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姜小凡微微眯起了雙眼,太陽之心和扶桑樹當初有過一戰,兩者都破損了一些,直到現在還沒有完全恢復,但是縱然如此,太陽之心依舊可怕到了極點,像是一輪真正的太陽朝著他壓了過來。

2021 年 1 月 8 日

然而對此,他顯得極為平靜,雲淡風輕。

「硬碰硬,你還不夠格!」

他冷漠道。

這不是他驕傲自大,而是一個事實。

相對而言,神圖比銀銅還要可怕一些,銀銅似乎只是神圖的載體而已。此刻他以神圖攻殺,儘管神圖也不全,但是卻絕對要比破損了的太陽之心強大一些。

「砰!」

兩強碰撞,金烏大祖翻飛,撞碎一片虛空。

「大祖!」

「大祖!」

「大祖!」

極為遙遠的地方,金烏一族僥倖存活下來的普通金烏們臉色大變,恐懼不已。

金烏大祖渾身是血,左肩崩開,依稀間可以看見其的骨頭,森森雪白,就如同它此刻的表情般,極為陰森。

「多少年了,本王已經記不得多少年沒有被人傷到過了,區區羅天重天的修為,在同時擁有聖兵的情況下,居然能將本王重創至此,你足夠覺得自傲,死了也值得了。」

他的瞳孔陰森至極。

他是半步聖天強者,他也掌控有聖兵,他有說這樣的話的資格。

「嘁。」

一道不屑的聲音響起,分外刺耳。

姜小凡頭頂,神圖旋轉,七彩神芒照耀天際,璀璨奪目:「少給自己帶高帽,你算什麼東西,連神族的王我都揍過,傷到你也會讓人覺得自傲?」

「轟!」

神圖震動,七彩霞光垂落,在其手凝聚成一柄七彩色神劍。

一時間,刺耳的劍嘯頓時響了起來,夾雜著讓人靈魂都疼痛的感覺,震得下方的諸多金烏耳膜都要破開了。只是眨眼間而已,姜小凡的身影消失在原地,於下一刻出現在金烏大祖身前,一劍斬下。

「噗!」

血液炸開,四濺虛空。

金烏大祖橫飛,軀體差點四分五裂,若非關鍵時刻有太陽之心護體,他這條性命估計會直接丟掉。畢竟,姜小凡手的七彩神劍可是神圖道光凝聚而成。

「臭小!」

金烏大祖眼神殘酷至極,布滿了血絲。


此刻,任何人都能看出來他眼的殺氣,濃郁到了極點。

對此,姜小凡的話很簡單。

「斬了你!」

他以七彩神劍催動裂天劍訣,這片虛空剎那間就被滿天的黑白劍罡籠罩了,這是他以神圖催動而出的純粹殺劍,自然可怕到了極點,絕對可殺半步聖天。

「裂天劍舞!」

他冷漠的道。

他看似只斬出了一劍,但是卻讓整個天空都被劍域覆蓋。

這一招,很可怕!

金烏大祖自然也感覺到了這一劍的可怕,只是,他的眼神變得更加陰冷,其的殺光也更加的恐怖,充滿了一股嗜血的味道:「差不多了……」

「轟!」

隨著他的話語落下,這片已經平穩的世界突然震動起來。

肉眼可以看到,三面紫色的炎牆突然從大地之下衝起,衝上了蒼穹,不,應該說沖入了星空,在瞬間將姜小凡困在了其。

「三重赤炎陣!」

三道冰冷的聲音同時響起。

三道紫色炎牆的三個頂點上,金烏二祖,金烏三祖,金烏四祖,三人面色冷酷,其間不含絲毫情緒波動,讓給人一種極致的冰冷之感。

姜小凡皺眉,一股不好的感覺油然而生。

「你們……」


他望著三個頂點的三人,而後又望向金烏大祖不遠處,那個方向,有著三道相同的身影,正是金烏二祖,金烏三祖,金烏四祖,於三個頂點的三人一模一樣。

「幻影嗎,我居然也會這種術。」

他搖頭道。

金烏大祖旁邊,三道身影緩緩消散,從空氣消失。

金烏大祖冷笑:「太陽之心是我族聖兵,儘管破損了一些,但是依舊是聖兵。藉助聖兵施展鏡花水月,沒有聖天級的修為,誰能夠避開?」

姜小凡頭頂的神圖讓他很忌憚,再加上還有扶桑古樹,他儘管為半步聖天修士也不敢大意。

他在之前低聲與金烏二祖等人說了一些話,而後趁著與姜小凡對拼之際,以太陽之心催動幻術鏡花水月,迷惑了姜小凡的感知,讓姜小凡以為金烏二祖等三人依舊還是在旁邊看戲,而實際上,那三人已經出現在了另外三個地方,耗費神能精力凝聚出著三重赤炎陣。

這座大陣集合了三尊羅天七重天以上君王強者的可怕力量,可困封聖天之下任何人。

「你的結局只有死。」金烏大祖望著姜小凡,冷酷無情的道:「不過還是要感謝你,特意將我族的聖木護送而回,說起來,我等正在為缺少聖木枝幹而煩惱,沒有這種東西,陰聖實驗也很難進行。」

「嗡!」

太陽之心微微震動,如同一輪太陽。

三重赤炎陣,姜小凡神色平靜,絲毫沒有因為被困於大陣而生出慌亂感。他手的七彩色神劍平舉了起來,言語平靜,但是卻帶著一種漠視:「少自以為是了,最後,你們依然要死。」

被困殺陣,他的姿態讓金烏大祖等人極為惱怒。

「該死的人類!」

遠處,不少金烏怒罵。

他們一族的強者以三重赤炎陣困住了姜小凡,他們原本想看姜小凡臉上出現害怕和悔恨的臉色,想聽到他求饒的言語,但是,這一切都讓他們不如願。姜小凡就算被困在三重赤炎陣,依然鎮定自若,依然睥睨著他們。

他們恨這種表情。

「不見棺材不掉淚!」

金烏大祖眼神一寒。

這片世界再一次震動,他頭頂的太陽之心光華璀璨,已經淪為廢墟的金烏殿宇群破開,一頭渾身籠罩著炎火的金烏沖了出來,發出一道震天大吼。這隻金烏足足有千丈多高,人類在它面前連一粒塵埃都不如。

「現在如何!」

金烏大祖冷道。

他出現在了龐大的金烏頭頂,迄立蒼穹之上,俯視著姜小凡。

這頭龐大金烏身上充斥著浩瀚的生命氣息,但是卻根本不像是生命體所具有的那種生命氣息。

姜小凡眼閃爍神芒,這股氣息,他稍微有些熟悉,因為他曾感覺到過相似的氣息,在仙女星的祖脈之上。

「世界祖脈?」

他皺了皺眉。

三重赤炎陣外,金烏大祖和金烏二祖三人都有些意外,沒有想到姜小凡竟然能在瞬間看破這頭龐大金烏的真正由來。

「眼力不錯!」

金烏大祖冷笑。

星空龐大,星辰遍布,大世界無盡,這些密集的世界,任何一個世界都有著自己的祖脈,無非是強弱程度不同而已,但是,就算是再弱的祖脈,那也絕對都是極為可怕的力量。

「果然是。」

姜小凡眯起了眼睛。

眼前這頭金烏無疑是這顆星辰的世界祖脈凝聚而成,雖然它所透發出的那種力量遠沒有仙女星那股強大,但是卻也絕對足以帶給他威脅,畢竟是一個世界的全部力量,他就算掌控有聖兵也不敢大意。

這樣的力量,只有聖天帝皇才能做到無視。

「這麼說來,我現在是要真正和一個大世界對抗啊……」他手的七彩神劍垂了下來,給人一種鬥志消散的感覺:「你們還真是看得起我,這一戰之後,這條祖脈也差不多就毀了吧,你是想拼掉你們的世界來與我一戰?」

ps:這周四一早就要出去擴展了,周晚上回來,出去幾天都沒法碼字,所以很抱歉,這周一到周都只有一更了,嗯,就是這樣,希望大家多多擔待下,欠下的章,盡量抽時間補回來。 紅姐看着這個金髮男如此猥瑣無賴, 心中殺機頓起,她抱着金髮男的頭就要把手指插入他的脖子。“你殺了我, 你就會死無葬身之地!金髮男臉色一冷說。再說了, 你不是爲了錢麼?你這樣的身體, 能值幾個錢?”

紅姐再次望向桌上的錢,頓時雙手一軟, 就放開了金髮男。金髮男趁虛而入, 雙手一把抓住她的胸脯。那富有彈性的雙峯, 在他的一雙大手中揉來摸去, 紅姐忍不住身體一顫, 她只好咬着牙, 閉上雙眸, 任人擺佈。

但卻沒有等到下一步動作, 那雙大手移開了。紅姐睜開雙眸, 卻見金髮男已站了起來, 正在整理着衣服。

紅姐從地毯上一躍而起, 站在桌子旁,雙眸盯着桌上的鈔票。美元!我愛死你了!紅姐在心裏叫。“在美國,錢是最實際的, 沒錢寸步難行。”紅姐對自己說。

“你拿這錢走吧!給你兩天時間, 調整一下自已的心態, 然後去盛達公司見佳佳, 她會給你籤一份正式合同的!”金髮男說着, 從書架上拿出一張名片遞給紅姐。“你到時打這個電話, 找李佳佳就成!去吧, 可別忘了我啊!”金髮男衝她笑了笑, 說:“我叫洛迪!在紐約,你說是我的人, 沒人敢欺負你的!”

“洛迪!你果然是紐約的地下世界的老大?想不到呀!”紅姐兩眼一亮, 忍不住上下打量着他, 心中一陳竊喜。和AK幫的老大搭上關係, 以後在紐約就能有立足之地了!紅姐忍不住得瑟, 然後柔聲的說:“洛迪先生, 剛纔多有冒犯了, 以後, 你一句話, 我願意爲你赴湯蹈火!”

“有你這句話就好!”洛迪那白淨的臉上露出個笑容,深遂的藍眼睛望着紅姐:“你可以拿錢走了!”

紅姐伸手把桌上的餐布一卷, 一包把桌上的錢全部包好, 扛在背上, 五百萬美金挻沉的。“謝了!洛迪先生!”

一個密碼箱劈了過來, 紅姐眼突手快接住。只見洛迪通的一聲跳下游泳池, 然後露出頭說:“用箱子裝吧!別像個打劫似的!”

紅姐皺眉, 把錢往箱子一倒, 合上, 就來到門前。門自動打開了, 紅姐回頭朝洛迪送上一個飛吻, 匆匆的走了出去。

提着個沉甸甸的箱子,紅姐走得輕快。昨天還一無所有, 今天卻腰纏萬貫,他媽的這就是命運麼?看來, 天堂和地獄只有一步之遙!

要不?回賭場賭一把?姐今天有的是錢!紅姐聽到前面的賭場傳來的叫喊聲心裏就癢癢的, 她提了提密碼箱, 還是忍住了誘惑, 走入了電梯間, 走出了帝國大廈。

走在正午的陽光下, 行人匆匆, 車水馬龍, 見到陽光真好, 證明自己還活着, 還有明天。我該何去何從呢?紅姐在國王夜總會裏呆久了, 每天除了賭錢就是偷錢, 累了困了就在客戶休息區的大沙發躺一會, 爬起來吃飽喝足又去賭錢。現在, 過上正常人生活了, 卻有點無所適同!


紅姐招了輛出租車, 鑽入去, 說:“去旅館!找住的地方!”

……..

李佳佳正坐在總栽辦公室裏發呆, 陳漢強的病情惡化, 又住進了醫院。李佳佳又重新坐上了代總的位置,代理公司的管理權。公司並沒有因爲陳漢強不在而亂了套, 公司各部門還是各司其職, 正常運轉,倒是李佳佳這個總助理無所是事。這刻, 她正坐在大班桌後面玩手機。

“李助!有個女人說要找你,你有空不?”前臺打來電話。

“什麼人?找我做什麼的?”李佳佳拿着話筒一臉不奈煩。

“中國人, 說是應聘安保的!叫紅姐!”

李佳佳這時才記起, 洛迪相中的那個紅衣女來了, 不知道這女人是否被洛迪收服了沒有?想到這, 卻有種酸溜溜的感覺。但瞬間卻又釋然, 洛迪這傢伙, 不知道睡了多少女人哩!李佳佳努了努嘴, 然後又咬了咬牙, 表情複雜的皺了皺眉, 最後下了很大的決心點了點頭, 說:“好吧!帶她上來吧。”

紅姐正在門衛室門口乾等着, 正想拿出剛賣的蘋果手機玩一下, 卻來了個穿防彈背心, 戴耳麥的黑人保安, 向她招招手, 讓紅姐跟他走。

紅姐扶了扶墨鏡,摸了摸昨天晚上剃的光頭, 她特地賣了套黑皮衣穿着,這樣的打扮已經判若兩人,就算是葉峯也不會想到,以前的紅姐變成了個光頭。她就是怕陳小姍和葉峯認出,所以才剃了個光頭。

紅姐跟着黑人保安進入了大廈,保安拿着個門卡,每進一扇門都要刷卡,到了二十八樓總裁辦,不但要刷卡,還要對虹膜,保衛嚴密可見一斑。

保安帶她進入辦公室,也不出聲,向紅姐點點頭就走了。


紅姐雙手抱胸,掃視了一眼這個豪華的辦公室,前面的落地大窗旁邊,居然有一個小花園,種着各種名貴的盤景,和鮮花。再望向大班桌,一個妖豔的女人正在看電腦。

這女就是李佳佳吧?紅姐看了看她,修長的身材,瓜子臉,大眼睛,而胸前飽滿得如兇器一般,有着無以倫比的殺傷力。紅姐盯着李佳佳,心道,怪不得陳小姍爸爸這麼器重她呀,原來是個天生美得讓人窒息的妖嬈尤物呀!

李佳佳擡頭看了看紅姐,心中不覺一愕,這貨居然剃了個光頭,裝逼的節奏麼?黑衣,光頭,墨鏡,好前衛好酷呀!李佳佳冷着臉,用她那雙冷若冰霜的眸子掃視着紅姐,淡淡的說:“你,就是紅姐?”

“老闆!我是紅姐!”紅姐趕快向她低着頭回答說。

李佳佳按了一下大班臺邊角上的按鈕,大門吱的一聲關上。“你叫我老闆?錯!叫主人!”李佳佳在大班桌後面吼。聲音冰冷,不怒自威!

“是!主人!”紅姐趕快跪下,向大班桌叩頭。這樣的方式,纔是對主人的忠誠。紅姐是個**湖,她明白,凡是權貴的人都喜歡這口。

果然,李佳佳冷豔的臉一緩,露出個滿意的笑靨。“不錯!你必須做我忠實的狗!一條只聽我的話的狗!明白麼?”

紅姐心中暗笑,我是你的狗?放屁!但是,看在錢的份上,做一條有錢的狗總比做個窮途潦倒的傻逼強吧?於是她叩了叩頭說:“主人!我願爲你赴湯蹈火!爲你出生入死!”

“哈!你以爲說說我就信你?”李佳佳冷哼着,說:“你得給我證明點什麼才成!”

“你不信我?”紅姐臉一繃,問。

“你給我做個行動!”李佳佳認真的說。

“好!”紅姐臉一冷,突然手一伸,右手就握着把亮晶晶的匕首,然後舉起左手,匕首一動,就把食指切了下來。血濺在地板上,晶瑩剔透,腥氣在四周盪漾。

而紅姐卻面不改色,雙眸射出一股殺氣。“這就是明證,如果我對主人不忠,我的命你隨時可以拿去!”紅姐冷冷的說。

“哈!哈!你果然是條聽話的狗!好了!起來吧!從現在起,你就在我身邊做我的保鏢!”李佳佳在大班桌後面狂笑。良久,才止住笑,然後扔出一個文件夾,說:“這是公司的聘任合同,你簽了吧!”

紅姐接過合同,用斷指在簽名處按下個血印,然後才刷刷的寫上名字。接着,她從口袋裏拿出條手帕把斷指處包紮起來。看着合同,心中舒了口氣,終於有份工作了! 姜小凡的神色很平靜,但是心中卻並不怎麼平靜。此時此刻,被困三重赤炎陣中,他望著前方的那頭龐大金烏,切切實實感覺到了巨大的威脅。

「手段不錯,看來你們是真的不想要顆星辰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