.6跟足有2人合抱的巨大木製頂樑柱,高高的分別立在兩側,屋頂上的橫樑顯露在外.大廳的正中央處有一個石雕,立於紅紅的帆布之上,乍一看好像是什麼佛,類似於中國的千手觀音,但不同的是,這雕像爲男性,面目猙獰,千手之上並不是千隻法眼,而是一些兵器,還有人的器官殘肢.雙腿一盤一立.彷彿兒時玩過的 “鬥雞”的姿勢.地面上站着一羣人,正面對這石像,合着鼓聲跳着一種奇怪的舞.領頭的人面帶一個黑色面具,嘴裏陣陣有詞,但聽不清在念些什麼東西.楊浩等人聚精會神的看着眼前這些奇怪的人,一陽叔閱歷豐富,看到這些忙給衆人打了個禁聲手勢.隨後小聲的補了一句.

“不要打擾祭祀…我們從旁邊過去..”說完一行人排成一排,靠着邊緣的牆壁準備繞到這羣人的後面去,就在接近石像的時侯,那個領頭的祭祀忽然拿起了手中的木頭權杖, “哈~~”的一聲指向了楊浩,與此同時,參與祭祀的所有人都停下了舞步,朝這邊投來了陰沉的目光.

“看什麼看??你個小日本,欠揍阿…”宇燈大吼了一聲,亮出了悍天就要衝過去,一陽叔一把拽住了他.

“等等,先看清楚它們要幹什麼在說….”一陽叔發現,除了那個領頭的人以外,其它的人從穿戴上看並不象是日本人,倒象是中國的漁民裝扮.於是拉住了宇燈,以免傷及無辜.

那領頭的祭祀,頭戴一個鬼面具,穿這一個類似相撲的褲衩,裸露着上身.停到宇燈的喊聲後,他又在那嘰裏呱啦的怪叫了幾聲,忽然猛的一回頭,目露兇光,嘴裏邊陰沉的說了一句:めつ,滅了他們.其餘的小嘍羅祭祀猶如哭喊般怪叫着衝了過來.

一陽叔趴在楊浩耳邊說了句什麼後,就看他一溜氣浪衝進了人羣堆裏,右腳一個旋風踢,踹倒了一片,左手一拉,抓住其中的一個嘍羅回到了隊伍裏.原來師父是想看看這羣 “中國漁民”的底細.

“哎..這些人早都已經死了…出手吧..”一陽叔探了探這個嘍羅的氣息閉上了眼睛,緩緩的說到.

衆人一聽師父發話了,楊浩首當其衝直奔那個大祭祀而去,兩手泛着金光,騰空躍起,雙拳直擊大祭祀腦門.而大祭司用權杖向上一頂.轟,的一聲,竟然生生接下了楊浩的這一拳,本以爲都是些嘍羅,楊浩認爲幾拳幾腳就擺平了,沒想到這個大祭祀還有2下子,於是提了口氣加大了力度回身直上…..

宇燈拖着雙刀飛身衝進了嘍羅羣中,一白一黃2道不斷交錯的光斬斷了無數的手腳和頭顱.宇卓懶癢癢的拿着那把TRG-21狙擊槍,時不時的扣動着扳機.虎頭和疾風站在原地一動沒動的盯這場中的變化.一陽叔則在尋找着出路.

沒過多一會,嘍羅們就被砍的慘不忍睹了,沒一個有全屍的. “砰…”楊浩一個帶這黃色光芒的勾拳直接打在了大祭司的下巴上,這大祭司整個人都飛了出去,撞在了牆上,如同年糕般慢慢的滑落下來,再也沒什麼動作了.

“師父,這有一扇門…哎??打不開?”宇卓站在石像後面喊了一聲.

“讓我來??”楊浩走了過去,雙手使足了全力,推了幾下,大門一點反應也沒有.宇燈宇卓依次試了試,都沒辦法推開.

“讓我試試吧~~”虎頭走了過來,2個前爪抓地,後腿對着門一蹬…. “吱咯~~~”門緩緩的打開了.

“呵呵…看來還是虎頭厲害啊,”楊浩摸了摸虎頭的腦袋說了一句,就在衆人要離開的時侯,身後傳來了詭異的聲音. “喀嚓喀嚓…咯..咯..嘿嘿嘿…”楊浩回過頭來,看到從那些碎屍裏漸漸的飄出了紅色的鬼魂.

“哼…又是赤魂鬼…你們先走,這兒我來收拾.”楊浩不屑的看了看那些幽靈說到

“我留下來幫你吧”

“哎呀..不用,你們先走,我隨後就到,這幾個小嘍羅我一個人就夠了”楊浩自信滿滿拒絕了虎頭和師兄們的幫助. 大夥都知道楊浩這段時間長進不少,對他的實力也有了解,所以就沒再說什麼,依次走了出去.宇燈宇卓虎頭疾風4個人剛走出大門,轟的一聲,不知道哪來的一股力道,使大門又被緊緊的關死了.隨後倒在牆角的大祭司又一臉陰笑的站了起來.

.“卑鄙….”楊浩說着就要上前,忽然身後一隻手抓住了他的肩膀,楊浩回頭一看,原來是師父.師父沒走,這下子楊浩底氣足了很多. “阿浩,這幾個赤魂鬼交給你,那祭祀我來對付..”一陽叔說完衝這大祭祀走了過去.

楊浩心裏琢磨着,這大祭祀的實力連一個赤魂鬼都比不上,師父爲什麼要這麼做?難道是要考驗我的實力??

沒有再多想,楊浩展出了睚眥之爪,衝進了那羣赤魂鬼中,現在的赤魂鬼在楊浩的手裏如同玩物,不緊速度跟不上楊浩,甚至連還手的餘地都沒有,幾招下來,那一羣赤魂鬼就被打爬在地上了.楊浩很滿意的回過頭來,剛想給師父個勝利的手勢,忽然他發現那個大祭司和師父直直的對立着,誰也沒有出手.心裏剛泛起疑惑,就見那大祭司站在原地,看了看師父,又回過頭看了看楊浩,仰天大叫了一聲.

從他的眼睛裏,能看到無邊的憤怒,和仇視.他似乎放棄了抵抗,手中的權杖被仍到地上,他閉着的嘴,正在不斷的蠕動.好像在咀嚼着什麼.不一會,從他的嘴角處就滲出了暗紅色的血…..

風水秘聞 “咬舌自盡????”楊浩心裏突然泛出這麼一句話,不由得渾身起了一片雞皮疙瘩,什麼樣的仇恨啊?這個祭祀好像頭一次見到自己和師父吧??有必要恨到這個程度嗎??楊浩正奇怪呢,就聽到了這祭祀的嗚咽聲,渾身不斷的抽搐.最後倒在了原地.不出手就解決他了??楊浩剛想說話,一個黑色的幽靈從祭祀的屍體上瞬間脫體而出,飛進了那個千手怪佛的石像裏,頓時,屋子裏彷彿發生了地震,屋頂的石屑正不斷的脫落.那些躺在地上的赤魂鬼,在這一刻也幻化成無數條紅光飛進了千手怪佛的體內..它動了……… 虎頭他們4個見大門被封死,不甘心的敲打着,不過讓他們失望了,虎頭一次有一次的反覆試驗着,奇怪的是也沒有能力再次打開它,於是無奈之下,幾個人商量了一會,只好放棄,走一步算一步吧.

“各位大駕光臨,小女子不勝榮幸…..”

“嘻嘻嘻嘻….你好心急呦…”隨着一聲嬌笑,一個婀娜的身影出現在離衆人不遠的桌案之上.

“你是誰???要幹什麼?”虎頭望着這個女人的背影,覺得她很不簡單,於是小心的問到 “這應該是我問你們纔對吧??不過來者是客,各位賞個臉,坐下聊,如何?”

這女人邊說邊轉過了身,4個人見到她面容的時侯都被驚呆了,世間竟然有如此美麗的女人,長髮盤起,身穿寬大的粉色紗裙,白色的內衣若隱若現,玲瓏的身段凸凹有致,眼睛嫵媚而有神,小巧的鼻子和嘴在這張瓜子臉上完美的組合在一起,這樣的女人不用說話,光是一個眼神,殺傷力就恐怖到了極點.身爲男人,甚至是雄性,都會爲之傾倒,任由擺佈.正當所有人覺得無所適從時.

“紫淚….你..你還好嗎??”虎頭3個人驚訝的望着正在說話的疾風.

“你…你們認識???”宇燈吃驚的問到.疾風看了看他,微微笑了一下,沒有說話.

那女人聽到了疾風的喊聲也是嬌軀一震,一雙杏目掃過虎頭他們幾個後,落在了疾風身上.

而疾風也忽然幻化成了人型,走到這個女人面前.

“這麼多年過去了,你還是這麼美….”疾風一臉苦澀的看着眼前的這個女人

“疾…疾風…???是你??? 你來這幹什麼..”名叫紫淚的這個女人看到了疾風,先是驚訝,然後一臉的悲憤地說到.疾風沒有說話而是盯着眼前的這個女人一動不動.

“你們認識阿??”虎頭一羣人見兩個人認識,也就假裝放鬆了心情走了過來.

“疾風大哥,這是誰阿?介紹介紹唄?”宇燈也一臉熱情的湊了過來.但是兩個人對此似乎並沒有什麼反應.

“你瘦了……”疾風伸出手剛要碰到紫淚的臉時,卻被她輕易的躲過了.這一細節被眼神銳利的虎頭捕捉到了,但卻沒有吭聲.

“這些都是你的朋友嗎??”

“嗯….”

“既然來了,那就請坐下吧..小女子換身衣服,去去就來…”紫淚說完轉身就走,一剎那間,在她的臉頰上彷彿見到了一顆晶瑩的淚珠.

沒一會,紫淚換了一身淡藍色的衣服走了出來,藍色的衣裙襯托着絕美的面容,那淡淡一笑,瞬間迷醉了着4個人的心.大廳2側緩緩的走出來好多個美豔的女人,手裏端着食物走上前來,擺在了衆人面前的桌子上.

“不用客氣,既然大家都是朋友,就不必拘束了”紫淚說完自斟了一杯酒,端了起來和衆人碰了碰杯一飲而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