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她取出一張符籙,放入張若塵手中。

2022 年 1 月 19 日

「這是……神王符……」

張若塵看著手中的神王符,符籙上有數道裂痕,顯然已經使用過,最多還能使用一兩次。

但這已經是她能夠拿出的,最珍貴的東西。

般若道:「是狼祖凝練的一張神王符,希望能對你有用吧!」

張若塵心中有暖流流過,沒有推拒,收下了神王符。緊接著,從袖中,取出兩張神符,遞給了她。

「這兩張神符是我煉製的,比不上神王符,但,遇到太乙、太白大神,能夠保命脫身。」

想了想,張若塵又一連取出數枚神丹,遞給了她。

??皇和雪木看在眼裡,眼中皆露出異彩,看來少君對般若是情深義重。

既然是這樣,今後就不得不在般若的身上下一些功夫了!

??皇立即請纓,道:「少君,地獄界的局勢,還在動蕩中,讓我護送般若姑娘回命運神殿吧!」

「去吧!」

??皇和般若離開后,張若塵和雪木立即上路,本想直接去追絕妙禪女,但,在半路上,卻感應到一股強大的神力碰撞。

張若塵窺望星空,在一片靠近三途河的星雲中,看見一道九彩光斑爆發出來,又有刀光如恆河一般劈開星雲。

相當震撼,神力波動打穿了星雲,打斷了三途河的一條支流。

「這怎麼可能,是軒轅漣的氣息,他怎麼來了地獄界,還和魂七交上手了?」雪木驚聲道。

「走,過去看看。」

想了想,張若塵又搖頭,道:「算了,他們兩個交手,分不出來生死的。不出意外,軒轅漣很快就會退走。走,還是去禪女那邊!」

在趕去尋找絕妙禪女的路上,張若塵遇到一波又一波地獄界神靈,向軒轅漣和魂七交手的方向趕去。

顯然整個地獄界已經炸鍋,天庭的領袖人物,天尊之子,居然駕臨地獄界,太囂張了!不將他留下,天庭豈不是以為,地獄界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

張若塵心中頗為無語,懷疑尺奼羅真的是天庭的卧底。

因為,魂七最後時刻,就是追著尺奼羅離去。

張若塵甚至懷疑,軒轅漣之前就在酆都鬼城中,酆都鬼城中的動亂,肯定有天庭一份。這傢伙,膽魄不俗,居然敢孤身闖地獄界防禦最嚴密的神城。

相比於軒轅漣和魂七戰得驚心動魄,打得驚動寰宇,絕妙禪女這邊的鬥法,卻顯得極為詭異,整片星空安靜異常,看不見任何身影。

張若塵提前留了絕妙禪女的一縷精純佛氣,藉此找來此處,確信她就在附近星域。

……

今天兩章七千多字,明天繼續,後面找時間,還是直播碼字吧,這樣效率高一些。 中年男人費盡所有的心思,總算是託人查到了程慕凡的信息,他得知程慕凡是來自新城的人。

且在那邊開了一個小店,做着幫人看相算卦,況且他還是當地最有名的風水協會的會長,這下,中年男人大驚失色。

他驚訝的坐在椅子上自言自語:「沒想到那個年紀輕輕的小夥子竟然有那麼大的本事,我真是太小看他了,早知當初,我又何必對他說出那寫狠話,我看他之所以會對鍾慧有意見,估計是對鍾慧那個人有所了解,一定是我錯怪他了。」

中年男人搜了一下,從他這裏到新城也要不了多久,自己開車的話,頂多也就三四個小時的時間。

中年男人想了想,決定還是去向程慕凡賠禮道歉,並且請求他幫幫自己轉轉運,只要不像現在這樣倒霉就行。

經過了幾個小時,男人找到程慕凡所在店鋪里,可是男人發現,程慕凡並沒在店鋪,店鋪的門是緊閉着的。

中年男人有些失望,他又通過詢問找到了程慕凡的風水協會,不過現在是過年,協會裏除了一兩個人值班以外也沒有其他人了。

中年男人向兩位會員詢問起了程慕凡的下落,不過這兩位會員似乎也不知道程慕凡此時身在何處。

在中年男人的再三懇求之下,會員撥通了程慕凡的電話。

「會長,協會裏面有位先生說是一定要找你,所以我們尋思著先給你打個電話問問。」電話接通,其中一個會員道。

「找我?是什麼人啊?叫什麼名字啊?」電話中傳來程慕凡的詢問聲。

中年男人聞言趕緊說出了自己的名字,不過程慕凡並不知道是誰,他之前也不知道中年男人叫什麼。

「你來找我是有什麼事嗎?」程慕凡聽見男人的聲音便問道。

中年男人變得唯唯諾諾,不再像之前那麼狂傲了:「小兄弟,你見過我的,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兩天前咱們在是景區,你見過我,還有一個叫鍾慧的,我就是和她在一起的那個男人。」

聽完電話中的人這麼一說,程慕凡頓時就想起來了:「哦,原來你就是那個老….呃…男人啊!那你找我有何貴幹?你又是怎麼找到我的風水協會的啊?」

「小兄弟,上一次是我真的太衝動了,那天你說我有破財之災,起初我還不信,不過從你說完那句話之後,我就感覺到鍾慧那人心事重重,回去之後她就騙走了我的錢。

剛好我的公司在這個時候又出了問題,我不僅沒有錢了,還欠了一屁股的外債,鍾慧那個臭女人,卷着我的錢就這麼給跑路了。

我也是實在沒有辦法,所以就想起了你,我想來找你道個歉,也希望能夠求你幫幫我指點指點迷津。」

「指點迷津?那可不敢,這是你自己的劫數,怪不得誰,誰也幫不了你。」

中年男人無奈:「那你能不能幫我聯繫一下鍾慧?我知道你們之間是相互認識的,不如你幫我聯繫一下她,或者你們兩個見個面,讓她趕緊把錢還給我,哪怕就是還給我給一點也行,我現在真的是沒有其他辦法了。」

程慕凡聞言冷聲一笑:「你這話說的真是太搞笑了,鍾慧騙了你的錢,那是你們之間的事情,跟我有啥關係啊。

我之前是認識她,不過現在我可不想見到她那個人,見了只會讓我更心煩,所以你自己的事情還是你自己去解決吧,我幫不了你。」

中年男人現在也別無他法,既然程慕凡都這樣說了,他也只好灰溜溜的離開。

這一次,程慕凡並沒有同情那個中年男人,畢竟現在大過年的,自己的事情都忙不完,還要去多管別人的閑事,而且就算是管了也沒用,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

程慕凡帶着唐蓉回到了自己的老家,他的妹妹程慕雪也回來了,程家人一見到唐蓉,那是叫一個歡喜。

程慕凡的父母,以及他的妹妹都很喜歡唐蓉,見唐蓉來了,便連忙熱情的招呼著,什麼好吃好喝的,通通往唐蓉的面前堆,這讓程慕凡還有些不開心了。

「我說爸媽,你們偏心也不能偏心成這樣啊,唐蓉才剛來到我們家,你們這就把我給忘了。」

程慕凡的父母和程慕雪白了他一眼,便沒有再搭理他,程慕凡嘟起了嘴。

一家人的生活過得其樂融融。

程慕凡的父母也詢問起了唐蓉的家庭情況,唐蓉顯得有些無奈,不過她還是簡單的說了一下,這也才讓程慕凡知曉了一點唐蓉的家庭情況。

原來唐蓉家裏除了她還有一個哥哥,家中豐衣足食,什麼也不缺,但是他們的家庭關係似乎有些不太好。

家裏的人總是用自己的想法去要求着唐蓉離,一定要按照他們的想法做事。

唐蓉是個有思想的人,當然就不願意被控制,所以就自己出來自力更生,不依偎著家裏。

這讓程慕凡對唐蓉開始刮目相看,沒想到這唐蓉竟是一位千金小姐,難怪她的氣質和言行舉止都顯得那麼的優雅,那麼的高貴。

唐蓉放着好日子不過,要出來受這種罪,這也讓程慕凡覺得有些心疼。

他也明白,也難怪唐蓉之前一直都不願意說出自己的情況,可能是害怕別人不夠理解她吧。

程慕凡的父母在廚房裏面一陣忙活,不一會兒,一桌大餐就做好了,一家人其樂融融的吃完,接着看起來春晚,這種滋味兒,唐蓉是從來沒有感受過的。

唐蓉的父母一直都很忙,根本就沒有時間來陪伴她,就連說上那麼兩句話都難。

唐蓉在程慕凡的家中感受到了來自父母的關愛,她也漸漸地喜歡上了這個家。

年後,在農村最少不了的就是走親戚,拜年,程慕凡的父母想着自己這麼多年都沒在家中,那些親戚朋友也似乎很久都沒有聯繫了,於是他們想藉著這個機會,好好的去探望那些親戚朋友一番。

就這樣,程慕凡也帶着唐蓉跟着自己的父母,還有妹妹走起了親戚,唐蓉也是很樂意。

他們最先走的是程慕凡的大舅家,大舅他之前見過,大舅是個做車行生意的老闆,這些年倒是賺了不少錢。

大舅見程慕凡等人來了,表現得也是很熱情。

程慕凡的大舅媽聽見聲音也連忙從屋子裏面迎了出來,畢竟也是在農村裏,每家的房屋建築形式都差不多。

大舅媽先是打量了程慕凡他們一眼,見他們的穿着打扮是中上等,之後才故作熱情的打起了招呼。

程慕凡一眼就看出大舅媽臉上的勢力,這種人,一般都是以貌取人的那種,並且她看得起的還是有錢人,要是沒有錢,在他們眼裏什麼都不是。

也幸好程慕凡現在學成歸來,他的父母臉上也有了面子,再加上程慕凡之前的事迹,大舅媽也在大舅的口中聽到過,所以大舅媽對於他們也還算是比較客氣的,要是換作之前,估計他們連院門都進不了。

「小凡啊,這麼多年沒見,長成大帥小夥子了,現在是做什麼生意啊?不會就是開了那麼一個看相算卦的小店鋪吧!」

程慕凡他們走進大舅的家中坐下,大舅媽並沒有像其他的女人一樣去端茶倒水,而是直接坐在了程慕凡他們的對面,翹起了二郎腿,眼神中似乎帶有一些輕蔑。

程慕凡嘴角勾起,似乎知道大舅媽說這話的意思:「其實開個小店鋪也挺好的,現在這個社會,餓不死就已經是很好的了。」

大舅媽接着諷刺:「也是,餓不死就好,不過這人啊,還是得有點追求,你看你那大表哥,現在開着豪車,做着生意,我們都還嫌他不夠上進呢。」

很顯然,大舅媽這是在跟他們炫耀。

程慕凡呵呵一笑,程慕凡的父母對視了一眼,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而唐蓉和程慕雪臉上則是沒有了笑容。

大舅見到這尷尬的場景,便連忙從中插著話:「其實人家小凡也是很有能力的,畢竟小凡的本事我可是見過的,你別看他年紀小,本事倒還是挺大的,要不然他們家又怎麼會蓋起那麼一大棟樓呢!小凡既聽話又孝順,可不能和咱們家的混小子相比。」

面對大舅的誇獎,程慕凡的父母連忙謙虛的擺着手,程慕凡也只是尷尬的一笑,而唐蓉和程慕雪的臉上似乎多了一絲驕傲。

不過這大舅媽就喜歡潑人冷水:「你這老頭子就喜歡幫助外人說話,咱們家那兒子已經是咱們這裏最優秀的了,不信你看看,有哪家能夠找出這麼優秀的人?而且還那麼年輕。」

正當大舅和大舅媽說着的時候,他們的兒子,也就是程慕凡的大表哥,劉鑫回來了,真是說曹操曹操到。

「爸媽,這幾位是?」大表哥看着眼前的人愣了愣,很顯然,他根本就不認識程慕凡他們。

大舅連忙上前一一給劉鑫做起了介紹。

不過劉鑫似乎根本就聽不進去,只是目不轉睛的盯着唐蓉,還一臉猥瑣的笑。 陳寧是北境少帥!

陳寧是華夏戰神!

張倩欲哭無淚,她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也終於明白,為什麼陳寧會那麼泰然,一點都沒有將她的冷嘲熱諷當回事。

因為陳寧身份顯赫,根本不屑跟她一般見識。

虧她還一直嘲笑陳寧是窮酸!

她還跟陳寧炫耀她年薪百萬呢,殊不知人家陳寧給老婆慶祝一下生日,隨隨便便就花了一千萬。

此時!

周崇喜叮囑張倩:「陳先生身份尊貴,他妻子宋娉婷,更是寧大集團的董事長兼總裁,身家數千億。」

「明天宋小姐的生日酒會,你得全程把關,全程伺候好陳先生跟宋小姐,出了半點差池,我唯你是問。」

張倩聽到老闆這番話。

身軀又是狂顫了一下!

什麼?

陳寧的老婆,竟然是商界女神,身家數千億的宋娉婷?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