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傲荒》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傲荒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282章白禿

2021 年 1 月 17 日

半個時辰后,姬碧然等人駕著空間獸皮趕來,見到那殘暴的孩子正在火堆上烤一隻大繭,還不時還放幾道雷霆。

大鳥頓時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道:「這麼大一隻蛹,還發光啊,神蠶我的最愛,!」它為禽類,對於蛇蟲等最喜歡,二話沒事,上來就開始噴吐赤紅的火焰,很自覺的跟著一起燒烤,且不斷流口水。繭中傳出慘叫,道:「別燒了,要糊了,這樣下去老夫與你拼了!」眾人面面相覷,不明所以,繭中明明是一個奶聲奶氣的聲音,說話時怎麼這副口味,老氣橫秋?

「肯定是一頭太古生靈,爺真是好運氣,有口福了。」大鳥蹲在近前,更加賣力替夏葉烤這隻大蠶繭。

「傻鳥,老夫乃是聖神,你敢對我不敬,還不速速跪拜?」神繭內傳出怒吼但依舊細聲細氣,奶音十足。


「小蟲子死到臨頭還敢占爺便宜,看鳥爺燒不死你!」大鳥鳥惱火,張口噴吐赤霞,將地上的板磚等都化成了岩漿。

「這是啥?」九頭鬼車問道。夏葉撓頭,百般詢問,結果這隻繭很嘴硬根本就不說,反而倚老賣老,想從他嘴裡套話故此他一把火給燒了。繭中傳出聲音:「老夫吞九天精華,納十地仙精,與世長存,萬劫不朽,超然人間。你等擾我清修,究竟為哪般?」

眾人無語,這主真能吹,遇上殘暴孩子活該他倒霉!夏葉二話不說,直接放了一通閃電讓大繭哧啦哧哧冒黑煙,閃爍電芒。

「啊呀呀,熟了別折騰了。老夫招你惹你了,躲在深山,你賊兮兮地將我扛走最後還把我埋火堆里,氣煞我也!」

「胡說,我是從那頭凶獸手中將你奪來的。」夏葉糾正,這他的戰利品。

「你叫她凶獸?」繭中的太古生靈聞言后一陣發獃,而後大笑。

「難道不是嗎,咬都咬不動,跟神鐵塊似的硬邦邦。」夏葉咕噥很不滿。他跟綠衣少女滿地打滾,捏了大半天的。奶奶。都沒有將她給降服,最終只從她耳朵上咬下個墜子,覺得收穫太小。

「你咬她了,哇哈哈哈……」繭中的太古生靈狂笑不已。

「這傢伙有毛病吧?」夏葉狐疑,咬一頭凶獸有什麼了不起,他還吃呢,而後叮囑大鳥鳥,使勁燒,讓它招了為止。

「嗷,別燒了,痛死老夫了。小鳥,你再點火,等本座破繭而出,將你做成烤乳鴿!」繭中的太古生靈威脅。

「敢跟爺這樣說話,你死定了!」大鳥黑著一張臉,動用最強的神火,將大繭給籠罩,焚燒此地,頓時岩漿橫流。最終,繭中的太古生靈服軟,讓它住手,言稱有話好說,一切都好商量。

「那你先出來。」夏葉道,他很想知道,這是怎樣一頭太古生靈。

「老夫疲累不堪,沒什麼力氣,你們幫我破開此繭吧。」繭中太古生靈道。夏葉想用殘劍將繭破開,姬碧然阻止,道:「這是罕見材料,不會比天蠶絲差,將它做成衣服,纖塵不染,水火不侵,防禦力驚人。」最後,她讓幾名自封者出手,像是紡紗般,很耐心,對此繭抽絲,弄成一個蠶絲球,流動七彩霞光。當人們不看到從繭中出來的生物后都有點發獃,首先露出個禿腦袋,一雙大眼珠子骨碌碌的轉動。這是一個蠶頭,光禿禿,真是稱不上好看,但卻長有一隻鮮紅的獠牙,晶瑩閃閃。接著,它探出了身子,能有兩米多長,依舊是光溜溜,渾身通體無毛,但是有一雙翅膀,說不出的怪異。

「你怎麼是像只鳥啊?」大鳥傻眼,這不是一個繭嗎,怎麼出來一個鳥?

「老夫堪破無上奧義,可為麒麟,可化鳳凰,形體隨心意而變,是蟲是鳥還不是一念間的事情嗎?」它慢吞吞的說道,不過配合上這副尊容,以及奶氣十足的聲音,說不出的怪異。

「當!」大鳥掄起黑鍋,用夏葉經常教訓它的方法,砸在白蠶的後腦勺上,教訓道:「沒大沒小!屁大丁點,也敢這麼老氣橫秋?!」!禿鳥直接懵了,用一隻光禿禿的肉翅摸了摸後腦勺,當即就跳了起來,那裡有一個大包,跟犄角似的快速高聳,它何曾有過這樣的經歷。

「小兔崽子,你敢對老夫無禮,我鎮壓你五百年,日日以煉你魂魄!」它氣急敗壞的大叫。

「當」大鳥鳥二話不說,直接又給了它一黑鍋,依舊是在砸在那個包上,那個「犄角」暴漲,迅速鼓脹。

「叫你不學好,沒大沒小,爺教你怎麼尊師敬長。」它居高臨下,俯視著這隻沒毛的蠶鳥。

「啊啊啊,氣死老夫了,誰敢對我這般無禮,當年老夫縱橫天下之際,萬靈敬畏。各族強者莫不臣服,你這隻小鳥也敢對我動手,打個噴嚏滅你十萬八千隻!」

「還不服?」大鳥鳥趾高氣揚,對它一頓胖揍,最終沒毛蠶鳥蔫了,它算是看出來了,再嘴硬的話,還得倒大霉。夏葉一直在看著,非常好奇,道:「你到底什麼來頭?」

「老是夫聖神!」它傲然說道。

「神你個頭,再敢亂說我揍不死你!」大鳥鳥瞪它。就在這時,遠處紫霞一閃,一道婀娜身影出現,綠髮少女出現,從這裡路過。長翅膀的蠶鳥頓時伏下了身子,而後自己鑽進夏葉的乾坤袋中,顯然非常不願與她碰面,不惜自困。

「凶獸哪裡走!」夏葉大叫,向前衝去。綠衣少女聞言,回頭一望,頓時柳眉倒豎,眸光璀璨幾乎就要動手,但是看到一群太古生靈在此,她怕寡不敵眾化成一道紫光,迅速遠去。

「小賊,你等著我早晚抓住你。」

「凶獸,下次再與你摔上八百回合,一定將你降服,或者給我當坐騎,或者去給我娘當丫頭!」夏葉也很不服氣的叫道。綠衣少女氣的渾身發抖,回頭瞪他,握緊了拳頭?最終消失在天際

「你怎麼這樣怕她?」夏葉將蠶鳥拎了出來。

「我會怕她?我只是不想與這一族的人見面!」禿鳥說道。石精在夏葉的髮絲上搖動,以微不可聞的聲音對他輕語?道:「我好像見過這個傢伙,曾經進過葯園,偷食長生水。」

「什麼時候的事?」夏葉問道。

「最少也有幾百年了,它曾是瘋猴王的師傅,而且跟你們一樣,也是從外界進來的。」混沌神石依舊以微弱的神識傳音,只有夏葉一個人能聽到。他當即發獃,久久未語,不再逼問蠶鳥,但眸光卻不時閃爍,像是在盯著一卷神書。

「你還沒有名字吧,你自己也不說出來歷,我為你起一個好了。你跟大鳥鳥差不多都是禽類,就跟它排在一起吧,叫白禿好了。」夏葉笑眯眯的說道。

「啊呸,老夫是誰?天上地下惟我獨尊,怎能用這個爛名字,你省省吧!」蠶鳥氣極。

「就叫白禿,我覺得很好聽。」大鳥鳥嘿嘿笑道。任它反駁,夏葉等人就是這樣稱呼,讓它干跳腳而沒有辦法。最終,他們重新登臨空間獸皮,全都自原地消失,而古獸皮也在移動,快速沖向遠方。金烏西沉,夜晚來臨,但也並沒有因此而徹底黑暗無光。一隻玉兔出現,發出潔白光輝,灑落在大地上。相傳,這也是一隻太古至尊獸神玉兔的屍體,化作一輪月亮,在這上古秘境有規律的沉浮。空間獸皮很大,懸在雲層上方,一群人賞月,同時在等待大餐。黑鍋中,金光閃耀,香氣撲鼻,那是金翅大鵬的的肉塊,流淌燦爛的霞光,此外還有猴頭菇流光溢彩,跟金色的肉塊一起熬燉。鍋中香氣濃郁,讓人口中生津,忍不住想立刻大吃。除此之外,黑鍋和大鼎中還有一些靈藥,一起燉在當中,全都晶瑩透亮,散發光輝。這哪裡是什麼燉肉,分明是在熬煉一爐絕世葯湯!

「小雞燉蘑菇,我的最愛!」夏葉一眨不眨的看著,直流口水,恨不得立刻撲上去。一口鍋當然不夠用,其他人的魂器也都用上了,火鴉的黑鼎也成為炊具,正在熬虎骨湯,晶瑩汁液閃爍,香氣撲鼻。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傲荒》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傲荒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283章吃貨

除此之外,還有黃金羊的腿、龍駝的駝峰??????數頭太古生靈被架在火堆上,烤的金黃油亮,散發誘人的香氣。除此之外,空間獸皮上還有幾張玉桌,擺有晶瑩的玉杯,倒滿了猴兒酒,晶瑩透亮,那醉人的芬芳讓一群強者還沒喝就已經暈乎乎了。

「真等不及了!」大鳥鳥吞咽口水。所有人都眸子發光,這不僅是美味,還是一次突破的機會,因為食材過於驚人,他們都在期待,靜等食物熟透。黑鍋發光,一頭金翅大鵬化形而出,金光澎湃,在那裡沉浮而後發出隆隆道音,宛若諸神的吟唱!大鵬通體璀璨,垂落下一道道絲絛,那是境色符印,將這裡淹沒。一股濃郁的香氣噴薄出,鍋中肉塊金黃,散發寶輝,還有那猴頭菇、赤龍蘭、雪玉參、銀仙草等葯香飄溢,湯汁很濃,晶瑩透亮。這已經不是一鍋純粹的美食,而是一爐丹藥,可以讓強者為之而心顫,平日怎能見到?誰可以吃金翅大鵬?

「好了,熟透了!」夏葉叫道,第一個開動,夾起一塊鵬肉,放進嘴裡,頓時像是含了一輪太陽般,綠色神光衝出。


「好香啊,都快把我舌頭融掉了。」夏葉陶醉,品嘗肉質透亮、神霞飛舞的鵬肉,他閉上了眼睛,感覺一股股精氣在體內亂竄。下一刻,他口鼻間宛若有小龍進出,那是一道道金色的光束,源自鵬鳥的神性精華,隨著他的呼吸而動。而後,他手中筷子迅速動作,將淌著濃汁的晶瑩鵬肉不斷向嘴裡送去,入口即化,光輝七溢,他七竅都在淌神霞。一群人開始搶,還好黑鍋是聖靈,可以放大,足足燉了小半隻金色鵬鳥,食物足夠充裕。還有大半,夏葉是要帶回師門和夏家的。眾人開動,全都陶醉,恨不得將舌頭都吞下去,所有人渾身曦光澎湃,都讚不絕口,這就是鵬鳥肉,號稱最美味珍餚之一。其他烤肉也熟透了,肉質鮮嫩,燦爛發光,且被塗抹上了蜜汁,這是從秘境中臨時尋來的野蜂蜜,無論是夏葉還是姬碧然等都不顧形象了,吃的滿嘴油流。

「真是賽過神仙啊。」夏葉美滋滋,端起白玉桌上的夜光杯,裡面酒漿如琥珀通透閃亮,香氣濃的化不開。他一口飲下,感覺從嘴裡到喉嚨再到腸胃間馥郁芬芳,簡直回味無窮,渾身都在跟著發光。這是絕世葯寶,是瘋猴採集數十種靈藥釀造而成的,每一滴都價值連城讓王侯將相都甘願化作酒徒。夏葉過去不飲酒,但是現在卻迷上了這種感覺,一邊吃鵬肉、烤翅等一邊喝上一杯他暈暈乎乎,身體與精神特別的放鬆,像是要飄起來了,忘記了一切恩怨情仇。

「好酒啊好酒。」

其他人也早已等不及,傳說中的猴兒酒可遇不可求,寧可不吃鵬肉,也不能錯過這等神釀,全都舉杯。一位自封者有點心急,痛飲完一杯還沒有回過味道呢直接又連喝了兩杯,直接倒地不起,徹底大醉發出鼾聲。其他人不信邪,結果又有兩名自封者如此,直接癱軟通體晶瑩,被酒氣所繚繞,難以醒轉過來。除卻夏葉外,其他人都飲不了幾杯,過量必會醉倒。顯然,這不光是酒精的作用,還有強大的藥力一旦化開,將會讓他們蟄眠精氣沖洗肌體,嘗試蛻變。

「好酒,好酒!」夏葉左一杯右一杯,連飲十二杯,臉紅撲撲,像個大蘋果,眼睛終於有點朦朧了。他吃了半鍋鵬肉,又喝下虎骨湯,本身就已經渾身噴薄霞光,再飲下這猴兒酒,簡直像是烈性炸藥被點燃,通體璀璨,跟燃燒起來了一般。當夏葉連飲到十九杯時,完全被火焰淹沒了,氣息滔天,當然那並非真正的火,而是精氣神凝練后的產物,透體而出。


「不行,不能讓他在空間獸皮上呆下去了,他肉身之力太強,也許會對這裡造成極可怕的破壞。」一個自封者道。眾人都被驚醒,夏葉異象連連,宛若浴火的鳳凰般,景象驚人。

「再來一杯!」他還在喝,渾身都是香氣,芬芳醉人,通體無垢,肉身明凈如神胎。最後,他飲了三十六杯,並且吃下了剩餘的鵬肉、虎骨湯,而且像是嚼蔬菜般,吃了一堆靈藥。「轟」終於,他發生了變化,精氣滔天,貫穿長空,他夏葉知道自己要突破了,雖然暈乎乎,醉醺醺,但是意識未失,直接從神毯上跳了下去。一聲巨響傳來,他砸塌了一座山峰,讓很多凶獸、猛禽等全部驚逃。地上,九座火山堆積,那裡岩漿汩汩,噴薄各種顏色的光,巨石還有古樹等像是海中的浮萍,在顛簸,而後破碎。那山地中,一個少年盤坐,九座列陣竟是由他引起的,宛若真實至尊神陣,與大天地交融,奪取造化。

「九空間列陣!」

高空中,空間獸皮上幾名自封者驚叫,這也太驚人了,原本只在古籍中才記載的境界竟然被這個少年突破了,那種驚人的奇景在演繹。九頭鬼車等也在感嘆,但相對來說,不是那麼震驚,因為早就感覺到這個傢伙必然是人族中的另類,比肩九嬰、饕餮、杌等,是一個真正的人像凶獸。人族積弱,九空間列陣者難以得見,向來都只是在古書才可得見,幾乎被認為是傳聞,現在真的有人做到了。

「人族真奇怪,個體間實力差距極大,有的弱不禁風,有的竟能走到這一步。」就連沒毛的蠶鳥都在咕噥。它剛才也吃到一些血肉葯寶,喝了幾杯猴兒酒,明顯精氣充沛了一些,狀態不算差。

「殘暴孩子的世界你不懂。」大鳥鳥撇嘴,沒有人比它更清楚,夏葉的潛力有多麼的恐怖,將黑冥真水都給喝下去煉化了。

「能多強?」蠶鳥問道。

「以後你就知道了。」大鳥鳥年邊說邊在它後腦勺上拍了一巴掌,道:「小禿子,以後別給我丟臉,你是我小弟,得好好修行,這麼弱不禁風的樣子實在可恥。」沒毛蠶鳥氣的顫抖,他奶奶的,這!個鳥竟敢這樣對它,若非身體有問題它絕對要將大鳥鳥給拎來,踹它個滿臉開花,告訴它什麼叫老祖,該怎麼尊敬。

「咋地小禿子你還不服氣?」大鳥鳥斜睨它。

「我??????忍!」沒毛蠶鳥生生咽下這口氣,三兩口吃掉一隻黃金羊腿,甚是兇猛,藉此發泄。各種符號閃爍,九座列陣中噴薄陣紋符印秘術,印紋交織,甚是壯觀。

「他成功了在感悟?????這是太古?????神紋秘印。」姬碧然道。時間持續了很久,最後夏葉渾身都發出鏗鏘音,九口空間列陣搖動瑞霞噴薄,符印化成了星河,環繞著他飛舞,秘術化為神獸,陣紋化為天地。景象越發的神秘與驚人,最後甚至在那列陣中噴薄出龍鳳、麒麟、孔雀、窮奇、白澤、狻猊、鴟吻、狴犴、大鵬等各種神禽與凶獸,都是符印的狀態。

「他在感悟什麼,好驚人!」這一刻,所有人都動容,就是小禿子也扔下羊腿,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

「好強我想這一次再遇到純血脈太古生靈,他多半能達成願望,降服一頭回去給他娘親當丫頭。」大鳥鳥鳥道。

「這是什麼符印很古怪的樣子,很原始與強大!」沒毛蠶鳥犯嘀夏葉忘記了一切,心中只有太古神術那些不是秘術,只是文骨符號,和師門米的陣紋。但卻演繹出了最為樸質與本源的力量。他沉浸當中,如痴如醉,這一刻彷彿化身成了鯤鵬,自海中躍起,扶搖直上九萬里大戰聖神。隨後,它又像是化成了真橫行大地上,被人尊為天神,天下無敵,守護古國。很快,他又彷彿變成了一隻饕餮,吞食萬物,勇猛無敵,連神都照食不誤。朱雀、燭龍、狴犴、檮杌等,也都被他一一感應過,體悟他們的符印,像是化身成了這些強大的古代聖神。夏葉痴了,忘記了其他,最後他心中又浮現出無字天書中的景象,繁奧無窮,各種符印陣紋、秘術的奧義一起湧來。他的秘術、陣紋、符印造詣在提升,開闢第九空間列陣后,好處巨大,等於打破桎梏,望到了一片新天地,完全不同了。很久之後,九口空間列陣斂去,符印沒入其體內,夏葉睜開眼睛,忍不住一聲長嘯,震的群山共鳴,隆隆抖動。

「你竟然在這裡,哪裡走!」遠處,傳來吼聲,正是檮杌,人面鳥身、兩耳各懸一條青蛇,腳踏兩條青蛇,化成一道烏光衝來,這一路上飛沙走石。夏葉無懼,向前衝去,直接以符印對抗,抬手就是一掛銀河,那是電芒在衝擊,砰的一聲電的檮杌大叫,一陣顫抖,通體焦黑。它心中凜然,聽到動靜趕來,竟是見到他突破了。

這個人族少年不僅肉身強大,連符印造詣也趕上來了。夏葉沖了過去,揮灑自如,一掌拍落,銀月漫天,像是一片暴雨般傾瀉,砸了檮杌一個跟頭。就這樣,兩者交戰,激烈爭鋒。檮杌的尾巴被瘋猴王斬斷,遭遇了重創,現在明顯吃力,難以對抗夏葉。它很果斷,見不敵轉身就走,想等傷勢好后再來一戰,擊殺這個人族少年。

「哪裡走!」夏葉追趕,最後竟跳到它的背上,騎坐了上去,想要降服。檮杌咆哮,動用族中古寶,震的夏葉咳血,趕忙以殘劍抵抗,兩者間發光,如兩輪太陽粘在一起。人們駭然,殘暴孩子果然要逆天了,這真是的要開始降服太古凶獸的子嗣了!「噗」他斬落下一塊數斤的肉,讓檮杌大怒,古寶燃燒,符印如海洋一般浩蕩。同一時間,遠處傳來一聲龍吟,燭龍出現,向這裡殺來,祭出一張大網向著夏葉罩去。

「你想替檮杌當我的坐騎、跟我去給我爹爹當坐騎嗎?」夏葉大怒,從檮杌身上又斬下一塊數斤的肉,收進乾坤袋,而後猛力一跺腳,沖向前方,揮動殘劍,迎戰燭龍。

可惜,未容他們真正生死對決,山脈搖動,一隻巨大的猴子出現,凈土的主人施展法天象地,身軀如大岳般磅礴,抓向他們。燭龍、檮杌都動用百萬大山傳下的聖器,極速遠遁,剎那跑沒影了。夏葉凜然,即便再強大,也不會去硬撼猴王,因為這個傢伙的境界高的嚇人,不可力敵。他腳踩神行符,也一溜煙的逃了。最終,他又回到了神毯上,一番調息,九口空間列陣轟鳴,身體剎那恢復到巔峰狀態。

「真好喝。」殘暴孩子的世界,外人很難懂,剛才還在搏殺呢,下一刻就變成了酒鬼,臉紅撲撲,美滋滋。別人喝上幾杯就要醉倒,而他卻安然無恙,對月飲酒,暈暈乎乎,這種感覺很美好。這一夜,大鳥鳥、九頭鬼車、紫貂等都有了驚人的蛻變,姬碧然也收穫巨大,宛若脫胎換骨。一群太古生靈幾乎都突破了,空間獸皮上流光溢彩,分外燦爛。

「轟隆」整片秘境在抖動,非常劇烈,打破了夜色的寧靜,眾人都是一驚。

「出口要打開了,多則兩日,少則一日,我們就可以離開了!」自封者驚喜。

「要離開了,真是捨不得啊。」夏葉戀戀不捨,覺得這片上古秘境太有意思了。眾人面面相覷,這變態的孩子,別人都如釋重負,長出了一口氣,他到好,將這裡當成了樂園。

「唉,真不開心,還沒抓到一頭神禽或純血脈凶獸呢。」夏葉嘆氣。眾人無語,還能說什麼?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傲荒》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傲荒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284章秘境開啟

秘境即將開啟,越是如此也將越發危險,因為土著!將亍最後的瘋狂獵殺,斬獲血食。出口註定將成為染血地,肯定會有強者堵在那裡,大開殺戒。雖然出口很大,很難防守住,但是依舊充滿了危險,任何天才都不敢大意,都在養精蓄銳。這一夜很平靜,夏葉等幾乎都突破了,得到了極大的好處,天空中玉兔墜落,地平線上火光亮起,金烏升起。神毯向外飛去,所有人都很老實與本分,沒有再輕易去尋機緣,因為越是最後關頭越得小心,一個不慎就會形神俱滅。果然,山脈中、平原上到處都是殺戮,土著暴動,追擊眾多天才,造成了一場殺劫。秘境中,有不少可以幻化成人形土著,呼嘯山河間,噴雲吐霧,比凶獸還殘暴,他們並非人類,或長角,或生有羽翼。許多天才都被殺了,因為他們過於年幼,境界還不夠高,沒有成長起來,而原住卻不受限,都是積年老怪。這些凋零的天才,原本是某一族的俊傑,但是在這群雄匯聚、各族強者爭霸的地方,就顯得不再那麼光芒璀璨了。這一次死亡率極高,到現在為止就已經超過八成的人殞落,倖存者不足兩成。這一路行來,地上血跡斑斑,他們見到了太多的殺戮,令人沉默。夏葉曾幾次跳下虛空獸皮,前去出手救援一些弱者,但這根本起不了什麼大作用,大趨勢如此,註定成為血色的世界。

「唔,黑月皇朝的人!」午時,太陽升起很高,他們路過一片大澤時,蠶鳥鳥眼尖?看到了兩人,一個為中年男子,一個為鬚髮花白的老者,正是黑月昆心和黑月文成。「真是他們!」九頭鬼車的眼睛立了起來?沒等夏葉開口,新晉突破的它直接躍下神毯,沖向那兩人,因為黑月皇朝在對付夏葉時,也曾對它出手,險些讓它死亡。黑月昆心、黑月文成心有焦慮,在這個秘境停留了太長的時間?身為自封者,實力原本很強大,他們不想憋屈地死在這裡。至今?族中除了一個黑月紫雨去尋黑月斷炎外,其他後輩幾乎都戰死了,這讓他們憂慮,不知道回去后該如何向黑皇交代。黃金霞光澎湃,九頭鬼車俯衝下來,令這兩人都吃了一驚,一段時間未見,這頭太古生靈的實力強大了一截。

「爺也來了!」蠶鳥叫囂,撲棱著翅膀?拎著黑鍋,向前衝去。激戰開始,黑月皇朝兩大強者心驚?他們竟然不佔據上風!冥眼族強者、五色鸞鳥、紫貂、火鴉等向前逼去,黑月昆心和黑月文成不安,尤其當看到夏葉與姬碧然走在一起?後方還有幾個自封者后,這兩人徹底急了。

「沒什麼可說的,送你們一程。」夏葉開口。

「你們找死!」兩人感覺到壓力,深知無法對抗這麼多人,難逃一死,一時間竟然發狠,果斷解開了自封?要進行屠殺。「轟隆!」夏葉出手,手持斷劍向前劈去?茫茫劍波將前方阻擋,這兩人怪叫,根本不敢抗衡,因為這是諸聖神遺下的兵器。他們翻著跟頭,極速倒退。然而,至此一切也都將落幕了,一旦揭開自封,也只能進行有限幾擊,就會被秘境的規則所感應到。現在他們避退,再想向前沖時間不夠了,徒勞無力,且那口斷劍發光,劍氣如海,洶湧而來,逼得他們只能避退。「轟!」天空中,降下一道血色的光芒,兩人全都大叫,臉上寫滿了驚恐。「不!」這是一條血色秩序神鏈,很像閃電,但又不是,劃過長空,將兩人截為兩段,而後更是令他們的軀體炸開,化成劫灰。

「好可怕!」一群人都變色,秘境的規則之力也太強了,直接就將兩人擊碎,什麼都沒有剩下。姬碧然身邊的幾名自封者臉色蒼白,心中充滿懼意,這也太危險了,秩序神鏈就出現在他們的眼前。唯一慶幸的是,他們不曾動用極儘力量,沒有觸怒秘境,幾人並未暴露。

兩個時辰后,夏葉帶著九頭鬼車、蠶鳥鳥、紫貂等一群太古太古生靈展開大追殺,因遇上了四大族的倖存者,顯然能活下來的都是自封者。風水輪流轉,不久前他們還想除掉野孩子呢,群起而追殺。現在倒好,徹底反過來了,成為了被追殺者。

「等脫離這片秘境你難逃一死。」他們被追殺的上天入地無門,有人開始發狠。

「可惜,你沒有機會去送信,也等不到那一天了。」這些人的結局已經註定,數人被斬殺,還有幾人解開自封,但遭遇秘境規則的滅殺,全部陣亡。

「唉,天下無敵,這種感覺很不好,寂寞如雪啊。」蠶鳥鳥搖頭嘆氣。

「猴王來了。」混沌神石喊了一嗓子。噌的一聲,蠶鳥鳥直接躍起,展翅就要逃,但看到一群人安然自若的樣子,它頓時知道被騙了。

「吼……」突然,震耳的吼嘯傳來,遠處一頭金色的生靈與山嶽齊高,踩踏大地,震裂山川夜,渾身發光,向這邊走來。「這次猴子真的來了!」眾人心驚,全都躲到了神毯上,隱藏虛空中。

「它這是要做什麼?」

「壞了,瘋猴王暴怒,丟了兩株小聖葯,這是堵住出口,要血洗那裡,註定會很可怕與殘酷。」猴王身上有傷,在不久前的對決中它戰敗了一!干強者,但是自己也不好受,最無法忍受的是,失去兩株聖樹及神酒。老蛟、金翅大鵬等死的死傷的傷,活下來的聚在一起,被動防禦,免得被它逐一滅掉,不再出來挑戰它。只是他還不知道,他那小聖葯已經被夏葉偷梁換柱了!要是知道恐怕會直接的大開殺戒吧!問題是他現在不知道!

「一個也別想逃!」猴王憤怒的嘶吼聲?震的群山搖動、轟鳴,讓每一個人都預感大事不妙。

「這一次??????該不會是全滅吧,我們都要死在這裡?」這樣一頭王者出現,將要擋在出口前?有幾人可以通過?簡直是來多少人都不夠看。

「幾頭純血脈生靈有希望,畢竟掌握有至寶,闖出一條生路也許不成問題。」很快,這片秘境所有人都得悉了情況,瘋猴王暴怒,要大開殺戒的消息傳播開來,頓時人心惶惶。

「這猴崽子竟然這麼強了?我現在跳出去的話,多半會被它一口吃掉。」沒毛蠶鳥自語。

「說啥呢?」蠶鳥問道。「你們要離開了,能不能讓我繼續呆在這個世界?我不想離去。」沒毛蠶鳥說道。

「不行,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你是我小弟,怎能拋棄你?」蠶鳥斜睨它,明顯是不願放走。沒毛蠶鳥淚流滿面,這麼小的一隻鳥,也敢跟它稱兄論弟,真是豈有此理!「嘎嘣」當太陽又一次從地平線上升起時,這片秘境一陣搖動?很不穩固,彷彿要裂開了且有陣陣混沌氣息澎湃。「轟!」終於?一道巨大的門戶大開,與外界通道貫穿了。一道綠光衝起,那是一頭碧玉鳥?很強大,第一個逃向外界。瘋猴山嶽那麼高,就守在門戶前,一根手指頭點下,「噗」的一聲血花濺起,直接將強大的碧玉鳥按死。

「我說過,沒有人可以逃離!」

「大家一起闖?門戶那麼大,它難道還能阻住所有人嗎?」有人高呼。無人主動出列?都不想做出頭鳥。然而,門戶開啟的時間是有限制的,一旦過時,將被封在此地,再想離開就要等數百年後了。終於,躁動與不安開始傳染,很多人等不下去了,因為時間一點一點流逝,天知道這道門戶什麼時候突然關閉。「殺啊!」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傲荒》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傲荒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285章封鎖


「一起向前闖!」一大群太古生靈,密密麻麻,大聲喝吼著,沖向巨門,在臨近時快速分開,欲奪路而過。猴王一聲冷笑,張開血盆大口,露出雪白獠牙,沖著這群人就是一聲大吼,頓時寶光飛舞,神雷驚天。這道聲音像是神罡劈落,一群人全都大口咳血,而後踉踉蹌蹌倒退,少部分人更是直接爆碎,形神俱滅。余者也都遭重創,自耳朵中向外淌血,頭疼欲裂,渾身顫動。「砰」一隻大腳落下,猴王施展法天象地后,高大無比,這一次跺腳大地都崩開了,青睛交織,踏向那些倖存者。不少生靈當即成為了肉泥,難擋猴王的殺伐。眾人倒吸冷氣,這一次群殺最起碼有上百位天才死於非命,太過可惜了。時間流逝,這裡很安靜,猴王斜睨,嘴裡獠牙人,守在此地,無人可以通過。「嗡」純血脈生靈發動了攻擊,畢方催動至寶,構建出一條金色的空間通道,化成一道流光沒了進去,要就此遁走。猴王咆哮,手中光芒一閃,出現一桿巨大的戰矛,向前刺去,轟隆一聲金色空間通道炸開,畢方口吐鮮血,闖關失敗。它不敢停留,極速遁回秘境內。就這樣,整整耗時兩個時辰,眾多太古生靈叩關,但是卻都大敗,純血脈生靈也都沒有一個成功闖過去。讓人焦急,若是秘境閉合,他們真的成為了瓮中之鱉,即便能活下來,再想出去也得數百年後了。這裡沸騰,不斷有人強闖,但都失敗了。很快就過去了半日,死傷無盡,沒有一個太古生靈闖出去,每一個人都很焦躁。

「我說了,沒有誰可以離開,全都要死在這裡!」猴子咆哮,如一座金色的大山般,堵在出口處。

「是嗎,你真的以為可以號令這片秘境,而為所欲為了嗎?」就在這時,一道清和的聲音傳來。「誰!?」瘋猴吃驚,這個人很可怕,擁有強大的穿透力,讓他都一陣發毛。

「你還是讓開吧,免得自誤。」這個聲音帶著一些磁性,似乎源自一個中年男子。猴王霍的轉身,面對巨門外,出口那裡混沌氣繚繞,難以望穿,因為這是一條很長的空間通道。

「你在外界,竟能干預這裡的事,究竟是誰?」

「他是……周皇!」有人驚呼。

「的確是陛下!」神毯上,幾個自封者很吃驚。姬碧然大眼閃動,露出開心的笑容,周皇親至,還有什麼可擔憂的,將安全無恙。原本他們還想偷渡呢,現在看來不用冒險了。

「周皇??????你在外界稱尊,但卻進入不了這片上古秘境,你能奈我何?」猴王吼道。

「莫再糾纏,否則當心禍從天降。」周皇話語平靜。

「你??????還真以為能干預這片秘境不成?!」瘋猴王冷笑,它才不相信,對方可以跨界與他征戰。然而,轟隆一聲,一片金色的浪濤砸來,直接將他擊的橫飛而起,大口噴血。猴王何其強大,所向披靡,在這片上古秘境中幾乎算是金字塔族最頂尖的存在,一群老王齊上都不是它的對手,可現在卻被金色浪濤擊傷。瘋猴怒叫,從地上爬起,龐大的軀體壓塌一條山嶺,渾身金光璀璨,他雙目射出兩道金光,氣沖斗牛。「閃開道路!」外界,一個威嚴的聲音命令道,真身並未進來。

「你說讓我閃開就閃開,有本領你殺進來!」瘋猴戾氣滔天,手中戰矛發光,粗大無比,指著出口。霧靄瀰漫,秘境的門戶已打開,可以進出了,一切都是因為猴王阻擋在此,大殺各路天才,造成路途不通。罡風浩蕩,由光化成的浪濤衝天,一隻金色的巴掌出現,向前拍來,宛若天帝的手掌,巨大而充滿威勢,讓人生畏,難以抗拒。猴子瞪眼,露出一嘴雪白的獠牙,手中的戰矛向前刺去,剛猛而霸烈,欲將天穹都穿透。它施展了法天象地,身軀比山嶽還高,而戰矛也是如此,粗長的跟一條立起來的山嶺似的,蒙蒙光輝與金屬殺氣同時浩蕩。下一刻還發出了一道可怕的聲響,「咔嚓」一聲,戰矛出現裂紋,而後迅速蔓延。砰的一聲,戰矛斷裂,像是山石崩塌,碎塊落下,金光滾滾,砸的大地坑坑窪窪,煙塵衝天。所有人都駭然。周皇得有多麼大的力量,竟然透過上古秘境的規則秩序,顯化出一隻光掌,直接一擊會毀掉了猴王的兵器。「咳」瘋猴,大口咳血,身體踉踉蹌蹌,幾乎栽倒在地上,遭受重創。「若是真身降事情還未完結,周皇好強,隔空一戰。都能重創猴王臨,那得多麼可怕?!」各族生靈無不顫慄。

「連上古秘境的規則與秩序都不能阻擋,其青睛神力涌了進來,這得多麼的強大?」沒有人不心驚。

「我不服!」瘋猴第一次遭遇這樣的慘敗。自出世到現在還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敵手。它張口一聲清嘯,眸子中出現青睛,化成兩柄神劍,飛了出去,欲斬斷那隻手掌,瓦解掉周皇的秘術。「當」那隻晶瑩手掌彈指,僅兩擊而已。兩柄神劍全都炸碎,化成一片流光,消散在虛空中。而且,那手掌壓來。猴王神體劇震,被拂過後,直接就是一個趔趄,而後又橫飛了起來。撞在山地間,口鼻噴血。

「啊……」猴王怒吼。倍感憋屈,稱王稱霸一世,竟然在這裡遭遇大敗,難以接受。它的肩頭上轟隆一聲再次冒出一顆頭顱,於此同時左右臂膀旁邊又各自冒出一條手臂,怒吼著,渾身發光,演化出一片青睛海,向著前方撲殺。「砰」這一次,那隻晶瑩手掌直接拍下,很無情,不再給他機會。猴子那麼高大的軀體,而且化生出雙頭四臂后,實力翻倍,但是依舊被砸的骨斷筋折,大手壓落,宛若一座晶瑩的神岳,將其鎮在下方。青睛密密麻麻,瑞氣蒸騰,周皇要開始煉化瘋猴。眨眼間,猴子的半截軀體就模糊了,將要被化成天地精氣,消散在於天地中。終於,這個秘境發生了異動,一道血色的神鏈出現,向著周皇的手掌刺去,要將它毀掉。「當」周皇鬆手,輕輕一彈指,與那赤色的神鏈撞在一起,發出一聲清脆的金屬顫音,鏈條不穩,差點斷裂。瘋猴王躍起,向後退去,見狀駭然,周皇果然恐怖,若是能再精進一步,也許能闖這片上古秘境。至此,它收起了驕傲與戾氣,朝著秘境最深處衝去,不再阻攔。與此同時,那隻晶瑩的手掌也化掉了,散成一縷縷精氣,最終消失在天地間,出口恢復寧靜。

「好強的周皇!」他真身進不來,但是卻可以施展一些秘術干擾這片秘境,令人生畏。「應該只能干預出口吧,真要是能深入秘境盡頭,那可是逆天了。」

「誰知道!」各族的生靈都是天才,心高氣傲,但是現在卻徹底服氣,他們縱然苦修一生也達到這等境界,真正是君臨荒,在這一域難遇敵手。

「沖啊!」眾人大叫,不做耽擱,蜂擁向前,急著脫離這片秘境。在這裡征戰了一個多月,所有人都心神疲憊,很想立刻離開,多呆一刻鐘都覺得是一種煎熬。「唉,真可惜,要離開了,我還沒有待夠呢。」夏葉咕噥,只有他最不舍。在這裡有那麼多靈藥,只要用心去找,每天都能挖到幾株,還有那麼多的太古生靈,只要勤快,每天都能吃上一隻。出去之後,哪裡去找靈藥,又哪裡去尋太古生靈的幼崽,都散佈於茫茫大荒間,極其不好找。「真傷心!」他自語,聽的一群人都想踹他。「你還不滿足,都快成混世小魔王了。」姬碧然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覺得這野孩紫沒救了。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傲荒》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傲荒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286章

她伸了伸懶腰,無比的嬌慵與放鬆,小蠻腰盈盈一握,身段高挑修長與近乎完美,髮絲烏黑,俏臉瑩白,紅唇鮮艷,這一刻的慵懶有一種別樣的美。

「真不開心。!」野孩子眼神憂鬱,然後眨眼道:「小老婆我們什麼時候洞房呀!你看定情信物都給你了,要不我在抓一隻太古凶獸給你好了。」一群人直接轉身,懶得面對他了。

「唉,跟你在一起,真傷自尊。」只有蠶鳥鳥嘀咕了一句。

「走吧,我們也該離開了。」姬碧然道。

「對了,你父親真厲害,你能不能把我介紹給他。」夏葉希冀的問道。

「你想做什麼?」姬碧然斜睨了他一眼。夏葉聞言羞澀,一雙手絞在一起。有點糾結,道:「上次不是和你說過了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