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她只能沒命的跑,連頭都不敢回。

2021 年 11 月 15 日

那人緊追不捨,直到江漣漪翻牆跳進攝政王府的院子,他才沒有追上來。

「主子,不殺了她嗎?」那個屬下恭恭敬敬的問。

男人看了看王府的牌匾,眯着眼思索起來:「難道沈瀚辰發現了端倪?可為何他不親自來?若我貿然進去,是不是正中他的下懷?」

思來想去,他只說了句:「撤。」

少頃,兩人消失的無影無蹤。

江漣漪連喝了好幾杯水才調整好呼吸,無奈床已經被這倆人佔了,自己只好趴在桌子上打起哈欠。

那個錦盒裏到底裝着什麼呢?

一定要找機會再溜過去找一找。

這天底下,就沒有我江漣漪找不到的寶貝!

等到她睡醒的時候已經日上三竿了,江團團正在院子裏玩的開心,沈瀚辰坐在院子裏看團團玩耍。

見江漣漪醒了,沈瀚辰頭都沒回的道:「可真有你的,趴在桌子上都能睡到這個點。」

「你在這幹嘛?」

「等你醒來,有事相商。」

江漣漪聽他這麼說,覺得可稀奇了:「你還用跟我商量?」

沈瀚辰白了她一眼,沒接她的話茬繼續道:「團團也到了該啟蒙的年紀了,你應該送他去書塾念書。」

「喲。」江漣漪仔細審視着沈瀚辰,突然把臉湊到他面前:「你為什麼對團團這麼上心?你府上的僕人可都說你一點都不喜歡孩子。老實交代,你是不是在想什麼鬼主意,準備害我兒子?」

沈瀚辰微怒,起身道:「你這人怎麼不分好賴?讀書習字怎麼會是害人?」

「讀書當然是好事,只不過你……」

「娘親,去書塾學習是不是就有小夥伴跟我一起玩了?」江團團突然跑了過來,帶着一絲渴求看着江漣漪。

見團團想去,江漣漪也不好再說什麼。

就在此時,千嬈突然來了。

她對着沈瀚辰行禮道:「主子,太後娘娘有請。」

「何事?」

「未曾提起,不過似乎是頂要緊的事。」

沈瀚辰點點頭,對江漣漪道:「書塾的事交給本王。」然後跟着千嬈出去了。

江漣漪抱着江團團道:「團團,那沈瀚辰給你灌什麼迷魂湯了?怎麼你最近特別聽他的話呢?」

江團團戳着手指道:「沒……沒有啊娘親,團團就是……想見見書塾的樣子。」

江漣漪無奈的戳了戳他的小臉蛋。

也許這樣也不錯呢?上學這種事……算了,只要團團喜歡就行。

「江小姐,燕公子來了!」一個婢女道。

江漣漪兩眼一放光:財神來了!

「快請進!」江漣漪帶着兒子連忙迎了過去。

「江姑娘,上次那個方案已經招標結束,隨時可以開業了。」燕溫瑜淺笑着道。

「不愧是你,效率真高!」江漣漪口水都快流下來了,「那你打算什麼時候開業?」

「在下就是來同姑娘商議此事的。」

「那當然越快越好!」

燕溫瑜笑了笑:「三日後是個吉日。」

「就這麼定了!」江漣漪一拍桌子。

「那到時候,江姑娘別忘記到場。」

「必須的!」

送走了燕溫瑜,江漣漪的心情真是好的不得了。

「娘親,以後我們有錢了,是不是就不用偷東西了?」

江漣漪愣了愣,這個問題她還沒想過。嗯,是要好好想一想了。

「我們不如先想想發財之後要怎麼花呢?」

「我要買好多好多醬肘子回來!」江團團拍着手道。

這邊的母子倆沉浸在發財的美夢裏,而另一邊,沈瀚辰卻是眉頭緊鎖。 當看到陳之硯略顯孤清的背影漸漸凝成一點,直至消失在這清幽的院內,李綏這才緩緩收回目光,還未待她回身,便聽到身後響起了清河大長公主陳氏的喃喃自語。

「咱們陳家,總是多情種。」

李綏聞言側身,只見陳氏此刻也盯着陳之硯離去的地方,神色淡然,目光悠遠,唯獨語氣中卻是叫人聽不出究竟是嘆息還是自嘲。

「阿憲喜歡的那個孩子,可好。」

說話間,陳氏已然斜首看向與自己一般高的少女,眸中多了幾分問詢,李綏聞言和煦一笑,眸中毫不猶豫地浮起難得的舒緩,轉身一邊扶著身側的陳氏朝房內走一邊徐徐道:「寶纓雖生在弘農長房,卻與許多人不同,阿蠻這十六年來不長卻也不短,也算是遇到了一些人,可沒有一個人如寶纓那般純凈無暇,彷彿一汪一眼便能看清的清泉,寶纓是真正的良善之人,也是長安城裏除了阿耶、阿姐以外,阿蠻可以去相信,無需去揣測的人。」

聽到這句話,陳氏微微頓步,當她看到少女平靜而認真的神色時,本欲問什麼,但也不過是一瞬間好似又明白了什麼。

太尉府里的一眾人雖是阿蠻的親人,可終究也是生在世家的人,都說一入侯門深似海,無論是在皇家還是在這些世家,血緣親情何曾放在了前面?不過是利益與權位之上鋪上的那層遮羞布罷了。

「能讓你和阿憲所喜歡的,必是一個好孩子。」

陳氏沒有再多問,微笑着拍了拍少女挽住自己的手,讚歎間,眸中漸漸爬上幾許悵然,猶自感嘆道:「只是可惜了——」

可惜了,卻是楊家人。

當李綏陪着陳氏用完了午飯,陳氏便也不再留,只母女二人相攜漫步至小院外的竹林小徑處,陳氏頓下步子,拉着少女的手,柔柔撫著少女的臉頰,語氣輕緩的囑咐道:「以後無論遇到何事,都可如今日這般來找阿娘,我即便不在長安,也會拼盡一切護你周全。」

看到少女恬靜的笑容,陳氏更是溫柔至極,微一側首,從身旁的繪春手中接過一個小紅漆食盒道:「你小時候最喜歡吃繪春做的紅豆春卷和糯米糕,方才見你也吃了許多,我便教繪春多備了一些給你,以後若得閑便常來阿娘這裏,讓繪春給你做你喜歡吃的。」

李綏聞言心下一暖,彷彿有一雙溫柔的手熨帖於上,當即接過食盒遞給身旁的玉奴,轉而看向陳氏身側的繪春道:「春娘的手藝比長安那些海味珍饈還要好,以後阿蠻會常來攪擾母親,只是勞春娘日後要將就我了。」

聽到李綏如此說,繪春笑着道:「郡主能常來,奴婢高興還來不及呢。」

當李綏帶着玉奴拜別了陳氏,便一同朝回城的方向去,一路上只覺得這觀中的遊人似乎又多了許多,其間還有許多算得上點頭之交的長安官宦閨秀,李綏此刻懶怠於再與人招呼,想了想便道:「罷了,咱們還是從來時的小路回去罷,也省去這許多腳程。」

李綏既然發話,玉奴自然是應了,二人當即轉身,直至穿過幾條小徑,走過一扇爬滿翠綠爬山虎的月拱門,這才拾級而下,要朝觀外走去。一邊走着,一旁的玉奴似乎總有些欲言又止的模樣。

李綏見此心中也猜測了幾分,因而笑着道:「怎麼?這一路猶猶豫豫的。」

玉奴見自家主子問話,終於忍不住從旁小聲問道:「奴婢在想,郡主是如何知道今日是那紅纓娘子在引您入局的?又如何知道那兩封邀帖上是被動了手腳的?」

李綏聞言唇邊淺笑,其實從今日寶纓反常的未來赴約卻又不曾派人知會一聲,便已然讓她生疑了。偏偏她一去寶纓的院子,便能正好撞見楊紅櫻的設計。

楊紅纓那般心思多端的人如何會這般不小心?可見,這分明就是在故意引她撞見所謂的「陰謀詭計」,再者,於楊紅纓而言,最大的敵人莫過於她,又何必多此一舉用這般輕易便會被發現的拙劣手段去對付自己的親姐姐,這着實太牽強了些。

聽李綏一番分析,玉奴了悟地點頭,隨即道:「所以以紅纓娘子的心思,必不會真的將送去臨淄王府和藏在寶娘子房裏的那兩份邀帖上的字跡留下來,露出破綻。」

「聽聞有一種特殊的香汁,若是摻入尋常的墨里,寫出來的字至多過上一日,便會消失個乾淨。」

所以,楊紅纓早已是算好了時辰寫下這兩份邀帖,若今日一切事情真如楊紅纓所計劃的那般成了,她若想以那兩份空無一字的邀帖自證清白,根本不可能。

更何況楊紅纓也很明白,她必不會為了自己,將寶纓再拉扯其中,敗了名聲。

李綏不由覺得,楊紅纓仍舊是那個不擇手段的楊紅纓,在她的眼中,只怕這世上再無一人能比她的野心更重要。

就在李綏思索間,便聽得一旁的玉奴突然低聲喚道:「郡主——」

李綏聞言順着玉奴示意的方向看去,只見兩年輕男子正牽着兩匹駿馬步行在不遠處,寂靜的山澗中,遠遠只從背影便能看出二人的氣質不同於長安的世家公子,更多了幾分沉靜與冷冽。其中左手的男子身着月白窄袖襕衫,身形更高一點,手中牽着的那匹馬威風凜凜,一看便知不是凡品,而恰在此時,身旁著青色緞袍正與之說話的青年人余光中恰好瞥到不遠處的她們,彷彿說了什麼,便見那月白衣衫的男子轉過頭來,卻不是御陵王趙翌又能是誰?

眼看趙翌牽馬頓住步子,似乎在等候她們,李綏便示意玉奴去牽馬,先行走過去。

「御陵王也是來此賞蓮的?」

見李綏先開了口,趙翌點了點頭,一如既往地微笑看了一眼旁邊年輕男子道:「我們常年駐守西域邊陲,難得來一趟長安,正好趕上這般景緻,便也來附庸風雅一回。」

李綏聞言順着趙翌的目光看向身旁的年輕男子,容貌俊秀,看起來應是未及弱冠,眉目間卻攝有幾分疆場上的英氣,一眼便叫人覺得不能等閑視之。此刻對上她的目光,男子先是微微一愣,隨即想起什麼般立即低頭抱拳道:「郡主。」

李綏方頷首,玉奴便已牽着馬上前來向趙翌行下一禮,趙翌看着少女身後那匹毛色雪白透亮,和它主人般高昂着頭,頗有神姿的寶馬道:「我一路來,見長安女子皆是乘車馬而來,如郡主這般倒是頭一位。」

李綏聞言側身牽過白馬,右手溫柔地撫摸著白馬的油光順滑的鬃毛,抬眸看向趙翌不緊不慢道:「大周何時規定女子出門便要乘着寶馬香車,聽聞西域百姓縱情灑脫,不拘一格,方才這話可不似出自於御陵王之口的。」

看到少女眸中不加掩飾的自信,趙翌眸中不由浮過一絲讚賞,隨即認真道:「倒是我錯言了。」

看着眼前的趙翌,李綏自然知道其語中並無輕視之意,因而未曾放在心上,只是看着他身後的那匹駿馬多有幾分喜歡道:「既然御陵王自己說錯了,那便該罰。」

說罷,少女如樑上飛燕般輕盈利落地翻身上馬,高坐於上,逆光看向馬前的趙翌,執鞭指着眼前的山路,眸中認真,語氣篤定道:「我們從此處出發,一同縱馬至不遠處的山坳處,輸了的人,便得應下一件事如何?」

聽到這番話,就連趙翌不由也啞然失笑,下一刻便脫口道:「好,我便應下郡主這個賭。」

他南征北戰十年,馬上功夫少有與他相比的,眼前這位永寧郡主年紀不大,傲氣卻已然不小。 剛才攔住徐東的那個劉強,也看見了丁瑩瑩電梯走出。

忙跑上前去燦妹的說道:「董事長辛苦了,要用車嗎董事長,我去給你開過來。」

但是丁瑩瑩你都沒理眼前這個劉強,她已經看見了門口的徐東。

丁瑩瑩穿著高跟鞋直接跑了起來,周圍的人都起身觀看,這個旭日公司的董事長還是第一次這樣,不顧形象的奔跑。

接下來的一幕更是讓他們驚訝地張大了嘴巴。

只見丁瑩瑩直接撲在了門口那個男人身上,一把抱住。

丁瑩瑩哭著說道:「徐東,你不是死了嗎!」

「我都不敢去看你的屍體,他們說你流了好多血,我在你的葬禮上,不停的想,如果我那個時候沒離開安都市,你會不會不會死,如果我再有用一點,你會不會就不會讓我離開安都市。」

徐東心裡有些難過,自己的離開,讓丁瑩瑩如此傷心。以後一定要做好萬全準備,一定不可再莽撞,這次有復活丹復活,但是已經沒有下一次了。

徐東也伸出手將丁瑩瑩抱緊。

「對不起,我不會在離開你了。」

丁瑩瑩帶著哭腔說道:「你不要再騙我了,你上次也說處理完事情。會跟我在一起。結果我等來的,是你死去的消息。」

「我這不沒有死嗎?我現在會一直和你在一起。」

兩個人就這樣抱著,直到丁瑩瑩發現眾人的目光,才尷尬地推開徐東,低著頭不說話。

「丁叔呢?」徐東沒看見老丁在哪裡。

「他在公司做著一些雜活,叫他休息,他閑不住。」

徐東點點頭,這倒像是老丁的性格。

Article Categories:
電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