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奚淺嘴角微抽,她還以為自己是第一個道的。

2022 年 4 月 1 日

沒想到……

幸好!四位老祖還沒來,她也不算遲到。

「第三輪考核,在東域與北域的交界處,一個自成一體的小世界——虛無界,為期半年,想必你們有的人也有所耳聞,那裡面混亂不堪,沒有任何規則可言,能在裡面安穩的生活半年的弟子即為合格,反之則不合格。」

「如果有人中途堅持不住,捏碎玉牌就會被傳送出來!」話落,五十六人每個手裡都出現一塊玉牌。

又是撕裂空間!

虛無界的入口,是一片連綿不絕的大草原!

廣闊無垠!

在奚淺他們進入虛無界后,四位老祖也沒有離開!

那個玉牌最多只能讓他們傳送到虛無界的外面!

回不到密地!

虛無界之所以極其混亂,是因為裡面魚龍混雜,不止有靈修,還有鬼修,妖修和佛修。

邪修更是不少!

裡面沒有任何規則,拳頭就是硬道理。

起初奚淺聽到第三輪考核在虛無界時,都有些吃驚!

靈虛宗也太敢了!

就不怕這些天才弟子出事?裡面的規則比神武大陸,甚至是不死海殘酷多了。

不過!

這樣的地方才有意思不是嗎?奚淺躍躍欲試!

然!

特碼的!奚淺直接罵出聲,雖然進去的地點是隨機的,但是!!!

為什麼?

她正好落在兩伙人搶奪機緣的地方,正好!是!中間???

兩方人面面相覷,皆是防備的盯著奚淺,「你是何人?」

突然憑空出現在這,難不成是隱世高人?可修為只是築基巔峰!

奚淺「……」

「你們繼續!」奚淺淡然開口,邁步想離開此地!

突然,她感覺汗毛倒豎,「風蝕——」沒有回身,直接一道風屬性劍意劈過去!

接下來後面偷襲的招數!

奚淺臉色驟冷,其他人卻臉色如常,不就是偷襲嘛!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兩伙人加起來有十七八個,築基巔峰六人,金丹後期三人,其餘皆是金丹初期。

如果兩伙人聯合起來,那她……奚淺把神識鋪開,暗暗防備。

。 正在跳舞的程夢嬌被嚇一跳,看清來人,臉色就沉了下去。

「李總,我正在直播呢,你不敲門就進來是什麼意思?」

李總?

半躺在沙發上的唐宇,皺眉打量著中年男人。

有些謝頂,肚子比胸高,滿面油光,要多油膩就有多油膩。

「李總,就是他。」前台小姐抬手指向唐宇,「他都來一個多小時了,一直沒走,影響程夢嬌直播不說,還和程夢嬌打遊戲。」

「楊穎,你管的有些寬了吧。我直播打遊戲不行嗎?」程夢嬌厭惡的瞪了眼前台小姐,轉頭對李總問道:「李總,你帶保安過來是什麼意思?要把我朋友攆走?」

「有朋友來公司找你,是你自己的私事,沒人能管得着。可你現在上著班呢,用工作時間和朋友聊天打遊戲,不合適吧。」李總冷笑道:「你看看是你請你朋友離開,還是我讓保安動手把你朋友扔出去?」

「把我朋友扔出去?」程夢嬌聞言就笑了,「李總,你現在就帶着他們退出去,我可以當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不然等會兒你可收不了場。」

「嚇唬我?」李總臉上冷笑更濃,「你還別拿金總壓我,是你違反公司制度在先,我才帶保安過來請你朋友出去,就算是金總在這裏,也會贊成我的做法。」

「既然你這麼說,那我不管了。」程夢嬌雙臂在胸前一抱,就坐在了椅子上,對始終皺眉的唐宇說道:「他叫李高吉,在金家破產時借給金叔叔十多萬塊錢,金叔叔念舊情,也沒管他之前是不是跟劉文超混飯吃的,就讓金澤安排到公司來上班了,欺上瞞下,靠着一張嘴把金澤哄的開心,金澤就把他提拔為副總了。」

唐宇疑惑道:「劉文超?」

「你不記得了?」程夢嬌道:「之前找九爺的人,去金家收高利貸那個傢伙。」

「哦,想起來了。」唐宇雖然記憶力超群,可劉文超這種小魚小蝦不值得他記住。

李高吉上下打量著唐宇,一身休閑裝,坐沒個坐相,毫無貴氣可言,看上去不像是有什麼來頭,頓時放下心來,「看樣子你是認識金澤啊,朋友?沒用,不管你是誰,請你現在離開,宇澤傳媒不歡迎你。不然……」

唐宇笑着接過話,「不然,讓保安把我攆出去?」

「對。」李高吉冷笑道:「給臉不要臉,就只能對你動手。」

唐宇聞言就哈哈大笑。

被氣的。

他砸錢開的公司,第一次過來竟然就有人攆他出去。

泥菩薩有三分火氣,金剛尚有怒目之時,更不要說他一介凡人。

不過看在金家父子的面子上,他並沒有發火,摸出煙點上根,噴著煙霧說道:「李總是吧,只憑你和金平易的關係,不可能在公司里作威作福,說說吧,你倚仗的是什麼。」

之前他有聽周老九彙報過,最近金澤有些飄,也正因如此,他之前在前台才改主意沒給金澤打電話,就是想通過程夢嬌了解一下公司情況。

他和金澤相識不是一天兩天,知道金澤是個什麼樣的人,就算最近有些飄,可畢竟是金平易的兒子,又經過雪月集團高管傳授過企業管理的經驗,絕不會任由李高吉在公司里搞事情……除非是有特殊情況,才對李高吉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沒等李高吉說話,程夢嬌就先說道:「金澤和他女兒談戀愛呢。」

說着,她看了眼前台小姐,「她叫楊穎,是李高吉的小姨子,嗤,具體的關係你自己腦補,反正公司不少人看到他倆經常開房。」

楊穎臉色大變,叫道:「程夢嬌,你別胡說八道。」

李高吉氣的身子發顫,抬手指向程夢嬌,「程夢嬌,別以為你是金牌主播,就可以隨便污衊我,對,就是污衊,我要起訴你污衊我。」

程夢嬌對唐宇聳肩道:「你看,惱羞成怒了。」

「你還說?看我不抽你。」李高吉暴怒,揚手就向著程夢嬌的臉蛋抽去。

程夢嬌不躲不閃,抱着雙臂的姿勢都沒有動一下,只是冷笑着看着李高吉。

因為,她知道唐宇不會不管她。

果然李高吉的巴掌沒有抽下來。

唐宇一閃身就將程夢嬌擋在身後,輕易的就扣住李高吉的手腕,五指稍微一收攏,李高吉就發出殺豬般的慘叫聲,急忙用另一隻手去掰唐宇的手指,可怎麼掰都掰不動,大叫道:「保安,保安,你們都特么瞎了啊,快點動手。」

四個保安驚醒過來,立刻向唐宇撲去。

唐宇抓着李高吉的手腕向外一推,李高吉就不由自主的撞向四個保安,頓時人仰馬翻,亂作一團,不過李高吉很快就爬了起來,跳腳叫道:「打他,給我打他。」

四個保安哪怕是普通人,也看出唐宇身手不簡單。

可職責所在,四人稍微一猶豫就又要向唐宇撲去。

「你們四個退後,我不為難你們。」

唐宇冷冷的掃了眼四個保安,修者的威壓如山崩海嘯一般席捲而去。

四個保安不由得打個冷戰,雙腿都發顫的有些站不穩。

此時他們意識到,唐宇絕對是道上混的狠人。

可能,手上有過人命案子。

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由得向後退。

李高吉又跳腳大叫道:「你們四個還想不想幹了,上啊,快上……」

叫聲戛然而止。

因為唐宇來到了他的面前,一把扣住他的咽喉。

他發不出叫聲,也有些喘不上氣。

「給金澤打電話,讓他立刻來見我,告訴他,我是從曲州過來的老三。」

唐宇冷冷的看了眼要翻白眼的李高吉,扔垃圾一般扔到門外。

隨後,他掃了眼楊穎和四個保安。

五人嚇得連忙退出直播室。

砰。

唐宇關上房門,臉色陰沉的回到沙發上坐下,拿起煙灰缸上的香煙彈了彈煙灰,看了眼笑着對他伸出大拇指的程夢嬌,就撇嘴道:「之前挽我手臂,還把我拉到你直播室打遊戲,就是為了引李高吉過來鬧事,好借我的手解決掉他吧。」

程夢嬌沒有否認,笑着說道:「這是你的公司,我幫你看清李高吉是個什麼樣的人,讓你清除公司的害蟲,難道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嗎?」

「……」唐宇。 高明仔細看了一下,在金城舉辦,時間也就在這周的周末,也沒有說必須要去,但閑的沒事做的高明還是決定去一趟。

時間很快來到周末,高明在論壇里找了舉辦地點的照片,傳送了過去。那原本是金城郊區的一片荒地,但在基建狂魔和超能力的幫助了,已經建了一個可以容納上千人的會館。

眾人見到突然出現的高明,好奇的看了幾眼,就接着和同伴交流了,畢竟大家都是超能力者,頂多就是好奇一下。

高明也不在意,進入會館,門口的小哥遞過來一張傳單,高明拿過來看了看,走到了會館內部。

會館內部人很多,但卻不顯得擁擠,有點像是高明參加的漫展,嗯確實像,尤其是高明還看見前面穿着cos服裝的幾位青年男女聚在一塊兒,要不是還有其他正常的人,也沒有動漫的玩偶,高明還以為參加了一次漫展。

高明找了一個坐的地方,接了杯水,然後打開門口小哥的傳單看了起來。傳單里的東西也很簡單,有一份會館的內部地圖,標誌着各個區域的名稱,有電玩區,交流區,能力展示區等等,還有一個二維碼,高明掃了一下,是一個微信公眾號,名字就叫做『超能力者交流會』。

看着越來越像漫展了,高明收起手機,準備打聽些消息,然後徑直的走向電玩區。

剛到電玩區,高明就看到了那群cos,仔細一看,高明就發現了混在其中的六竹,那個可以改變性別的男孩(?)。不過高明沒有上前打招呼的意思,畢竟在群里,高明也只是個小透明,這決定不是因為社恐。

「高明?」

「郭旺,你也來了啊。」

聽到有人在叫自己,高明停下抓娃娃機的搖柄,轉過身去,原來是當初合作過的郭旺。

「當然,正好也什麼事情干,過來湊湊熱鬧。」

「就你一個人嗎?」

「還有我朋友,就是上會救的那個胡瑞,還有王紅玉,他們去拿喝的了,一會兒就過來了。」

聽到有認識的人,高明也來了興緻,在一旁的休息區和郭旺閑聊起來,過來一會兒,胡瑞和王紅玉也過來了,四人聊了一會兒,高明很快的就插不上嘴了,大部分時間也都變成了郭旺和王紅玉在說,高明和胡瑞在聽了。

「要不要去能力展示區那邊看看,聽說挺熱鬧的。」

郭旺突然提議道,而幾人也在這電玩區有些膩了,畢竟都是成年人了,一個人還好,幾個不是很熟悉的人也放不開,於是便同意了,來到了能力展示區。

「這不是柳哥嗎?」

高明和郭旺來到能力展示區,就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正是之前一起去火星的柳志強。

「你在當工作人員?」

「嗯,畢竟有些人的能力範圍還是挺大的,正好我的能力也可以用的上。」

本想着再多聊幾句,但是旁邊也來了不少人,幾人也不好意思擋在門口,就直接進去了。

柳志強的空間很大,也不知道是本身就有的能力,還是別的超能力,幾人並沒有感到不適。放眼望去,數個泛著光芒的罩子排列在地面,裏面似乎有些人影在閃動。

「你好,請問你們是展示能力,還是參觀能力呢?」一位身穿藍色工作制服的人來到幾人面前。

「參觀,我們就去看看。」

幾人的能力除了胡瑞有些攻擊性以外,其他人的能力並不能直觀的展示,於是選擇了參觀。在聽到幾人的話后,那位工作人員像是被人砍了一刀一樣,從中間裂開,然後變成了兩個人,其中一人站在原地,另一人帶着幾人向光罩走去。

「這光罩是超能力製作的屏障,所以不用擔心會受到傷害。」

工作人員帶着幾人來到一處光罩前說道,而屏障的光芒也不在阻礙視線,幾人可以輕鬆的看到裏面。

「這位能力者的能力是操控溫度,除了可以通過升高溫度產生火焰和降低溫度產生冰以外,還可以通過操控氣流,產生各種天氣。」

高明等人看着光罩里,下着冰雹的烏雲,有些震驚。這玩意,帥啊。然後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又去看了其他光罩,像是投影幻想,可以把心中想像的事物投影出來,當時這位超能力者正在看婦聯四,所以投影的也是婦聯四的內容,不能不說,比在電影院看的爽多了。

還有其他各種奇奇怪怪的能力,但在這裏展示的能力,不管有用沒用,都有一個特點,就是場面大,看起來都很帥氣。

然後一個上午的時間就在參觀中度過了,本想着回去的高明,正好遇到這些熟悉的人,就在這邊的食堂吃了飯。

食堂有兩位大廚,也都是超能力者,其中一人有隨機拿出高質量食材的能力,另一位則是關於加強廚藝的能力,在兩人的手裏,優質的食材和高超的廚藝,讓高明第一次吃飯流出了眼淚,是洋蔥,師傅在飯里加了洋蔥!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