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她突然響起了在天香樓。

2021 年 1 月 19 日

自己這邊那麼多無辜女子的命在寧御清手中。

可這女人根本就不管不顧,竟是眼睜睜看著她們去死,也定要找寧御清報仇。

還有在無風廣場的宗門選拔。

這女人更是連一頭獨角犀都沒殺,全程都是搶別人的積分,最後爬到了遙遙領先的第一。

那時候的她,何曾怕過流言蜚語。

再後來,錢楓身為離火宗的長老威脅,她又何曾懼怕妥協過。

這個女人,這個女人,根本就是個瘋子。

她卻因為嫉妒與憎恨,一次又一次忘了這個事實。

柳若瑄的身體開始不可遏止地顫抖起來,她拚命地想要往姜候飛懷中縮。

可是,全身卻突然像是被人控制住了,一下都無法動彈。

「君……君慕顏,你……你不要亂來……」

慕顏看著她驚懼慌亂的樣子,用刀背輕輕拍了拍她的臉,「這麼怕做什麼?怕我會殺了你?放心吧,我不會的。這裡可是星辰學院,殺人是要被逐出學院的。」

柳若瑄剛鬆了一口氣,卻聽慕顏繼續道:「第三,既然你說是我毀了你的容,那我若是不將這件事給坐實了,豈不是對不起你三番四次的誣陷。」


話音剛落,她手中的匕首猛然一劃。

這一刀力度與角度都極其精準,幾乎與姜馨雨抽在柳若瑄臉上的一模一樣。

可唯一不同的是,柳若瑄瞬間感覺到一陣麻癢,傷口泛起灼燒的疼痛。

柳若瑄尖叫一聲,拚命拿出符籙燃燒。

符籙沒有了,她又取出丹藥服下。

可當她拿出琉璃鏡去看自己的臉,卻發現自己臉上有一道極其明顯的刀疤。

這條刀疤再不是原先不太明顯的肉色,而是黑紅色。

看上去,就像是一條巨大的蜈蚣盤旋匍匐在她臉上,顯得分外猙獰。

「啊!!我的臉,我的臉!!」柳若瑄沖著慕顏發狂地尖叫,「君慕顏,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慕顏漫不經心道:「我說過了啊,把你安給我的罪名坐實了。」

如果說,剛剛的鞭傷,哪怕留下疤痕,卻還是有藥物能癒合的。

可此刻這傷痕上,卻被慕顏滲入了帶色彩的毒素。

不會對柳若瑄造成實質傷害,可這道明顯的黑紅色疤痕,卻要伴隨她幾乎一輩子。

除非有那醫術極其高超的醫師,用珍稀藥材調理,才可能將那疤痕祛除。

介於柳若瑄那逆天的絕佳運氣,慕顏倒也不敢保證,她是不是有一天就除掉了臉上的刀疤。

但至少此時,能讓這個噁心的女人付出代價。 柳若瑄尖叫一聲,不顧一切地撲上去想要抓花慕顏的臉。

可慕顏只是隨意後退一步,她就狼狽跌倒在地上。

姜候飛連忙上前將她扶起來,「瑄兒,你沒事吧?」

柳若瑄伏在他懷中絕望憤怒地哭泣,「候飛哥哥,她毀了我的臉,你要替我報仇,你一定要替我報仇啊!」

姜候飛怒氣沖沖地站起身,揮手要讓師兄弟們上去將慕顏抓起來。

逍遙門這邊五人的速度已經奇快地衝過來,站在慕顏面前。

就連向來好脾氣的雲若寒也冷下臉道:「誰敢動我們小師妹試試看?」


破山宗這邊感受到空氣中滌盪的殺意,一個個都嚇得臉色慘白,慫的往後連退好幾步。

尤其是當周圍傳來眾位修者的議論聲。

「破山宗這群人知不知道逍遙門這七人可是幾乎打敗了最強金丹導師的。區區十幾個人,連到達辟穀期的也沒三五個,竟然還想跟逍遙七子硬剛,這不是找死嗎?」

「就是,那君慕顏雖然戰鬥力沒有,卻是最強輔助師,逍遙門其他六人自然是把她保護的死死的,哪裡會容許她受到一點點傷害?」

「而且我覺得君慕顏說的也不錯,什麼話都是那柳若瑄自己說的,自導自演哭的倒是楚楚可憐,可完全經不起推敲。明明是姜馨雨的鞭子打傷她的臉,她卻污衊是君慕顏毀她容,君慕顏把這罪坐實了,我覺得也沒什麼錯啊!」

「對啊,剛剛我們都被這柳若瑄楚楚可憐的話繞進去了。可你們看她剛剛那滿目猙獰的樣子,真實性情到底怎樣,誰知道啊!」

「哼,你們不知道,這柳若瑄在我們破山宗出了名的會勾搭男人,我們破山宗的姐妹,幾乎都被她坑過。」

只是短短的瞬息之間,輿論就開始翻轉。

柳若瑄在受傷時露出的猙獰面容,讓許多人都清醒過來。

再加上破山宗女修們不忿地跑出來揭露柳若瑄的真面目,讓她剛剛營造出來的被所有人同情的小白花形象瞬間崩塌。

所有人里最高興的,非姜馨雨莫屬了。

她上前一步,狠狠踹了柳若瑄一腳,「哈哈哈哈,柳若瑄,你也有今天!!」

隨即,看向慕顏的面色卻再沒有了一開始的憤恨,只剩下滿滿的認同。

當時在鏡月山脈被這女人如此折磨時,她是恨死了君慕顏。

但此時看慕顏十倍百倍的折磨柳若瑄,這個她一點辦法也沒有的女人,她卻只覺得說不出的暢快。

以至於,原本對慕顏的仇恨也消散了。

她甚至上前一步,由衷道:「你,你真是太有辦法了!我還沒見過這個裝模作樣的女人如此凄慘狼狽過。看在你懲治了這賤人的份上,鏡月山脈的事,就算是一筆勾銷了。」

慕顏瞥了她一眼,心道:你想一筆勾銷,我還不想呢!要不是這傢伙向小師叔告白被自己撞上,後來自己也不會被小師叔當偷窺狂,以至於還被睚眥必報的雲瀟公子狠狠折騰了好幾日。 不過,對上姜馨雨那雖刁蠻任性,卻毫無心機的臉,卻也忍不住哂然一笑。

她都是活了兩世的人了,跟一個沒長大的小姑娘計較什麼。

想著不由伸手捏了捏姜馨雨的臉,露出一個笑容。

這一笑,霎時間宛如百花綻放,春光明媚。

姜馨雨一下子看呆了,怔怔望著她,半天都回不過神來,就連自己的臉被捏了也好無所覺,「你……你好美……」

甚至,一點都不比她在鏡月山脈見到的那公子差。

等意識過來自己在說什麼,姜馨雨的臉唰的一下紅了。

為了掩飾自己的羞窘,她衝到柳若瑄面前又踹了她幾腳,冷笑道:「賤人,你搶了我進入內門的機會很高興,很得瑟是不是?以為自己又能去內門勾引人了是不是?現在頂著這張臉,我倒要看看你還要怎麼勾引人!!」

姜候飛怒道:「馨雨,你不要太過分了!!」

姜馨雨鄙夷地看了自家哥哥一眼,「這女人如此無恥,現在連那泛善可陳的容貌都毀了,你居然還把她當成寶。我沒你那麼蠢的哥哥。」

說完,轉身就走,回到了破山宗女修們中間。

經過這一役,姜馨雨和這些師姐妹的感情明顯增進了不少。

幾個人一邊嘻嘻哈哈,一邊對著柳若瑄指指點點,臉上滿是嘲諷和不屑。

間或的,姜馨雨還會往慕顏的方向望一眼,圓圓的臉蛋時不時爬上紅暈。

姜候飛心疼地看著柳若瑄臉上和身上的傷,動情道:「瑄兒,你放心,無論你變成什麼樣,我都不會嫌棄你的。」

柳若瑄垂下沾著淚水的眼睫,也遮住了眼底森寒刺骨的光芒。

但她的口中卻依舊是軟軟的帶著哀戚的嬌柔聲音,「候飛哥哥,只有你對瑄兒是最好的……嗚嗚嗚,瑄兒不要頂著這樣的臉過一輩子……」

「我可憐的瑄兒!你放心吧,無論付出什麼代價,我一定會治好你的臉的。」

===

從在無風廣場上見識了各種飛行法寶后,慕顏就一直很艷羨,很想體驗一下。

只苦於逍遙門實在太窮了,連養活自己都不容易,更別提購買昂貴的飛行法寶了。

但今日,她終於體驗到了坐上飛行法寶的感覺。

站在飛船的甲板上,感覺微風拂過耳畔。

極目遠眺是朗朗青天,俯身遙望是雲層浩渺,山川萬里。

這感覺,當真是太棒了。

「瞧你那點出息!」耳邊傳來七煌鄙夷的聲音,「區區一個低階飛行法寶,就把你樂成這個樣子。出去別說你是我的主人。這飛船算什麼寶貝,也就能飛上千米高空,你可知未來這天魔琴的完全形態,可是能遁出九重天外,甚至破碎虛空,翱翔萬萬里。」

慕顏嗤笑道:「你也說了是完全形態,七小煌,那請你告訴我,天魔琴要達到完全形態,究竟要多久?」

七煌一下子被噎住了。

慕顏又繼續道:「那你能不能再告訴我,你嫌棄這低階的飛行法寶,你能立刻把天魔琴變作飛劍,讓我在天地間馳騁飛翔嗎?」 七煌:「……」好憋屈,「暫時,還不能!」

「切,既然都不能,你叨逼叨逼個屁。回去玩你的幼童棋去吧!」

「君慕顏!!」七煌氣到暴跳,「你信不信本尊現在就宰掉這隻笨鳥,讓你再也找不到你兒子。」

小鳳凰:「……」關我什麼事?本鳥很無辜好嘛?

嗚嗚嗚,小哥哥,你怎麼還不回來啊!球球要被大魔王宰了啦!

見七煌真的被惹到爆炸了,慕顏才輕輕一笑,神識進入空間中。

手輕輕一揚,一套紅色的衣服丟在七煌面前。

七煌一怔,臉上的怒容瞬間變成了獃滯,半晌都回不過神來。

「你……你做什麼?」

慕顏摸了摸鼻子,有些肉疼道:「你知道我在天光墟找了多久,才找到這種魂體能穿上的衣衫和首飾?關鍵價格還死貴死貴的。」


說著,她朝小鳳凰招了招手。

小鳳凰立刻乖乖巧巧的飛過來。

慕顏把一頂金色的小鳳冠戴在小鳳凰的腦袋上。

小鳳凰立刻感到有一股涓涓清流湧入體內。

紅色的圓溜溜的眼睛一下子亮起來,「漂亮姐姐,這是給球球的嗎?」

慕顏笑著點了點頭,「喜歡嗎?」

「嗯!!」球球重重點頭, 雨韻芳華 ,「球球好喜歡。漂亮姐姐,球球好不好看?球球是不是最好看的鳥兒。嘻嘻,等小哥哥和胖兔兔回來了,球球一定要給他們看。」

慕顏溫柔笑看著在空中撒歡的球球,眼中卻露出一絲思念。

她的小寶,這麼多時日不見,不知道長大了沒有?

她買了那麼多的衣衫,小寶能穿的上嗎?

但願,這一次在星辰學院,她能找到她的寶貝兒。

「喂,君慕顏!」耳邊突然傳來七煌有些變扭的聲音。

慕顏一回頭,看到換上了新衣的少年,一時有些呆了。

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曉之花。

偏偏婉孌,風流無雙。

七煌咬了咬唇,白玉似的面頰泛起一絲紅暈,「君慕顏,你,你什麼意思?只誇笨鳥,不誇本尊?難道,難道本尊穿上不好看嗎?」

「不……」慕顏喃喃道,「我只是沒想到,我家七小煌居然是個這麼誘人的曠世美男子。這要是放出去,妥妥的男女通吃,誰看到你都恨不得撲倒啊!」

七煌臉上的那一點紅暈,瞬間蔓延到了耳根。

他想要說什麼,慕顏卻聽到外面有人叫,連忙離開。

七煌看著她消失的方向,恨恨躺倒在草地上,卻又猛然想起了什麼。

連忙將身上的新衣換下來。

「笨蛋君慕顏!」七煌喃喃道,「難道不知道本君的衣衫能隨意變換嗎?笨蛋!」

雖然這樣說著,可他卻小心翼翼地收起來,沒有藏入空間,而是墊在腦袋底下。

一會兒后,又覺得不妥,將衣服取出來,輕輕地,小心地抱在懷中。

隨後,帶著淺淺的純真的笑容,睡過去。

小鳳凰折騰累了,落在七煌身邊,瞧著他如精靈般美好的睡顏,眼珠子骨碌碌。 要是大魔頭能一直睡覺就好了。

大魔頭睡覺的時候好好看呢!

都有小哥哥十分之一……不,百分之一的好看了。

正這麼想著,小鳳凰猛然對上一雙睜開的鳳眸。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