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姜小白扭頭看去,才發現,莊妃不知道什麼時候,居然出現在那口銀棺的面前,面露冷笑之色,正在揭開那銀棺。

2020 年 10 月 28 日

“呼!”

七彩大蟒已經來到莊妃的面前,張口就吞。

莊妃身影一晃,從身後丟出一個人來,對着七彩大蟒就丟了過去。

正是陳曉靜。

我去!

這個莊妃,真是視人命如草芥!

姜小白見狀,這時候,也來不及去救陳曉靜,只能把破山劍往地上一插,往前一步,抱住七彩大蟒的尾巴,用力一拖。

七彩大蟒的腦袋,和陳曉靜險之又險的錯過。

莊妃在用陳曉靜當肉盾,阻擋了一下七彩大蟒之後,繼續去揭那銀棺的棺蓋。

她的手,已經按在了銀棺的棺蓋之上,將其揭開了一條縫。

這時候,七彩大蟒急了,猛地甩動巨尾,一掃之下,將抱住它尾巴的姜小白,給直直甩了起來。

即便是以姜小白的屍變之軀,也架不住這七彩大蟒的力量,硬生生被甩飛,撞向莊妃。

莊妃見狀,也不敢硬抗七彩大蟒的尾巴,身影一錯,躲開了巨尾。

“砰!”

姜小白只覺得眼前一黑,不偏不倚,他剛好一頭撞入了那口銀棺之中。

腦袋似乎撞到了某個軟綿的東西。

“咔!”

還沒等他站起來,就見到頭頂上,那銀棺的棺蓋,猛然合上。

然後,周圍的一切聲音,都消失了。

陷入一片冷寂之中。

姜小白雖然被困在銀棺之中,但他此時此刻是屍變之體,能夠黑夜視物,所以並不影響他觀察銀棺之中的環境。

這一看,他才發現,自己正好砸在一個渾身赤果、眉目如畫、國色天香的少女身上。

少女約莫十七八歲,身上沒有半點衣物,雙目緊閉,身上自然而然,帶着一種古典而幽靜的氣息。

論容貌,和莊妃,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氣質。

莊妃雖然也美,但是那種嫵媚、魅惑的美,而眼前的少女,卻是一種令人窒息、不敢仰視的美。

一種高貴、典雅的美麗。

夏皇后!

姜小白想到了她的身份。

可是,有些不對啊。

夏皇后沒有變成一堆白骨,可以理解,她應該是含着返老珠,所以肉身不腐。

可根據陳教授分析,夏皇后死的時候,是四十二歲,她應該是四十二歲的容貌,怎麼可能還維持着十七八歲的顏值?

而且,按照返老珠的定律,這時候,距離夏皇后死亡,已經過去了四百八十年,如果按照返老珠的重生定律來看,夏皇后應該已經60歲了纔對。

42,60,18……

姜小白心中一動,忽然想到了一個可能。

42加上18,不就剛好等於60麼?

也就是說,夏皇后即便是利用返老珠“復活”,也只能活到42歲,然後再次死去,重新“復活”。

所以說,她應該是在這銀棺之中,又“死”了一次?

這也能夠解釋,她爲什麼是渾身赤果了。

因爲她身爲皇后,下葬之時,肯定是衣着得體的,她現在這樣,只能說明她復活後,自己脫掉的。

也就是說,現在的夏皇后,應該是活着的?

就在這時候,眼前那國色天香的少女,忽然,睜開了眼睛。

她一睜眼,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猛地驚呼起來,猶如在畏懼什麼極度恐懼的事物,一伸手,就抱住了眼前的姜小白。

她的雙臂用力,死死將姜小白給抱着,手指不停的撕扯。

夏皇后的指甲,猶如利鉤一般,鋒銳至極,每一抓之下,姜小白的身上,便會多出一道抓痕。

好在此時此刻,姜小白施展出了屍者意志,身上擁有銅皮鐵骨的效果,要是血肉之軀,估計早就被她,給抓得血肉模糊了。

即便如此,他身上的衣物,也是沒辦法抵禦,不到半分鐘的時間,姜小白的渾身上下,就已經和夏皇后一樣,變得光光。

“你冷靜點!”姜小白急了,說。

但他根本按不住眼前猶如瘋魔的夏皇后。

這夏皇后,或許因爲之前甦醒過一次,所以此時此刻,神智有些不穩,對着姜小白又是抓又是咬的,還發出一種低吼聲。

一男一女,兩人都沒有衣服,光着身子,還被困在一個狹小的棺材裏,這般身軀貼合摩擦,很快,便有一種異樣的感覺,讓姜小白的小腹,猶如升起了一團火焰!

眼前的夏皇后,這一番折騰下,身體裏面,似乎也有某種本能,被漸漸喚醒。

她原本的低吼聲,漸漸的,變成了一種充滿嬌柔、魅惑氣息的吟聲。

“不,不!”

這種場面下,姜小白雖然也有些意亂情迷,但他還記得,莊妃說過的,自己身體裏,擁有極強的屍毒,若是和女子交合,屍毒,必然傳遞到女子的身上。

但此時此刻,由不得他了。

在這種環境下,不論是天時、地利、人和,都由不得他反抗。

男子和女子的身體構造,讓某些事情,自然而然,就水到渠成,陰陽調和。

冷酷軍長強寵妻 銀棺之中,一時間,風月無邊。 也不知過了多久。

姜小白有種身體被掏空的感覺,癱倒在銀棺之中,只覺得渾身乏力,幾乎連站起的力氣都沒了。

但與此同時,他感覺到,另一股力量,正從自己的小腹,漸漸升起。

“你是……誰?”

一個聲音,在他的耳畔響起。

聲音溫柔,空靈。

姜小白低頭看去,眼前的美景,讓他不由得老臉一紅:“我,叫姜小白。你是,夏皇后吧?”

“夏……皇后?”

少女聽到姜小白的話,眼神裏,先是有幾分空洞,但隨後,就變得極度的驚恐,再次抱住了姜小白,渾身開始顫抖起來。

“你怎麼了?”

對於眼前的女孩,姜小白莫名有種憐惜的感覺,將她摟住,說:“別怕,有我。”

也許是姜小白的話,起到了一定的鎮定作用,少女終於穩定了情緒。

“我怕,害怕孤獨,害怕黑暗,害怕,一個人,在這裏。”

少女說着,搖了搖頭,把他抱得更緊:“你,你不會走的,對吧?!”

看來,自己之前的猜測,是正確的。

她在六十年前,確實就甦醒過一次,並經歷過一次“輪迴”。

試想一下,一個人,被困在這棺材中,不能離開,沒有其他人說話,只有漫長的孤獨,大多數的人,只怕都會被逼瘋掉的。

這棺蓋,是純銀打造,起碼有千斤之重,雖然對姜小白來說,易如反掌,只需要輕輕一用力,就能夠將棺蓋推開,但對普通人來說,卻是窮其一生之重。

“別怕,你以後,不會孤獨了,我這就帶你,離開這裏。”姜小白拍了拍她的背,說。

“離開這裏?”

“對,你先把衣服穿好。”

姜小白說着,從下方拉起那鳳袍,將她的身體掩蓋住。

少女的肩頭鎖骨處,有一朵黑蓮花,和姜小白手背上的黑蓮,有幾分相似。

姜小白能夠察覺到,那朵黑蓮中,隱隱傳來的力量。

似乎……他也能夠調用?

好像,他和眼前的少女,發生了某種關係之後,自己和她之間,形成了某種獨特的聯繫。

當然,現在不是研究這種的時候。

姜小白也找了一塊布,胡亂在腰上一圍,然後雙手託着眼前的棺蓋,微微一用力。

咦?

他忽然發現,在用力的時候,自己居然可以激發屍者意志?

要知道,屍者意志,雖然能夠加強身體強度,卻也有限定,一次只能持續30分鐘,而一天,只能夠施展一次。

他之前對付七彩大蟒的時候,分明已經用過了一次,這時候,怎麼又可以用了?

難道自己在這棺材中,剛纔迷迷糊糊的,過去了一整天?

不應該啊。

難道……

姜小白目光落到少女的肩頭,那朵黑蓮之上,心中似有所悟。

他心中一動,力量催動,果然,少女肩頭的那朵黑蓮,也是亮起,緊跟着,他同時獲得了屍者意志的力量。

“轟!”

棺蓋被他隨手推開。

果然。

少女的身上,也複製了一份黑蓮,而他同時,可以使用這黑蓮之中的力量。

難道,她和冥寓,因爲自己,也產生了一定的關聯?

……

外面,靜悄悄的。

隨着姜小白的出現,就見到那頭七彩大蟒,猛地轉過頭,將目標,對準了他倆。

咦?

姜小白這才發現,陳教授等人,已經退出大墓。

大墓的門口,有千噸巨石斷龍石壓着,其縫隙雖然能夠由人通過,但七彩大蟒卻過不去,所以只能眼睜睜看着他們,無能爲力。

墓裏並沒有見到莊妃,也不知跑哪兒去了。

見七彩大蟒轉過頭,看向他們,姜小白連忙抱着夏皇后,跳出銀棺,就去找那破山劍。

但目光所及,卻並沒有見到破山劍的蹤跡。

“嘶嘶!”

七彩大蟒吞吐着蛇信,一口撲下來。

“你靠後,我來對付它!”

姜小白說着,抓起一尊石雕,砸向七彩大蟒。

“別。”

夏皇后伸出手,拉住了他的胳膊,然後往前一步,出現在七彩大蟒的面前,伸出手掌。

“小七,是你麼?”

夏皇后說。

說也奇怪,隨着她這句話一出口,眼前的那條七彩大蟒,居然怔了一下,然後,伸出蛇信,舔了舔夏皇后伸出的手掌。

“果然是你!”夏皇后露出純淨無邪的笑容,上前去,拍了拍七彩大蟒的腦袋。

“你認識它?”姜小白疑惑的問。

“嗯。”夏皇后點了點頭,眼中閃過回憶之色:“它本來是西域進貢給大明的一枚龍蛋,被宮女,安置在了我的房間裏,也不知怎麼,就孵化出它來,還咬了我一口。

我擔心被人發現,就悄悄把它養着,還給它取了個小七的名字。”

“賤人!”

就在這時候,遠處,傳來一個憤怒的聲音。

兩人扭頭看去,見莊妃正手裏提着破山劍,站在遠處,滿臉說不出的憎恨!

“賤人,當初,我特意讓陛下,給了你一枚即將孵化的蛇蛋,本是打算等蛇孵出來,將你咬死掉的。”

莊妃的臉上,露出極端惡毒的神色:“卻沒想到,你身上,居然帶着返老珠,解了蛇毒!”

原來是這樣。

“莊妃?”

夏皇后目光落到她的臉上,驚訝至極:“你不是,被趕出皇宮了麼?”

“呸!”

莊妃聽到夏皇后的話,更是怒不可加:“我和陛下兩情兩悅,這皇后寶座,本來就是我的!

哼,怎麼樣,被關在棺材裏的滋味,不好受吧,哈哈哈哈!”

聽到莊妃的話,夏皇后的身軀,又是抖動了一下,似是想起被關在銀棺之中的黑暗歲月。

一隻冰冷的手,悄無聲息的按在她的肩頭,雖然手掌冰冷,卻讓她感覺到無比的溫暖。

正是姜小白。

姜小白開口:“莊妃,你倆,都是經歷了五百年,才甦醒的。只怕這個天下,還認識的人,也就只有對方了。你又何必,非要爲難她?”

“哼!”

莊妃目光在他倆的身上一掃,面露冷笑之色:“夏氏,看你臉上春紅未褪,想必,是和這小子,在棺材裏,成就了一番苟且之事。

你身爲堂堂一國皇后,居然還保持五百年的處子之身,五百年過去,才被破去,哈哈哈哈!我都替你害臊!

今天,我就幫助陛下,清理門戶,把你們倆,都給殺了吧!”

莊妃說着,一揚手中的破山劍,就衝了過來。 破山劍,劍刃鋒銳,即便是七彩大蟒肉身之強,也不敢硬抗其鋒芒。

姜小白雖然屍變之後,擁有銅皮鐵骨的效果,卻也不敢去硬抗這劍刃,萬一被一劍砍掉個胳膊腿什麼的,那後半生就廢了。

轉手從旁邊的石像中,抽出一柄長槍,就招架過去。

只見劍光一閃,那鐵槍就被斬成兩段。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