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季顏看著絕消失的方向,雙眉緊鎖,「你到底……是不是他?」

2021 年 1 月 2 日

然而黑暗,給不了她任何答案。

葯青,同樣無聲的沉默。

季顏想了想,忽道:「青青。」

「嗯。」葯青出聲。

「你很安靜。」季顏以為她和絕聊天的時候,葯青多少會表示一些不滿,結果什麼都沒有。

這完全,不像葯青的風格!

葯青發出淡淡的笑聲,「因為我放心。」

季顏傲嬌的哼了哼。

葯青輕聲笑笑,是啊,他放心,不僅對她,更對他…… 絕和雲殿的兩人打鬥產生的動靜不小,很快就引來了一群圍觀者,季顏早在這之前就沒入黑暗,消失無蹤。

千殺令到手,季顏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只需要藏好自己,這對她來講,簡直不能更輕鬆。

比賽,還在繼續……

千殺門的內院,一道黑影劃過幽深的走廊穩穩停在一扇門前,抬手,敲了敲門。

吱呀——

一位老者從里將門拉開,看到出現在門前帶著詭異面具的黑衣人,老眼一喜,「風長老,快請進!」

此位老者是千殺門四大長老之一的雷長老,乾枯的身軀被薄薄的黑衣包裹,衣服邊緣綉著紫色雷電,象徵著他的身份。

雷長老非常客氣的把人請進來,絕沉默的走進屋裡,反手把門關上,一隻手從袖子底下探出,拿出一個紅色錦盒,「這裡面是幻噩丹,可以解除你體內的禁咒。」

幻噩丹是十級丹藥,整個伽羅大陸只有神葯谷才有寥寥數枚。

「幻噩丹……」雷長老目瞪口呆的看著絕手上的錦盒,心臟豪無規律的狂跳。

他的家族禁咒只針對男性,一旦過了百歲就會發生猝死。這樣的禁咒就像一顆定時炸彈,指不定什麼時候爆發就要了他的老命。

絕動了動大拇指,咔的一聲,錦盒自動打開,一枚散發著淡淡彩色光芒的圓丹出現在雷長老眼底,奇異的葯香瞬間瀰漫整個房間。

「真的是幻噩丹……」雷長老嘴巴噙動,眼中都是不可置信,但隨即又變得緊張起來,「你是如何拿到它的?你離開的這段時間難道是去了神葯谷?」

雷長老老眼盯著絕的面具,自從這孩子擔任千殺門風長老后,就一直在門內閉關,眼看距離法尊只有一步之遙,卻在不久前強行出關不吱一聲的離開。

雷長老皺著眉看了看錦盒,心裡一震,莫非風長老的離開是特意幫他尋找幻噩丹去了?

「這……這我不能接受……」雷長老後退幾步,搖了搖老手拒絕。

幻噩丹是神葯谷的鎮谷丹藥之一,不用想也知道,風長老拿到幻噩丹必定付出了很大的代價……雷長老苦哎了一聲,儘管他被禁咒纏身,指不定什麼時候就突然升天了,但是風長老的這份恩情,他怎麼也承受不住。

絕合上錦盒,然後把錦盒放到一邊的桌子上,「你對我有恩,這個你理所應當可以收下。」

飛升上來的時候,絕費盡功夫逃出角斗場,卻不料被法家的走狗追殺,命懸一線之時遇到了雷長老。雷長老看中絕的潛質出手相救,並將他帶入了千殺門。

若沒有雷長老,絕現在可能已經成為了一具屍體。

「可是……」雷長老依然覺得良心不安。

他救他不過是舉手之勞,但是絕不顧危險的幫他找來幻噩丹則是難於登天的事情啊!

絕淡淡笑了一聲,「雷長老不必客氣,若你感覺到虧欠,不妨將這次的種子殺手讓給我如何?」

所謂的種子殺手,就是從低級區域脫穎而出的報名者,他們修為低,卻是最有潛力的殺手,是千殺門會重點培養的對象。 而從中級區域勝出的新人則被稱作嫩苗殺手,這些人具備了一定的實力,跟種子殺手相比,他們只需要後期灌溉。

最後從高級區域獲勝的新人,這些人的修為和能力全都無可挑剔,會被直接編排入高級殺手的隊伍之中。

以往千殺門都是收留一些資質好的無家可歸的孤兒做後補,但是這樣做弊端很大,因為這些孤兒的資質一般,很難遇到天賦頂尖的好苗子。

是以千殺門總體實力逐年下降,所以才有了這次的敞開大門的招人事件。

千殺門的四位長老,修為從高到低排序為火、土、雷、風,自高、中、低三個區域脫穎而出的新人分別會分配給了火、土、雷三位長老。

雷長老分到的正是這一批的種子殺手。

因為絕是新代長老,實力又最低,之前沒有得到任何分配。

他本來是不在意的,直到……

「你為何突然想要種子殺手?」雷長老有些不明白。

他一直感覺絕這孩子是一個特立獨行、不喜牽絆之人,這次為何想要培養新人了呢?

「若是雷長老覺得我資歷不夠,那便罷了。」絕聲音帶著淡淡的惆悵,彷彿了解自己能力不高,雖然有點可惜,卻很有技巧的沒有強人所難之意。

雷長老眉毛一凌,「這是什麼話,你的能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若不是你不喜操心,又豈會落下一個『自在風老』的稱號?」

因為絕幾乎不管千殺門門內之事,所以千殺門的眾殺手送他了一個「自在風老」的稱號,但其實,人家一點都不老。

絕面具下的紅唇微彎,「如此,我便當雷長老同意了。」

「那有何不可,我也正好落得一身輕鬆。」雷長老哈哈一笑,對於和這一批苗子失之交臂之事,他一點也不在意。

在他看來,進了千殺門的殺手,不管最後被誰帶成才,都是他千殺門的門徒不是!

「甚好,不過,我忽然想到一件事……」絕看向雷長老,「聽說千殺門內有一位老牌低級殺手?」

千殺門收進來的苗子花個一年半載就可以成長為中級殺手甚至高級殺手,而那位老牌低級殺手則是入門五年依然在低級行列「摸爬滾打」。

「咳——」突然聽到絕提到那位,雷長老臉上也是說不出的表情,「豆豆是故人的孫女,前些年故人把她交給我照顧,我本是想照料她一生平安……」

雷長老確實盡職盡責的照料著豆豆,給其所有,傾其所學。只是,豆豆似乎不是一個做殺手的料,不論雷長老怎麼教,豆豆總是學不會殺手的技能,一直停留在低級殺手的水平。

不過低級就低級,她一個女孩子家家的也不是很丟人,最可惡的就是她前段時間竟然敢偷偷溜出去殺人,這把雷長老氣得,直接把人抓回來關禁閉!

雖然手段鐵血了一點,但也比讓她出去亂闖丟了命要強。

千殺門有規定,低級殺手不可以單獨出去做殺人任務,豆豆那樣做,就是犯了門規!

若不是有他擔著,豆豆指不定就被丟下大雅望裂谷喂野獸了。 雷長老憤怒的同時也希望豆豆可以爭點氣,長進一些,但是……哎!

「真是,說到她我就來氣!」雷長老憤憤的呼出一口悶氣。

絕不禁失笑,「若雷長老信得過我,不妨把豆豆編入種子殺手的隊伍,這些人大多和豆豆年齡相仿,豆豆和同齡人在一起學習,或許能減少一些抵觸情緒。」

「這樣……可以嗎?」雷長老有些拿不定主意。

絕緩緩說道:「有何不可?只是在一起學習交流罷了,等豆豆成為中級或者高級殺手的時候,也可以再次回歸到雷長老門下。」

他看得出雷長老對豆豆不是一般的關心,既希望她能夠成長成才,同時又不願意讓她離開自己的羽翼,非一般的護犢子心態。

雷長老斟酌了片刻,然後像下定決心一般嗯了一聲,「老實說,豆豆的確對老夫有些不滿,不論老夫教她什麼,她都聽不進去。既然是風長老主動提議讓她加入種子隊伍,風長老都不嫌麻煩,老夫又何樂而不為呢?」

絕的本事他看在眼裡,說不定真的能把豆豆這根人間怕鬼見愁殺手見了也頭疼的朽木雕成才!

「豆豆若能理解你的一番苦心,自然是不會讓你失望的。」絕的聲音平淡無波。

他提議豆豆加入種子殺手,並非是為豆豆著想,而是另有打算。

當然,他不會把這些告訴雷長老。

「那沒心沒肺的丫頭,老夫是不指望了。」雷長老面上氣呼呼的,可是眼底的笑意怎麼也掩藏不住,「人就交給你了,你隨便整,我就不信她還是那麼的不成器!」

絕扯了扯嘴角,隨便整?但事實上,他什麼也不打算做!

篩選的時間很快結束,拿到令牌的新人在最後一刻被從天而降的殺手們接出谷底,並分別帶到各自的長老院集合。

途中路過千殺門的人頭榜,季顏快速瞟了一眼,排在第一位的顯然就是鄭桓樂,而他的人頭竟然達到了五十萬高級靈石的價格。

這樣的價格,足矣讓整個千殺門傾巢出動了!

而最下面一列……

季顏看了后眉毛不禁劃下一道黑線,因為那上面用極小的字體寫著「鄭桓樂身邊婢女:一百低級靈石」。

一百低級靈石……

也就是一顆中級靈獸,百分之一顆高級靈石,這差距!

她連鄭桓樂一根頭髮絲兒的價格都不如!

季顏暗嘔老血,她的人頭竟然那麼便宜,簡直是奇恥大辱!

而更可氣的是,竟然還有人為了這一百低級靈石專門跑來殺她,她不禁想問:親,這點靈石夠您的路費嘛?

過了人頭榜就可以看到一排排整齊的院落,帶領的人介紹這裡是殺手們居住的地方。經過這些院子,四個橫成一排的大院子赫然出現,門上分別刻著「火」、「土」、「雷」、「風」四個大字,正是千殺門四大長老的居住地。

此刻,四所大門緊閉,三隊人馬分別靜站在火、土、風三院門前等候。

肅穆的環境,讓這些剛剛才經歷生死的新人們大氣都不敢出一聲。 帶領著種子殺手隊伍來到風長老院的高級殺手,正是在篩選之前宣布規則的那一位,名為承景。

當他看到自己這隊人竟然有八人拿到了令牌,並且某個曾被他讚賞過的女孩也在其中時,一張冷峻的臉上也不禁浮上少許欣慰。

欣慰之餘,甚至還帶了些按耐不住的激動……

因為千殺門終於、終於、終於要出現一個萌妹子了!

而長久混居在低級殺手、地位毫不動搖的小師妹,則直接被他給歸到了女漢子一類。

正陶醉著,忽然一道亮堂的聲音自身後炸響:「抱歉啦,我來晚了……咦,成親師兄你也在啊?」

只聞其聲還沒見到其人,承景的那常年殺伐果斷所沉澱下來的殺手氣質瞬間煙消雲散,上嘴皮一下子往上撅,暗自卧槽。

「小……咳——!」突然想起上頭交待過要隱瞞小師妹特殊的情況,承景咳咳一聲掩飾險些脫口呼出的「小師妹」,「這位新人,請你到隊伍中站好,別以為知道了我的名字就可以隨便套近乎,我可不吃這一套!還有,我叫承景,不叫成親!」

然而,豆豆只聽完前半句就「我擦」一聲,「老傢伙不是讓我來訓練他們的么?我怎麼就成新人了?」

「你訓練他們?」一個連自己能力都提不上去的小師妹,到底是哪來的自信可以訓練新人了?

豆豆嘟著嘴,她哪裡不知道自己被編入了種子殺手隊伍之中,可關鍵是,論資歷、論輩分她都算是一個頗有名氣的老牌殺手了。

她這樣的人物竟然被編入新人隊?傳出去不是在給千殺門丟人嘛?!

豆豆的想法並沒有任何問題,可偏偏的,她的老牌是低級老牌。

試問,一個萬年低級的身份已經給千殺門丟臉很多年了,千殺門還會在乎更丟臉的事情嗎?

當然是不會的。

承景額角不禁狂跳,「小……新人,風長老院馬上就要開門了,還請你立刻回去站好。」

豆豆輕哼,「站好就站好,我可是看在風長老的面子上!」

一想到是風長老「親自」訓練他們,豆豆一顆裝滿不滿的小心子立刻碎成玻璃渣渣,眼睛在人群中掃了一圈,然後走到唯一一個「同性」的身邊。

季顏餘光看了一眼豆豆,長相和聲音都是如此熟悉,莫不是應了那句「後會有期」?

可是,她不是殺手么?為何會出現在這?還……

想了想這位的殺手水平,季顏立刻心下瞭然,哦,想必是被安排回爐重造來了!

豆豆感覺到旁邊的視線,一扭頭,圓潤的大眼睛就對上季顏的黑眸,一股莫名的熟悉感迷上心尖,豆豆撓撓後腦,卻怎麼也想不起來,乾脆開口問道:「你好,我叫豆豆,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季顏眯了眯眼,這就不認識她了?真的還是裝的?

她卻不知,遇到豆豆的那一天,她的容貌偷偷的被葯青改變過了,豆豆記不清她是誰,實屬正常。

「我叫風之顏,我想我們沒有見過。」季顏眯眼笑了笑。 如果這人真的忘了她倒好,如果是裝的……季顏比她更願意一直裝下去。

因為,目前鄭桓樂正在被整個伽羅大陸通緝,跟他有關的一切都太敏感了,尤其是她——

曾經被鄭桓樂「包養」的婢女!

季顏將鄭桓樂藏了起來,法家找不到人,下一階段一定會把線索鎖定到和鄭桓樂有關的人和物上,指望著順藤摸瓜把人揪出來。

這個時候,季顏不僅要低調行事,更要和鄭桓樂撇開關係,不可以讓任何人懷疑到她的頭上!

「沒見過就算了。」豆豆毫不在意的說道,忽然把頭湊了過來,低聲道:「你知道千殺門的風長老么?」

「不知。」季顏回答。

若不是看到這幾個院子,季顏甚至都不知道千殺門有幾個長老。

「風長老是一位年輕而又英俊的大法師,大法師耶,厲害吧?!」豆豆嘻嘻的笑,神情皆是崇拜。

「大法師做長老?呵呵…呵呵呵呵……」季顏乾笑,突然感覺自己來錯了地方。

大法師坐鎮的千殺門,這是分分鐘被仇家踏平的節奏好吧!

雖然有的大法師可以越階戰鬥,比如絕,但是那畢竟是少數。而且修為差太多,依然會處於弱勢,絕被兩個法尊打趴就是最好的例子!

「大法師難道不厲害嗎?」豆豆兩眼放光,風長老競選長老之位的時候,就是憑藉大法師的修為打敗了當時法尊修為的老風長老,一戰成名,現在風長老不僅是千殺門全體殺手的崇拜對象,更是她仰望的所在!

一年前還只是低級殺手,一年後就成為了千殺門的長老,這樣的成就只能用逆天來形容!

「又神秘,別人說他年紀很大了,可只有我知道,他其實很年輕!」豆豆雙手抱在胸前,一臉沉迷,「能被他親自教導,簡直是我人生之幸!」

季顏不知道內情則直接被豆豆給雷到了,她很想說:小妹妹啊,被大法師教導就能激動成這樣,你還能不能有點更高的追求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