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如此伊人,此生有幸得見,已是大慰平生,也確實不該奢求太多啊……”逍遙子雙眼癡迷,接着緩緩地黯然,長嘆一聲。

2021 年 1 月 10 日

言語落下,逍遙子就欲再度提腳前行。


“哈哈,小傢伙倒是有着無限感慨啊……”突然,天空中傳來一道以內力擴響的傳音,久久不散。

一直陷入思緒中的逍遙子竟然沒有反應過來,反而是黯然開口道;“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愛上層樓,爲賦新詞強說愁。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語還休。欲語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

“也難怪,我那師妹,倒也確實是個可以讓天下男子爲之傾倒的絕世女子。”天際繼續傳來戲謔的笑聲,這次的聲音沒有變音,而是一種略帶蒼老但卻梟雄氣濃厚的男子聲。

這一聲驚雷般響徹,這纔將逍遙子自思緒中拉了出來,一時間,逍遙子大驚!

一個殺手,最需要的,便是反應能力,自己先前那般,恐怕若是這人有惡意,早已將自己殺了千百遍了。

努力地搖了搖頭,逍遙子緊握手中劍,擡頭嘯問道;“不知是何方高人,在此尋小子的開心?”

話音落下同時,逍遙子體內內力流動,殺氣隱隱潺潺而動。

“年紀不大,警惕性很高嘛……”

逍遙子聞言,輕輕一笑道;“閣下只怕說笑了,我逍遙子游歷江湖這麼多年,每日都是在刀尖上討生活,若是警惕性不高,恐怕這顆項上人頭,早已不知去了哪個人袋中換了賞錢了。”

這次,天際沒有聲音再傳出,但逍遙子很清楚,那人肯定還在,只是武功高絕,讓自己無法發覺。

想到此,即便是逍遙子也不禁蹙眉,自己是應該高興還是苦笑?這平日裏八百年都遇不到的絕世高手,怎的這幾日頻繁露面,還都讓自己撞個正着。

“颼!”

猛地,一聲雷響悄然,幾乎是瞬間,猶如鐵鉗般的手掌已經猛地掐在逍遙子脖子上,將其高高地舉起。

“我若想殺你,再警惕也無用。”滄桑的男子聲音再度傳來,不同的是,這次的聲源就在逍遙子身後……

“那便試試看!”逍遙子也是驚怒,大吼一聲,猛地一記勾腳後踢,身體猛地向前傾,幾乎是同時,手中長劍寒芒一閃,向後刺去。


這一連串的動作,不可謂不快,逍遙子多年的殺手生涯,也讓他有了超比常人的反應力。

可惜……他遇到的是他。

“滴答……”

幾滴鮮血順着劍刃流了下來,但卻是順着那男子的劍,流的是逍遙子脖頸的血。

長劍輕輕地搭在逍遙子脖頸上,也不見用力,只是血痕輕現,血珠緩緩滾落,墜在劍身上,發出清脆的滴答聲……

“你,你究竟是誰?!”逍遙子大驚,急忙將身子向後移了移,接着滿臉驚駭的問道。

那偉岸的中年男人滄桑的笑了笑,沒有答語,只是猛地擲出了手中長劍。

“嗆啷啷啷……”

長劍如飛龍般卷席而出,劍柄上還纏着一道烏黑的鐵鏈,劍鋒自天空錚鳴響徹,半晌後,轟然墜地,砰地一聲刻在地心,一道道裂縫也是猛地擴散開來。

但逍遙子卻是在此時驚愕的睜大了雙眼,彷彿見到了什麼神蹟,沒有說話,只是直勾勾的看着那大地……

裂縫蔓延,最後在地面形成了三個字。

秦嶺劍!

倚劍秦嶺笑紅塵,劍嘯殘陽定乾坤。

身若驚鴻勢如龍,鏈劍纏臂不離人。 這個時候,張老頭也走了過來,他倒是有些著急,詢問姜小凡裡面的情況。

姜小凡自然早就想好了說辭,他神se肅穆,將他進入山洞后所發生的事加油添醋的大肆渲染,用幾個簡單的字來概括的話,那就是危險,非常危險。

但是呢,再危險也阻擋不了他那拯救村民的心情,憑藉著過人的膽識,強大的修,最後終於不辱使命,將天魔劍重新封印了起來。

因被天魔劍侵入體內,他就受了傷,而且衣服上還沾染著漆黑的土塵,胸口處更是有點滴的血跡,這一切都隱隱彰顯著,裡面似乎真的不簡單。

「真的封印了嗎?」老人有些激動。

「自然!我怎麼會騙你!」姜小凡拍著胸膛,道:「不信你感應一下空氣中還有沒有那種魔氣!」

老人細細感悟,發現竟然真的沒有了那種不舒服的氣息,姜小凡又是滔滔不絕的說了一番,老人終於相信了他,連連道謝,因那股魔氣的的確確是消失了。

倒是冰心有些懷疑,幾次想要進去看看,嚇得姜小凡差點沒流冷汗,最後還是葉緣雪幫他解圍,冰心這才作罷,哼了一聲,向著山下走去。

因姜小凡接觸過天魔劍,自然對那種魔氣很了解,很快就化解了村民們體內那頑固的邪惡氣息,也治癒了張老頭的傷勢,這個小村子又恢復了以前的樣子。

「謝謝你大哥哥,謝謝你們,兩位姐姐!」

小男孩臉龐堅毅,但是卻很有禮貌,認真的拜謝姜小凡三人。

「你是個好孩子!」姜小凡親自將他拉了起來。

只是他卻覺得,子牙菜這個名字實在有些彆扭,不過他顯然多慮了,張老頭告訴他,小男孩還有另外一個名字,名張痕,只是平時老人都習慣叫他子牙而已。

姜小凡拉過張痕,道:「如果以後遇到什麼麻煩,記得到皇天門找大哥哥。」

「謝謝姜哥哥。」張痕堅毅的臉龐露出了笑容。

小村子的事情得到解決,姜小凡他們在當ri離去。

這就預示著他的痛苦ri子又來了,蔚藍的天空上,兩個女子飄然而行,姜小凡則是抱著碩大的劍柄,雙眼無神,大吐特吐。

他其實很想讓葉緣雪帶著他一起飛,那樣就不至於被這御劍術搞得死去活來,不過想想還是算了,姜大帥哥實在開不了那個口,那簡直太沒骨氣了。

至於冰心,他想都不敢想,他覺得如果他對她出這個要求,冰心同學一定會很平靜的告訴他:「想死的話直接說,我滿足你就是,不用這麼含蓄的表達。」

於是他不得不強忍著痛苦的眩暈感,一邊詛咒創造御劍術的人,一邊小心的控制著道劍,慢騰騰的往前飛。

六天之後,四周的氣溫開始驟降,他們終於抵達冰宮所在地。

正如其名,冰宮坐落在一片冰原之上,這裡的天空始終飄蕩著雪花,一道寒氣捲來,讓姜小凡忍不住哆嗦了下,眼睛都亮了不少。

放眼望去,冰原之上群山坐落,皆被冰雪所染,宛若一座座冰雕,在群山之中有一座古峰顯得無比的巍峨,高越千丈,其上白雪皚皚,散發著一股迫人的寒氣,彷彿可以冰封一切生靈。

可即使這樣,古峰上依舊長滿了綠se靈木,沒有枯萎,仙株吐蕊,充滿了靈感。

姜小凡眯著眼前向著更高處望去,古峰上宮殿數千,在更遠的地方,他隱約間看到了一座純白se的雪宮,坐落在古峰之巔,幾乎快要隱入到雲層之中。

姜小凡距離那座雪宮極遠,但是他依舊感覺到了一股至寒之氣,和雪原之上的空氣不一樣,白se的雪宮宛若冰之王者,氣勢驚人。

這裡就是紫微四大門派之一,赫赫有名的冰宮!

「見過聖女…」

古峰下,幾個女子迎風而來,身著單薄的白衣,大約都在二十三四歲左右。

姜小凡咋舌,這些女孩子都不怕冷的嗎?


「se狼你在看什麼?」葉緣雪靠了過來,捏住了他的耳朵。

「她們穿得好少!」姜小凡實話實說。

然後他立刻就覺得葉緣雪下手的力氣變重了,而幾個女子也向他投來微怒的眼神,這讓姜大帥哥覺得莫名其妙,自己關心人都有錯?

冰心的臉也寒了下來,看姜小凡的眼神又冷了幾分,這個男人果然不是什麼好東西,以他還挺善良的,沒想到se膽包天,竟然敢在這片冰原調戲冰宮弟子,而且還是當著自己這個冰宮聖女的面。

不過稍後她就又冷笑了起來,對著旁邊那個女弟子低聲吩咐了幾句。

那名女子怪異的看了姜小凡一眼,叫上另外幾人,轉身離去。

姜小凡頓時就疑惑了,他摸了摸下巴,難道自己又變帥了?不可能啊,可是那女子怎麼用那種滿含深意的眼神看自己呢?

突然,姜小凡的神經終於反應了過來,看著古峰上那一座座雪殿,他感覺脊背開始發涼了,越來越冰,越來越冷,差點沒直接變成冰雕。


卧槽,到虎窩來了!

他立刻就乾咳起來,看著葉緣雪,認真的道:「小雪兒啊,你先和冰姑娘去取密函吧,我在這裡等你,冰宮乃是女修聖地,我等應該保持敬意,我想我還是不進去了,諸多不便啊。」

葉緣雪剛想開口,卻被旁邊的冰心拉住了,她平靜道:「姜公子多慮了,冰宮雖有規定男子不能隨意入內,但你既然是小雪的朋友,我冰宮自然不會難你。」

姜小凡木然的搖頭,你會這麼好心?誰信啊!

冰心拉著葉緣雪沿著被白雪覆蓋的石階登峰而上,走了幾步后,她又回過頭看著姜小凡,道:「對了,忘記醒姜公子了,這片冰原不是很安寧,偶爾會有幾頭雪狼在附近徘徊,所以我們基上都會封山。」

切,姜小凡癟嘴,幾隻雪狼而已,自己會害怕嗎?好歹也是入微七重天的修者了,還有天魔劍在手,幾頭雪狼而已,自己還不放在眼中,你愛封就封好了。

「se狼你真的不上來嗎?」葉緣雪看著他,壞壞的笑道:「冰宮的美女可是很多的喲。」

「不去!」

姜小凡連連搖頭,就算你用美女誘惑我我也不去!

冰心面無表情的看了姜小凡一眼,而後拉著葉緣雪離開,也就是這個時候,一股淡淡的神力波動瀰漫開來,姜小凡知道,這應該就是所謂的封山了。

他伸出手去,頓時就感覺到了股強大的力量,將他的手反震了回來,有一層透明的氣牆擋在了前方,以他的修絕對破不開!

天上的雪花飄啊飄,幾個時辰很快就過去了,天se漸漸暗了下來,姜小凡傻傻的望著前方的冰宮,一陣寒風捲來,他的長發隨風飄向一邊。

姜小凡突然覺得,自己現在這個樣子,真的很像個白痴。

終於,月se降臨,姜小凡就知道被冰心耍了,葉緣雪居然還沒有下來,取封密函需要這麼久嗎?就算先造紙,再磨墨,然後寫字,這麼長的時間也該夠了吧?

媽的,這冰小妞果然不懷好意,想凍死老子啊!


「嗷嗚…」

突然,寂靜的夜裡響起一聲狼吼,在群山中回蕩。

雪狼對吧,老子正不爽呢,先拿你們幾頭畜生出出氣!

姜小凡刷的一下拿出天魔劍,憤憤的轉身,然而當他看到眼前的景象后,立刻就傻眼了,手中的天魔劍差點沒掉在雪地里。

尼瑪,這就是冰心小妞口中的幾頭雪狼?

姜小凡差點沒氣死,就算他短時間內沒辦法數清到底有多少,但是那密密麻麻的綠se眸子卻也足以告訴他,前方的雪狼至少也有數百頭!

我勒個去,冰小妞你太狠了!

他有入微七重天的修,區區雪狼自然不放在眼裡,幾劍就可以劈死,但如果是幾百上千頭雪狼的話,那他就擋不住了,還是想想怎麼逃命吧。

「嗷嗚…」

又一聲狼嚎響起,群狼齊動,眸子中閃爍著兇殘的綠芒,向著姜小凡沖了過來,它們的速度讓姜小凡都有些震撼,太快了,幾乎快比得上他了。

很快就有兩頭雪狼沖了過來,已經沒有了時間給他思考,姜小凡果斷側身,右手中天魔劍旋轉,輕輕揮出,衝來的幾頭雪狼被斬斷,血水撒了一地。

這一幕讓姜小凡大喜,他幾乎都沒有用力,只是順勢揮手而已,但是當天魔劍觸碰到健壯的雪狼軀體時,卻彷彿砍在豆腐上一樣,沒有絲毫阻隔感!

「嗷嗚…」

同伴的死亡沒有激起雪狼群的憤怒,反而更加凶狂了。

姜小凡那種得到寶貝的驚喜感立刻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頭皮發麻,脊背生涼,他被數百頭雪狼圍住了,望著那綠油油的眸子,他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有人說智慧的力量可以創造奇迹,姜小凡來是不相信的,不過現在他覺得可以試一試,於是他望著群狼,認真的開口,道:「諸位狼兄,打架太傷感情了,長夜漫漫,要不我們坐下來談談人生理想,哦不,是狼生理想,可好?」

回答給他的是一張血盆大口,氣的姜小凡直接揮劍,將它給立劈了。

智慧的力量果然不靠譜,看來談和是不可能的了。

他回頭看了一眼冰宮,神se慢慢變得冷靜下來,他想起了一些事,想到了當初定下的證道之路,他最終毅然轉頭,右手中的天魔劍緩緩平舉起來。

此時此刻,巍峨的古峰上,兩個天驕女子並肩而立,在兩人身邊還有另外幾個女子,她們正在遙遙的望著雪原上的姜小凡,一個個竊竊私語。

「他難道想一個人和這數百雪狼大戰嗎?」

「不會吧,就算是覺塵境界的修者也很難做到,畢竟數量太多了。」

旁邊,冰心冷笑,讓葉緣雪有些奇怪,冰心姐姐怎麼這麼恨那頭大se狼呢?

不過緊接著,這丫頭如玉的臉蛋上就掛起了沒心沒肺的笑,亮晶晶的小虎牙撲閃撲閃的,興奮的揮舞小拳頭,道:「se狼加油!」

(看完這一,有的書友可能會出現疑惑,怎麼寫一下小男孩就完了,呵呵,這個大傢伙不用擔心,小男孩會再出現的,而且是道印中必不可少的一員,會是主角ri後手下的一員超級猛將,額,好吧,我泄露劇情了,揮淚求紅票收藏,感激!) 流雲楓長刀在手,赤紅刀光如閃電般連連閃爍,朝林塵連斬五刀。

紅光流轉,五閃銳利刀芒不偏不倚,一毫不差的都斬向了林塵的脖子。危險的氣息,隨凌厲刀芒呼嘯而至。

林塵想都沒想,大步向前,雪白長刀在手中旋風般旋轉至半空上的最高一點,旋即,毫無花俏的重重斬下!

鐺!

一道剎那間震響整個街區,又倏忽間消散的雙刀交擊聲響起,剛烈的勁風瘋狂朝四周席捲,直把周遭圍觀的人颳得睜不開眼睛。

“別動!你要是反抗的話,我可就不能保證下一刀會不會切斷你的喉嚨。”在金鐵交擊聲,以及那強烈的勁風完全散去的時候,一道淡淡的少年聲音,緩緩的傳開。

林塵手中的刀,在與流雲楓拼了一擊之後,居然只剩下了半截,然而林塵卻用這僅有的半截刀,以近乎詭異的手法,瞬息間將刀鋒抵在了流雲楓的脖子上。

“我不服!”一聲低沉的怒吼響起,伴隨着這聲怒吼一起閃出的,是一縷黑色的長髮,以及一片炫目的紅色刀芒。

“流雲刀決–殞殺!”

流雲刀決,大離帝國流雲世家世代傳承的四品下等武學,分瞬殺,殞殺,斬絕,滅空四式,威力卓絕,修煉至大成境界,僅是發出一縷刀氣,便能殺人於無形!

這等高品武學,一般煉體八重孕靈境的武者,根本無法修習。

所以流雲楓這手刀決一經祭出,便是引起人羣間如潮的議論聲,尤其是那些不知情,但又極爲眼尖的青年武者,則是將問題的關鍵直指流雲楓是如何學得這這高品階武學的。

其實這問題,也算不得什麼私密,帝都的各大貴族之中,也可謂是人盡皆知。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