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如果皇上痛罵他一頓或者重重懲罰他說明還有一線生機,可如今卻是再難有翻身之日了。

2021 年 1 月 8 日

他孤零零地站在宮外遙望著巍巍宮闕,只覺咫尺之間卻是如隔天河,心道天威難測,拖著沉重的步履,踢踢踏踏地消失在了深沉的夜色之中。

朝堂內鬧得是人心惶惶,索額圖一派也趁機彈劾明珠的罪行。

甚至明珠的一些黨羽為了自保也是反水,當真是樹倒猢猻散,明珠的倒台已經成了不可挽回的局勢。

這些對於無逸齋讀書的皇子們依舊是安安穩穩的讀書,不過課間是談論的話題無疑已是明珠一黨的倒台,還有那一直趾高氣揚的大阿哥胤禔。

幸災樂禍的有之,冷眼旁過的有之,不過這些都不關胤礻我的事了,因為就在剛才永壽宮的奴才來報:「貴妃病危了!」

這個消息直接把正在上課的胤礻我炸懵了,整個人呆若木雞,還是胤禩和胤禟即時反應過來,向師傅請了假,便急急忙忙的向永壽宮跑去。

永壽宮內, 相看兩不厭 ,她頭轉向門外,眼中露出了一絲哀傷。

「娘娘,您再等等,十阿哥快來了,就快來了,,,,」一旁的嬤嬤默默地擦著眼淚,看著貴妃越來越蒼白的臉,只覺心酸無比。

「額娘!」就在這時門口傳來胤礻我悲痛欲絕的呼喊,床榻上的貴妃精神一震,整個人兒的氣色變得好了很多,可伺候的太醫卻知道這不過是迴光返照。

「額娘!額娘!」胤礻我跌跌撞撞的跑到床頭,撲通一聲跪了下來:「額娘,你不會有事的,我不會讓你有事的。」

「額娘,你別嚇我……」

看著淚眼摩挲的兒子,貴妃的心中也是酸楚難忍,縱使有一萬個不舍,可以抵不過病魔的蠶食,顫顫巍巍的朝胤礻我伸出手,伸手撫上他的臉頰,貴妃虛弱的笑著:「我的傻兒子….你這樣…..額娘怎麼能放心啊!」

聲音有些沙啞卻是格外溫柔,眼中滿是慈愛,笑容在這張蒼白的臉上卻是美麗無比。

「胤礻我」貴妃的呼吸突然急速,望著胤礻我艱難的說著:「胤礻我….這些太醫已經儘力了….額娘就要走了….你一定…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別……別讓……額娘…擔心……」

胤礻我心裡頭湧起無法抑制的哀慟,看著額娘呼吸越來越微弱,他的眼中泛起血絲,拳頭緊緊撰著,青筋突起直接根根發白,對著一旁太醫吼道:「還愣著做什麼,還不救我額娘,不然我讓皇阿瑪殺了你們!」

面對有些歇斯底里的十阿哥眾人皆是沉默,屋內流動著沉重的悲傷。

「十弟!」胤禟走上前一手放在他肩頭,這才讓他稍稍冷靜了下來,胤禩也走上前來站在了他的身旁,給以無聲的安慰。

胤礻我轉眸看了看兩人,沒有說話,可是淚卻是無聲落下,一滴一滴落在貴妃的手背上,也滴在她的心裡。

「好好…好好照顧…自己!」貴妃輕聲囈語著,聲音已經微不可聞,胤礻我跪在床頭才能聽清,可他此時已經是泣不成聲只能拚命的點頭。

見到兒子講話聽了進去,貴妃心中鬆了口氣,轉眼看向胤礻我身後兩個少年的眸中有請求也有期望,胤禟和胤禩心知是貴妃託付,也就對著她輕輕點了點頭。

貴妃見狀心中再無一絲遺憾,慈愛的看著兒子哭泣的臉龐,含笑的閉上了眼睛…

康熙三十三年,十一月貴妃鈕祜祿氏逝,謚溫僖。天已降雪了。大雪紛紛揚揚,遮天蓋地地下個不停似乎也在哀痛溫僖貴妃的去世。

而與此同時,明珠貪贓枉法一案也有了結局,他利用讓自己的黨羽心腹狠狠地參自己一本,說自己要危害太子,動搖國本,而這個奏本果然救了他的性命。

明珠歷任邢部、兵部、吏部、禮部尚書,而後在「相位」二十載,其能力可見一斑,康熙的性格他看的一清二楚,當今的康熙皇上乃是千古雄傑,博學多才又能謀善斷。


可是人太聰明了,就未免疑心大。

百官參他受賄貪贓,任用私人,對這樣的罪名,皇上容易相信並且一定要懲辦,可如果有人把這事鬧大,鬧到太子和阿哥的儲位之爭上去,皇上肯定會起疑心。這樣一來,他便有了一線生機,事情正如他所料最終他並沒有被處死,因為朋黨的罪名被罷黜了職位。

並且康熙命太子胤礽和四阿哥貝勒胤禛,跟隨的有熊賜履還有內務府官員,善撲營的兵丁前去明珠府上抄家。

太子一聲令下,府第被團團包圍起來,內眷們集中在一個房子里,其餘的全都貼了封條。

太子和索額圖一樣是深恨明珠,此次能有機會抄他的家,自然不會手下留情。

抄家的行動聲勢浩大,從上午辰時一直到下午申時才結束,伴著西邊的夕陽,胤礽和胤禛回到宮中。

「九弟!」兩人拿著抄家的賬單正要前去養心殿向康熙彙報,沒想經過御花園時卻是看到了胤禟三人。

胤礽這幾日來一直忙於明珠一案,可以說有一個月沒有看到少年了,此時看著在銀白世界中的那抹淡紫色,竟是一時忍不住心中喜悅向胤禟走了過去。

作者有話要說:董鄂氏不是重生,下面太子和八阿哥就要對立了。穿越女會漸漸浮出水面的嘀….. 自溫僖貴妃的去世已經過去十天了,胤礻我的心情一直比較低沉,於是在這日的下學后,胤禟和胤禩帶著他一起到御花園散步。

沒想到卻是碰巧於太子和四阿哥相遇了,三人一同對著胤礽行禮。

「臣弟胤禟(胤禩/胤礻我),見過太子。」

「免禮吧。」胤礽想要親自上前扶起紫衣少年,可是看到一旁的幾人只好忍住,收回手做了個虛扶的動作。胤礽面上帶著笑容,目光定在胤禟的身上有著難掩的驚喜:「九弟,孤近日來一直忙自溫僖貴妃的去世已經過去十天了,胤礻我的心情一直比較低沉,於是在這日的下學后,胤禟和胤禩帶著他一起到御花園散步。

沒想到卻是碰巧於太子和四阿哥相遇了,三人一同對著胤礽行禮。

「臣弟胤禟(胤禩/胤礻我),見過太子。」

「免禮吧。」胤礽想要親自上前扶起紫衣少年,可是看到一旁的幾人只好忍住,收回手做了個虛扶的動作。胤礽面上帶著笑容,目光定在胤禟的身上有著難掩的驚喜:「九弟,孤近日來一直忙於公務,沒想到我們在這遇到了。」

胤禟:「當真是巧了,太子和四哥是從宮外剛回來嗎?」

「不錯,孤和四弟奉命到明府抄家,正要去養心殿向皇阿瑪稟報。」想到明珠的倒台,胤礽不免有些志得意滿,此刻又與少年相遇自然不肯白白錯過:「八弟、九弟、十弟,我們兄弟也許久不見。等我和老四將事情稟告給皇阿瑪,大夥不如過會兒到孤的毓慶宮坐坐。」

太子出言邀請,幾人心中卻沒有任何喜意,胤礻我是沒那心情,而胤禩則是被胤礽眸中暗藏的灼熱給刺到,太子果然對小九有些不一般…..

他的心中猛然一沉,婉言拒絕:「太子今日有要事在身,不如下次如何?」

「也好。」胤礽想了想自己似乎也有些太著急了,看向容貌越發誘人的少年說道:「九弟,你跟孤來,孤有些事情要問你。」

胤禩聞言暗暗握緊了拳頭,而胤禛也是微微皺眉,心中疑惑太子和九弟之間有什麼事情,不過既然太子這麼說了,胤禛幾人便識趣的退在一旁。

胤礽與少年漫步在御花園中,白雪的御花園彷彿是銀子鑄成的,讓他覺得世界史那麼亮,那麼有光輝。

松樹上掛著長長的冰柱像水晶在落日中閃著五顏六色的光,口中呼吸也化作了一股股白煙,明明是寒冷的冬季,可胤礽卻覺得格外美麗,就像走在他身旁的少年美得讓他的心不由自主的淪陷。

「九弟,禮物你收到了嗎?」

「收到了。」

「那….那你喜歡嗎?」胤礽有些緊張的看著少年,明亮的眸子難言一絲情義。

「不喜歡!」胤禟毫不避諱他的灼熱目光,淡淡答道。

「什…..什麼…..」胤礽被他直白的回答弄得一愣,竟是一下覺得有些蒙,就見少年看著他繼續說道:「太子送禮物太過貴重了,胤禟擔待不起。以後還請太子莫在如此,以免其他人生疑。」

「我們是兄弟旁人又能說什麼?若是有人嚼舌根子,孤自然不會放過他….」胤礽心中一慌,上前抓住少年的肩膀。

「太子,你我雖為兄弟也是君臣!」胤禟打斷他,淡漠說道:「太子的一片心意胤禟心領了,只是胤禟並不希望太子再做什麼出格的舉動。」

「孤只是一片關愛之心,並沒有其他意思。」胤礽牽強的解釋,只是他的臉色十分難看。

胤禟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桃花眼眸中也和冬天一樣的清冷溫度,他說:「沒有別的意思那最好,我並不是一個喜歡麻煩的人。」

「如果太子沒有其他事的話,恕胤禟先告退了。「

清清冷冷的話,使得胤礽頹然放開了手,胤禟也不再看了青年,毫不猶豫的轉身離開了。

『他知道了….他知道….我對他的心思了…」御花園內胤礽一個人獃獃矗立在那兒,嘴中吶吶念著。

是啊,他喜歡的九弟那麼聰明又怎麼會沒有發覺呢?一時間胤礽臉上表情不知是哭是笑,他只覺渾身如同浸進冰水,冷透了心。

——————————————————

胤禟走出御花園時就看到胤禩三人依舊站在原來的地方,胤禩一見到少年身影心中鬆了口氣,連忙迎了上去:「八弟,沒有什麼事情吧?」

「沒事。」胤禟對著他淡淡一笑:「八哥、十弟,天色不早了,我們也回吧。」


「好。」胤禩點點頭,拉著胤礻我一起向四阿哥告退:「那麼四哥,我們就先告辭了。」

「等一下!」一直沒有出聲的胤禛攔在幾人面前,漆黑的眼眸直直望著紫衣少年,聲音清冷的問道:「九弟,二哥找你什麼事?」

「四哥想知道?」胤禟微微挑眉似笑非笑的看他。

胤禛心中發毛,似乎每次少年這麼看他,都有不好的事發生,抑制住心中不詳的預感,堅定地點了點頭。

「那好,你離我近點!」胤禛一愣,胤禟又朝他招招手,胤禛只好朝少年走近。

胤禟滿意笑笑,拉拉他的胳膊示意他把頭低下,胤禛無法只得又將身子低了下來。

「我想要告訴你….」

胤禟將身子靠近他,一手攀著他的脖子,又將頭靠近他的耳朵輕輕的說。

「太子好像………」

胤禟感到胤禛的整個人很是僵硬,心中好笑,惡意的對著他的耳朵吹了一口氣,看著他耳垂漸漸變成了粉色,這才繼續說道:「很生氣….你小心一點…..!」

後面的幾個字胤禛沒有聽清,而少年的呼吸噴洒在他的耳朵上,也使得他的心跳不自覺的加快,讓他腦子有片刻的混亂,竟是忘記了問下面的話。


更何況,少年這樣緊緊貼著他,彼此能嗅到對方的呼吸,如此的親密就像他整個人依偎在自己的懷中,胤禛不由恍惚,呆愣在哪不知如何反應。

可還沒等他回神,就被一個暴怒的聲音打斷:「你們在幹什麼!」

出聲的不是心中惱怒的胤禩,而是剛剛從御花園出來的胤礽,他本來已經心灰意冷,此事看到少年與另一個人『擁抱』,心裡更是像熬一付中藥,翻滾著一股不可名狀的苦味。

「老四,還不快放開九弟!」胤礽有些氣急敗壞的說著,怒火在胸中翻騰,如似乎下一刻就要爆炸。

胤禛被青年暴怒的樣子下了一跳,雖不知道為什麼,還是本能的向後退了一步遠離了少年。

胤禟眸中閃過笑意,不過回神看向胤礽時,又恢復了一副淡漠的樣子:「太子,我和四哥不過是開個玩笑,還請太子不要怪罪四哥。」

明明是勸解的話,胤禛聽著卻是眼皮一跳,果然胤礽聽了胤禟這話后更是怒不可揭,額頭的青筋一根根的跳動著!

少年上一刻對自己那麼絕情,可現在竟是為了另一個人而出言相勸,難道自己還比不上呆板冷漠的胤禛么?

就算這個人是和自己關係較好的四弟,這一刻,他也□□裸的遷怒了。

「老四,你還呆在哪裡做什麼?父皇還在養心殿等我們彙報情況,難道你還要耽誤時辰,讓皇阿瑪等我們不成?」

胤禛聞言心中憋屈,心知自己又被少年忽悠了,有些惱火的瞪了少年一眼。

胤禟見狀也不惱,還調皮的朝他眨眨眼,粉粉的嘴唇勾起,綻放出個燦若春花的笑顏。

這一幕看在胤礽眼中就成了兩人眉目傳情,老四這不要臉的,還敢勾引胤禟?

「老四,還不跟孤走!」胤礽臉上的肌肉在顫了又顫,望向胤禛的眼中迸出火般凌厲的目光,最終忍住了火氣,咬牙切齒的帶著他離開了。

幾人分開之後,太子的心中又苦又嫉,好像吃了黃連又彷彿吃了炸藥,是他的整個人顯得頹廢而暴怒。

果然,沒過多久就聽說了毓慶宮內太監方全,被太子狠狠處罰了一頓,更有甚至就連與他關係親近的四阿哥胤禛,也被他有意的挑錯教訓了。

消息傳到胤禟耳朵里時,他很不厚道的笑了,太子的怒火一般人可承受不起,誰讓老四好奇心那麼強。

這不,自個引火燒身了?

轉眼間冬去春來,到了康熙三十四年三月,秀女遴選終於要開始了,後宮的妃嬪皆是暗中相望,而皇宮的宮女太監也各個忙碌了起來。

雖然因為明珠的倒台鬧得京城的官員人心惶惶,不過等到有一年的選秀之時,凡是適齡的官宦之家的女子,仍是爭先恐後的進入宮中,以盼可以一朝得選入宮門,藉以光耀門楣。

從順治時就規定,凡滿族八旗人家年滿十三歲至十六歲的女子,必須參加每三年一次的皇帝選秀女,選中者,留在宮裡隨侍皇帝成為妃嬪,或被賜給皇室子孫做福晉。

而如今康熙皇帝早已年過四十,他的十幾個兒子們,也有大半都已經成年了仍未有嫡福晉的,比如說三阿哥胤祉、七阿哥胤祐還有八阿哥胤禩。

因此這次選秀不管是給皇帝選秀,也要部分秀女要賜給阿哥們做福晉。

胤禩對於這次的選秀並沒有放在心上,不過和幾人關係比較好的小十四胤禎卻覺得特不好玩,所以在下午大家一起練習騎射的時候偷偷找到了胤禟。

「九哥,你知道秀女住在哪嗎?」小十四神秘兮兮的問,自從見過胤禟神乎其神的箭法之後,胤禎和胤祥一樣成了胤禟的小粉絲,所以他有什麼事都會找胤禟出主意。

「儲秀宮。」胤禟聞言微微挑眉,盯著眼前的小人兒問道:「怎麼,你想要去看看?「

」哎呀,什麼事都瞞不過九哥。我聽額娘說,這次選秀的秀女有一些會賜婚給阿哥們,八哥今年十五了,連個福晉都沒有,我們不如給八哥去瞧瞧吧。」小十四一臉躍躍欲試,眼中閃著好奇光芒。


胤禟有些好笑。 烈情如火,灼痛你我

「董鄂氏·舒寧!「

不過想到手下傳來的消息,胤禟的眼眸眯了眯也就同意了,不過現在正在上課,於是他靠在小十四的耳朵上說了幾句話。兩人交頭接耳一陣,就見小十四連連點頭,小臉上賊賊的笑著。

「哎呦!哎呦!諳達我肚子疼!」果然不一會兒,胤禎額頭開始滲出大滴大滴的冷汗,臉色蒼白,捂著肚子連連痛呼。

作者有話要說:跪求長評嚶嚶嚶! 八旗選秀女,每三年一次,是由戶部主持。幾百名秀女經過一輪又一輪的考察和挑選,剩下只有堪堪一百之餘,緊接著再由女官教導她們宮中的規矩禮儀。

經過複選再度被選中的秀女留在了皇宮,她們只剩下兩種命運:一是賜予皇室王公或宗室之家;二是留於皇宮之中,隨侍皇帝左右,成為後妃的候選人。

如今這些秀女都會住在了儲秀宮裡,而董鄂·舒寧顯然也在這批秀女之列。

胤禟和小十四到儲秀宮的時候,正是下午申時,剛好秀女們正在儲秀宮的空地上練習走路。

打發了跟隨的太監們,兩人就躲在一陰涼的角落處靜靜看著這群秀女們的練習。

三月春節陽光格外明媚,照在這些身著色彩不一的年輕少女們的嬌顏上,就像一朵朵含苞待放的花兒般綻放煞是好看。

胤禟一眼就看到人群中的董鄂·舒寧,少女身著一身鵝黃,清亮漆黑的凌波目,含丹如花的櫻桃唇,姿容清麗,膚若凝脂,在這群秀女中也是十分突出。

只見她的頂上絲絲紫紅色氣運纏繞,中間的是一根紅色本命氣運,這樣的氣運不算突出,頂多不過是一個王爺福晉而已。

暗暗運用了一個探查技能:「嘀,恭喜宿主成功使用探查技能,探查對象基本信息成功!

萌寶好甜:總裁爹地,闖進門 :董鄂·舒寧

等級:1(凡夫俗子)

樣貌:8(姿容清麗、溫婉賢淑)

天賦:無

技能:無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