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她不傻!

2020 年 10 月 29 日

有些東西,需要保持警惕,否則就是無妄之災,這些年他們遭到的迫害,試探太多了。

「你走吧,當我沒聽過,我也不認識他們,我們一家現在挺好!」靈允兒沉聲開口。

不管是與不是,此刻她不能,也不敢接受葉焱的東西,更不敢深入接觸。

否則,那些人或許又要找到自家人身上。

他們,經不起折騰了。

葉焱有些愕然,看出了她心中的警惕之意。

「好,不過我暫時不會走的,你想要突破,應該需要我的幫忙,你我都擅長近身搏殺,更有感覺!」葉焱輕笑說道,隨即將東西收了起來。 靈族,葉焱就這麼住了下來,成為靈允兒的陪練。

雖然對葉焱依舊保持極大的戒心警惕,但靈允兒並沒有如何,讓人將葉焱安排住所后,接連幾天都沒有再見。

其他人都被帶到演武場陪同她廝殺磨練,唯獨葉焱給落下了。

她不找葉焱,葉焱也不著急,就這麼在靈族住了下來。

悄然間,也在打探著這位小表姐的一些消息。

幾日後,葉焱靜靜盤坐在房間內,已然對這位小表姐之事了解不少,甚至也知道了自己那位舅舅的情況。

正如靈允兒所言。

廢人一個!

二十年前,靈珂出逃,一年後靈允兒出生,再然後災難便降臨在這家人身上。

舅舅靈雲飛和姨娘靈淑就被聖女殿帶走。

一去,便是數年的時間。

再度返回之際,靈雲飛成了廢人,一身修為完全被廢,遭到了酷刑,連意識都是凌亂的,沒人知道經歷了什麼,但定然極為殘酷。

而姨娘靈淑,到現在依舊不知所蹤,生死不知!

這還不算最慘。

最可憐的,還是這位小表姐。

剛出生沒有父親,跟隨母親在族內生活,遭到了諸多屈辱,被人欺凌。

五歲時,父親歸來,但卻是廢人,再然後母親直接一次意外失蹤不見,疑似遇害。

從那以後,五歲的靈允兒和父親相依為命,成為靈族最卑微的族人。

而且,是被囚禁的那種。

可想而知,他們吃了多少的苦,受過多少磨難。

聖女殿的人,不時來拷問,靈族的人,也不斷欺凌。

從小,這位小表姐就經受了普通人難以承受的折磨,也淬鍊出了一種超強的意志。

此刻的她,在靈族也算是罕見的天才,金丹後期實力,能戰勝普通金丹期巔峰高手,這讓靈族看到了她的潛力,再加上這麼多年過去,靈珂事件的影響也逐漸散去,這才讓她得到了一些自由,得到了一些特權。

但依舊,屬於被看護被監視之人。

了解完這些,葉焱也就明白她為何如此警惕了。

她眼中之前閃現出的怨氣,複雜,葉焱也能明白了。

醜女大翻身 「這是我們欠你們的!」葉焱喃喃自語了一聲。

這個消息,他都不敢讓母親靈珂知道,否則的話不知道會若何感想。

大哥被廢,大嫂生死,侄女從小因此受到如此大的折磨欺凌,姐姐更是因此而生死不知,她會作何感想,葉焱自己都不能想象。

這些,都是債!

人情債!

父母的債,也是他的債。

與此同時,葉焱所處的大院深處,一個無比幽靜的小院中,一道身影半躺在躺椅上,年歲不大,但卻看起來異常的蒼老,憔悴。

靈允兒從外面走了進來,靜靜的給他倒了杯水放在身邊。

葉焱的親舅舅,靈雲飛。

看著父親,靈允兒數次想要開口,但都忍住了,欲言又止。

她知道父親的心思,哪怕是這些年如此,也沒有怨過。

老婆大人有點暖 那是他最疼愛的妹妹,這些年一直也都牽腸掛肚。

而今,突然間有了消息,她應該說,但她又擔心。

吃貨兒子毒辣媽咪 在他們這裡,偶然間會有人前來詢問,會有人暗中探查。

「允兒,什麼事情還不能告訴爹的。」靈雲飛雖然躺在躺椅上,實力也沒了,但卻不瞎。

父女二人相依為命十幾年,他如何不了解。

「這兩天你都欲言又止的,是那些人又欺負你了?」靈雲飛開口問道。

靈允兒微微搖頭。

再度猶豫片刻,她還是選擇說了出來。

「前幾日有人傳訊,是故人,而且他們很想念您!」靈允兒沒有說的太直白,但也夠了。

頓時,靈雲飛原本平淡的臉上瞬間精彩不少。

死寂的眼中,也跟著亮了起來。

「什麼!」

靈雲飛激動不已。

這個消息,他等待的太久太久了。

「進去說!」靈允兒見父親如此,她心中有些感慨,雖然她有些怨恨,但父親無悔。

那是他的親妹妹!

片刻后,小屋內,靈允兒將之前和葉焱發生的事情道了一遍。

一聽葉焱之名,靈雲飛頓時神色一怔。

「姓葉!」

「你小姑父,就是姓葉!」靈雲飛越說越是激動,更是隱約間猜到了什麼。

一個姓葉的少年親自找來,別有目的的,那會是什麼人?

如此深入靈族,本就極為危險,普通人誰願意冒險。

唯有親人!

「爹你的意思是?」說到這裡,靈允兒也驚呆了不少,同樣想到了什麼。

莫不是自己的表弟?

靈雲飛沒有開口,只是暗暗點點頭,臉上的激動絲毫不減。

「允兒,我想見見他!」靈雲飛低聲開口。

「爹!」靈允兒隱約有些擔心。

她擔心出事。

靈雲飛搖頭。

「我知道該怎麼做,真若是,逃不過我的眼睛!」靈雲飛沉聲說道。

靈允兒知道攔不住,最終也只能點頭應了下來,但這件事急不得。

「爹你別急,不能被那些人察覺到什麼異常,我會在適合的時候,安排見面!」靈允兒沉聲說道。

靈雲飛點頭。

這一切,葉焱不知道,此刻依舊靜靜盤坐在自己的小屋內。

終於,接連幾日不出戰的葉焱這一刻被靈允兒的一名婢女喊了出來,然後帶到了演武場。

此刻,這裡已經聚集了其他七人。

包括葉焱在內,總共八人。

原本的十人,已經被靈允兒淘汰兩人。

太弱了,對她沒有任何幫助,直接給點真元石趕走了。

靈允兒的目光只是在葉焱身上微微掃過,並沒有過多停留,看不出一絲特殊之處來。

「你們,一起動手!」 影帝之彎掰彎 靈允兒目光所指,直接將六位金丹初期金丹中期金丹後期的人圈住。

一對六!

這就是靈允兒的狂暴之處,這幾日葉焱雖然沒有出戰,但也和其中數人混的熟絡了不少,了解過這幾日的情況。

靈允兒可能不敵葉焱,但對於其他人而言,屬於極強的那種。

那麼是一對六,演武場上依舊讓靈允兒佔據上風,和六人殺的難解難分,哪怕一身的血跡,也絲毫不在意。

被人擊傷,靈允兒並非和其他傲嬌大小姐少爺那般動怒。

廝殺,本就有危險! 足足一刻鐘的廝殺,靈允兒傷勢不輕,身上戰甲再度出現不輕破碎,好在一件金絲保甲護身,否自然重創。

而其他六位金丹期高手這個時候也被同樣滿身的血跡。

如此近身廝殺,是他們的弱項。

若非六對一,他們都不是對手。

「撲哧!」隨著最後靈允兒的爆發,六人開始不敵,一柄靈劍,在她手中,威力無窮,和葉焱有些類似。

沒有那麼多的花俏,簡單直接粗暴!

有強大肉身之力支持,其他人人根本扛不住。

終於,廝殺結束,六人實在殺不動,靈允兒重重喘息,這才終於停了下來。

然而並沒有結束,根本不曾休息,靈允兒目光看向場中的那位金丹期巔峰高手。

「你,來!」靈允兒還要繼續。

此言一出,饒是葉焱都有些感慨,還真是女瘋子。

「小姐,你現在……」這位金丹期巔峰高手疑惑了一下。

他之前就和靈允兒一戰不相上下,也感慨這位小姐的實力,但眼下本就傷勢極重的情況下,還要戰的話,太危險了一些。

「沒事!」靈允兒沉聲。

當即這位金丹期巔峰高手也不再多說,拱手行了一禮,剎那間一支靈劍直接極速而馳,同時整個人也快速閃動,直奔靈允兒而去,。

一時間,廝殺的更為激烈了。

畢竟只是金丹期後期,和金丹期巔峰還是有著不小的差距。

片刻后,靈允兒渾身傷痕纍纍,口中不斷咳血,左肩差點被貫通。

但即便是如此,靈允兒依舊在繼續。

這一刻,葉焱真的佩服她了,一個女孩,能有這種大毅力,太難得了。

同時葉焱明白了她為何能提升到這種實力了,在當年沒有資源,沒有靈丹妙藥的情況下,能從當初的困境中走出來,靠的就是她這股超強的拼勁!

不服輸,敢戰,能戰的超強毅力!

不難想象,這位小表姐這些年究竟吃過多少苦,受過多少傷。

最終,靈允兒敗了,重創之軀,終究不是那位全力以赴金丹期巔峰高手的對手,但她值得在場所有人的尊重。

拼到最後,連那位金丹期巔峰的高手都渾身重創,差點被靈允兒一劍斬殺。

最終雖然看似靈允兒飛了出去,但真若是真正的生死搏殺,真正的生死,還難料。

靈允兒是弱上一些,但殺氣太重了。

一往無前,殺氣沸騰!

驚天的劍氣,尤其是近身搏殺之術,一旦被她近身,幾乎堪稱無敵!

這些年,靈允兒都不曾離開過靈族半步,但她的努力卻比別人更多的多。

「佩服!」一戰之後,哪怕是被重創不輕,但這位金丹期巔峰高手由衷的開口。

「多謝,真若是小姐要殺我,先前我已經可能死了!」

靈允兒直接盤坐在地上。

「你也讓我了,否則那一劍也要命了。」靈允兒開口說道。

重生空間八零小軍嫂 在她身上,不驕不躁,更沒有其他大氏族公子小姐的脾氣,這一點讓這些人都大為欽佩,也願意在這裡廝殺磨練。

雖然有些危險,但他們能感覺的到,這位小姐其實關鍵時刻會留手的。

葉焱就這麼看著,這種大戰,他看的也是熱血沸騰。

只可惜,終究還是沒讓她突破,也是卡在這裡了。

但葉焱能感覺的到,她距離那道坎,很近了。

「你可以繼續的其實!」看著盤膝坐下的靈允兒,葉焱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說道。

自己最近的極限被卡住了,需要特殊的歷練,但她此刻看似不需要。

可以突破!

葉焱能察覺到,她在大戰中的那種氣息的外涌,就是突破的前兆,但她沒有把握住。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而來。

靈允兒看著葉焱,其他人也都看著葉焱。

靈允兒的傷勢太重了。

那位金丹期巔峰高手更是冷哼一聲。

「哼,小姐眼下的傷勢,再不立刻恢復,容易傷及根本,如何來戰?」

其他人也大都如此,對於葉焱這話不屑一顧。

這個時候再戰,太危險了。

不單單靈允兒有危險,他們也有危險的,這種時候一個把控不好,近身廝殺,極可能隨時被屠戮。

刀劍無眼!

「葉道友,這個時候再戰,實在不智!」其他人也紛紛開口。

唯獨靈允兒,仔細打量著葉焱。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