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孫洛不滿的又叫了一聲,又道:“我的哥呢,秀恩愛能選個好點兒的位置不?”

2020 年 10 月 28 日

“咳~”

蒼無惑尷尬的咳嗽了一聲,趕緊拉着香兒下來。

“洛爺我服!”他起來拍了拍胸口,對後面又道:“誰踢老子屁股!站出來!”

聽他這樣一說,蘇瑩等人以爲還有什麼人,向那山坡看了過去。

很快,無數的身影從上面滑了下來,最引人矚目的還是那爲首的魚人。

biliA妹頓時眼睛都亮了,驚歎道:“好美!好可愛!好想抱抱!”

那金色魚人甩了甩魚叉,周圍的的魚人頓時都單膝跪地,就像跪拜它們的王一樣。

金色魚人咔嚓一聲就將那巨大的魚叉刺進了冰面,高高的踩在上面。周圍的魚人都站立起來,圍成了團立到了它背後,前面是那特別強壯的魚人。

“人類,我喜歡你們!”

突如其來的一個大叔的聲音從那金色魚人嘴裏傳出,驚得蒼無惑他們下巴都掉了。 “人類,我喜歡你們! 重生之絕壁要離婚 今天你們全都是我的了,成爲我的私有物品吧!”它那厚重的大叔嗓音和那完美線條的可愛身形完全不符。

“鬼才願意啊!”biliA妹生無可戀,一臉的嫌棄。

金色魚人清了清嗓子,道:“沒關係,不願意的人我都送給我的手下,他們也會好好待你的。”

“……”

“那麼,還有人願意嗎?”它倨傲的道,這一羣人在它的眼中儼然早已經成了它的物品了,現在問問似乎只是尊重它自己的財產。

蒼無惑站直了身子,嚴肅的道:“如果答應你了會有什麼好處?”

“好處?人類,你真有意思。看見後面那片深林了嗎?我可保證你能在裏面對除了我以外的人呼風喚雨。”

“可若是我不答應呢?”蒼無惑笑道。

朕真沒想敗國啊 那魚人從上面跳了下來,周圍的魚人趕緊給它讓開一條道。它單手握住了魚叉,地面頓時開始融化,冰面一下就全變成了水,卻也不流走,漂浮在這裏。

“那你們全都得埋葬在這!殺了我那麼多手下,你們必須得付出代價!”那水流動了起來,頓時就包裹住了蒼無惑等人,直接被冰凍在了一個大冰塊裏面。

蒼無惑頓時就感覺呼吸一緊,空氣已經變得稀薄。

金色魚人手一揮,那冰塊又變成了水,蒼無惑等人鬆了一口氣。

“行,你給我點時間,讓我們考慮考慮。”蒼無惑看着那水流,心有餘悸。

“哈哈,人類,其實我最想要的是你,他們都無所謂,只要你留下來,他們都可以離開。我給你十分鐘的時間。”

說完它就帶着那些魚人離得遠遠的,成一個很大的包圍網。

“哥,別聽他的,我們殺出去!”孫洛當然爲蒼無惑着想,他可不想讓蒼無惑一個人去冒死。

“我覺得他答應它是個正確的決定。”蘇瑩在一旁突然插嘴道。

孫洛頓時就火了,衝上去不爽的看着她:“怎麼說話的呢,要我把你交出去嗎?”

“沒事,讓她說。” 總裁就是愛保姆 蒼無惑拉住了孫洛。

蘇瑩心裏已經罵了孫洛不下一千遍,輕哼一聲,目光轉向了蒼無惑。

“你們都看到了,這裏魚人的數量少說也有百隻,現在最強的放電妹也趴下了,你覺得我們能撐幾時?而且眼下還不知道那金色魚人的實力到底有多強,從剛纔來看,就那招我們就得完蛋,要是拒絕了怎麼看也都是全軍覆沒。”她看向了陳遠山等人,目中帶着渴求,楚楚可憐的樣子。

她說的這些蒼無惑怎麼會不明白,正想說話時,孫洛又道:

“別,想都別想。要麼一起死,要麼一起成爲它的私有物品!惑哥在紅房子救了你們,你們這麼快就忘了?昨晚你們還趕他走呢,又忘了?我孫洛就不會忘!”

被孫洛這一說,蒼無惑心裏頓時就覺得暖暖的,心道真是好兄弟。

“你!你!”蘇瑩被她氣得說不出話來,卻又找不出什麼話來反駁。

憑什麼蒼無惑就可以無緣無故犧牲自己來救你?這對一個路人來說都很不合理,更別說蒼無惑和他們共患難了這麼長時間。

陳遠山和餘杭低着頭沉默着不說話,biliA妹也是沉默了,昨晚他們的確太過分了。

“我覺得孫洛說得有理,雖然我能接受它的條件,但我還有個弟弟。”羅兵愧疚又複雜的看着蒼無惑,突然就跪着抱拳。

重生之狠毒大小姐 “別,你這是做什麼?”蒼無惑突然被嚇到了,沒想到會發生這一幕。連忙去扶他,奈何他怎麼也不起來。

“求求你!救救我弟弟,我願陪你一起去!”這個憨厚的男人爲了弟弟不惜對蒼無惑下跪,他的臉上寫滿了苦澀,不過更多的是真誠和渴求。

“好好,我答應你,不過我自己一個人去就可以了。”蒼無惑笑了笑。

“這……”羅兵不知道該如何表達了,急道,“我和你一起!”

“是呀,哥,我也一起!”孫洛似也下定了決心,一副要跟隨的樣子。

“好了,孫洛!”蒼無惑正色道:“你幫我照顧好香兒幾天,不許對她動手動腳!我去意已決!”

說完,蒼無惑不再看他們,轉過身揹着左手,右手無冤插地,微風拂起他的發稍,此刻無形中多了一絲飄逸靈動。弄得是一副高處不勝寒,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孤獨悲涼之狀。

羅兵看着這樣的蒼無惑突然眼眶都溼潤了,沒想到天下真有這麼好的好人,他覺得自己完全誤會蒼無惑了,心中頓時升起無限的愧疚。暗自道,要是有機會自己一定傾盡全力去幫助他,感謝他救了自己弟弟的恩情。

孫洛第一次看着蒼無惑這模樣,感覺他就像換了一個人一般,愈發的佩服起來,打定主意自己要一直跟着他。

當然,最看不起蒼無惑的biliA妹本就被蒼無惑的決定震驚得說不出話來,現在看着他這模樣,她眼中突然煥起了神采,蒼無惑的身影在她心中無限高大了。

這時候,那金色魚人也走了過來,擡頭望着蒼無惑道:“時間到了,你們決定了嗎?”

“放他們走,帶走我就行了!”蒼無惑把香兒推開了,走了過去。

“哥哥……”

“哈哈哈,好!”它招了下手,發出一陣奇怪的聲音,後面的魚人都離開了。

“跟我來!”它對蒼無惑道。

看着蒼無惑和那魚人漸漸消失在森林裏,孫洛重重的嘆了一口氣,蒼無惑犧牲自己成全他們的貢獻實在是太大了。

“看到了吧?這就是你們趕走的蒼無惑,沒想到吧,他是這樣的人。”

孫洛怒視着他們。

“蒼無惑!”

“……”

“哥哥……”

“死變態……白癡,你蠢!”

……

“我們這是要去哪呀?”蒼無惑跟在它們後面,已經走了幾個小時了,已經到了林子的深處,地下面不時的傳來陣陣蠕動着的聲音,遠處還有咆哮聲,他感覺這林子裏比之前危險了不下一個檔次。

“回家呀,還能去哪?”它學着人類的樣子,想要笑,卻是笑得怪模怪樣。

(這笑聲好猥瑣呀!回家,難道他要把我??難道還是在水裏?我去你西瓜個祖宗……) 看着這金色魚人把自己帶上山,蒼無惑知道自己完全想錯了。這些魚人把自己的洞穴建在高高的山嶺上,可是按理說魚人不都是在水裏的嗎?

這天還真是陰沉得可怕,蒼無惑和這些魚人已經連續的走了半天了,太陽從來沒有露過面,一切都是凌晨五六點的樣子。空氣十分的溼潤,看樣子又要下雨。

這一段路可謂是讓蒼無惑大開了眼界,長達幾十米的地下怪物,全身都是雪白的,它們長着一個口器,裏面全是鋒利的牙齒,這口器就藏在那些枯葉下面,隱藏得極好。它們不時的把那長滿了倒刺的舌頭狀的東西從地下伸出來,就那麼一瞬間,天上的鳥兒都會被它拉下來吃掉。

看着旁邊的魚人被一口吞掉,蒼無惑睜大了眼,差點摔倒。

“你不是說我能呼風喚雨嗎?你的族人都被吞掉十多個了!”

金色魚人裂開嘴,笑道:“我是說除了我以外的人,不是怪物!”

(竟然臉皮比我都還要厚,這無恥的程度我都該叫一聲大哥了。)

不滿的看着它,蒼無惑卻又是突然想到了什麼,驚訝道:

“你說什麼?人?你是魚人吧!”

“人類,魚人族和人類本就是近親,只是我們到了水裏生活而變成這樣罷了,一切都是生存進化的結果。”它看着蒼一副很噁心的樣子,又道,“好像你不喜歡我,是我不夠美嗎?”

“……”

“怎麼了?幹嘛捂着耳朵?”

“你的聲音實在是太惡了,我受不了。”

那魚人停了下來,眼睛大大的,看着蒼無惑一動不動,突然道:“原來是這樣,這聲音的確不符合我的身份,我還是換成我本來的聲音吧。”

金色魚人的脖子晃動了起來,左右反轉270度,看得蒼無惑下巴都掉了下來。

(這會不會脖子扭斷死掉啊?)

那魚人脖子還是歪着的,突然就不動了。

“喂喂?你沒事吧?”

啪~那魚人直挺挺的就倒了下去。

“不會吧,我纔剛說你就死了!”

地面傳來一陣骨骼摩擦的聲音,一個極其婉轉細膩,悅耳動聽的天真女聲傳來。

“你說什麼呢?”

蒼無惑突然被迷住了,這可愛的外表,完美的身形,空耳的聲線,是個人都把持不住。

“沒沒,你到底是男的還是女的?”

“按你們人類的話來說,我是女的!不過我們可以隨意改變聲音。既然你喜歡這個,那我一直用就好了。”

“……好吧,其實我很好奇,之前忙着趕路,太危險了也沒問,你爲什麼對我感興趣?”

蒼無惑停了下來,坐到了地上,這些魚人也開始休息了。

“人類,你身體裏面有股特別的力量,待會我需要你。”

“去你們家?”

“不錯,不怕告訴你,接下來會很危險,這支隊伍可能會死掉九成以上的人,你最好做好準備!”

(你們家是住在閻羅殿嗎!)

“我可是也對自己感興趣呢,對自己一無所知可是很痛苦的。”

他看着天邊,那裏很是壓抑,正當他回過眼神時,那裏突然颳起了狂風,濃厚的雲層被倒捲開,露出了明媚的陽光,一個巨大的黑影扇動着翅膀降了下來。這怪物蒼無惑和它有過招呼,就是當時追趕着蘇瑩的那隻怪物。

……

“我們不應該從那隧道穿過去嗎?”餘杭看着蘇瑩,很是不解。

“對呀,當時說要做滑板的,爲什麼我們要改道?”陳遠山也是不解,蘇瑩把他們帶的方向不再是那火車隧道的方向,轉而向了山脈處。

衆人停了下來,不再繼續跟着她,他們都向那不遠處的鐵道看去,它就在那裏,隱藏在蔭鬱的樹林中,若隱若現。

“好吧,我就知道會這樣,爲了安你們的心,也證明我沒欺騙你們,先一起去看看,看看那裏到底有什麼吧。”蘇瑩的眼裏帶着狡黠,輕露貝齒。

沒過多久,他們遠遠的就看到了那幽暗的隧道,如同猛獸一般,等待着它的獵物。

“不要過去,裏面不是我們能應付得了的。”蘇瑩有些緊張,似乎對那隧道很是恐懼,看着那臉都有些白了。

“快看那裏,那裏好像有很多屍體!天吶,那些骷髏是什麼?”

陳遠山驚訝着,那些雜亂的骷髏上面染滿了鮮血,上面有陣陣的熱氣升騰,應該才灑上去不久。

“我實話告訴你們吧,這條隧道里面全是這種骷髏,每一個都有e級的實力,就靠我們幾個永遠都不可能闖過去!”

她的胸部起伏着,嘴裏呼出一陣的熱氣,是天變涼了的緣故。

餘杭還是不解,他不明白爲什麼她要欺騙他們說這裏可以過去,便道:

“那我們該如何從這裏過去呢?”

蘇瑩拍了拍胸部,自豪的道:“你以爲月鴿是什麼?像我這樣的關係戶可不多了,答案就在上面!”

蘇瑩用手指了指頭頂的山峯,高聳入雲直插天際,他們就在這陰影下,人類的渺小之感深入人心。

……

這個人穿着誇張的紅色衣服,長長的燕尾拖到了腳邊,胸口是一條銀白色的項鍊,上面有一顆古怪的石頭,仔細看去刻着幾個字“羽戀雨”。飄逸的紅色長髮披在肩膀上,胸口袒露着,下面是八塊強壯的腹肌。紅色的長褲,不過唯獨有一點不同的是那暗紅色的長靴。

他叼着一根菸,嘴角有一絲鮮血,道:“隊長,你確定是在這上面,爲了讓我們體驗那隧道的恐怖,這一次你可是讓我們損失了三個人。”

“id2333,當時我沒有勸過你們嗎?我說那隧道最好不要進。”

“哈哈,是呀,希望這一次在這裏我們都能平安吧,這裏還有不少的女同胞呢,我可不想讓她們吃苦。”落羽雖然笑着,不過那眉頭全是陰鬱。

他們隊長是個粗壯的大漢,一米九的個子,滿臉的絡腮鬍,手機拿着一把巨大的砍刀,一臉的兇狠,眉間透着一股煞氣。

他哼了一聲,道:“id2333,你做好你的本分工作就可以了,你保護不了所有人,你以爲這裏是什麼地方?驚魂遊戲城最恐怖的死之f區,所有新手區中死亡率最高的f區!” 【最終任務】協助魚人討伐惡龍比斯,魚人首領蓋修或者比斯中任意死亡一個後任務完成。任務失完成後可繼續挑戰“死亡隧道”,成功後可離開新手區。注:你因爲被魚人相中,本次任務改爲單人任務,因任務難度巨大,你可以選擇放棄任務,並且扣除50年壽命。享受死亡的樂趣吧!

蒼無惑隨着魚人到了一處巨大的岩石後面,一座黑色的門佇立在這裏,靠近後有一股陰寒,讓他渾身一顫。剛一進門,系統的任務提示就來了。

看着這任務提示,蒼無惑嘆了一口氣,至今爲止他遇到的任務似乎代價都很大,幾乎都不能放棄。

“蓋修?”蒼無惑突然說道。

金色魚人一愣,看着蒼無惑突然笑出了聲,道:

“是它告訴你的吧……跟我來吧,我們先去看一樣東西。”

它的聲音很是歡快,似乎有些高興。

本以爲門裏面會很潮溼,沒想到裏面卻是很乾燥,而且裏面沒有魚人身上的那種腥味,反而有些淡淡的香氣,它瀰漫在空中,不知道是什麼發出來的。

蒼無惑看着這裏的擺設,臉色古怪了起來,這裏沒有魚乾之類的,石頭桌子上面擺滿了不知名的水果,還有很多的凳子。這些魚人形成了自己的文化,牆壁上面有許多蒼無惑看不懂的文字,搭配着許多的壁畫,這樣看着竟然還有些美,看着看着不知不覺就入了神。

雖然不懂這文字的意思,不過蒼無惑卻是看出了壁畫上面的,上面畫了一個世界。

蒼無惑眼神一縮,感覺來到了這一個世界中。

“怎麼回事?”蒼無惑被嚇到了,上一刻都還在魚人洞穴中,此刻卻是出現在了一片灰濛濛的世界中。

他向下看去,眼前浮現了無數的畫面。

這個世界很大,形成了無數的板塊,板塊中是無盡的大海。天空突然飄下來了黑色的火焰,緊接着有一巨大的怪異東西掉了下來,是個巨大的容器,它通體幽暗,似乎還能吸收光澤。在這裏看去,蒼無惑心中一縮,那容器似乎能攝人心魂,蒼無惑的眼神不能離開了。容器裏面裏面盛滿了黑色的水,它冒着泡,有無數的身影在裏面掙扎着,發出陣陣怒吼,把上面的雲層都衝散了。

那容器被幾人看不清容貌的人包圍着,其中一個人似乎起了歹心,他乘幾人不注意,向裏面扔了一個奇怪的東西。黑色的容器倒了,黑色的水頓時渲瀉而下,所有的生靈都落荒而逃。不過那水實在是太多了,很快就覆蓋了整個世界。瘋狂,遍地是屍體,它們燃起了黑色的火焰,山在崩潰,大海在蒸發,世界在坍塌!

就在蒼無惑以爲這世界要毀滅之時,有一個人帶來了一塊綠色的玉佩,它散發出柔和的光線,黑水倒流,容器回正,萬物都復活了,準確的說他們都倒退了,像放錄像帶一樣,一切都回到了黑色容器出現的那一刻。

這個人身上燃燒起了黑色的火焰,他帶着綠色的玉佩,一起燃燒了起來。

無形的力量擴散到了世界,一個結界出現在空中,那黑色的容器被封印了,消失在空中。

而這時那帶着綠色玉佩的人也燃燒殆盡了,他用死亡換來了平和,在世間萬物復甦而歡呼中他悄然消失,沒有人知道他從哪裏來,沒有人爲他的死感到悲傷,因爲沒有人知道他,似乎他就不存在一般。墨綠色的玉佩掉落在了地上,碎了,碎成了無數塊,人們瘋狂的搶奪,想要把它據爲己有。第二次毀滅又開始了,一場世界性的戰爭全面爆發,爲了那不知作用的碎片瘋狂的殺戮,世間萬物的生靈都扭曲着,瘋狂着,世界是一片火,一片血。

蒼無惑眼前一黑,回過神來時,已然出現在魚人的洞穴中。

蓋修默默的看着他,用那三根手指的手掌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每一個人第一次看這個都會入神,看到不同的畫面,不過都是零碎的,看到的都是一場造化,福緣。”

“這個世界是畫裏面的世界嗎?”蒼無惑低着頭,腦袋裏一片空白,依舊震撼着,那近距離觀察一個世界的毀滅實在是太恐怖了,恍惚間他都快認爲自己是其中的一員。

“不知道,這個世界隱藏了太多不爲人知的祕密,你我都是被囚禁……”

“囚禁什麼?”

魚人說着說着突然就停了,它轉過身沒有回答蒼無惑,不再說話了。

“真是與虛假,如夢一般,如畫一樣,我們都扮演着不同的角色,來到了這裏,能相識都是友。”

它突然笑了起來,露出那雪白的牙齒,煞是可愛。

蒼無惑一聽這話,心中多了一絲明悟,仔細一想又突然感覺什麼都不明白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