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她用神識檢查了一下,有谷種、麥種、菜種等等,一般常用的種子都備齊了。

2021 年 1 月 2 日

她張手一揮,直接將這些種子全部收進了自己的小世界里去。 正好,她的小世界里已經開闢出了很多的田地。

有了這些種子,她就可以讓那五十個傀儡開始種主糧水稻和麥子,還有那些蔬菜瓜果。

在下種之前,小雲兒還特地把這些種子全都用仙靈水給泡了一遍,等優化完了這些種子的基因之後,她這才命令傀儡們把這些種子全播種了下去。

像水稻和一些蔬菜是要先育秧苗再分種的,而麥子和瓜果之類的,卻大部分是直接挖坑種下去就可以。

這些種植的小竅門,是小雲兒在地球時就學會了的。

那個時候,仙醫門在後山開闢了一大片的靈藥園、靈蔬、靈果園。

而江凝也嚴格要求他們兄妹幾個,要從最基礎的地方學起。

所以,他們四兄妹對於如何種植靈蔬靈果靈藥,還有怎麼布置聚靈陣,怎麼布置時間控制陣,這些他們幾兄妹都很有實戰經驗。

小雲兒現在是這麼想的,先等小世界里的這第一批農產品出來,然後,她再用這第一批的來留種。

以後這些蔬果和稻子的品級,肯定要比外面的普通種子要強無數倍,種子好,產量就高,對於未來的農業發展,也會有很大的幫助。

小雲兒親自布置好了「外面1天:小世界內種植地10天」的時間陣法,再將這些種植的流程輸入那五十個傀儡的腦袋,給他們下了指令去幹活。

這小世界裡面,仙靈之氣非常充足,聚靈陣就不用她再設了。

在小世界里忙完了這些正事之後,小雲兒才有空去看后卿。

她看到后卿還在閉關,也就沒打擾他,自己也開始修鍊,直至天色大亮,她這才入浴室內洗漱好,才出了小世界。

孟渝正在餐廳那裡擺弄著早餐,一看到她出來,馬上笑道,「大小姐,您起來了?我還正想要去叫您呢!」

小雲兒朝她笑了笑道,「我正好醒得早,就自己起來了。」

她昨天怕自己在小世界里呆久了,誤了今天早上九點的會議,就特地交待了孟渝一聲,讓她早上喊自己吃早餐。

如果她不交待,孟渝是不敢打擾她的。

吃完早餐,小雲兒又踩著點趕到了基地的大會議室。

看到昨天出去的那些優秀異能者已經全部在會議室內集合完畢。

孫開元、邱千鈞他們一看到小雲兒過來,齊齊站了起身,朝她微微鞠躬行禮,「參見基地長!」

小雲兒朝他們笑著擺了擺手,「大家好,都坐下吧!」

「是!」

看到所有人都坐了下去,小雲兒也端坐在主位上,開啟瞭望氣術,環視了在座的異能者一眼。

看到這些異能者魂魄上的各種顏色,不禁暗嘆。

果然不出她的所料,這些戰鬥力很出眾的異能者,並不是每個人品都是好的。

這濟濟一堂共有一百零一位的高階異能者,魂魄有功德金色的人,僅有五個。

魂魄白色,心性乾淨的人,有三十個。

魂魄灰色的普通人,有四十個。

另外有二十六人,魂魄竟然是黑色的。

竟然有百分之二十多的人,是心黑手黑之輩。

這壞人的機率也太高了! 高得出乎她的意料和想像!

小雲兒心裡的震驚是一點都沒表現在臉上,她那張精緻絕美的臉上,仍然掛著淡淡地笑容。

她的聲音,也還是那麼地平和悅耳,「今天我召集諸位英雄過來,除了要給諸位英雄頒發昨天的獎勵之外,還有一件事,我想跟諸位說一下,是關於你們可以無限度提升修為的方法……」

說到這裡,小雲兒故意停頓了一下,看了一下四周這些高階異能者的表情。

他們果然全都是滿臉震驚的神色。

有一個魂魄染了黑色的男人,最先著急地站了起來,急急地問:「基地長,這個可以無限度提升修為的方法,是不是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學習?」

小雲兒笑眯眯地搖了搖頭,「當然不行!這個修鍊心法,是我們仙醫門的獨傳心法,我問你們,你們羨慕我的能力嗎?想不想變得和我一樣強大?」

「想!」

「當然想!」

特別是昨天跟隨小雲兒出戰的那些異能者,應得特別地響亮,幾乎都用吼的。

他們在昨天親眼見識到了小雲兒的強大之後,就已經對她生出了無限膜拜之意,也在心裡把小雲兒當成了自己內心的女神。

是無人可以代替的至高女神!

他們每個人都在幻想著,要是自己有基地長這樣強悍的戰鬥力,那該多好啊!

就如基地長昨天對他們所說的那樣,只要他們夠強悍,這些喪屍在他們的面前,就如同紙老虎一般,隨意就可以將那些喪屍撕成碎片,或者將那些喪屍化為灰燼。

如今基地長問他們這話,肯定就有意思要將功法傳授給他們,讓他們怎麼能不激動,怎麼能不開心?

但他們也都知道,基地長故意停頓下來,又說了有條件,想學這個功法,肯定就不是那麼容易的。

他們都在心裡想,不管基地長這一次的條件是什麼,他們都要不惜一切代價,把這個學習的機會給爭取到手。

「基地長,有什麼條件?您快說啊!」

有些聰明的就一下想到了,「基地長,是不是要我們拜入您說的仙醫門,才能學習這個修鍊心法?」

小雲兒朝那個異能者笑了笑,「你說得沒錯,是要拜入我們仙醫門,才可以學習這個修鍊心法,但也不是誰都能入我這個仙醫門的,而是要經過層層考核,通過者,才可以加入我們仙醫門。」

「基地長,那您就快點給我們考核吧!」

「是啊!基地長,我們現在都有點迫不及待了!」

「基地長,快開始吧!」

小雲兒看著他們一個個興奮地在那裡摩拳擦掌的,似是想要大幹一場的模樣,也笑著對他們說,「好!我現在就開始對你們進行考核!這第一關,是測試你們的品性和功德值,只有過了第一關的測試,你們才能參加第二關的考核。」

說完,小雲兒就從小世界里拿出一塊金色的、大約有兩米高的功德試煉碑。

她又對在座的這些人介紹了一下,「這個是功德試煉碑,你們每個人上前將手掌按在功德試煉碑上,就能顯示出你的功德值和品性值。」 「好了,現在你們一個個排隊上來測試。」

一個身材高大的彪悍大漢率先沖了上去,「我先來!」

說完,他便毫不猶豫地把手按在了功德試煉碑的上面去。

僅僅一個呼吸的時間,功德試煉碑就把他的試煉內容給顯示了出來。

「胡傳松,38歲,功德值:12500,品性值:極優,通過!」

胡傳松一看到自己的結果,竟然是這麼地好,不禁高興地哈哈大笑道,「哈哈哈,我過了,我過了,哈哈哈,兄弟們,輪到你們……」

胡傳松就是那僅有的五個有功德金光的男人之一。

他能順利通過,小雲兒一點也不例外。

在下面排隊的那些異能者,一看到胡傳松那麼輕鬆就通過了,一個個都激動了起來,恨不得馬上就能輪到自己上去檢測。

這第二位上來的,就是那個魂魄黑色、又迫不及待問問題的男人。

他也一上前就急急地把手放到功德試煉碑上。

「馬騏,28歲,功德值:負25000,品性值:極差,不通過!」

馬騏瞪大了眼,愣在那裡。

他恨恨地看著功德試煉碑上顯示出來的字,滿眼地不敢置信。

過了一會兒,他就大叫了起來,「不可能!不可能!怎麼會這樣的?這個功德試煉碑是不是有問題?」

其他的人剛剛經歷了胡傳松帶來的激動和興奮,現在看到馬騏的結果,又像是一盆冷水從頭潑了下來。

那些和馬騏一路貨色的男人,自然也怕自己通不過考核,就也跟著紛紛附和著馬騏的問話。

「就是啊!基地長,這功德試煉碑是不是出錯了啊?」

「基地長,要不就讓馬騏再測一遍吧?」

小雲兒的眸底閃過一絲冷笑,「好啊,那就讓馬騏再測一次吧!馬騏,開始吧!」

她是真的沒想到,這個馬騏的功德值竟然會負了這麼多。

就算是按殺一個無辜者扣1000功德值來算,他的手裡至少也有25條人命。

如果是按殺一個無辜者扣100功德值來算,那他的手裡,就至少有250條人命。

多可怕的人啊!

難怪他的魂魄會這麼黑,這是黑到底了啊!

馬騏見小雲兒真的肯讓他再測一次,他就懷著僥倖的心理,又把手伸了過去,緊緊地貼在那功德試煉碑上。

又是一個呼吸的時間,功德試煉碑重新顯示出一長串的字來。

當在場的所有人,看到那功德試煉碑上顯示出來的內容時,頓時全都嚇得瞪大了眼。

「馬騏,28歲,功德值:負25000,XXXX年X月X日,滅殺一家四口人,扣功德值400。」

「XXXX年X月X日,先女干后殺一女,扣功德值100。」

「XXXX年X月X日,殺20人,扣功德值2000。」

「XXXX年X月X日,殺……」

「最後確認,此人品性極差,不通過!建議人道毀滅此人!」

這一長串下來的殺人名單,把在場的所有人都給震嚇住了。

這人可真是殺人如麻啊!

他們都不知道,自己的身邊竟然潛伏著這麼大一條毒蛇呢!

一想到這個人隨時有可能會咬自己一口,他們就感覺到不寒而慄。 建議人道毀滅此人!!!

震驚中的眾人,在看到這最後一行字的時候,頓時全都把目光投到了小雲兒的身上。

總裁前夫 他們很想知道,現在基地長的心裡是怎麼想的?她會不會真的聽從功德試煉碑的建議,人道毀滅了這個馬騏?

而馬騏看到最後一行字的時候,瞬間勃然大怒,情緒失控地大聲罵了起來,「這是什麼垃圾試煉碑,尼瑪的,竟然敢胡亂攀咬老子,老子砸了你這塊破碑!!!」

看到馬騏施出他的風系異能,就想毀了功德試煉碑,孫開元他們急得大喝,「馬騏,你住手!」

「馬騏,你瘋了嗎?」

「馬騏,你這個混蛋,你找死啊?」

小雲兒卻朝孫開元他們擺了擺手,一副儘管讓他動手的篤定和冷笑。

開始孫開元和邱千鈞他們還不明白,為什麼小雲兒會不阻止這個馬騏破壞這個功德試煉碑?

他們很快就看到了,功德試煉碑在受到馬騏的攻擊時,頓時發出一道道璀璨奪目、又令人感到無比恐懼的電芒,直接就將馬騏給燒成了一堆灰渣!

整個會議室內,寂靜無聲。

這個功德試煉碑的功能,也太可怕了!

它像是有人性的一樣,在馬騏和其他人懷疑它出差錯的時候,竟然把馬騏生平殺了多少人都能給你列出來。

而且,它還像是報復馬騏一樣,最後還給了一個「建議人道毀滅此人」的結果!

太可怕了!

太令人震撼了!

而那些和馬騏一樣,手底下有無數人命的異能者,一個個被嚇得臉色蒼白,渾身發抖。

終於有一個男人受不了功德試煉碑帶來的恐懼和害怕,他高聲喊道,「我不試了!我放棄!我放棄!」

說完,他就拉開會議室的大門,狂奔而逃了出去。

這個人一跑,其他心虛的人,也都跟著高喊,「我也放棄!」

「我也放棄!」

「我也放棄!」

這眨眼之間,除了馬騏之外的其他二十五個魂魄黑色的男人,全都跑了個一乾二淨。

剩下的人,一個個面面相覷。

竟然一下走了這麼多?

難道這些傢伙,一個個的手底下都像馬騏一樣犯下這麼多的人命案?

答案,其實他們的心裡都很清楚明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