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季母又說:「不如我們明天去學校看看吧!」

2020 年 10 月 29 日

季父說:「我們也不知道這女孩叫什麼啊?」

季母無語的說:「給小熠打電話忽悠一下就好,他缺心眼。」

「季叔叔有事嗎?」

「啊,醜丫頭怎麼回事?」

「老大喜歡喊蘇糖糖醜丫頭。」

「哦,我還好奇呢,沒事呢。」

季父說完啪一下的就掛了。 230章 墜落?????猴子一馬當先的鑽了進去,人還沒有站穩聚慘叫着到了下去。這個王陵好厲害,門口就是機關?我在後面下了一大跳,連忙探進半個身子用手電往下面照。結果就看見猴子躺在下面,一個屁股頂的老高。猴子在下面罵道:“那個龜兒子的造的缺德的墓室,怎麼進門就是一個大斜坡。還得老子跌了一大跟斗,哎喲,我的腰呀!”聽到猴子罵的中氣十足的,我這才放下心來。原來這道門進去就是一個斜坡,性急的猴子只顧着往裏面鑽,一下子就在地上摔了一個狗吃屎。?

我們鑽進了門洞,這才把猴子從地上拉了上來。猴子嘴裏還罵罵咧咧的。我把手裏的手電往裏面照去,發現我們的腳下是一個神奇世界。這是一個典型的喀斯特地形。巨大的山洞,上面還不斷的有積水在再往下面點點滴滴的下落。地上則是大大小小的石筍,上邊則是倒掛着的鐘乳石。手電照過去,滲透的積水將手電光反射開去,形成了一個光怪陸離的世界。我們鑽了這麼的洞,還就數這個洞看着順眼。?

我們一邊讚歎這這個古洞的漂亮,一邊往前走。很快,前面就出現了一個大煞風景的東西。地面上滿是白骨,這裏兩個,那裏又堆了三個,到處都是。猴子說道:“乖乖,這裏怎麼這麼多的白骨,比我們在那個蝙蝠洞裏看到的還要多。”這些白骨怎麼會就這樣的裸露在外面呢?就算他們是這個王陵的陪葬,好歹也得埋一埋吧。?

我們穿行在白骨堆中。這些白骨都還保持着臨死前的狀態。有的白骨身上還穿着硬硬的東西。用手摸上去,上面滿是鐵鏽。這東西居然是鎧甲。這時古代打仗的士兵纔會穿着的。而有的白骨身上還有一柄長劍穿胸而過,那柄長劍早已經是鏽跡斑斑的。用手一抽,馬上就斷爲了幾節。地上到處都是屍骸和各種各樣的兵器,粗略的看去,這裏倒下的白骨不下上千具。從這裏的情況就可以看出當時戰況的慘烈。?

慧芳看到了眼前的場景說道:“聽父親講,夜郎國當時殘存的軍隊打的最後的一場打仗就是成功的將一隻漢軍的搜索隊伍引到了這個山谷裏,然後就把他們全殲了。後來夜郎國的軍隊就解散了。這裏肯定就是當時的戰場了。”?

猴子則忘不了他貪財的本性,開始在屍骨堆裏到處亂翻。我看着猴子忙碌的身影想到:“這小子不去收破爛,簡直浪費了他的天賦。這些都是活在底層的士兵,他們的身上能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呀。”?

猴子找了半天,除了一堆破爛,自然是什麼都沒有,他失望的直起了身子。這時,他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來,我感到很好奇,就朝猴子所望的地方看去。我看到在離我不遠的地方,靠着石壁的地方有兩個糾纏在一起的白骨。他們相互摟抱着,手中的武器都握在手中然後都插在對方的身體裏面,看來這是一個同歸於盡的結果。?

奇怪的是,我們看到的兵器都是鏽跡斑斑的,唯有那個穿着鎧甲的白骨手中的那把匕首依然還在閃着寒光。我也好奇的往那個地方走去,這時就感覺腳下吱吱作響。我低頭看去,我的腳下不是石頭而是有粗大的木頭搭成的木頭架子。由於年代久遠,木頭都已經有點腐朽不堪了。人踩上去就咯吱咯吱的叫,好像隨時會散架一樣。?

猴子可不管那麼多,三步並作兩步走,走上前去抽出那把寒光閃閃的匕首在手中把玩着,這把匕首歷經了上千年的時間,依然是沒有一點的鏽跡,顯然不是凡品。猴子拿在了手裏就不捨得放下來。前面的幾次倒鬥行動我和大壯都拿到了黑刀和蛇劍。而猴子一直卻沒有得到一把稱手的兵器。對此猴子一直是耿耿於懷的,直呼自己吃虧吃大發了。現在找到了一把匕首自然是愛不釋手。?

就在猴子還在滿心歡喜的把玩着匕首的時候,我感覺到腳下有一陣輕微的晃動。我不由得回過頭來看了一下,我的身後卻沒有什麼動靜。我有轉過了頭來。突然我好像感覺到了什麼東西,一種不安的感覺涌上了心頭。我再次轉過了頭來,手電照過去,身後還是沒有異常。這一次我仔細的看了看我們的腳下,一看之下,不由得魂飛魄散。在離我們三四米的地方,有一處不太顯眼的隆起處,不細看還正看不出來。這個隆起處正在緩緩地移動着,仔細一看,居然是一個人的形狀。這就是那個會變色的怪人,它現在已經變成了和地面一樣的黑色,正在慢慢的向我們爬過來。?

我的頭腦一片的空白,這個東西不是在外面嗎,現在怎麼跑到這個王陵的第二層來了。要麼就是這裏還有其他的通道,要麼就是它趁着那個石壁的大洞開啓的時候偷偷的摸進來了。我想也沒有想,轉身順手就操起地上的一把長斧頭,使勁了全身的力氣惡狠狠的想地上砍去。我一斧子就砍了下去。沒想到那個變色龍卻是一場的敏捷,身子一翻就躲了開去。我帶着風聲的一斧子就砍在了木頭架子上面。然後我就感覺到了地面的一陣晃動。?

猴子這纔將他的注意力從那把匕首上面收了回來,回過身來說道:“爛紅薯,你在練習伐木呢?你家老爹是伐木工人吧。”?

猴子的話還沒有說完,就感覺到了不對勁,腳下的晃動越來越厲害了。猴子手裏緊握着匕首說道:“爛紅薯,你小子太調皮了,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想把這裏搞塌呀。”話還沒有說完,腳下的晃動就更厲害了。我暗叫一聲不好,腳下的木架子就一下子散架了,我就感到腳下一空,人就往下掉了下去。這個木頭架子經過了千年的時間,本來就是腐朽不堪了,現在我用盡全身力氣的一砍,就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它終於承受不住的就倒了下去我和猴子就慘叫一聲的掉了下去。?

木頭架子的下面是呈現蜂窩狀的幾個大洞。長久的水流的腐蝕作用下,這裏的山洞呈現出了很多的洞穴,我一下子就掉進了其中的一個洞穴。我的眼前一黑,心裏就念着菩薩保佑,然後就筆直的掉了下去。?

我的身子在空中筆直的往下掉,我只希望着這個洞子不要太深了,不然可就是直接報銷了。突然我只覺得我的身子一緊,然後就覺得身子停留在了半空中,背後的揹包將我緊緊了勒住了。我驚魂未定的晃動着手電,這把狼牙手電一直就握在我的手中,人突然掉下來的時候條件反射似的就緊緊地抓住了手電。我彆扭的將手電朝我的上面照去,上面是一個黑幽幽的大洞,也不知道大壯他們怎麼樣了。猴子也不見了蹤跡,在我的印象中猴子是和我一塊掉下來的,但是木頭架子下面的洞穴有好幾個,就不知道他調到哪裏去了。我現在是被掛在一個石筍上面。尖尖的石筍頂端敲好處在我和我背上的揹包中間,這樣由於揹包的作用我就被掛在了石筍上面。要是我在往後左或者往右偏離十幾釐米的話,我就會被石筍鋒利的頂端穿膛破肚。我暗叫道自己平時給菩薩燒得高香還是不少,終於應驗了一回。?

我試着掙扎幾次,結果就是我被揹包帶子勒的死死地,根本擺脫不了。沒有辦法的情況下,我就只能將腰間的黑刀抽了出來將揹包袋子割斷,然後就重重的掉了下來。我連忙爬了起來,撿起掉落在地上揹包,將割斷的帶子打了一個結有重新背在了背上,拿着手電就開始不斷的忘我的周圍照去。我現在處在一個石筍羣衆,在我的身後是大大小小的石筍羣,一眼望去幾乎是沒有盡頭。?

我衝着上面高喊着:“猴子,大壯,我在這裏。”但是回答我的只有我自己的回聲,也不知道大壯他們聽到我的喊話沒有。照理說大壯他們一定是發覺了這邊的動靜,但是他們怎麼沒有迴應呢?肯定是他們也遇到了什麼變故了。?

我叫喚了幾聲得不到迴應,就不得不開始自己尋找出路了。我拿着手電就開始在石筍羣裏面開始往前走。走了大概幾米遠,我就好像聽到了什麼動靜。我隱隱約約記得在我掉下來的時候,那個可怕地變色龍好像也是反應不及也掉了下來,只是不知道它是不是和我掉在了同一個洞穴裏面。如果他真的和我是掉在同一個洞穴裏面的話,那我可就是危險了。想到那個變色龍不可思議的樣子,我就感到一陣陣的膽寒,說不定它摸到我的身邊的話我還不知道呢,他的變色能力實在是太可怕了。?

我看了看手中的手電,一個念頭出現在我的心頭,既然變色是它的一大優勢,爲什麼我不化解它的這一大優勢了,想到這裏我一咬牙就關閉了手中的手電。你不是會變色嗎?現在我就是一個瞎子了。你看你的變色能力還能不能起作用。?

今天被叫去喝酒了沒能及時更新現在補上? 雖然不吵吵了,但佛門的人還是一臉的得意,認爲自己這邊贏定了。

道教的也不甘示弱,紛紛爲承安道人助威。

就只有神君觀這邊冷冷清清,無一人看好,畢竟在場的都不是瞎子,要是這樣都能贏,那母豬都會上樹了!

三個參賽弟子上臺,各自站在了自己的陣法之中,目光看向馮德輪,等着他下令開始。

但這時候雲昆天師卻又突然說道:“現在是三方互相攻擊,那萬一有兩方聯手又怎麼說?”

一聽這話,張誠頓時“嗤……”了一聲,開始拉攏自己沒拉攏到,現在又害怕林婉兒跟弘一聯手,這雲昆天師真是個小人。

慧覺禪師同樣也不想神君觀跟青城山聯手,雖然他們都不認爲神君觀有競爭的實力,但是高手之爭,勝負往往就在毫釐之間,萬一關鍵時刻神君觀出手搗亂,很可能會成爲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慧覺禪師沉吟半晌,說道:“雲昆天師這個意見很好,爲了公平起見,我認爲三位參賽弟子應該按順序分別攻擊下一位。不如這樣吧,林婉兒攻擊弘一的陣法,弘一攻擊承安的陣法,承安攻擊林婉兒的陣法,誰的陣法先被破掉,就算淘汰。剩下的二人繼續攻擊,直到決出勝負爲止。”

雲昆天師一聽,心中頓時暗罵一聲,林婉兒那陣法大家都看在眼裏,哪有什麼攻擊力,弘一完全可以全力進攻承安道人,而承安道人卻只能攻擊林婉兒,很容易就會落入被動防守的境地。

不過意見是自己提出來的,雲昆天師也不好反對,加上對乾坤丹的信心,所以猶豫了一下之後還是點頭同意。

“互相攻擊的確是最公平的辦法!”

“雲昆天師果然深思熟慮,要是兩個打一個也太不公平了!”

臺下之人也紛紛點頭,誇讚雲昆天師想得周到。

彷彿感覺到張誠那如尖刀般的目光,雲昆天師乾咳一聲,微微偏過頭,對馮德輪說道:“領導,可以開始了。”

馮德輪點點頭,當即宣佈最後的決戰開始。

林婉兒坐在陣法正中,表情嚴肅,半閉着眼睛開始激活陣法。

在她陣法的左側的是承安道人,此時已經調動起陣法之力,朝着林婉兒的方向不斷凝聚。

而在林婉兒右側的弘一依舊像沒事人一樣,坐下後還對着這邊擠了擠眼睛。

林婉兒此時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陣法上,壓根就沒搭理他,調動陣法的力量對準了弘一的陣法。

臺上臺下的氣氛頓時變得十分緊張,一個個觀衆精神頭十足,屏住呼吸等待決戰開始。

不過對於勝負,他們認爲沒有什麼懸念,就是看神君觀能堅持多久而已。

在所有人看來,林婉兒絕對攻不破弘一的陣法,而承安道人爲了儘快反攻弘一,肯定一上來就會全力攻擊林婉兒的陣法,這樣一來,神君觀必然最先落敗。

“嗷!”

隨着一聲嚎叫響起,一團白氣從承安道人的陣法中噴出,化爲一隻巨大的白虎虛影,朝着林婉兒咆哮而去,聲勢驚人。

隨着承安道人率先出手,弘一的陣法也放出道道金光,金光如同柳條一般纏繞在一起,形成一支長達三米的降魔杵,帶着破空之聲,朝承安道人襲去。

在場的人同時抽了口涼氣,剛一開始氣勢就這麼駭人,看來弘一跟承安道人都想盡快分出勝負。

林婉兒晚了幾秒,也放出自己的攻擊,幾縷藍色氣流從陣法中飛出,纏繞向弘一的陣法。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啞然失笑。

要知道陣法之力幻化出的虛影並不是爲了裝逼,而是以氣化形提升攻擊力。

你這是什麼鬼啊?

就這麼把陣法之力直接放出去攻擊了?

而且就這麼幾縷?

你要是這麼玩還不如直接認輸的好!

一看到這裏,誰強誰弱,根本就不用多說。

“呵呵……”雲昆天師也自嘲的笑了笑,暗道自己先前還真是高看神君觀了。

“慧覺道友,看這情況,承安應該很快就能擊敗神君觀,到時候弘一可就撿不到便宜了。”

慧覺禪師撇了撇嘴,淡淡的說道:“那也不一定,雖然神君觀的攻擊不怎麼樣,但萬一防守不錯呢?”

“噗……慧覺道友真會說笑。”雲昆天師忍不住笑出了聲,“就那麼三瓜兩棗,就算強又能強到哪去。”

“出家人不打誑語,神君觀自知沒機會取勝,所以把陣法之力集中在防禦上也是很正常的,只要能頂住幾分鐘,弘一那邊應該也足夠了。”慧覺大師說的是一本正經,但其實他自己都不相信神君觀能頂幾分鐘,純粹是想噁心一下雲昆天師而已。

承安道人的四象法陣的確非同小可,白虎虛影在陣法之力源源不斷的補充下,威勢越來越盛,不斷攻擊林婉兒的陣法。

林婉兒的陣法放出一陣朦朧的藍光,在虎爪下不斷震顫,給人一種隨時可能破碎的感覺。

而弘一陣法幻化出的降魔杵雖然同樣聲勢驚人,但是剛一接近承安道人,玄武和朱雀幻影同時出現,擋在了降魔杵前方,形成僵持之勢。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馮德輪已經被眼前的一幕給驚呆了,心中生出一種看3d魔幻電影的感覺。

而臺下的法師注意的則是陣法的運轉承接及真氣運用技巧。

拋去神君觀不說,承安道人和弘一可都是年輕一代頂尖的人物,這樣的對戰可遇不可求,要是能偷學到一兩招,絕對受益無窮。

可是這兩人的爭鬥完全是兩種極端,弘一放出一道攻擊之後,就如同入定了一般,再沒什麼動作。

而承安道人則是雙手不斷變化,短短一個呼吸的時間就可以變化出三種手印,看得人眼花繚亂。

林婉兒更是完全顧不上攻擊,調動所有的陣法之力抵抗白虎的進攻,但是防禦的範圍還是一點一點被壓縮得越來越小。

現在能看到的是,承安道人是三人中最積極的,一方面抵抗弘一的進攻,另一方面還要攻擊林婉兒,一心兩用之下依舊氣勢如虹,真氣就像用不完似的,源源不斷的補充進陣法之中。 蘇糖糖哼著小曲兒走到位上,臉上依舊掛著厚厚的妝容。

季陽羽看了一眼,無語的說:「為什麼又化了這麼丑的妝?」

蘇糖糖聽到他說自己丑毫不猶豫的揮過去一拳,露出了我樂意的樣子。

把季陽羽氣個夠嗆,差點還手。

七零年,有點甜 「蘇糖糖校長找你。」

一個學姐走到蘇糖糖的班級,喊道。

而蘇糖糖則是一臉懵逼,校長找她幹嘛呢?

到了校長室,蘇糖糖敲了敲門,「報告。」

進了校長辦公室,蘇糖糖並沒有看見校長只看見一對顏值超級高的夫妻。

季父看到蘇糖糖進來了,又激動又失望,難道兒子喜歡醜女孩?但這未免也太丑了吧?這個兒媳讓他怎麼接受呢?不管了兒子喜歡就像,季父溫柔的說:「你就是糖糖對嗎?」

蘇糖糖點點頭,笑著問:「叔叔阿姨請問你們找我有事嗎?」

季母看著丑是丑,但挺有禮貌的是個好娃,「糖糖啊,你是哪個世家的千金?」

蘇糖糖被季母這樣一問屬實有點懵了,她尷尬的說:「我不是千金小姐,我只是一個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女孩。」

季父季母一聽更加煩躁了,這長得丑也就算了還不是千金小姐拿什麼配得上自己的兒子啊?

但季父又仔細想想丑就丑窮就窮吧,自家趁錢!

季父尷尬的笑了笑說:「沒關係的,你父母幹什麼工作的?」

蘇糖糖越來越懵了,這兩個人查戶口本的嗎?但畢竟是小輩不管人家問什麼回答就是了,「我家就我和媽媽,媽媽幫人打工。」

季母一聽,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怎麼回事?還是單親家庭啊!兒子到底是什麼眼光?

季父聽了也是激動,這這這什麼情況?這兒子搞什麼鬼?但是想開了,他喜歡就行!季父露出憐憫的樣子,問:「你父親呢?」

蘇糖糖猶猶豫豫心情很複雜,她說:「我父親在我9歲時失蹤了…」

季父一聽不是離婚而是失蹤了?挺好,比離婚強,他湊過去抱住蘇糖糖說:「沒關係的,會回來的。」

蘇糖糖被季父這麼一抱,眼淚嘩啦一下就流出來了,這個懷抱很溫暖像極了小時候爸爸的懷抱。

季父看到小丫頭哭的這麼厲害也非常心疼,他其實一直渴望自己有個女兒,但偏偏出來了個哪吒,就會給自己找麻煩!他說:「叔叔幫你找爸爸。」

蘇糖糖聽了哭的更凶了,小臉又花了。

季母一看這是化了妝啊,看來這女孩有故事。

季母幫蘇糖糖擦了擦臉,笑著說:「糖糖啊,阿姨家缺個廚師你也別誤會不是保姆是廚師,比你媽媽給人打工掙得多的多要不讓你媽媽來包吃包住。」

季母的提議季父非常支持。

蘇糖糖笑了笑,說:「謝謝叔叔阿姨,我問問我媽媽。」

嚴師戲逃妻:不良導師 季母點了點頭。

「喂,媽。」

「怎麼了糖糖又有人欺負你啊?」

老婆的神級陪練 蘇媽媽接到蘇糖糖的電話聽著有些哭腔擔心壞了。

「沒有,就是一位阿姨說她家缺個廚師,我想著肯定賺錢所以你要不要去?」

「我試試吧。」

掛了電話,蘇糖糖對季母說:「我媽媽說她先試試。」

季母笑著說:「那我晚上接你放學和你一起去找你媽媽。」

蘇糖糖點了點頭。

季父季母也想著到她家和她媽媽談,就讓蘇糖糖回教室了。 詛咒的密碼 231章 水下的紅眼

黑暗中我左手黑刀右手兵工鏟,背靠着石筍靜靜的等待着。我熄滅了手中的手電,四周就是一片的黑暗了。人處在這樣的一個黑暗的環境中,極度的缺乏安全感。我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靜靜的傾聽着周圍的動靜。

就在這個時候,我感覺到我的身後傳來了輕微的腳步聲,這個聲音很是微弱,但是在寬敞的洞穴裏,任何一點聲音都會被放大的。那個腳步聲慢慢的向我移了過來,我屏住呼吸,一動也不敢動,手裏的傢伙都快捏出汗了。我在心裏默默的估量這那個人距離我的位置。三米,兩米,一米。我突然身子暴起,回身就是一鏟子。當得一聲,我就感覺到我的鏟子重重的拍在一個具有彈性的物體身上。同時一陣吱吱的聲音傳了過來。我這個突然襲擊看來起了作用。我也知道那個怪物現在的具體情況,手中的黑刀就朝着聲音傳來的位置狠狠的刺了下去。我就感到我的臉上一下子就被濺上了一股熱乎乎的東西。我又得手了,我這一刀肯定刺中它了。還沒等我高興過來,我就感到一個東西狠狠的撞在我的胸口,人一下子就被撞退了好幾步。不好,這個怪物還沒有死。在這樣一個黑燈瞎火的環境下,我可不是它的對手。我趁着往後退的力量,轉身就跑,手裏的手電同時也打開了。

這裏根本沒有路,全是一個接着一個的鐘乳石,我慌不擇路的在石筍中間穿行着。我一口氣往前跑了大概兩百多米,回頭一看,我的身後還緊緊的跟着那個變色龍。但是現在這個變色龍已經不能變色了,它的手上已經滿是鮮血。身子也變成了原來的綠色。也不知道這是一個什麼怪物,明明是個人,卻是這樣的怪異,跑起來也是虎虎生風的,迅速異常。眼看着就要追上我了。

我嘴裏丟了一句:“草你爹的蛋。”然後就翻身繼續跑。但是我知道我遲早會被這個怪物追上的,想到先前見到的幾個人被這個怪物襲擊以後的恐怖死法,我的腿就不禁有些發軟。 妖凰選夫記 眼看着那個怪物就要追上我了,在手電光的晃動中,前面一下子出現了大片的反光,那是一個寬大的水潭。這裏肯定是有暗河的,不然不會出現這樣的一個水潭。

我心裏暗叫着:“觀世音菩薩玉皇大帝耶穌真主保佑,保佑這個怪物不會游泳呀。”然後腳在一個石筍上面用盡全力的一蹬,我的整個人就飛了起來,然後就撲通一聲,掉進了水潭裏。水潭的水非常的冰冷,這是由地下的積水彙集而成的,自然比外面的水冷了許多。水潭的是靠近山洞的石壁下面。我跳下來了以後就拼命的往遠處划動,身子儘量的往水潭的深處潛。然後就緊緊地抱住石壁邊的一塊石頭就靜止不動了。

這個時候我心驚膽戰的潛在水底,等了近半分鐘還沒有什麼東西跳進水裏的響聲。我的心這才稍微的安定了一點。看來我今天的運氣還不算很壞,先前的一番祈禱還是起了作用的,這個怪物果然沒有下來。我一直到再也憋不住氣了纔不得不浮上了水面。我用手電往四周照去,到處都是靜悄悄的沒有動靜。那個怪物也不見了蹤跡。但是我還是有點不放心,生怕那個怪物就躲在某個地方守株待兔,還是在水裏面安全一點。我又長吸了一口氣然後就潛了下去。

在水下,我拿着手電四處的亂照。水潭下的石壁上到處都是凹凸不平的石塊,有很多大大小小的縫隙。我在水中轉動了一下身子,準備查看另一面的石壁的時候,我一下子就看到我背後的縫隙處有一雙火紅的眼睛正對着我。這雙眼睛距離我是如此之近,差一點就讓我撞上了。我條件反射的就想張開嘴喊叫,然後一口冰涼的水就灌進了我的喉嚨裏。

我的第一反應就是趕緊往上浮,就在我七手八腳的往上面遊的時候,我就感覺到我的左腳一疼,然後就是一緊,就再也動不了了。我拿着手電往後面一照,那雙紅眼還在那個縫隙裏。手電光照進了縫隙裏面,就看到紅眼的下面是一張張開着的大嘴。嘴裏有兩排細細的尖牙。現在從這個張嘴的口中正伸出了一根紅色的繩子一樣的東西緊緊的纏在了我的腳上。同時一陣疼痛從我的腳上傳了過來。

我一下子就被嚇得魂飛魄散,用盡全身的力氣想往上浮,但是卻怎麼也掙脫不了腳上的東西,反而有一股拉力正緩緩的想將我往那個縫隙里拉去。這個時候我肺裏的氧氣用盡快要被消耗光了,要是再不浮出水面換氣的話,肯定會被活活憋死在這裏。我一咬牙就抽出了黑刀,翻身就往那根纏繞住我的左腳紅色東西狠狠的一劃,瞬間就從傷口中涌出了一股紅色的液體在水中四散開來。

嫡女厚黑攻略 我的這一刀可是最後的機會了,所以用的力氣特別的狠。估計那個東西也是受傷不輕。流出來的應該就是它的血了。這個時候我就感覺到我的腳上一鬆,按個東西終於將我的腳鬆開了。我的神智已經快要模糊了,我趕緊浮出了水面,然後就開始大口大口的喘氣。我連頭也不敢回了,馬上就死雙手飛快的滑動着,往水潭的另一邊遊了過去。

我好不容易纔爬水潭邊的石塊,然後就費力的爬了上去。我轉過身子喘息未定的趴在水邊的石塊上,手中的刀子一直都沒有放下過。眼睛朝着水潭中望去,想看看那個怪物追上沒有。水潭裏面一片的安靜,那個怪物沒有從下面的縫隙中追出來。我剛想躺下身子,就看見在手電光照耀下的水面悄悄的出現了幾圈漣漪。水面露出了那個東西的少許部分,上面就是那雙紅色的眼睛。它終於還是上來了。我的第一反應就是這究竟是什麼東西。 蘇糖糖回到教室,季陽羽看見蘇糖糖眼睛紅紅的,關心的問:「校長找你幹嘛?哭什麼?」

蘇糖糖瞪了他一眼,這傢伙幹嘛這麼關心我,她說:「不是校長,是一對夫婦。」

季陽羽聽了,更加好奇了,蘇糖糖家裡並不是很富有據他觀察家裡只有她母女二人哪裡來的勢力請動校長?

蘇糖糖見季陽羽不說話,又說道:「他們給了我媽媽工作,今天還來接我。」

季陽羽聽了,天下哪有這麼好的事情。這個蠢丫頭不會有危險吧?不行他跟著一起去,抓住那個誘拐少女的人販子。

他笑著說:「不如我陪你一起。」

蘇糖糖翻了個白眼道:「你就是想去我家蹭飯吧,罷了本姑娘心情好去吧。」

季陽羽差點氣死,不能和她說話,算了講題。

這幾天季陽羽一直非常認真的給蘇糖糖補課。

放學的時候兩個一起走了出去,季陽羽已經做好了打架的準備了。

可是見到夫婦時,季陽羽差點嚇死。

季陽羽驚訝的說:「爸媽,你們幹嘛誘拐少女?你們太令我失望了。」

季母聽了揪著季陽羽的耳朵,說:「你個小王八蛋,你說什麼呢?還不是為了你啊?」

季陽羽簡直崩潰了,自己都多大了還揪耳朵。

季母給他揪到一邊,小聲的說:「我還不是為了你。」

季陽羽還是沒聽明白自己母親再說什麼。

他問:「媽,你在說什麼?」

季母拍了一下季陽羽的帽檐說:「一會見到糖糖母親,你小子給我老實點。」

就這樣季陽羽糊裡糊塗的上了車,和蘇糖糖坐在了一起。

蘇糖糖小聲的說:「原來他們是你爸媽啊?你怎麼不早說。」

季陽羽表示他完全不知道有這麼一回事。

他還在想誰會誘拐蘇糖糖,咋還成了自己爸媽啊?這到底怎麼回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