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她和這兩家鬥了這麼多年,當然清楚他們的秉性。

2021 年 1 月 2 日

真靈會會長石玉榮,一個城府極深的陰險小人,最善施各種陰謀手段,背後陰人。烈火宮宮主扈霄,是一個手段狠辣,蠻橫惡霸之人。

但是這兩家的實力頗為強大。僅次於獸皇閣的實力,他們早就眼紅獸皇閣占著殷皇城城主之位十年之久,一直盤算著怎麼把獸皇閣斗下去。

如果兩家聯手造勢,一起聯合紅衣幫等眾大小勢力對付獸皇閣,恐怕獸皇閣也很難抵擋,必然陷入惡戰。

要不是她果斷的拋出殷皇城城主之位。讓真靈會和烈火宮兩家陷入爭奪,聯手之勢頃刻間瓦解,恐怕獸皇閣也難以抽調大批實力去對付紅衣幫,如此輕鬆奪取太古神祠。

葉凡走在谷心月的後面,聽著華源長老的稟報,心中不由暗暗欽佩。

獸皇閣支持這兩家的哪一家成為新任城主,挑起他們的內鬥,需要極高的算計。

石玉榮的城府極深,能隱忍。哪怕他沒能當上城主。位置被扈霄給佔了,也不會輕易惹事。

但是扈霄不同,他性子暴烈急躁,眼看石玉榮躍過他成了殷皇城城主,必然心中嫉恨惱怒,肯定會放縱手下頻繁找真靈會的麻煩。

石玉榮這個小人遲早會被惹火,使出手段報復扈霄。

這樣一來,兩家生出睚眥。肯定走不到一起。自然也無法再聯手合力,去對付獸皇閣。

獸皇閣的實力早就冠絕十大勢力之首。只要這兩家不聯手,其它勢力更不是獸皇閣的對手。

「石玉榮當了城主,坐在炕火上,如此甚好!我們再去加一把火,將他好好烤一烤。」

谷心月嘴角一絲笑意。

谷心月、葉凡、華源大長老等眾人步入城主府的議事大廳。

這議事大廳的中央,一張長長的正席上。依次坐著多達數十位氣勢不凡的武王,或者是各大勢力的大首領,或者是代表各自勢力出席的大長老。

前面十個席位,是擁有推舉權的前十大勢力。其餘中小勢力,則依次坐在後面席位。

能夠列席這殷皇城議事大廳。都是在祖神古地小有實力的勢力,至少擁有三名武王級的高層。而排名前十大之內的勢力,少則十餘名武王,多則數十名武王。

葉凡來祖神古地五年,但還是第一次見到眾首領們齊聚一堂。

他不由朝廳內掃視而過,將眾人都默記於心。

此時在最上首的城主之位的,赫然是一名文質彬彬身材頎長的中年修士,渾身帶著一股邪魅氣息。

而坐在左首席的,卻是一名身披赤色烈火甲眼似銅鈴的虯須壯漢,一副泱泱不快的大碗喝著悶酒,正是烈火宮宮主扈霄。

席間,剩下眾首領們的氣氛也是十分緊張。

剛剛結束的殷皇城城主推舉,真靈會會主和烈火宮宮主爭的異常激烈,眾首領們各支持一方,涇渭分明,形同水火。

作為失敗的烈火宮和支持烈火宮的這一派系,當然是無比失望和懊惱。

谷心月美眸掃過席上,對席上情形已經了如指掌,淡笑的朝上首席那中年修士拱手道:「恭喜石會主,得眾家之擁戴,成為殷皇城主,坐擁這祖神古地地位最高寶座!祖神古地第一大勢力之名,看來從此歸真靈會所有。」

寥寥數語的恭維,卻讓席間的氣氛更加瀰漫火煙味,矛頭直指真靈會。

「哼!」

烈火宮宮主扈霄聞言,頗為不屑的冷哼一聲。

他和真靈會的實力,都是半斤八兩而已,誰也別想壓著誰。可惜棋差一招,居然被真靈會用手段給拉攏了獸皇閣這關鍵的一票,導致眾勢力更偏向真靈會,坐失了這城主之位。

「哪裡,本會主也是付出巨大代價才僥倖得眾位首領們的支持,我要恭喜谷閣主才是。獸皇閣雖失了城主之位,卻轉眼滅了紅衣幫佔了太古神祠,依然不損分毫,這一家獨佔三大地盤,這在祖神古地依然是首屈一指。這份輾轉騰挪的本事,本會主欽佩!」

石玉榮不由眯眼一笑,不動聲色的將矛頭指向獸皇閣。分明在提醒在座的所有大小勢力,獸皇閣才是實力最強,最需要戒備的勢力。

他真靈會比起獸皇閣,還遠不如。

石玉榮掃過谷心月身後的葉凡身上,心頭一動,目中精光閃動。立刻追問道:「這位想必就是赫赫有名的葉長老吧,我祖神古地的祭司,無人敢自居比你更強!剛才在太古神祠祭祀的肯定是葉長老了。不知葉長老藉助聖柱之光,在我們祖神古地,找到了什麼奇珍異寶?」

此言一出,頓時吸引了所有首領們的注意。

之前。他們眾人可是親身體驗了被聖靈之眼掃過,連骨髓都被掃視了一個精光,那種驚悚和震撼,讓他們記憶猶新。

如果說獸皇閣在太古神祠內發動的這次祭祀,沒有在祖神古地找出什麼珍奇異寶,打死他們都不信。

殷皇城城主之位已定,按照規矩,石玉榮繼任城主,眾人再爭也沒什麼意思。

但是獸皇閣的這次祭祀。或許他們還可能從中撈到一些好處。

「不錯!這次祭祀的動靜如此之大,肯定收穫不小!不知可有需要我們幫忙的地方?!」

「我們都願意提供幫助,協助你們去尋找寶物!」

眾首領們紛紛說道。

甚至還有人陰陽怪氣的叫囂起來,「這祖神古地埋藏的珍奇異寶,是大家共有之物,獸皇閣不會是想要一家獨吞吧?」

獸皇閣要是得了寶物,難免有人眼紅心熱,想要分一杯羹。

當然了。他們也很清楚,如果獸皇閣鐵了心自己單幹尋找寶物。他們也沒有什麼手段可以威脅獸皇閣。他們未必真能分到多少好處,但也要趁機噁心獸皇閣一把。

「諸位首領稍安勿躁!我獸皇閣確實找了一點寶物,埋藏在浮雲星島。此寶究竟是什麼,還不清楚,去了才知道。」

谷心月早知道他們會眼紅,不由淡道。

「在浮雲星島?!」

此言一出。議事廳內眾首領們一驚,頓時騷動起來。

跟祖神古地其它地方被大量瓜分不同,這片浮雲星島因為有高級結界為屏障,而並未被瓜分,目前被前十大勢力一起把持著。

要進入浮雲星島。必須眾家勢力合力才行。最少需要動用足足一百位武王的力量,合力在結界上打開一個臨時的出入口來。

獸皇閣沒這麼多武王,單憑獸皇閣一家的力量,根本進不去,必須依靠他們的合作才行。

這意味著,他們完全有機會分一杯羹!

武王的人數進入浮雲星島太多了也不行,因為殷皇城也需要武王坐鎮。否則蠻荒戈壁一旦爆發獸潮,殷皇城沒有眾多武王守衛,恐怕頃刻間就會覆滅。

殷皇城歷史上便曾有一次慘痛的教訓,因為大量的武王為了秘寶聚集在浮雲星島深處,無法及時返回。恰恰爆發獸潮,結果整個城池被眾獸摧毀,底層武修損失極其慘重。

在那之後,每次浮雲星島只能讓一百位武王進去。

石玉榮玩弄著琉璃杯盞,眸中精光閃動,立刻道:「本會主提議,我們十家各出十人,籌齊一百位武王共同進入浮雲星島!」

「好!這個不錯!」

「我血炎教支持!」

前十大的眾首領們紛紛叫好。

獸皇閣的武王人數最多,不下三四十名之眾。

這個安排對他們實力稍弱的最為有利。獸皇閣勢力最強,但進了浮雲星島,在人數上占不到便宜。

要是獸皇閣不同意,那就乾脆一拍兩散,誰也別想打開結界進入浮雲星島。反正他們也不虧,讓獸皇閣干著急便是。

「不行!」

「憑什麼只有前十家能去,我們也要一部分名額!你們要把這一百個名額,分一半給我們。」

「對!我們最少也要派一兩人。」

剩下的數十家中小勢力的首領們頓時怒了,不由義憤填膺,紛紛拍桌而起。他們雖然勢力弱小,但是總數量也是眾多,合起來不比獸皇閣、真靈會、烈火宮等大勢力差。

推舉殷皇城城主的時候,他們沒有推舉之權,只能一旁看著,也就罷了。連浮雲星島都沒他們的份,他們怎能不怒。(未完待續。) ?武林中文網.,最快更新神武覺醒最新章節!

這數十家勢力鬧得厲害,宣稱不讓他們加入,他們就要聯合起來阻止這次行動。

前十大勢力不得不退一步,讓出了足足五十個名額。前十大各出五名武王,其餘則各出一到二名。

這個妥協,總算是平息了這次爭執。

「今日已晚,石會主新任城主,還有殷皇城的城防需要交接,這些都需要安排妥當。三日之後,我們出發,前往浮雲星島!」

谷心月朝眾首領們道。

「好!」

「大家先散了,回去各自準備妥當。」

眾首領們陸續散去,離開殷皇城的城主府。

短短數日,殷皇城風雲大變。

獸皇閣丟了城主之位,但是順手滅了紅衣幫,佔了太古神祠。

向來囂張跋扈的紅衣幫,自此滅亡。這讓殷皇城不少受了紅衣幫欺負的普通武修,拍手稱快。

真靈會一躍佔了殷皇城的城主之位,但是也為此付出了不少的代價。

只用了一日的世家,殷皇城完成換防,大批真靈會的青衣守衛,替換下了獸皇閣的黑甲守衛∝,,接管了殷皇城城池。

這些都不需要葉凡去操心。

葉凡這三日待在殷皇大客棧,閉門謝客,精心準備這次浮雲星島之行。

獸皇閣為了保護他的安全,派了多達五名武王長老在隔壁的幾間客房守著。以防其他勢力對葉凡進行威脅,逼他說出情報。當然,其中或許也有監視葉凡,以免他和其它勢力接觸的意思。

葉凡對此並未在意,監視就監視吧,反正都一樣。

這次多達一百位武王。會隨同他一起進入危險的浮雲星島,前去發掘祖神血脈。

他可不會天真的認為,這些武王們是真心想幫他尋找祖神血脈。

除了浮雲星島本身的巨大危險之外,這群武王同樣是他最大的威脅,一旦祖神血脈出世,眾武王必定斷然出手搶奪。

哪怕連獸皇閣的武王長老們。也一樣不可信任。

一份祖神血脈的巨大價值,比整個獸皇閣所擁有的財力還高。絕大部分武王自己用不上,但可以拿去賣。

武王一旦擁有這樣的巨富,根本無需再為獸皇閣效力,從此可以在神武大陸逍遙快活,數百年也揮霍不盡。有幾名武王在面對如此巨富之下,不會生出貪念?他們隨時可能翻臉變色。

正因為如此,他對自己祭祀的細節嚴加保密,連閣主谷心月也不說。

他擔心谷心月承受不住獸皇閣長老們的巨大壓力。被迫向獸皇閣的長老們透露出去。那一切都完了,這祖神血脈根本不會有他的份,被眾武王們瘋狂瓜分一空。

「《浮雲星島圖錄全冊》!」

葉凡足足花了三日,手中整理出了一份小冊子。

這是殤查閱了幾乎所有的資料,將浮雲星島的數千座大小星島,全部記錄其中。

再由他手繪而成。

殷皇城的雜貨商鋪,也有少量浮雲星島的地圖出售,但大多都是零散。僅僅記錄少數幾座星島。

這些浮雲星島,小的有數百里方圓。巨大的不下萬里方圓。

再加上這是兩大祖神的古戰場,裡面兇險異常。

武王進入浮雲星島的機會並不多,時間有限,不可能把所有的地方都走遍。能探查完一座浮雲星島,已經算是非常不錯了。

但葉凡不同,殤可以把數萬年來武王們散亂的記載。都尋找出來,整理成完整的浮雲星島地圖。

至於所發現的祖神血脈在哪一座島嶼,具體某個位置,這個秘密只有他一人知道。

「我一旦進入浮雲星島,眾武王必定死死盯著我的一舉一動。我如何才能利用他們開路。並且最終甩掉他們?!」

葉凡心中飛快的思緒著。

這是他奪取祖神血脈的關鍵。

在浮雲星島內,一百位武王團團「護衛」著他。這是一股相當可怕的力量,絕對可以把他看守的死死的,不讓他有機會獨自得到祖神血脈。

如果無法甩掉這上百位武王,那麼他就算找到祖神血脈,也拿不到半點好處。

這讓他很是頭疼。

他的對手不是一名、兩名武王,而是多達上百位武王。每一位武王的實力都是各異,擅長的手段也截然不同。

有的武王戰鬥力超猛,有的防禦力奇高,有的飛行速度極快,有的擅長追蹤偵查..幾乎是無所不包。

他要如何同時甩掉這麼多武王的監視?

就算讓猛獁象獸王大灰出來,也沒辦法對付這麼多武王。

靠他自己,或者靠大灰,都不行。

鬥力行不通,唯有鬥智。

藉助地利!

藉助浮雲星島內天然環境,蘊含的各種巨大危險,將百位武王甩掉。

葉凡心頭盤算著,翻看著地圖全冊,仔細分析這數千座大小浮雲星島的地理條件。

其實大部分浮雲星島都很兇險,武王也不敢隨意亂闖。

但是,他需要一座可以讓所有武王都的浮雲星島。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