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如何了?”聖使問道。

2020 年 10 月 28 日

“每日煎熬,慘叫不絕於耳,怕是撐不住了。”陸判躬身拱手道。

“很好,在這守着,任何人不得靠近。”聖使滿意的叮囑道。

然後,身形一閃,進入了幽牆之內。

廣王依然被三尸神火烘烤着,看起來已經奄奄一息了,聖使彈指一道神通,喚醒了他。

“廣王,想明白了嗎?”聖使問道。

“你贏了,不死印法我可以傳你,放了我吧。”廣王痛苦道。

“拿來,我現在就可以放了你。”

聖使大喜,他早已在地獄呆膩了,而且現在身上有傷,秦侯還死盯着他,早已迫不及待的想拿到不死印法,返回天界了。

廣王眉心金光大作,一道印法飛入了聖使天靈。

聖使連忙盤腿而坐,仔細的辨認了真假。

他畢竟是天界的高手,對於印法、法訣比較精通,在仔細的辨認後,他可以確定這是一部無比深奧的印法。

雖然無法確定是真是假,但也是無奈之舉。

畢竟這東西的真假,只有秦廣王本人才能說了算,不管什麼版本,拿到手了,就有一絲希望。

請你治癒我 夫人她又美又壞 “算你識相。”

“從現在起,你自由了。”

聖使手一揮,收回了三尸神火,大笑了一聲,飛身掠出幽牆,迅速消失於無形。

如今不死印法、火焰花在手,他甚至連跟神告別都省去了,直接去了城中的老宅,那裏有一個傳送祕境,也是返回天界的唯一通道。

“帝尊,他走了。”見到廣王從裏邊走出來,陸判有些詫異。

“嗯,我放他走的,因爲火焰花並不在他身上。”秦廣王道。

“你,你真的傳他印法了?”陸判問道。

“你覺的可能嗎?”秦廣王冷笑道。

說完,他的身影化作一團黑色的煙霧,詭異的消散了。

聖使確實沒把花帶在身上,他也得對秦廣王防一手,不過現在廣王連印法都交給他了,料定不會再有威脅。

聖使從一旁的佛龕中,取出裝着火焰花的法袋,走進了密室,默唸咒法,只見一道月光從密室頂穿了下來,落在地上的法陣上,漸漸形成了一道銀色的光門。

“哈哈,此一去,憑藉着不死印法,我便可以在天界爭霸,到時候連仙尊都得敬我三丈,我看誰還敢不服我。”

聖使仰天長笑了幾聲。

然而,笑聲還未完全落音,銀色的傳送法門,竟然被一道黑色的光影給籠罩了,一道模糊的人影自黑霧中緩緩走了出來。

秦廣王!

聖使猛然大驚。 “你們這些凡人都是喜歡自以爲是,你以爲就憑你們能困住孤王?”

“你們太天真了,你們根本不明白,神是何等可怕的存在。”

秦廣王負手傲然冷笑。

“你,你怎麼知道這的?”聖使眼睜睜的看着光門消散,卻不敢往前邁出一步,因爲廣王的氣場太強大了,強大的似乎只一個眼神就能碾碎他。

這纔是真正的廣王,而非那個被他囚禁,痛苦虛弱的他。

哪怕是仙尊教的法子,也從來未對這位王者造成一絲一毫的損害。

“在地獄,沒有孤王找不到的人,沒有孤王辦不成的事。”

“我只是太無聊了,想陪你們玩玩罷了,只是沒想到你們居然還當真了,太可笑了。”

秦廣王聳了聳肩,無趣至極道。

“我是天界太清宗衍道的人,如今你的王座已經還給你了,你我井水不犯河水,各自兩安可好?”聖使顫聲道。

“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你當孤王的生死城是什麼地方了?”

“至於什麼衍道,何方宵小,他重要嗎?”

秦廣王反問笑道。

然而,他笑容一沉,衝聖使發出威嚴大喝:“拿來。”

“什麼拿來?”聖使連連後退。

“火焰花。”秦廣王指着聖使手中的法袋。

“我應該謝謝衍道,若不是他,我恐怕永生都無法打開黃泉眼,拿到火焰花,如今花在手,我便可以掌控後天劫數,未來無論神魔,都必須臣服於我。”

“我便可比肩三清,比肩玉皇佛老,天地三界唯我獨尊,哈哈!”

廣王仰天狂笑。

“不,不,這是我用命換來的,決不能交給你。”

聖使眼神一凜,飛身就逃。

不死印法他是不敢想了,他此刻只想能夠拿着火焰花,順順利利回到天界,躲過這一劫纔是正道。

然而,王掌控着地獄,地獄一切無不聽從其號令。

聖使剛逃出院子,夜色中就凝成了一道蠶繭,無聲無息的包裹住他,一點點的勒緊,吞噬煎熬着他的殘魂。

“沒有人可以逃過我的手心,人爲何總是愚蠢呢?”秦廣王無趣的搖了搖頭。

“給,給你,放我一條生路。”聖使哀求道。

廣王一把奪過火焰花,伸手拿起一看,一見光芒萬丈,火焰奇異,知道是難得奇物,大喜不已。

唪!

他甚至連多看聖使一眼都覺的多餘,右手一揮,黑暗瞬間將聖使的殘魂吞沒。

他根本不俱什麼衍道、衍天的,無論任何人,膽敢挑釁他的尊嚴,必定是死路一條。

……

秦廣王回來了!

一切都在秦羿的預想之中,聖使磨不死他,得到火焰花,必定迴歸天界,出來是遲早的事。

廣王是在清晨,北面的一座清修小山中,召見的秦羿。

他坐在涼亭中,一身白色的素服,看起來很是虛弱。

見了秦羿,廣王起身相迎,尚未開口,先行大咳了一陣,直到嘴角滲出了血絲,這才苦笑道:“讓老弟見笑了,孤王這次九死一生,雖然活着回來了,但神魂重創,已然成了廢人。”

“秦某略通醫術,如不介意,我給大王把下脈如何?”秦羿笑道。

“甚好,有勞老弟了。”廣王入了涼亭,示意秦羿坐下。

秦羿一搭他的脈門,元氣虛無,經脈盡碎,骨骼內被植入了無數的毒素,任何一種都足夠教人死上一百回,其中一種正是神下的無解之毒,也就是秦廣王,天下唯一的神,還能站在這說話。

秦羿無法想象,在幽牆內,這位王遭受了何等的折磨。

“死是死不了,只能帶着殘軀殘魂苟活了。”

“哎,想當年,孤王與侯爺在此把酒,縱看天下江山,何等意氣風發,不曾想再見面時,老弟是光彩照人、如日中天,而我卻形同死人。”廣王悽楚笑道。

“大王洪福齊天,稍加修煉,必定可再復神威。”

“我這次來是想請大王參加三日後,我與琴婉的婚禮,另外歸還王印。”

秦羿心中暗自嘆息了一聲,只怕丹徒子對於秦廣王的病也無能爲力了,權且也只有安慰幾句了。

秦廣王按住秦羿的手,把印又推了回來。

“我問過李賢了,孤王受難這些日,全靠你苦撐大局,朝臣無不敬服。”

“早在幽牆之內,我就想明白了。我是真累了,這天下終歸是你們年輕人的,秦羿,孤王如今殘身如此,何以堪當大任,受了吧。”

秦廣王無比真切道。

“印,我是不會受了,大王,你好好歇息,告辭。”

秦羿放下大印,起身就走。

“等等,老弟是在折怪我囚禁黑龍與天師一事吧?”廣王突然問道。

秦羿沒有作聲。

“你不是王,等你做了王,你就不會這麼想了。”

“如果不是他與鍾馗用火焰花挾持我,我豈會對多年的兄弟、臣子下手?”

“孤王之心,等你到了我這個位置,你會明白的。”

“罷了,你的婚禮孤王必到,世事難言,言盡於此。”

娛樂圈我心安處 秦廣王痛苦的咳嗽了起來,長長的悲嘆了一聲。

秦羿沒有回頭,快步而去。

他不想去了解秦廣王,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只想安靜的離開這裏。

秦羿剛走,廣王黯然的眼神精光大作,一抖身形,再無頹然之色,嘴角浮現出一絲殘忍的冷笑。

“帝尊,你不喜秦侯,爲何不殺了他。”

陸判從一旁走了過來,皺眉道。

“殺了他,不,他死了,我連最後的樂子都沒了。”

“這是個好人,好到他要娶的女人,就是他一直想找的神,都不知道。”

“不,他知道,是假裝想不知道。這個自作聰明的蠢女人,先是替我殺了跟鍾天師一條心的秦子建,如今又令秦侯欲仙欲死,我怎麼可以放過這麼有趣的一對人。”

“既然如此,我就導演一出相愛相殺的好戲,讓他們的婚禮變成喪禮。”

“長生大帝,看到你哭,應該很有意思吧。”

秦廣王面朝蒼天眯着眼,少有的開懷而笑。

“帝尊!”

“既然秦侯知道琴婉就是神,就不會再對她下手,帝尊怕是……”

陸判仍是不解。

“你不懂,前幾天鬼門關大開,我放了兩個人進來,一個叫秦文仁,一個叫宋茹君,如果我猜的沒錯,他們現在應該在趕來生死城的路上。”

秦廣王玩味笑道。

輪葬 “他們是秦侯的生父母。”陸判大驚,

“沒錯,如果我以衍道的身份給神下一道旨意,殺了這兩人,一邊是殺父之仇,一邊是女人,你說我們的大帝會選擇誰呢?”

“哈哈,有趣,有趣……”

秦廣王甩着袖子,大笑而去。

一旁的陸判,心若寒冰,喃喃道:“帝心如虎,唯有苦了忠臣義士,哎!”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秦羿回到了院子裏。

三天後,就是他與琴婉的婚禮了。

這次的婚禮他請的人並不多,也就是王城的一些官員,最遠的也不過是二獄的張大靈、米雪,遠一點的,如小舞、王安國就不叨擾了。

不過即便如此,不少聞到風聲的人,還是趕了過來。

畢竟秦侯剛剛殺了歐陽雄,正式躋身於一帝四高之中,聲望可謂如日中天,這樣的大人物,誰不想巴結呢?

二獄的水路上,一條氣派、龐大的金色幽冥龍船在黑暗的河流上漫遊,大船打的二獄王宮的旗子,在大船的四周,是五艘全副武裝的戰船,戰船上的士兵、護衛,全都來自於二獄最精銳的禁軍。

負責護衛統領叫屈通,乃是禁軍新晉統領,平時只負責二獄新王婁文采的安危,這一次派出來出海,足見船中之人身份的重要性。

“秦先生,夫人,看,那裏就是冥河一二獄的分界塔,過了這片水域,咱們就踏入了一獄。”

“最多隻需要一天的時間,就能到達陰司的生死城,侯爺要是能看到你們出席他與琴婉小姐的婚事,必定會大喜啊。”

張大靈站在船頭指着遠處,向船艙中兩個兩鬢斑白的文雅夫婦介紹道。

這二人正是秦羿的父母,秦文仁與宋茹君。

地獄與凡間的時間不一樣,距離上次一別,凡間已是過了十年,秦文仁夫婦也是六十出頭的人了,雖然有秦羿留下的丹藥與修煉之法,二人由於思念金貴老爺子,以及掛念遠在地獄的兒子,十年熬下來,兩鬢仍是染上了一層白霜。

“大靈啊,歲月催人老,你我都老了,這人一上年紀,就會懷舊。也是多虧了這一次廣王大發慈悲,專程派陰差送我二人入地獄與小羿團聚,否則,我們父子倆還不知道何年何月能相見。”

秦文仁握住宋茹君的手,眺望遠處長河,悵然道。

“是啊,不瞞你們,我也老了,雖然人在地獄,但明顯感覺有心無力,也只能替侯爺看看家,別的事是真幹不了了。”

“夫人,凡間一切可好?”

張大靈亦是頗爲傷感。

“一切都好,天下太平,兩個孩子也逐漸長大成人,秦繼、秦晏,若是小羿看到他們,定然會什麼欣慰。”宋茹君道。

秦羿離開凡間的時候,幾乎把整個華夏的底子都打好了,商會、地下、武道,無不是牢牢掌控在大秦勢力之下,軍政則有顧宏衛、尹卓然這些正氣之人打理,整個華夏國泰民安,國力一躍成爲世界強國行列。

“那就好,那就好。這沒來地獄的時候,整天想着來,來了以後,就老想着凡間的好。”

“等這次你們見了侯爺,我也打算跟隨二位告老還鄉,回凡間養老了。”

張大靈笑道。

“小羿能有今天,張理事可謂是勞苦功高,你我都上了年紀,是時候享享清福了,我和茹君凡間的生意,也都交給後輩們了。”

“這次見完小羿,回到凡間,就打算帶茹君四處走走。活了一輩子,華夏大好河山,真正去過的寥寥無幾,是時候去看看了。”

秦文仁深以爲然道。

一行人有說有笑,船隊暢通無阻,踏入了一獄幽冥河水域。

……

夜色如水。

秦羿一覺醒來,卻發現枕邊的琴婉早已不知所向。

他起身而尋,待到了後花園,發現琴婉坐在涼亭裏,正在發呆。

“小婉,小婉。”

秦羿連喚了她兩聲,琴婉卻是毫無反應。

此時的琴婉,已經進入了神遊狀態,每當衍道呼喚她的時候,她就會像一個夢遊患者一樣,完全失去自我能力。

她從未在夢中看清楚過衍道,只是一道扭曲模糊的白色光影,隱約像個白鬍子道人。

“神見過仙尊。”琴婉神魂拜道。

“聖使已經完成了火焰花任務,這次任務你有大功,待日後升入天界,本尊一併嘉獎。”

“這一次喚你,是有一個新的任務,急需你立即完成。”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