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女情報員搖頭,飛鷹嘆了口氣,看向葉一鳴:「兄弟,要不先歇一會兒,現在外面還有泡菜國的大部隊巡查,咋們也不好出去辦事。」

2022 年 2 月 26 日

葉一鳴想了一下,他在泡菜國沒有力量部署,情報自然得靠飛鷹他們來獲取,此時也只好等著了,點了點頭。

總統府。

文明金再次看向眾位高層,眾人都知道派出部隊巡查沒有任何發現,此時辦公室里有些沉寂。

「一群飯桶,要是這次的事情被搗亂,燈塔國上面怪罪下來,我們大泡菜民國很可能就會失去一些庇護!」

文明金臉色難看,沉聲道。

辦公室一眾泡菜國高層也是變色,這時身邊一位大臣突然起身,在文明金耳邊低聲道:「總統大人,我有一計……」

。 柳無邪也不想剛到天靈仙府,就到處樹立敵人。

既然是白龍峰跟師兄他們簽訂的協議,他自會遵從,前提白龍峰要按照規矩辦事。

如果不按照協議,那柳無邪就會按照自己的規矩來辦事。

今天!

就是最好的解釋。

話說的很明白,想要繼續合作,大家皆大歡喜,今年的收成,抵前幾年欠下的。

「小子,你可知道種植這片靈田的主人是誰。」

李山語氣陰沉的可怕,濃郁的殺氣,直逼柳無邪而來。

「我沒興趣知道,想要合作,就要拿出誠意,不想合作,就滾出天門峰。」

柳無邪不想惹事,卻也不怕事。

屬於自己的東西,誰也休想搶走。

這麼好的靈田,柳無邪大有用處,種植靈米是其中一方面,他還可以種植大量的藥材。

天道會遲早會挪到中神州,有了這片靈田,種植大量的靈藥,為以後發展,打下基礎。

「李師兄,何必跟他廢話,既然他找死,那就成全他,竟敢跟我們白龍峰作對,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身後那些師弟,一個個叫囂。

大多人,都是今年才加入不久,修為停留在化嬰巔峰。

李山是上一屆弟子,實力較強,達到真玄境。

「沒錯,我知道這個人,他叫柳無邪,今年才加入天靈仙府,殺了也就殺了。」

有人認出柳無邪身份,讓李山趕緊殺了他。

他們這麼多人,還怕了柳無邪一人不成。

至於姜樂等人,自然沒有被放在眼裡,一隻手就能捏死。

他們這些新弟子,還不敢貿然殺人。

李山則不同,他是老牌弟子了,身後又有靠山,殺了柳無邪,儼然不懼。

聽到柳無邪是新晉弟子,李山眼眸之中,閃過一絲猙獰。

開始他還擔心,怕柳無邪是某個大人物的親戚,不敢貿然出手。

現在不一樣了,既然他是新弟子,殺了也就殺了。

「小子,再問你一遍,到底交不交出靈米!」

李山一步步逼向柳無邪,讓他速速交出靈米,不然休怪他不客氣了。

殺意越來越濃,直逼雲霄。

「李山,柳師弟說的沒錯,這些靈米,原本就屬於我們的,我們只拿回了屬於我們自己的一部分。」

姜樂還有沈榮三人一步步走向柳無邪,站在他身後。

他們身為天門峰弟子,理應同仇敵愾。

「笑話,就憑你們這群垃圾,也想染指靈米,今日不給你們點教訓,看來是不肯交出靈米了。」

李山不願意啰嗦下去,收取了靈米,還要回去趕緊復命。

說完,一揮手,身後好幾名弟子上前,欲要對柳無邪出手。

「教訓他們一頓即可!」

李山還是不想鬧出人命,畢竟這裡是天門峰,瘋長老就在峰頂,殺了他的弟子,誰知道瘋長老會不會找他們拚命。

不到萬不得已,李山不會殺人。

三名巔峰化嬰境,逼向柳無邪,只有他一人能戰鬥,姜樂等人,身體傷勢還沒好。

「柳無邪,就別怪我們心狠手辣了!」

逼向柳無邪之後,殺意涌動,揉了揉拳頭,化為一道拳風,直逼柳無邪面門。

「滾!」

柳無邪抬起腳,狠狠的踢了出去。

「砰砰砰……」

一連三響,涌過來的三名男子,直接被柳無邪一腳給踢飛了。

鮮血狂噴,身

體在空中,劃出一道道漂亮的弧線,一頭栽進靈田之中。

這一幕,讓所有人駭然不已,包括姜樂等人。

沒想到小師弟的實力,強橫到如此程度。

李山眼眸一縮,柳無邪剛才出腳的那一刻,他竟然沒有看清。

空氣陷入凝固,每個人在大口的呼吸。

一腳踢飛三名巔峰化嬰境,柳無邪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回想起柳無邪獲得三千多積分,似乎一切又明朗了。

「小子,你竟敢打傷我們白龍峰弟子,你死定了!」

李山一步步走向柳無邪,在柳無邪五步外站定,打算親自動手,來取柳無邪的性命。

「我勸你們還是速速滾出天門峰,別逼我殺人。」

柳無邪語氣陰冷的可怕。

如果可以,他不介意直接殺了他們,一了百了。

誰敢到天門峰鬧事,只有死路一條。

「很好,你是第一個敢跟我李山這麼說話的人,給我死吧!」

李山發出一聲咆哮,身體猶如狂獅,朝柳無邪奔騰而至。

恐怖的氣浪,捲起地面上的靈土,四處飛濺。

窒息的真玄之力,猶如連綿的海水,將柳無邪層層包裹。

又如同一道道鎖鏈,將柳無邪的身體,牢牢的束縛在原地。

不愧是老牌弟子,戰鬥力要比呂梁還有王林龍等人,強大的不止一星半點。

他們得到天靈仙府系統修鍊,又常年做任務,遊走在生死邊緣,戰鬥力絕對要比那些大宗門弟子強大。

柳無邪不敢大意,腳踩七星,身體一個側身移動,朝側面移去。

「小師弟,你要小心!」

姜樂站在一旁,連忙提醒。

猶如電光石火,兩人交戰速度極快。

李山攻擊的快,柳無邪躲閃的速度更快。

你來我往,李山的攻擊,一次次落空,這讓他非常的吃驚。

卻也激怒了他必殺之心,更是留他不得。

今日拿不到靈米,他回去也是死路一條。

為了靈米,只能豁出去了。

「刷!」

一柄長劍出現在掌心,凌空朝柳無邪劈砍下去。

刁鑽的招式,詭異至極,應該是天靈仙府的武極,達到靈階左右。

戰鬥力瞬間飆升,柳無邪的壓力越來越大。

這樣下去,不是個辦法,周圍還有五六人虎視眈眈。

如果全部聯合一起,柳無邪將陷入被動境地。

對付一尊真玄境,已經是他的極限了。

眼眸一冷,四周氣溫陡然降低。

一道道寒冰之氣,瀰漫蒼穹,虛空上下起了片片雪花。

「一字斬!」

邪刃毫無徵兆的出現在柳無邪手中,凌空一刀。

令人窒息的力量,陡然而降。

李山嚇得一個哆嗦,這是什麼力量,竟然凌駕於真玄之上。

柳無邪突破化嬰二重之後,法則多達四千多道,就算是李山,目前也不過一千多道而已。

一千多道,雖不是頂級天才,卻也難得。

放到柳無邪面前,就是垃圾一個。

刀鋒切開空氣的阻力,出現在李山的面前。

狂暴的法則之力,猶如摧枯拉朽之勢,壓迫的李山都抬不起頭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