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她撿起矮禮帽扣在頭上,將不合身的衣服向上拽了拽。

2022 年 2 月 18 日

然後側耳傾聽,隨著啪的墜地聲,她眼瞼微垂,走向了保時捷356A。

啪,一聲槍響,子彈的推動力拽著未央向前踉蹌了幾步。

她詫異轉頭,只見赤井秀一就扒在懸崖上,右手握著手槍。

而他的霰彈槍,已經不見蹤影。

落地聲,是霰彈槍帶來的?

未央眉頭蹙起,這就麻煩了。

她的恐懼之語在每天的24點刷新,還有三個小時呢。

「我都不知道,組織里原來還有個催眠大師。」

赤井秀一扒在懸崖邊,也不上來,就這麼語氣略帶自嘲的說了一句。

他同樣很警惕,經過剛才的交鋒他已經確定了,這個少女絕不是什麼棄子。

而是實力不在琴酒之下的危險人物。

「你不知道的東西有很多。」未央裝作無所謂的樣子,打開車門,前傾身體隱藏住腦袋,不知在車裡翻找著什麼。

好像一點也不怕赤井秀一繼續開槍。

赤井秀一愈發的警惕,「我很快就會知道的,在解決你之後。中了一槍,你應該沒有多少行動力了吧?」

「是嗎?」未央直接將衣服扯過右肩,用左手扣出了嵌在肉里的子彈。

子彈既沒有擊穿骨頭,也沒有碎裂擴散在血肉中,沒有給她帶來巨大的傷害。

在表皮下隱藏的惡魔皮膚很好地保護了未央的肩膀。

十米開外的距離,即便是赤井秀一射出的子彈,也無法在惡魔皮膚的保護下給她造成決定勝負的傷勢。

「還真全身都是義肢?」赤井秀一眼睛微睜,一副『你在逗我,這還怎麼打?』的表情,然後鬆開了手。

很明顯,銀髮女子的肩膀絕對不是正經的人皮,那恐怕是組織的研究成果,一層比牛皮還厚的模擬人皮,以至於手槍子彈僅僅只能擊穿,而無法造成太大傷害。

他的身體從懸崖上落了下去,但這回沒有傳來落地聲。

而未央也不敢貿然跑到懸崖邊追擊,以防赤井秀一玩一手陰的。

……

開車下山的途中,琴酒的電話打了過來。

「目標不在車上,這是FBI的圈套。」

「任務失敗了?」恢復面貌的富江皺起眉頭。

「不。」琴酒的語氣有些怪異,「卡爾瓦多斯搭車去女方父母家的時候,正巧碰上了目標,順手解決了。」

富江:……

卡爾瓦多斯,yyds!

「也順便領了任務的獎金。」

卡爾瓦多斯wdnmd,破組織吃棗藥丸!

「你在哪,我去接你。」

「群馬縣,四月車站。」琴酒掛斷了電話。

下山時,富江注意到飆車黨的車已經不見了蹤影。

應該是他手下那批可愛的小烏鴉們給護送到醫院,轉化為金錢去了。

獎金被搶走的富江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赤井秀一這人,渣不渣先不論,做人還是沒什麼大問題的。

還知道讓人白跑一趟要給一些戰利品,特地花錢請人來堵路。

在四月站台接琴酒上車后,富江來到了副駕位。

雖然子彈沒有射穿他的骨頭,但擊穿皮膚刺入血肉還是讓他的右肩在活動時有些不適。

「遇到麻煩了?」琴酒注意到富江的手臂擺放的有些不自然。

「戴著紅帽子的男人和兩個FBI的探員。」富江森白的牙齒閃出寒光,「可惜沒遇到赤井秀一,只有那些小爬蟲未免有些無趣。」 林凡百思不得其解,想來想去,林凡覺得,這應該是天人界藏有大恐怖,是不輸深淵的底蘊,故而魔尊才一直未曾大舉攻殺。

好像除了這個解釋外,再無其他原因。

仔細想想,他在天人界雖然時間頗長,可實則上對天人界了解還是太少,至少就沒有去過所謂的聖域,也並未到過天人界諸多恐怖的禁地等。

而第七屆都有如此恐怖的重地,那麼天人界應該也會有,只不過藏得太好。

振翅聲此時起,林凡竟然看見,岩龍眼中都露出絲絲恐懼。

「飛蝗軍!」旭陽開口,且神色猙獰:「飛蝗軍過處寸草不生,生靈不存!」

果然,一群振翅的蝗蟲飛來,黃燦燦,說是蝗蟲,那只是有蝗蟲的外表,但其實上比蝗蟲大了好幾百倍,如犬一般大!

一場廝殺與亂戰。

很慘烈,最後斬天軍都不得不出手,不然三萬人絕對是撐不下去,也許會死絕。

林凡與旭陽都殺到狂暴,整個人都被黃褐色的血液淋透了,散發讓人作嘔的惡臭。

可總算是將這些飛蝗軍殺退。

第六層,哪怕斬天軍都死了一千人,更遑論是這三萬大軍?

死了足足七千!

要知道,前六層,總共也不過死了八千人而已,只是第六層,竟然就快趕上前五層的總合了。

死後連屍首都找不到點滴,這飛蝗軍太恐怖了,吞噬修者的一切,哪怕連毛髮都不放過,成為它們口中食。

旭陽眼神陰曆,道:「第二次兩界大戰時,飛蝗軍便曾在父將手下效力,十萬飛蝗軍,殺得天人界丟盔棄甲,就連天神最寵愛的一個公主都被吞噬,這也是導致第三次兩界大戰的最根本原因。」

林凡眼神微眯。

此時天人族只有一個公主,名為天心兒。

原來還有這等說法。

「林兄,你莫要小覷了這天心兒;她此時就算懵懂,可終究有一日能夠憶起一些事,到那時候,那個讓人膽顫的女將將再臨世間。」旭陽謹慎叮囑。

「輪迴?轉世?」林凡驚悚。

旭陽點頭。

林凡神情陡變,但亦帶有期待道:「所謂的輪迴等真的存在嗎?」

旭陽道:「大天道下,輪迴自然不存在,死也就死了,環顧兩界,也只有天人族有輪迴之力。」

「什麼?」林凡驚叫。

他想起了一些往事,比如那磨世盤,在比如那蒙蒙的輪迴路黃泉畔望鄉台,還有那裝載着諸多頭顱的虛空大船,還有大船之上的白骨骷髏。

旭陽道:「你應該知曉,天人族的巡狩有兩支。」

林凡點頭,嚴格說起來,他都屬於巡狩一員,金龍帝者更曾是第八巡狩組的組長。

但諸如這些巡狩,盡皆是人族構成,但一直傳言中,另有巡狩,那才是天人族真正的底牌,甚至有不死的傳言。

旭陽慢悠悠道:「可我若是說,有一隻巡狩自古而存,存世百萬載,你可信?」

林凡神情巨變:「怎麼可能?百萬載可堪稱與天同壽了,可坐觀歲月流轉,紀元變遷。」

「呵呵。」旭陽輕笑:「可這就是事實。」

他轉身,看向林凡,道:「第一、第二次兩界大戰我未生,第三次兩界大戰,我親身參與其中,在我手中斬死過不止一次真正的巡狩,可今日被我斬殺的巡狩,最多半月時間便又會獰笑着向我衝殺,你、能體會那種感覺嗎?」

林凡打了個寒顫!

能!

怎麼不能?

那就像是最恐怖的夢魘,是最惡劣的夢境。

分明斬死了大敵,分明將他的頭顱絞了個稀碎,以鐵拳鎮殺了他的神魂,可結果呢?

下一次大戰時,這些明明被碾壓至死的『死人』又嗷嗷叫着向你衝殺。

「那很絕望。」旭陽苦笑。

「這不不符合天理。」林凡質疑:「哪怕是輪迴,也不可能半月時間回返前世之巔,還有胎中迷,且嚴格意義來說,輪迴之後,便算是一個新生的個體,只是擁有前世的記憶,但還是與此世為主導。」

旭陽道:「輪迴、世間誰能說清?哪怕是陛下都直言輪迴是這天下最大的絕密,他不可能堪透;只能看見冥冥中的那點可能。」

林凡神情劇變。

天人族竟然可主導輪迴!

這簡直太恐怖。

若是以此論調,那麼天人族一方的那些古神,就真的死了嗎?

不可能。

天人族既然能讓一些巡狩輪迴而活,那麼更何況是那些古神?

這世間,存在雪美人這一類的偷天者,那麼天人族難道就沒有類似的後手?

不能再想了,不然林凡感覺,自己的道心都會坍塌。

實則上,他不止一次質疑過,遠古的諸神真的死了嗎?

驚艷與雷神,鎮壓了不知道多少時代。

卓然如葯神,馭鼎逆天一戰而隕。

還有那個可以讓諸多婆娑小世界陷入夢境中的夢神。

還有那個號稱要以一己之力在塑輪迴的輪迴大帝。

當然,還有那個從絕密的渠道知曉,在最關鍵時刻,自毀神之果位,將一群古神流放時光長河中的時空大神。

這些真的死了嗎?

林凡繼續向前走,心情沉重像是有幾萬斤的神山壓着。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