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女人的臉上露出自嘲的笑容來。

2022 年 5 月 21 日

「你怎麼在啊……」

她細細的出聲,落在雨滴中,彷彿是自言自語的呢喃一般。

「不是說會給她一個驚喜嗎?今天真的是一個好日子啊。可是,我好難受啊,我感覺自己要喘息不上了。陸卿寒……這是夢對嗎?」

「今天發生的一切,都是可怕的噩夢。」

「我閉上眼睛,睡醒了,夢是不是就消失了。」

女人細細的嗓音,被周圍的雨霧消散。

陸卿寒看著她,一張臉蒼白得毫無血色,渾身狼狽,那一雙明亮的眼睛彷彿也蒙上了一層霧。

他剛要開口,就見她倏然閉上眼睛昏了過去。

男人在那一瞬間,直接丟掉了傘,伸手接住了她。

秦琛看著陸卿寒抱著溫惜,自己的西裝迅速的被大雨淋濕了,他連忙撿起雨傘,撐在陸卿寒頭頂,「先生,我來抱溫惜小姐就好。」

陸卿寒冷漠的掃了他一眼,抱著溫惜上了車。

女人的身上滾燙,陸卿寒伸手,大掌貼在了她的額頭上。

他看著懷中女人蒼白如紙的臉,整個人脆弱得如同玻璃窗裡面的瓷娃娃一般。

過了半分鐘。

男人徐徐的開腔,「去靜水灣,打電話給白宴,讓他來一趟。」

秦琛一愣,立刻點頭,「是!」

如果去靜水灣的話,那麼必然是趕不上太太的生日宴了。

靜水灣,那是先生的一處私人住所,之前先生一直住在那,後來訂婚後才置辦了南江別墅,想要留給沐舒羽做他們的婚房。

約莫半個小時后,靜水灣。

白宴簡單檢查了下溫惜的身體,臉色立刻垮了下來,「你火急火燎的讓我過來,就是為了處理一個髮燒?你知不知道,我也是剛剛從美國的醫療學術會回來,在倒時差啊。」

陸卿寒已經換了一身衣服,坐在沙發上,男人雙膝交疊,「她怎麼樣?」 周小山還沒開口,常德勝就下命令了。

川軍,八路軍士兵們,早就饑渴難耐了。

捏緊了手中的武器,就等著指揮官發號施令。

八路軍衝鋒的號聲一響,直屬連打頭,川軍跟八路軍混在一起,三支部隊三種戰術隊形,一擁而上,別說周小山,楚天舒也捂臉,實在不忍心直視。

效果好啊。

聽到衝鋒號的這群鬼子,看着烏泱泱的中國軍隊,恨不得頓時多生兩條腿。

臨時構築的工事防不了槍炮。

不跑等死啊。

還有日軍士兵連槍都丟了的,被八路軍興奮的戰士撿起來背在了身上。

六點多的時候,天色終於放亮了,而日軍第十五混成旅團,也被成功的趕入了葫蘆谷。

入口進入幾百米的地方。

山崖很陡峭。

周小山毫不猶豫的命令意大利迫擊炮士兵炮火直瞄,把山口的山崖炸塌了,落石在這個狹窄處形成一個亂世堆,把日軍封堵在裏面。

「小山,十八集團軍總部,派來一個團協助我們,已經抵達了固安,幫個忙,把這次繳獲的日械,給他們,這裏鬼子,就交給我們八路軍那個團負責防守了!」

一二二旅接到命令是守住固安十五天。

固安周圍,可不止一個鬼子十五混成旅團。

身後西邊,有第五旅團。

東北方向,有鬼子的二十師團跟中村旅團。

八路軍一片盛情,周小山點了點頭。

「小心點,鬼子飛機肯定會空襲堵住谷口的部隊,掩護裏面的部隊突圍!」

「這裏個口子很開闊,我看了,很多地方可以藏人,放點輕重機槍組織側射火力簡直絕了,往谷外方向,還可以挖戰壕,開鑿窯洞,鬼子重武器,給養都丟了,我們在這裏就是等着他們出來送死!」

「不要大意,我讓機炮營給你留下一個排,另外讓三團的重機槍連也留下一個排,我們趕緊回去,日軍把他們的炮全部丟在了營地,怕鬼子飛機轟炸!」

楚天舒跑了過來。

「小山,這樣也好,十八集團軍那個團,從固安到鬼子營地,比我們這裏近,讓他們帶警衛一團一個營,火速趕往鬼子營地,把軍械,火炮都拉去藏好,飛機快到了!」

「好,讓他們快,警衛一團開兩輛車,帶一個營的駕駛員去,裏面應該有二十輛能用的卡車,注意,如果發現日軍指揮部的文件,通訊兵的密碼本,立刻彙報我們!」

「明白。」

把鬼子趕進了谷口,一二二旅除了留下的一點重火力,還留下了一個營,按照周小山跟常德勝的指點,跟一二零師留下的那個營一起構築工事,等著十八集團軍直屬團來接防了。

周小山給他們交代的很細緻。

日軍為了救援這個旅團,不僅可以從第五旅團方向,從文筆山方向攻擊固安。

另外還可以從娘子關方向過來。

人字埡口的地雷陣不要撤,甚至還要加強,另外換防的八路軍獨立團,應該把主要兵力放在娘子關和人字埡口之間。

哪裏好幾個地方可以打伏擊。

直屬連四個人有部電台盯着娘子關,如果對手小部隊來救援,八路軍就打伏擊,滅了他。

如果對手來的人多,一二二旅會抽調兵力跟他們一起上。

常德勝看着地圖,也認為周小山部署很得當。

只是地雷陣交界很麻煩,好幾個地方也要重新埋設地雷。

這事他的親自盯着辦。

天亮了,行軍需要格外的小心,周小山又變成了婆婆嘴,一邊叮囑各團拉開行軍隊列,一邊叮囑機炮營和炮營路上幾個隱蔽的位置,想藏起來,下午或者晚上再向固安開拔。

退入葫蘆谷的日軍士兵,驚魂未定,生怕中國軍隊繼續追來。

往谷底深處玩命的狂奔。

他們不知道的是,外面谷口的川軍士兵,跟着周小山,楚天舒,帶着馬兒和火炮,已經開始往固安返程了,進入一個峽谷里去睡覺休息去了。

周小山預料中的空襲,並沒有到來。

葫蘆谷上空也好,落日峽上空也好,鳥都每一個。

板垣征四郎跟川岸文三郎,都是凌晨四點被十五旅團的戰況吵醒,退入葫蘆谷的日軍,幾台電台都損壞了,一直沒有回應日軍山西兩個師團指揮部的電報。

好不容易拆卸重新裝備配成了一部,石田成一郎立刻下令請求戰術指導。

都快上午十點,日軍華北方面軍才收到第十五旅團完整的戰敗報告。

這時候整個山西戰場,已經成了一鍋粥。

第五師團在忻口攻擊不順,陽明堡所有飛機掩護都不夠用。

六十六師強攻馬家坡,出乎日軍的預料,那個地方地形並不好,留守的兩個中隊,根本擋不住。

連平津的飛機準備趕往馬家坡助戰。

被二十師團圍困的孫連仲十四軍,乘勢正在往文筆山一線突圍。

佔領文筆山的,卻是川軍六十六師的一二五旅。

到處都在請求陸軍航空兵予以戰術指導。

他只能一邊罵着石田是飯桶,一邊把戰報報給華北派遣軍司令長官寺內壽一。

周小山是被馮天魁的電報給吵醒的。

他得意洋洋的給周小山發報,一二五旅,昨夜順利到達到文筆山,正在構築防線,他已經拿下馬家坡,殲滅日軍兩個中隊,正在修築工事預備防空。

電報里還在提醒楚天舒,一定要把馬匹跟輜重找尋妥善地方藏好。

字裏行間,透出一股得意洋洋的味道。

剛統計完昨夜戰果的楚天舒,常德勝都笑的非常燦爛。

「第五旅團動沒動?」

「沒動,朱玉鎮,這裏是個很重要的交通節點,處於我們撤退的後路上,也可以威脅馬家坡撤離的我六十六師三個旅,鬼子正在構築工事,卡的死死的,據說到處抓中國人,用槍頂着幫忙構築工事,地堡!」

常德勝本來以為第五旅團會動,從這裏出發,有一條山路,可以直達第五旅團位置到固安的中段。

「二十師團呢?」

「十四軍衝出神仙洞,嚇了他們一大跳,正在組織圍堵,想在文筆山之前,截住十四軍!」

「昨夜的戰果統計出來沒有?」

「在楊團長他們那個八路軍團的協助下,剛剛匯總,昨夜一場夜戰,佔領鬼子在狼頭嶺下的營地,沿途地雷陣跟襲擾,擊斃日軍三千九百人左右,繳獲汽車二十六輛,三輪摩托車七輛,九二式步兵炮四門,迫擊炮三十六門,各類槍支三千四百多支,彈藥無數,正在統計!」

「瞧我們師長得意的那樣,給他發個電報,報捷,我們昨夜擊潰第十五旅團混成團,把剩下的鬼子都關禁閉了!」

馬家坡本來就是日軍陣地,地堡完好,又是仰攻。

三百多日軍,37戰防炮開道,迫擊炮,M2重機槍配合,可是鬼子構築的地堡太陰狠,川軍不到跟前就不開火,小小一個馬家坡,付出了近兩百傷亡的代價,才拿下。

鬼子構築的這個陣地,朝向,防空都不符合六十六師的要求。

必須要全面改造。

馮天魁正在組織師旅,安排重機槍陣地防空,羅家烈帶着幾個旅長,六十六師三個旅在改造陣地。

收到一二二旅的回電,兩人都有些錯愕。

「師座,一二二旅這仗,怎麼打的,一夜之間,幹掉日軍三千多人啊?還把剩下的鬼子關進了葫蘆谷。」

「葫蘆谷是什麼地方?」

上半年查勘地形,羅家烈,黃玉民跟三個旅長一個都沒來。

聽的一頭霧水的,師部參謀唐驍才給他們解釋葫蘆谷的地形。

爬上山坡,一個營扔石頭都夠日軍受的。

別說一二二旅運了那麼多炸藥包到固安。

六十六師臨時指揮部軍官們爆笑起來。

「大規模調動主力夜戰,這個打法不錯,可是電報上沒有傷亡報告?」

「封萍接到電報專門發去問了,回電只有四個字,忽略不計?」

「我踢他周小山楚天舒的屁股,忽略不計是多少?」

馮天魁破口大罵。

「馬上,給兩個混賬發電報,老子要詳細的戰鬥經過,打的什麼神仙仗。」

「要不要上報二戰區。」

「有個屁用,閻老西摳門成性,我們現在還在吃自己的,喝自己的,彈藥消耗也是自己,報吧,報吧!」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謊言之誠的閱讀地址:https:///162157/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謊言之誠最新章節、謊言之誠楚寒衣青、謊言之誠全文閱讀、謊言之誠txt下載、謊言之誠免費閱讀、謊言之誠楚寒衣青

楚寒衣青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謊言之誠、天師、紙片戀人、

。 「張凡的女人很多,究竟是哪一個?」

「這個女人,對張凡恩深似海,只要把她搞死,張凡的精神一定受到巨大的創傷,這樣他的戰鬥力和判斷力都會迅速下降,我們乘機可以得手。這個女人說起來,你可能感覺到有些巧合和奇怪,她和我們由氏公司有一些合作,而且還是控股股東,這個女人不知道為什麼被張凡給迷的五迷三道,竟然把自己的股份托給張凡管理,結果張凡一上手就把我踢出了公司董事會,所以我要叫她先死,也是為了給張凡看一看,不是誰都可以隨便把我從董事會當中踢出去的!」

「啊?看來這個女人應該是個億萬富婆?」

「豈止億萬!幾十億不止。我之所以要殺掉她,其實還有另外一個考慮,據我的判斷,這個女人不但把自己的股份託付給張凡管理,她應該還有想法,會把自己的家產都贈送給張凡的,所以我提前搞掉這個女人,讓張凡空歡喜一場。這個女人一死,她的很多財產就會成為無遺囑財產,張凡跟她毫無血緣關係,根本不可能輪到他成為財產繼承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