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嫁給蕭靖川嗎?

2021 年 10 月 30 日

許菀的心,微微動了動。

只是自那夜之後,許菀再沒有機會得以見到蕭靖川。

就連林迦南,都突然被家人送到了國外去讀書。

許菀只匆匆和林迦南在機場見了一面,兩人都忍不住哭紅了眼。

舅舅陸徵文告訴她,月泮要被賣掉,已經是不爭的事實。

讓她和許茶趕快收拾,先搬到其他房子住。

許菀用盡了一切辦法,也無濟於事,她只能眼睜睜的等著人來買走許家的園子。

舅舅很快就敲定了買主,出的價格還算不錯,舅舅說,有了這筆錢,爸爸的公司就能再撐幾個月了。

月泮被賣掉的前一夜,許菀站在蕭氏成玦集團的大樓下,一直等到凌晨,終於等來了蕭靖川的車子。

周行眼尖,一眼看到了瘦的伶仃的許菀:「蕭總,您看,是那個許菀。」

蕭靖川沒有抬頭,只是淡淡吩咐了一句:「繞過去。」 「原來小可愛你是這麼成為雙系法師的么。」麗莎苦笑一聲,「還真是出人意料呢。」

「是啊。」星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所以我擔心這一次我會承受不住,就來找麗莎姐姐了。」

「好,跟我來吧。」麗莎優雅地起身,帶着星月走出了辦公室。

對於通過吸收元素碎屑、斷片就能提升元素力的行為,麗莎只能說一句……離譜。

以目前麗莎雷元素的能力,如果哪怕能再多出一系元素力,那對實力的提升也不僅僅只是1+1=2那麼簡單。

至於星月為什麼能夠通過這種方式成長,麗莎也沒有多問。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不是么?

而且星月能夠告訴自己,說明星月對於騎士團,對於自己還是非常信任的。對於別人的信任,那當然要還以同樣的禮儀,這也是麗莎的原則。

至於能不能照顧到星月的安全,開玩笑,這可是須彌教令院學者居勒什口中「兩百年一見」的高材生。雖然平時只在西風騎士團當圖書管理員,但是當騎士團遇到危機的時候,麗莎就會用她強大的雷元素力掃平一切障礙。

走到了騎士團總部的二樓,麗莎帶着星月走進了一個房間,這是麗莎的煉金工坊。作為騎士團的圖書管理員兼首席藥劑師,在總部擁有一個煉金工坊完全很合理。

麗莎的煉金工坊內部很是整潔,各種瓶瓶罐罐整齊的擺放在架子上,各種設備也都有條不紊的運行着,絲毫沒有星月想像中亂糟糟的情況。

走進房間后,星月找了張凳子坐下,麗莎在架子上翻找著試劑。

「啊~終於找到了呢。」麗莎從架子上抽出一支藍色的試劑,「好了小可愛,我們去地下室吧。」

「額,不在這裏進行么?」星月有點迷惑。

「呵呵呵~」麗莎捂嘴笑了,「這裏可都是貴重的煉金設備,萬一到時候出了問題姐姐可賠不起哦~」

「哈哈哈~也是。」星月尷尬的笑了笑。

「小可愛,你今天都吃了些什麼?」麗莎隨意的一問。

「嗯?難道會有什麼忌口之類的么?」星月有點緊張起來,「我今天就吃了一份漁人吐司,還有……」

「呵呵呵~」麗莎擺了擺手,「吃什麼都沒事啦,開個玩笑~」

「哈哈哈,下次有機會一定請麗莎姐姐吃飯。」

「好的哦~」

拿起試劑,麗莎帶着星月慢慢的往樓下走去。

騎士團地下室的入口很隱蔽,在從正門進去的最裏面有一個小小的入口,門口有西風騎士把守。

看到麗莎,看守的西風騎士右拳捶胸致禮之後,就讓麗莎和星月走了進去。

走在螺旋樓梯上,大概下了兩到三樓的樣子,麗莎停了下來。

往前繼續走,左轉,再右轉,來到了一片較為大的空地上,上面有各種木樁、石樁等訓練設施。

「好啦,小可愛,可以開始你的表演了哦~」麗莎慵懶的坐在了場地的一側,對着星月說道。

「好!」星月點了點頭,拿出了一份滌凈青金碎屑放在手上。

感到星月體內元素力的波動,麗莎慵懶的神色認真起來,身上的雷元素力涌動,似乎隨時都會爆發一樣。

隨着星月的動作,滌凈青金碎屑慢慢的化為星星點點往星月的身體里移動,很快,就完全被星月吸收。

麗莎在旁邊觀看着,認真中又帶着一絲期待,另一種元素力,真的這麼輕鬆的就可以獲得么?

時間一點一點流逝,短短一分鐘對於星月說好像過了一年一樣。

星月清晰的感受到自己體內魔法迴路的分支,從最初的起點,開闢出一條路,又分支出第二條,而現在,要開始分支出第三條出來。

隨着慢慢的吸收滌凈青金碎屑,第三條魔法支路慢慢產生了它的雛形。

又過了一會兒,那一份滌凈青金碎屑帶來的水元素力好像消失殆盡了,魔法支路也就剛開始發展,根本形不成一條單獨的支路。

「星月,你沒事吧?」麗莎關切的看着星月,認真的連稱呼都變了。

「沒事,一份還不夠,我可能還需要更多的。」星月抬起頭,看了看麗莎,「麗莎姐姐你沒問題吧?」

「沒事,多大的場面姐姐都能罩得住哦~」麗莎看到星月還是正常的,也稍微放鬆了些。

「好!」星月點了點頭,從隨身便攜背包里又拿出了兩份滌凈青金碎屑,這一次,他打算兩份一起吸收!

這一次比上次吸收起來更快,半分鐘不到,兩份滌凈青金碎屑就被星月吸收完畢。

還要更多!星月一口氣又拿出了七份碎屑,這是他目前全部的庫存了,如果還不行,就只是吸收那唯一的一枚滌凈青金斷片了。

有了前面三份的鋪墊,這剩下的七份吸收的也很快,魔法支路慢慢的成型,這期間的過程沒有讓星月產生絲毫不適,反而讓他有一種暢快感。

「呼,果然還是差一點么。」星月呼出一口氣,他能感覺到,自己的這一條新魔法支路還需要更高級的元素力才能拓展出來。

「怎麼了小可愛?」麗莎問道。

「沒事,麗莎姐姐,我要準備融合滌凈青金斷片了,我感覺到就差這一點了。」星月邊觀察著自己的身體,邊拿出了一枚滌凈青金斷片。

停頓了一下,確保自己的身體狀態恢復到最好,星月吸收了這一枚滌凈青金斷片。

第一次吸收斷片的過程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快,比起剛剛,星月足足用了十分鐘才吸收完了全部的斷片。

吸收完的那一剎那,星月有一種枷鎖被打破了的暢快感,他現在像當初剛剛吸收自在松石碎屑和燃燒瑪瑙碎屑一樣,可以感受到水元素的存在。

但是,這種暢快感並沒有持續多久,很快隨之而來的是一種爆炸般的疼痛感。

星月其實很能忍受痛苦,可是這一次的痛苦是從身體往外的痛苦,就好像,來自於靈魂撕裂一樣。

「啊!」星月痛苦的叫了出聲,整個人半跪在了地上,一隻手撐着地,一隻手握住旁邊的木樁,看起來隨時都要倒下一樣。

「嗯?」一直在旁邊密切關注星月動態的麗莎趕了過來,看着痛苦的星月,麗莎感受到了面前那暴躁龐大的元素力。

「沒有神之眼,敢讓水火兩種元素在身體里衝擊。」麗莎苦笑一聲,「小可愛,該說你是很勇敢呢,還是傻的可愛呢?」

「唔——」星月此時已經痛得麻木了,整個人像快要失去意識一樣。

「哎,看來我不出手是不行了。」麗莎神色一肅,胸口的神之眼久違的綻放出紫色的光芒,右手往空中一張,雷電開始在麗莎的手中匯聚。

隨着雷電的匯聚,麗莎發圈上的紫色薔薇搖擺着,紫色的長袍微微作響,在氣勢上和那邊痛苦的星月竟不分上下。

「嗯,這樣就夠了。」感覺到元素力的充盈,麗莎停止了引雷的過程,把手上龐大的雷元素力縮小成一把手術刀,扔向了星月。

「呃啊!」星月無意識的低吟一聲,這一把小手術刀般的雷元素力進入星月體內,就開始幫星月梳理著元素迴路。

就在剛才,雷元素力進入星月體內的一瞬間,一陣才亮起不久,微不可查的光芒在星月的體內熄滅了,連麗莎都沒有注意到。

就這樣過了半個小時,星月的狂暴氣息慢慢的消失,那一股雷元素力也慢慢的消耗殆盡。

「嗯,看來是差不多了,就這樣慢慢等小可愛醒來吧。」麗莎輕出一口氣,優雅的坐在了空地旁邊的座位上,拿出了一個特質設備,「嗯,還是泡著茶等吧,畢竟,一天中最不能少的就是下午茶時間呢。」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沈夙璃的狀態很不對勁,她應該是被人下藥了,否則這兩個人又何須遮遮掩掩?

眼看着兩個男人將沈夙璃放下后就出了屋子,他微微蹙眉,待他們離開后匆忙走了進去,一進去就看到躺在木板上不省人事的沈夙璃。

他抬腳走過去,輕輕推了推沈夙璃,「皇嬸?你醒一醒!」

然而不管他怎麼拍,沈夙璃依舊沒有任何知覺,察覺到情況有些不對勁,他趕忙吩咐手下去找了個郎中過來。

「公子,這位姑娘是中了迷藥,所以才會昏迷不醒,只要服下解藥后自然能醒過來。」郎中並不知道澹鈺的身份,更不知道沈夙璃的身份,故而這麼稱呼。

郎中的話和澹鈺剛剛的猜測差不多,能讓一向警覺的沈夙璃一直昏迷不醒,只怕也就是藥物的作用了。

只是這相府是沈夙璃的娘家,究竟是誰會在相府對她動手呢?

「郎中,那就麻煩你把解藥拿出來,我也好儘快讓她服下。」他抬頭對着郎中溫聲道。

郎中從隨身帶着的醫箱裏拿出來一個小藥瓶,將裏面的藥丸取了出來,「她只是中了尋常迷藥,服下這藥丸就能醒過來了。」

澹鈺親自給沈夙璃喂下去葯,又給她餵了一碗水,這才讓人把郎中送了出去。

沈夙璃醒過來的時候只覺得一陣昏沉,她的頭就像是被人狠狠打過一樣,痛的她忍不住摸了摸腦袋,等看清楚所處的位置后,她不由得皺了皺眉。

她不是在汀蘭苑嗎?怎麼會跑到這裏?

「謝天謝地,皇嬸終於醒過來了,這樣本殿也可以和皇叔交代了。」澹鈺的聲音突然從一旁傳來,把沈夙璃嚇了一跳。

她看着這個正坐在一旁喝茶的溫潤男子,「殿下怎麼會在這裏?我又為何會在這裏?這到底是什麼回事?殿下可否把你知道的都告訴我?」

澹鈺現在可以肯定沈夙璃這是被人算計了,他微微嘆了口氣,「皇嬸是被人下了迷藥,本殿出來醒酒,結果發現有人鬼鬼祟祟地抬着你來了這裏,叫了半天也不見你有什麼動靜,所以本殿就找了個郎中,這才得知你中了迷藥。」

「迷藥?怎麼會呢?我從來沒有喝過……」沈夙璃突然想到王媼端過來的那杯酒,那是她在相府唯一碰過的東西。

結合澹鈺所言,再加上她現在依舊有些昏沉的腦子,沈夙璃可以肯定那杯酒絕對有問題,怪不得王媼會突然過來敬酒,分明是早就算準了一切。

她的酒中被下了葯,那澹臺肆的酒中只怕也是添加了什麼料,她起身看了看四周,發現這裏是相府靠西南角的偏僻角落,平常基本上無人問津。

王媼特意讓人把她帶來這裏,只怕是有什麼謀算,突然,她眼睛一亮,想到了上次沈月葭來王府說的那些話,她也想嫁給澹臺肆。

如此一來,她算是想明白過來了,只怕王媼母女今日的目的就是澹臺肆,她們把她支開,就是想要給澹臺肆和沈月葭製造機會。

這麼說來的話,那此時此刻的澹臺肆豈不是很危險嗎?

「四皇子,現在能幫我的只有你了,你馬上派人去找王爺,他現在有危險!」沈夙璃一臉着急地看向澹鈺,她雖然醒過來了,但還是有些沒精神。

澹鈺愣了一下,下意識脫口而出,「皇叔怎麼可能……你是說皇叔可能也被人下了葯?」

沈夙璃眉頭緊蹙,「現在看來很有這種可能,她們把我丟到這裏,可是王爺並沒跟過來,分明就是想要對王爺做什麼,四皇子,現在只能拜託你了!」

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澹鈺嚴肅了幾分,連忙對着沈夙璃抱了抱拳,「皇嬸放心,本殿現在就派人去找皇叔,絕對不會讓他出任何問題!」

澹鈺匆忙離開,沈夙璃則是焦急地扶著牆一點一點往出走,她的心被狠狠揪著,還有些緊張,其實她多多少少猜到了王媼和沈月葭的計劃。

如果澹臺肆真的中藥了,她真的不確定他會不會上套。

雖然此時此刻,她的內心被擔憂填滿,卻又莫名充滿了自信。

*

芍藥追着男人在相府來回幾圈后終於意識到了不對勁的地方,這男人似乎沒有想和她對打的意圖,反而一直帶着她在相府里轉來轉去。

Article Categories:
電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