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她點了點頭,「好,太謝謝你們!」

2020 年 10 月 29 日

「什麼事這麼好心情?」宋庭君側過臉淡淡的問了一句。

沈清水臉上的情緒是藏不住的,由衷的開心,他問了,也比較坦然,「之前林介出事,現在他們已經積極解決了,說以後不會再讓人欺負他,其他方面也會給他更好的配套照顧。」

宋庭君輕哼,沒說話。

她這才抿了抿唇,「那個……他們跟我說了,林介之所以出事,跟你確實沒關係,我……錯怪你了。」

他微微挑眉,「沒了?」

沈清水勉勉強強笑著,「你給的卡,我已經去醫院用掉了,不過……我會還給你的你放心!」

聽到說還錢,宋庭君第一反應就是眉骨跳了跳。

乾脆車也不開了,半側過身睨著她,皮笑肉不笑的開口:「還,怎麼還?」

「拿我給你的薪水,再反過來還給我?請問意義在哪?」

沈清水看得出來他又不高興了,但是不知道不高興在哪裡,只好沒搭腔。

然後聽著他自言自語:「哦,意義在於,你在幫著別的男人還錢?」

「……我的女人,幫別的男人給我還錢!嗯?」

「有意思!」

沈清水這會兒心情比較好,所以,看到他不高興,難得臉皮厚了一點,沖著他努力的笑了笑,「那你說怎麼都行,只要不是很過分,我都可以聽你的。」

宋庭君看了看她,沒說話,而是繼續開車了。

等過了會兒,他才狀似很高冷的扔了一句:「都聽我的?記著了。」

*

車子回到他的別墅,沈清水沒注意,等到了門口才發現,屋子裡怎麼是亮著燈的?

她皺了皺眉,轉頭看向他,眼神就是在問:為什麼家裡會有人。

宋庭君倒是神色淡淡,像是之前就知道了。

沈清水站在了原地,她想到了之前鞋櫃里的高跟鞋。

於是道:「要不……我先回去?」

已經走了幾步的男人停了下來,回頭看了她,一臉玩味,「不是什麼都聽我的?」

然後微抬下台讓她跟上。

她也在想,雖然她現在的身份是他的女朋友,但其實她不會真的把自己放到那個角色里,所以,就算他真的和唐宋有聯繫,她也無權干涉,不能去管。

不過……在會所就碰到了唐宋,總不能唐宋比他們還快?

想著,宋庭君已經把門開開了,隱隱約約聽到了房間里的幾聲笑,好像相談甚歡。

「喲呵,終於回來了?」換鞋的時候,她聽到了客廳里有人朝這邊說話。

宋庭君已經換了鞋,看了看她慢吞吞的動作,似是有意等了她兩秒,然後才轉身往裡走。

瞥了一眼沙發上的男人,一臉嫌棄而嚴肅的樣子,「把煙滅了,沙發很貴。」

被他說的男子很年輕,戴了耳釘,笑嘻嘻的看著他身後的沈清水,壓根沒有要把香煙滅掉的意思。

看來應該是很好的朋友,才會這麼隨意和放鬆。

然後只聽那個青年溜須的笑著道:「不是怕把你沙發燙了,是怕把小嫂子嗆著吧?是不是不愛聞煙味?」

沈清水沒反應過來最後一句是問她的。

耳釘青年正看著她,頷首:「問你呢?」

午夜冥婚:閻王的心尖寵 宋庭君直接走過去把他的煙拿走了,然後不怎麼嚴肅的訓了一句:「知道是嫂子還不知道該怎麼說話,沒大沒小!」

青年真的坐直了,順勢站起來跟沈清水握手,「你好小嫂子!尤盎,別人都叫我天下最帥的仔!」

「噗哧!」她沒忍住笑了一下。

這麼長的綽號,恐怕不好叫。

宋庭君踹了他一腳,他才老老實實的坐了回去。

後面沈清水才明白了今晚他們為什麼會在這裡,原來就是這個叫尤盎的生日。

「我們這幫人喜歡居無定所滿世界跑,平時也見不著面,也就有誰生日的時候約著在某一個朋友那兒過,今年剛好輪到他了!」

他,當然說的就是宋庭君。

沈清水笑著點點頭,看了尤盎,「生日快樂!……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你們在,沒準備什麼禮物,不過……可以做個夜宵什麼的。」

「好啊!」尤盎第一個表示同意,「正好下午沒吃,那就來頓夜宵?」

「吃什麼吃,你不是保持身材?」宋庭君在一旁潑冷水。

然後看了沈清水,略頷首:「去弄點水果就行。」

「你能幫我嗎?」她在問宋庭君。

都市最強兵魂 而讓他一起去廚房的目的,其實就是想問問他要不要醒酒湯,「你喝了兩杯雖然不多,但是喝太急了。」

宋庭君靠在一旁,似是而非的輕哼,「那就煮吧,你會?」

她給了一個隨意的表情,「你都有改不掉的習慣,我當然也會有……以前經常做。」

果然,一旁的男人忽然睨著她。

然後把她整個人帶了過去,「你跟他同居過?」

沈清水沒想到他直接就是這個問題。

她家裡的家教很嚴,尤其因為只有母親沒有父親,所以對她這個女孩會尤其的苛刻。

宋庭君的問題,答案很明顯。

她卻沒有回答,「難道你跟唐宋沒有過么?」

「我在問你!別扯我。」他正低眉睨著她,表情說不出是冷漠還是嚴肅,總之不容躲避。

看起來,就算只是合約情侶,他似乎也特別在乎她的乾淨程度?

那如果她不是乾淨的、處的女孩子了,豈不是挺容易擺脫他的?

沈清水知道他這個人其實很好,但也很清楚他們反正是不可能,所以笑了笑,「我以前經常給林介煮這個,他好像喝酒的場合比較多……」

她的話到此就沒說下去,因為宋庭君盯著她的視線實在是太鋒利。

宋庭君正盯著的,就是她說話的嘴唇,一張一翕。

而他濃眉也微微皺了一下,腦子裡在想的是會所里,他對她情不自禁拖到房間里的那個強吻。

說不上不喜歡,但是,一想到她這個地方可能曾經別其他男人領略過,一張臉都不可抑制的冷下去。

他鬆開了她,轉身離開前扔下一句:「以後不要在我面前提你前任,一個字都不行!」

沈清水莫名其妙的被他撥開,看著他出去了。

好一會兒才抬手,看了看自己手臂被他捏過的地方,都紅了。

一個風流成性,總是流連會所的男人,一個對前任好像特別深情、難以忘懷的公子哥,他竟然對她的純貞這麼在意?

幾分鐘的時間。

沈清水先是端了一盤水果出去。

他們都在客廳,一群人坐哪兒的都有,地毯上、沙發上,還有靠在茶几邊的。

宋庭君坐在沙發上,她出去的時候,剛好能看到他的面無表情。

名門暖婚之老公太放肆 正好那會兒尤盎又想點煙,只見宋庭君起身直接將香煙奪了過去,丟到煙灰缸里,「再抽老子把你扔出去!」

尤盎一臉無辜,「你以前也沒管我呀?」

宋庭君一臉就是讓他別再張嘴,張嘴就抽的表情。

「那我吃水果總行?」尤盎雖然愛開玩笑,但看得出來,其實挺服宋庭君,癟癟嘴,「嫂子,我這個壽星當的……」 原本,沈清水以為宋庭君真的什麼都沒給尤盎準備,但其實不是。

冷血家族:單挑神祕爹地 後面一群人還是做了幾個下酒菜,圍著桌子閑聊。

她就在一旁聽著。

沈清水才知道他們這一群人的感情很深,從上學到現在,哪怕平時天各一方,但是生日和過年之類的節日,都會想辦法聚在一起。

現在的社會,已經很少這樣純粹的友情了。

至少,她是沒有的,家庭特殊的緣故,她朋友真的不多,所以,突然挺羨慕這幫人。

也是沒想到宋庭君這樣不正經的公子哥會有這麼鐵的友情。

他們做菜,幾個女孩子一起簡單弄了個蛋糕。

十二點過,蠟燭吹了,蛋糕也吃了,又聊了好久,她也不知道幾點了,但是他們好像都有些醉熏了。

尤其是宋庭君。

他陪著喝酒之前,沈清水就低聲問過他:「你確定還可以喝?」

「不是剛喝了醒酒湯?」他不甚在意的自信。

結果這會兒看她都是眯起雙眸,微微湊過來。

沈清水略往旁邊挪了挪,他卻不樂意的一把將她攬了過去,開始盯著她的嘴唇看。

那眼神,讓她想到了幾個小時前在會所那個時空的親密接觸。

「幹什麼?」她怕他再來一次。

男人薄唇微動,嗓音模糊中帶著沙啞,「過來。」

她以為要幹什麼,結果剛過去一點,宋庭君從她手腕上把那個髮帶拿了過去,順勢套在自己手上,然後朝她頭髮來了動作。

沈清水愣了愣,他要給她扎頭髮?

「你喝多了?」

錯愛:冷少,不安好心! 宋庭君沒搭話,而是忽然專註的坐著手裡的事,手上也特別溫和,沒一會兒還會問她一句:「勾到頭皮了?」

「沒。」

她聲音很小,畢竟不好意思,尤其,剛剛微醺的幾個人這會兒正齊刷刷的盯著他們看,尤其是尤盎那個眼睛眯著的表情。

「小嫂子,我跟你打包票,他這輩子可真沒給女人扎過頭髮!」

沈清水笑了笑,「他喝多了。」

「我很清醒。」宋庭君卻應了一句。

她:「……」

「學校有男生追求你么?」莫名的,宋庭君又這麼問了一句。

沈清水一臉茫然,抬頭看了看他,不明所以,「暫時,沒有……為什麼這麼問。」

宋庭君把手收了回去,看了看自己扎的頭髮,好像不太滿意,又幫她弄了弄,一邊懶洋洋的,低低的,好聽的語調:「沒有人追求,那晚化妝、塗口紅?」

她腦子裡轉了轉,想起來是之前出去兼職的那晚了。

他當時還抬手幫她把口紅擦了。

所以,到現在,他居然還在想那晚的事?現在算是質問女朋友?

「誒誒誒!」一旁的人起鬨,「咱這都是單身狗,你們倆這說話膩膩味味的,能不能回房間蓋被窩聊?」

沈清水也不知道他喝了酒之後會這麼……臉上有些不自然。

「你真的和了不少。」

「清醒。」他繼續強調自己的狀態。

然後又道:「過幾天又要出差。」

他說話的時候幾乎是盯著她的,沒了下文,但是依舊盯著她看。

沈清水只好點了點頭,「哦。」

「哦?」他喉結請滾,似乎是很不滿意她這樣的反應。

那不然呢?

沈清水其實確實沒看明白他今晚到底是什麼意思。

大概,宋庭君自己都沒太明白,所以這會兒閉了閉目,舒了一口氣,「算了。」

「噗嗤。」尤盎笑出來。

然後道:「小嫂子,他喜歡上你了,但是礙於面子是不是沒認真表白過?……嗷!」

被不明物體砸到了。

凌晨兩三點,別墅里才徹底的靜謐下來,大家都睡了。

*

一周后,宋庭君去出差。

沈清水收到他的短訊了,那會兒還在上課,只是回了句「一路順風」。

等她下課,試著打了個電話,結果居然通了,「你到那邊了?」

「還在南都。」宋庭君道,「臨時有點事耽誤了,改了航班。」

她「哦」了一聲,「那我……今晚過去給你打掃別墅?」

「我不在,你可以直接去住。」

他那邊好像還有事,簡單說了兩句就主動要掛了,沈清水也就點了點頭。

掛了電話的電話的宋庭君又接了另一個號碼的來電,眉峰之間看得出幾分凝重,顯然是正事。

「怎麼了?」他在後座,車子正在往機場走。

那邊是方已然,道:「你去機場了?」

「嗯。」

「沒事,我就給你說一下情況,確定了就是之前的推測。」

宋庭君繼續「嗯」了一聲。

「嗯?」方已然一皺眉,一臉懷疑,「唐宋的老闆這明顯是故意的,你還這麼淡定?」 宋庭君語調淡淡,「不然呢?」

看起來,他根本也沒有多在意這個事情。

這次的事件,其實主要是還是商業上的來往,宋庭君平時看起來風流不羈,但是真正在工作這一塊,他其實很低調,也不愛留名。

喬田找了唐宋,無非就是想用女人來影響他,讓他最近工作效率沒那麼高而已。

嗯,能有所影響,但對他來說,也沒什麼大礙。

喬田就是唐宋簽約的模特公司老闆,最近正在做一個競標,這次競標最看重的就是企業的資金流動能力,還要調查近一年的進出賬。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