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姑姑幹喪葬這一行,詭異的事情遇了不少,陰陽戒的事情,估計她也早有耳聞,如果戒指是假的,以她毒辣的眼光,不難看出來。

2020 年 10 月 28 日

難道說……

我手上戴的那隻陰戒,是真的?! 這麼一推算,戒指有百分之八十的機率在姑姑手裏,既然有這百分之八十的機率,我現在曉冉跟我鬧成了這個樣子,我也不好去姑姑家,再說,就算找到了藉口去姑姑家,也不知道她會把戒指藏在哪。

回到宿舍的時候,整個宿舍就剩韓子墨一個人,她背對着我,直挺挺的坐在那座位上,也不知道在幹嘛。

我看了一下劉萌萌的座位,被收拾的乾乾淨淨,人去牀空。

突然,韓子墨開口說話了,她冷冰冰的,有些陰陽怪氣。

家有蠻妻 “你今天爲什麼不在宿舍,你在逃避什麼?”

“逃避?劉萌萌都不在宿舍好幾天了,她的死,跟我沒有任何關係。”

“誰說她死了?”韓子墨笑笑說:“如果她死了,警察早就找你問話了。”

我心中一涼,劉萌萌沒死?那行李箱,還有黑布條是怎麼回事。

“你這麼希望她死?但她只是瘋了,也是,一個瘋了的人,就什麼也說不出來了。”

我聞言,扭頭看向韓子墨,不由得通體變寒,她平時不怎麼說話,一說話,就給人一種恐怖的感覺。

而且她這句話說得這麼隱晦是要向我傳達什麼信息呢?

韓子墨起身,走出了宿舍,我也沒有叫她。

怪不得今天我沒有被警察的電話給騷擾,原來,劉萌萌就根本沒有死,那個照片,大概就是孫書煜用來騙我的,果然,我就不該相信他,估計我兜裏那黑布條,也是他趁我不注意的時候放進去的。

從今天起,我就應該跟孫書煜劃清楚立場,因爲,我已經選擇站在孫遇玄這一邊了,不是因爲我跟他之間有多大的利益共生關係,而是,我相信他。

他的死是個陰謀,他也說過,這個陰謀,與我想要知道的事情悉悉相關,我們的冥婚,開始就不是個巧合,冥冥之中,是有人安排的。

我把書包放到了桌子上,然後準備把書包裏的罈子拿出來,然而把罈子拿出來的那一瞬間,我整個人都愣住了,宛如冰封。

罈子口的紅紙竟然被人揭開了!

我爲什麼要用揭這個詞,因爲,如果是罈子精自己出來的話,他應該會衝破紅紙,但,現在的情況是,罈子上纏繞的線被解開了,而且紅紙就完完整整的躺在我書包裏,不用想,都能猜到是孫書煜或者宋師傅乾的!

我氣的咬牙切齒,卻又別無他法,晃了晃罈子,裏面卻沒有人理我。

“罈子精你還在不在裏邊?如果在的話,你就跟我說句話,你不要嚇我呀,罈子精?”

婚寵撩人:霸道”醜夫”非要我! 然而任憑我怎麼叫喊,罈子都是靜悄悄的,根本沒有人回答我。

突然,我感覺心裏邊空落落的,彷彿失去了什麼重要的東西,罈子精對我這麼好,而我,卻沒能保護了得了他。

他說過,只要他從這個罈子出去,就會有人抓他,所以,他現在不會出什麼意外了吧?

我不知道如何是好,心急如焚的直跺腳,剛準備把電話給孫書煜把他大罵一頓,罈子裏面就傳過來一個打哈欠的聲音。

“我說你這個醜女人煩不煩呀,總是在睡覺的時候把本少爺給吵醒。”

我聽到他傲嬌的聲音,心竟然在一瞬間安定了下來,也不管什麼面子不面子,緊緊抱住罈子,開心的說:“你既然在裏面爲什麼不早告訴我,我都快被嚇死了,還以爲你跑了呢,被壞人抓起來了怎麼辦,畢竟你還是個蛋蛋後,心智還不成熟。。”

“醜女人你給我鬆開,本少爺可是靈界第一強,用的着你擔心,再說,要是本少爺真的有個三長兩短,你會來救本少爺嗎?”

“當然會了。”我肯定的說:“你救過我這麼多次,額,也沒有很多次,但是呢,我是個心地善良的人,所以如果你有危險的話,我一定會不顧自己的安危去救你,但好像,我救你也沒什麼用,我這麼廢柴。”

“知道就好,本少爺也不指望你。”他傲嬌地輕哼一聲,臭屁極了,但我猜,他心裏一定很開心,因爲他說話的語氣竟然帶着一點點不好意思。

沒想到這個蛋蛋後,還是蠻可愛的嘛。

“駱凝,你們鬼都不帶投胎的嗎,而且一個二個還都這麼厲害,爲什麼像你們這麼厲害的鬼只有我遇見啊,平常人不僅很難遇到鬼,就算遇到也只是一個身影而已,爲什麼我遇到的就能說能笑又能跳的。”

“因爲……”駱凝故意拉長了聲音,說:“因爲你醜啊。”

我聞言,一臉黑線,這個蛋蛋後還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他特別高貴的命令到:“給本少爺把罈子封起來,那個男人是誰,怎麼比女人還八卦,他以爲他肉眼凡胎的能看到本少爺嗎?”

一聽到看不見這三個字,我便想起來了那個無影殺手。

於是我邊封罈子邊問他:“小十三,你認不認識一個叫做無影殺手的鬼。”

他一聽,不樂意了:“誰讓你自作主張給本少爺亂起名號了?”

“這樣叫着比較順口呀,而且,剛好你十三歲,叫你小十三顯得多親切。”

“誰要跟你親切啊?”他雖然嘴上這麼說,但並沒有不讓我叫,這讓我對這個傲嬌屬性的小罈子,更加喜歡了。

小十三雖然表面傲嬌,但內心卻是一個爲一點小事就能歡喜的人,他終究只有十三歲,就變成了一縷遊魂,在人世間飄蕩。

那天,他之所以會到我的罈子裏,是因爲他餓了吧,想來罈子裏邊吃口飯。

這麼想想,小十三真的很可憐。

“那你到底知不知道那個叫做無影殺手的?你不是說自己無所不知,無所不曉嗎?”我再一次問道。

“不認識。”小十三乾脆的答“什麼無影殺手,真是土的掉渣的名字,像這種人本少爺怎麼可能會認識?”

我翻了他一個白眼,然後繼續問道:“那陰陽戒你知道嗎?如果你連這個都不知道,我就真的瞧不起你了。”

他切了一聲說:“我都不知道那破爛玩意,你們爲什麼還當寶貝一樣爭來搶去,本少爺根本就不屑好嗎?”

“行行行,你厲害,你不屑但是我屑好了吧,我就想知道陰戒在哪?或者說怎樣才能找到它,如果我現在手裏有一枚陽戒,那我能不能利用這枚陽戒去找到那枚陰戒。”

小十三假裝思索半天,分明是要晾我一會兒,讓我知道花兒爲什麼這樣紅。

最後,在我再一次的請求下,他才終於金口難開的說:“這個嗎,看在你百般哀求本少爺的份上,本少爺就勉爲其難的告訴你。”

我聞言不由得又翻了他一個白眼。

“其實有了陽戒就很好辦了,畢竟它兩個是一對,只要你戴上陽戒,來到陰戒的附近,念聲咒語,它就自動來找你了。”

“什麼咒語?”

他一本正經的說:“芝麻開門。”

“小十三!”我氣的火冒三丈“跟你講認真的呢。”

他連帶着罈子,蹦得遠遠的,要是這個罈子有手有腳的話,他此時一定是翹着個二郎腿。

“這咒語只有本少爺一個知道,我爲什麼要告訴你。”

他這麼一說,我不禁有點懷疑起來了,他不過是一個十三歲的小孩子,爲什麼懂得會這麼多,不僅如此,本事也比孫遇玄高。

小十三聽了我的疑惑後,特別不屑的說:“本少爺死的早,在陰間不知道闖蕩了多少年,再加上本少爺悟性高,自然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本少爺的高度,不是一般人可以企及的。”

我無語了,只能靜靜的看着他裝逼,最後實在是忍無可忍,拉下臉,仰裝生氣的說:“不說算了。”

“恩,那就算了吧。”

“別啊!”

小十三沉默了三秒後,語氣不再輕佻,而是認真的說:“以我分身,招我之魂,仰憑次收,討陰配之戒。”

我正默默的揹着,卻被小十三的一句轉折詞給打斷了。

“不過——” “不過什麼?”

“你不會加印,也沒有道行,所以你念這個咒語,也不會有用。”

“那怎麼辦?”

“哎,當然只能依靠本少爺了。”他假裝無奈的嘆氣,同時又說的洋洋自得。

我一聽有戲,趕緊厚着臉皮,笑着說了句:“小十三,你真好。”

“嘖嘖,醜女人變臉真是比翻書都快。”他嫌棄的說道。

“不過……我不確定戒指會不會在我姑姑那,也不確定它是不是真的。”我小心翼翼的說,就怕小十三到時候幫我瞎忙活一場。

沒想到小十三不僅沒有責怪我連把握都沒有就請他出山,還對我說:“既然有機率,就去試試,不管多少。”

種仙根 我聽到小十三這麼說,真的震驚壞了,因爲我就沒想過,他竟然還能說出這麼有深度的話,然而,沒想到我心裏剛讚美完,他便又恢復了之前那副白癡狀態。

“雖然說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但有本少爺在,沒必要擔心那些有的沒的,我要睡了,別打擾我,煩死了。”

“你——”

他轉動罈子翻了一個身,不準備理我。

我跟孫遇玄發了個短信問他有沒有找到戒指,過了一會兒,他回覆過來:沒有,戒指不在這一片。

我又發過去一條:我知道找到戒指的方法了,是一個朋友告訴我的,但是,需要你手裏的那枚戒指。

短信發過去不到一會兒,他便打來了電話,開門見山的問:“什麼朋友。”

舊年雪傾城 “就是一個普通朋友,我以後再給你解釋。”

“一個普通朋友,爲什麼會告訴你怎樣找到陰陽戒的方法,你能肯定他不是爲了騙到我手裏的陽戒?”

“你不要把別人想的那麼壞好不好,他救過我,而且人也很好,再說是我主動找他幫忙的。”

“我不要把人想的那麼壞?”孫遇玄低聲重複我的話,語氣聽起來有點不高興“如果你不輕易信人,我也不用時刻提醒。”

“我不過只是想幫你早日找到戒指,說到底,在你眼裏任何人都是不能信任的,包括我,你敢說你對我已經放下防備了嗎,你敢說你把我當朋友了嗎,我也不知道我爲什麼要對你的事情這麼上心,說不定我這麼對你,你還以爲我是有利——”

“有利什麼,繼續說完。”

我抱着電話,呆愣的看着眼前人,不由的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面前這個穿着白色西服的男人,除了孫遇玄還能有誰!

那一瞬間,我分不清是驚還是喜,是該笑,還是該張大嘴巴,傻愣着。

孫遇玄掛了電話,闊步向我走過來,我傻愣着往後退,孫遇玄卻一把摟住了我的腰,我驚呼一聲,臉蹭的一下子就紅了,他將我扶正,指了指我腳邊的水盆,那無語的表情像是在說,你走路能不能長點眼睛。

但是,誰腦門後面長眼睛!

我怒氣未消的瞪着他,還沒說他壞話,就跑到我面前了,那以後是不是連說他壞話的權利都沒有了!

“你自己在這演什麼呢,表情這麼豐富。”

他不鹹不淡的說,我聞言,恨不得瞪死他。

“說說什麼方法,我聽聽可不可信。”

“反正你又不相信我,告訴你也沒用。”

“嘖。”孫遇玄突然靠近我,把我逼到了牀與牀之間的扶梯上“我竟然有點好奇,你那個所謂的朋友是誰,我不過說了他一句,你就瞪了我不下十眼。”

我本想着小十三跟他都是鬼,給它介紹一個鬼弟弟也好,但是小十三那麼傲嬌,也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我怕我的擅自決定會讓小十三生氣,於是什麼也沒說,反正我也不想告訴孫遇玄。

小十三比他可愛多了。

我推開了孫遇玄,然後不情願的把方法告訴了他,當我說出我懷疑戒指會在我姑姑那裏的時候,孫遇玄不僅沒有驚訝,反而還一臉讚許的看着我。

“其實我早就猜到是你姑姑拿走了戒指,因爲你能接觸的人也只有她,而且,一定是她跟你說了什麼,纔會導致那天我讓你找戒指,你卻杳無音訊。其實戒指本身並沒有什麼問題,既然你會害怕,說明你姑姑一定對你撒了謊,所以,這個戒指不是在她那還會在誰那。”

我疑惑的看着他:“那你爲什麼不早點告訴我。”

“早點告訴你?”孫遇玄輕哼一聲:“你這麼信任你姑姑,我早點告訴你,你只會覺得我在挑撥你和你姑姑之間的關係,與其被誤會,我更願意你自己去發現這些,只有親自經歷,才能汲取教訓。”

我聽到他這麼說,心情一瞬間跌入谷底,我真不知道姑姑爲什麼要欺騙我,還是說,她有什麼難言的苦衷?

孫遇玄把戒指放到了我的掌心,涼涼的冷金屬,引得我指尖微顫。

“既然你已經找好了人,我就不陪你去了。”

“你怎麼知道?”

“因爲,你召喚不來。”

果然,聰明人始終都是聰明人。

“那你不想知道是誰陪我去?”

“你的好朋友。”他特地加重了好朋友這三個子,要不是我跟他之間沒有一點電火花,我還真會以爲他是在吃醋。

“他一定是比我厲害,要不,你也不會叫他而沒叫我了。”他又補充了一句,我這麼聽完之後,竟然覺得有點對不起他,孫遇玄真是會玩語言藝術。

“不過。”他輕擡眼皮,泛着深茶色的眼眸低低的瞧着我“我必須像你說明一件事,我確實從來沒有把你當過朋友。”

不知爲什麼,我聽他這麼說以後,心裏竟然挺不是滋味,感覺酸酸的,麻麻的……

“因爲你是我女人。”

他緊抿着脣,一副不苟言笑的姿態,表情冷冰冰,雙手插在褲兜裏,安靜的看着我,他的眼睛深沉的像片海,只消一眼,便能將我吞沒。

我愕然,驚慌的擡頭看他,整個人完完全全的愣住了,很複雜的情緒一瞬間涌了上來,我已分不清,什麼是什麼。

“洗漱,睡覺。”他命令道。

歡喜農門:王爺,種地啦 “哦。”我閃躲的移開了目光,連帶着去拿牙杯的手都微微顫抖,心臟在胸腔裏不安的跳動,臉上悄悄地爬上了紅雲,只因爲他的一句:

你是我的女人……

孫遇玄開了陽臺的門,跳上了一米高的防護牆,靠着背,撐着腿半坐在上面,微微擡臉,看着混沌的夜空,思索。

我頓住了去洗漱的腳步,像看一道習題般,認真的看着他。

這是一個極爲隱忍的男子,他的喜或悲,從來不表露於表面,他冷漠的表情背後,掩藏太多的情緒。

他似乎是發現了我的目光,微微側臉:“不準備睡了?”

我猛地低下頭,晃得牙杯裏的牙刷哐啷作響,逃一般的走出宿舍,卻情不自禁的提起了嘴角,我拍了拍自己的臉,在心裏告誡自己要清醒。

洗漱完之後,孫遇玄仍沒有離開,保持着原來的動作,如同一尊不會動的雕像一般,我看到他這樣,不由得又擔心起來。

“你不走嗎?明天天亮了你怎麼辦?”

“你先睡。”他沒有轉過頭看我,說:“後半夜我再走。”

這時,我才突然反應過來,爲什麼他不轉過臉看我,因爲十二點到了,他會變成死時的樣子!

想到這,我擦了擦臉上了水,立馬關了燈,上牀睡覺。

然而翻來覆去,無論怎麼努力,都睡不着,總是想勾起頭,看看外面的孫遇玄還在不在,就這麼過了很久,睏意終於緩緩來襲。

我不知哪根神經錯亂了,竟迷迷糊糊的問:“孫遇玄……你疼嗎?”

他沉默了很久,才事不關己般的說:“還好。”

“別逞強了,應該很疼吧。”我眯着眼睛,意識不清。

……

許久之後,他默默的嗯了一聲,像是閉着眼睛,又像是——

隻字不提。 睜開眼的那一瞬間,不由得,有些茫然,我該如何找藉口,去姑姑家呢,正猶豫着我呢,曉冉就打來了電話,完全不像之前一般氣焰囂張,而是聲音弱弱的說:“姐,我上次不該這麼做,我不是有意的,對不起。”

“沒關係,我不怪你。”我這麼說完,眼睛都有點酸了,因爲曉冉竟然不再誤會我了,我一直都沒有想好怎麼跟她解釋。

“我媽晚上回來,叫你來我們家晚吃飯。”

“嗯,好,我晚上就去,曉——”

我話還沒說完,她便掛斷了電話,其實我想問問她跟陳繁怎麼樣了,但估計,她也不想和我說太多,所以我也沒有再打回去。

既然有了去姑姑家的契機,我就不用爲這件事而苦惱了。

不過罈子精今天似乎有點不高興,一整天都沒有被說話,無論我怎麼敲怎麼打它都不理我,死傲嬌蛋蛋後!

我忙了一天,洗洗弄弄,去了趟澡堂回來之後,時間也差不多將近傍晚了,我把罈子裝到了書包裏,然後坐公交去了姑姑家,估計這個時候姑姑家也差不多在吃飯了。

進去的時候,飯菜剛擺好,姑姑說正準備給我打電話叫我來的,坐在飯桌上的姑父擡眼看了我一下,目光猥瑣,看到他就噁心。

曉冉看了看姑父又看了看我,她什麼意思我也心知肚明,她上次也明擺的說了出來,他看過姑父對我毛手毛腳的一幕。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