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她還傷過寶寶!我們要給寶寶報仇!”我道。

2020 年 10 月 25 日

墨寒點頭:“好,也給寶寶報仇。”

“不知道寶寶怎麼樣了?墨寒,我想他了。”寶寶一定也很想我們。

墨寒輕撫着我的背:“再過兩天,你的身體再好一些,我們就回冥宮。”

“好。”

墨寒幫着我修煉了兩天,身體和魂魄的情況果然都好了起來,我們便打算回冥宮去看寶寶和墨淵了。

墨寒幫着我換上了冥後的裝束,自己則是我初見他時的墨色長袍,乍一看,兩人還穿着情侶裝。

他抱着我飛出了寒淵,落在邊上的斷崖上。這裏的鬼氣雖然也異常的濃郁,但是比寒淵要稀薄的多。

墨寒牽着我的手就要往外走去,我忽然聽到了一個聲音在背後遠遠的傳來。

“照顧好他……”

我一愣,那是我自己的聲音。

不,應該是寒淵在用我的聲音跟我說話。

照顧好誰?

“怎麼不走了?”墨寒見我不動,退回到了我的身邊:“忘記什麼了嗎?”

我忽然明白了當初寒淵爲什麼要給我看墨寒和墨淵小時候的事了。

是不放心這兩隻鬼啊……

我對墨寒一笑,轉過身對身後颳着凜冽鬼風的深淵,重重應下了一聲:“嗯!”

墨寒以爲我是在回答他,問道:“忘記什麼了?”

“沒忘記什麼,我們走吧。”

“你剛剛‘嗯’了一聲。”墨寒不解。

我神祕的一笑:“我那是對婆婆說的。”

墨寒更加迷茫了。

我按着記憶中的路,牽着墨寒的手,和他一起走過他第一次走過的路。忽然就有些遺憾:“墨寒,我出生的太晚了,讓你等了這麼久才遇上我。”

“只要你來,就不算晚。”爲了適應我的速度,墨寒走的很慢。

兩人相視一笑,走了想不,墨寒慢慢停下了腳步,打橫抱起了我。

“怎麼了?”我不解,記得這是我和墨寒說好的,一起走一遍出幽冥的路。

蓋世武神 “前面是怨鬼峽,你過不去。”墨寒解釋道。

我記得記憶中,墨淵踩着一些鬼的腦袋就走了過去……

不過,想起在洞天福地突然出現的怨鬼峽,我還是心有餘悸,乖乖摟住了墨寒的脖子。

“害怕就閉上眼別看。” 重生之名門嫡妃 他囑咐了一聲,快速挪動起身影。

驟然間,我聽到耳畔傳來一聲聲難聽的鬼嘯,異常的淒厲與悲號。

“爲什麼會有這樣的地方?”我問墨寒,試圖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墨寒道:“人間有萬人坑,這裏,也差不多是那樣的地方。只不過,人間的萬人坑,裏面的亡魂可以超度。這裏的,只有幽冥能震懾。”

“不能超度?”那怨鬼要是越來越多可怎麼辦!

“可以是可以,只是時間非常的長。”墨寒道,“要是落入其中,會被萬鬼撕裂吞噬,萬劫不復。”

我將摟着他脖子的手抱得更緊了。

“墨寒,我覺得……我有點矯情……你不在的時候,我什麼都敢……你在了,我就小女人了……”我有點鄙視這樣背靠大樹就想着乘涼的自己。

墨寒卻心情不錯:“這不好嗎?你有我了,萬事自然是交給我做,怎麼還能你親力親爲?累着了,我會心疼的。”

“那……爲了你不心疼,我就什麼也不做好了……”我覺得我的臉皮越來越厚了,居然這種話也說得出。

墨寒一笑:“就該這樣。”

(本章完) 不知不覺,已經出了怨鬼峽。急着見寶寶,墨寒便沒有再放下我,而是一路疾馳着朝冥宮飛去。

路過幽冥境外圍的時候,見到了墨淵派來等我們的紅鬼。

見到墨寒無恙,他激動萬分:“墨寒大人!夫人!”

“白焰和墨淵如何?”墨寒問。

“小公子和墨淵大人都很好,就是有點想兩位……”

他還沒說完,墨寒便帶着我朝冥宮飛去了。

身後,紅鬼也追了上來。

望着那越來越近的黑色宮殿,我的心噗通噗通的狂跳起來。

想兒子了!非常非常的想!

墨寒的鬼氣先一步到達,直闖冥宮。我們才落地,裏面就衝出來一個黑球。

“媽媽——”

寶寶飛撲向我,我正要伸手抱住,被墨寒先一步截胡抱住了。

“爸爸!”寶寶順勢抱住了他。

墨寒微微頷首,見寶寶沒事,也總算是放了心。揉了揉他的小腦袋,教育了起來:“飛那麼快,小心撞到你母親。”

寶寶嘿嘿笑了笑,撲進了我懷裏:“媽媽!”

“寶貝兒!想不想媽媽?”抱着小傢伙糯糯的手感,我感動的都快要哭了。

誰家孩子一出生就被母子分離的!

“可想媽媽了!”寶寶蹭了蹭我,“媽媽,你和爸爸的傷好了嗎?”白焰亮閃閃的眼眸中,滿是關切。

我一笑:“好了,都好了。你看,爸爸的修爲還提高了呢!”

“爸爸更厲害了!”小傢伙可開心了,又撲進了墨寒懷裏。

一大一小兩隻鬼,十足的父子相。

墨淵從冥宮裏面走出來,見到墨寒與我都沒事,放心的笑了一下:“哥,修爲精進了嘛!”

“嗯。”墨寒應了一聲,抱着白焰走到了墨淵身邊:“勞你照顧白焰了。你的傷勢如何?”

“小傷,都好了。照顧小侄子而已。”墨淵說着笑眯眯的摸了摸我們家寶寶的小腦袋,“小侄子可乖了!天資也高,這幾天教了他幾個法術,一教就會!”

不愧是我和墨寒的孩子!

“爸爸,我給你看二叔教我的法術哦!”小傢伙躍躍欲試,墨寒一點頭,他就從墨寒懷裏跳下了地。

只見他雙手捏訣,輕聲念着咒語。掌間發出柔和的藍光來,那光芒越來越深,從淺藍變成了深藍,燃起了藍色的鬼火。

一隻獨角麒麟從火焰之中躍起,呼嘯着踏炎朝墨寒攻去。

陰風呼嘯過我的臉頰,帶着不低的威壓,都是寶寶的氣息。

墨寒的身影沒有移動分毫,任由那隻藍火麒麟衝到自己面前。

眼看那火麒麟即將張口講他吞噬,墨寒伸手按住了那麒麟的眉心。

他迸出一道法力注入那麒麟體內,頓時,威風凜凜的麒麟,便從一隻巨獸變成了一隻貓咪大小的寵物。

墨寒丟出一道鬼氣捲起那隻正在他腳邊嗷嗷叫着的貓咪麒麟,看向兒子的眼神很自豪。

“做的不錯。”

白焰原本因爲大招被他爹輕而易舉破除,正失落着,聽到被誇了,小腦袋又開心的擡了起來。

“爸爸,真的嘛?”

“嗯。”墨寒頷首,走到白焰面前蹲下身,將懷中的貓咪麒麟舉到了白焰面前:“身外化身,要好好放在識海將養。”

“嗯嗯!”寶寶點了點圓圓的小腦袋,抱着自己的小麒麟蹭了蹭,期待的對墨寒道:“爸爸,二叔還教了我其他的法術呢!我都學會了!你要不要看看?”

墨寒頷首:“來。”

寶寶抱着他的小麒麟來到我面前,將麒麟舉了起來:“媽媽,你幫我抱着小黑。”

“他叫小黑呀?”我接過他手中的獨角黑麒麟,看見小麒麟舔了舔我的手指。

“嗯嗯,叫小黑,我取的名字!”白焰自豪着,“跟媽媽的玲瓏一樣!”

“那爲什麼要叫小黑呢?”總不會是通體黑的,就叫這個吧?

寶寶不負所望:“因爲小黑黑乎乎的呀!媽媽,我是不是很聰明?二叔覺得這個名字很棒的!”

你知不知道你爹全身黑的地獄犬,叫小白來着……

我問了墨寒一句:“小白的名字誰取的?”

墨寒:“墨淵。”

果然墨淵是個取名廢……

“你要乖乖聽媽媽的話哦!”白焰摸了摸小黑的腦袋,轉身去了他爹面前。

“爸爸,你準備好了嗎?”他蓄勢待發。

墨寒頷首。

白焰雙手相合,掌間迸發出藍焰來。 焚情:冷酷總裁的代罪新娘 忽然,他俯下身去單手拍地。

自他的手與地面接觸的地方蔓延起藍色的鬼火,在陰間的鬼氣加持下,那細小的藍色火苗宛如野火一般竄了起來。

同時,腳下的火焰還在不斷的朝外擴散而去。

我和墨淵都退到了安全地帶,火焰將墨寒包圍。半人高的火苗一下子竄的比他人還高,幾乎要將墨寒吞噬。

墨寒面不改色,依舊是三兩下就破除了寶寶的法術。

藍焰一瞬間退去,恢復了冥宮原本的顏色。

白焰小傢伙嘟了嘟嘴,似乎是沒想到自己的大招又這麼快被他爹給打回去了。

“學的很好。”墨寒再次走到白焰面前蹲下,摸了摸他一頭柔軟的短髮:“只是你要記住,如果不說在冥界,沒有這麼多鬼氣供你調用,你就不得不消耗自己的鬼氣了,你要隨時注意自己的鬼氣消耗。”

“我知道,二叔教過噠。在人間或者其他地方,我會小心的!”小傢伙孺子可教,“我的鬼氣也很精純的!”

他說着凝聚出一團鬼氣在自己的指尖,“爸爸,你看!”

“很好。”墨寒的嘴角微微上揚,怎麼看,都是一副自豪的表情。

白焰又跑到我面前,神祕兮兮對我道:“媽媽,我還專門爲你學了一個法術哦!”

誒呦!

我受寵若驚,忙問:“什麼法術?”

寶寶仰着可愛的小臉嘿嘿一笑,往後退了兩步,雙手摩擦。

細小的藍焰被他從掌間擦出來,一團一團的,如同棉花糖一般飄在空中。又如同水泡一般,相互碰觸就融合在了一起。

漸漸的,一朵花的模樣就在空中顯現出來的。

寶寶跳起身,一把抓住了那花柄,將由他法力凝聚而成的藍色曼珠沙華遞到了我面前。

“媽媽,給你漂亮的花花!”

“謝謝寶貝兒!”我笑着接過了,指尖觸到那藍花,像是一種水晶的觸感。

“看,兒子送的花!” 簽約代理老婆(全) 我拿着在墨寒面前炫耀了一把,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看見墨寒彆扭了一下。

我抱起寶寶,小傢伙絮絮叨叨的跟我說了他跟墨淵回到冥宮後發生的事。

墨寒則和墨淵商討着之後的對策。

“墨淵,孔宣和大鵬怎麼樣了?”我問。

“派鬼去看過了,都受了傷。孔宣是法力眼中透支,傷勢倒還好,養幾天就好了。大鵬的傷勢有些嚴重,聽說孔宣直接把他變回了個蛋,回爐重造了。”

我有一條光陰長河 “那他不會有事吧?”我擔憂道。

“媽媽,大舅舅不會有事的。羽族變回了個蛋,就跟爸爸回寒淵一樣,只不過時間要長一點。”寶寶解釋道。

我這才放了心,又問:“那昀之呢?”

墨淵哼了一聲,沒出聲。

寶寶摟着我的脖子道:“星博曉叔叔說,舅舅回家看過外公外婆一次,後來就再沒回去過。冥宮派出去的鬼都沒找到過舅舅的蹤跡。”

我的心裏有些難受:“他回家去的時候,狀態怎麼樣?”

“好像受傷了……”寶寶撅嘴,“媽媽,舅舅真的是壞人嗎?”

“當然不是,他是被壞人控制了!”我強調道。

寶寶鄭重道點了點頭:“我也覺得!”

“傷勢嚴重嗎?”我又問。

“聽星博曉叔叔說還好。”寶寶道。

墨淵沒好氣的開口:“他有洪荒天道護着,你就放心吧。”

“他那只是被利用了!”我更加沒好氣。

墨淵撇撇嘴,懶得再跟我爭辯下去。

寶寶的寢宮被墨寒安排在了我們的隔壁,等他成年後,再任由他挑一處新的住所。

我們直接回了墨寒的寢宮,墨寒還在跟墨淵分析着形勢:“洪荒天道不能離開不周山太久,他上次在洞天福地鬧出了那麼大的動

靜,不周山那裏不會沒有風聲。”

提及這件事,墨淵的臉色不大好:“我派了個鬼去湯谷,沒一隻回來的。”

“怎麼回事?”墨寒警戒了幾分。

“估計是纔出冥界就被抹殺了。恐怕,有了慕昀之這個媒介,洪荒天道的實力限制也少了。”他說着有些無奈,“我本來想親自去看看,但是小侄子還在冥宮,我也不放心他單獨留下來。”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一個是我兒子,一個是我弟弟……

墨寒略一沉吟,道:“儘量派鬼去找昀之吧,讓他們遠遠的看着就是。找到昀之的蹤跡,第一時間回報,不用冒險跟上去。”

“那不周山那裏呢?”墨淵問。

“冥界能去不周山的只有我們,他們出不來,要是有心想摻和,湯谷那邊自己會找上門,不用再派鬼去了。”墨寒道。

墨淵表示瞭解,出門去辦事了。

我不解的問墨寒:“誰出不來?”

“不周山的上古神們。”墨寒淡淡道。

我詫異:“你是說羲和他們其實是被困在了不周山?!”

墨寒頷首。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