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太好了太好了!我也是有爸爸媽媽的人了!我再也不是沒有人要的孩子了!”

2020 年 10 月 28 日

看到小驚鴻這麼的高興,我什麼都沒有說,只是默認了鳳念是他父親的這件事情。

我沒有想到竟然這麼容易就帶走了小驚鴻,臨走的時候看到邊霆抱着那一堆的殭屍牙和黑靈珠笑得見牙不見眼的,也不知道他拿着這些東西有什麼用。

我順利的將小驚鴻才帶回,從小驚鴻的口中,我終於知道了邊霆是怎麼跟他說的了。

邊霆跟小驚鴻說,我和鳳念 是去了國外進修,到現在纔回來,並不是不要他,而是見他交給他代養,現在我們回來了,小驚鴻就自然的跟回了我。

我不得佩服邊霆,竟然想出了這麼一個蹩腳的理由,而且小驚鴻還信了,小驚鴻信了,這正是我想要的。

在回去的路上,一直高冷的鳳念竟然和驚鴻一直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害得我這個當媽媽的都沒有話說了。

現在我帶着小驚鴻不是要回我現在的住處,我是要去夏天那裏,我好讓小驚鴻和小翩若亮兄妹相認,不知道這兩個小傢伙知道自己的身世後,會不會很驚訝。

我迫不及待的帶着小驚鴻就來到了夏天的家裏。

當小翩若看到小驚鴻的時候,別提有多麼的高興了,整個人都快蹦到了天上去。

“小哥哥,你來了,我好想你,天天都想哥哥玩呢!”小翩若高興的說道。

小驚鴻倒是比較與紳士風度的,雖然心裏高興,但是臉上還是表現得非常的淡定。

“小花妹妹好。”小驚鴻非常禮貌的說道。

我輕輕的笑了笑說道,“來,我要宣佈一件事情。”

全部的人都看向了我,連在一邊嬉戲的夏天和阿狸都圍了過來。

我將翩若拉到了我的身邊,然後又將驚鴻拉回 我的身邊,然後對驚鴻和翩若說道,“其實你們兩個是親兄妹,知道嗎?小花,其實你的名字不叫小花,你叫翩若,夏翩若,你是這個小哥哥的親妹妹。”

小翩若直接愣在了原地,呆呆的看着我,然又看了看小驚鴻。

“他是我的親哥哥?”小翩若不敢相信的問道。 最後半神器鳳羽鎧甲被三樓貴賓室的客人,以五百萬金幣的價格拍走了……

墨九狸的眼睛微微一眯,半神器竟然這麼值錢,看起來自己有時間的時候,要好好琢磨琢磨鍊器了,這樣的話煉製出一件半神器,就能賣不少錢呢……

小書的白眼翻的更加厲害了,為毛它覺得自己的主人越來越不靠譜了呢!難道她煉器就是為了賣錢的么……

「煉器賣錢怎麼就不靠譜了?你忘記你家主人我現在很窮了么……」墨九狸在心裡說道。

「接下來拍賣今天的壓軸寶貝,相信很多人已經知道是什麼了!沒錯,我們今天的壓軸拍賣品正是六品丹藥藍玄丹,眾所周知藍玄丹可以讓藍玄包括藍玄以下的修鍊者,沒有任何障礙的進階,而且完全沒有副作用,最少都會晉級兩個小等級或者一個大級別。每顆底價為10000金幣,一共有五顆藍玄丹,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一千金幣,現在開始拍賣……」藍心面帶笑容的說道。

「15000金幣……」

「16000金幣……」

「20000金幣……」

「21000金幣……」

不等貴賓室的人出價,大廳的人便開始瘋狂的加價了,六品丹藥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哪怕是煉丹公會也不能隨便拿出六品丹藥啊……

墨九狸和女兒墨寶寶笑眯眯的看著下面的人,不停的加價,母女心裡唯一的想法就是,加吧加吧,加的越多,她們賺的越多……

最後,第一顆藍玄丹竟然被拍到了100萬金幣,這讓墨九狸和墨寶寶都非常的開心,六品丹藥她一爐就能煉製出10顆,要是都拿來拍賣的話,她很快就可以變成富婆啦……

不過,墨九狸也知道物以稀為貴,要是一下子拿出太多六品丹藥,那也就不會這麼值錢了……

「娘親,我們什麼時候再來賣丹藥啊?」墨寶寶眼睛閃閃的問道。她發現了娘親的丹藥在這裡拍***之前在其他拍賣行賣的價格要高出很多……

「寶寶,你要知道好的東西,一定不能拿出太多,不然就不會這麼值錢了知道嗎?」墨九狸看著女兒說道。

「好吧,我知道了娘親,那下一次我們賣別的丹藥不就可以了……」墨寶寶想了想繼續道。

墨九狸……

雖然她們現在是有那麼一米米點的窮,但是寶寶要不要這麼財迷啊啊啊啊……

而此時在凌天拍賣行的四樓,一間頂級的豪華包間中,一個如同神謫般的男子,緊閉的雙眼微微睜開:「六品丹藥?」

「回主子,正是六品藍玄丹!」男子的話剛落下,一直守在門口的青衣護衛立即恭敬的說道。

「嗯……」

青衣男子……

主子你這嗯是怎麼個意思啊?就不能多說幾個字么?

「主子,要在下去問問賣家是何人嗎?」青衣男子猶豫了下問道。

……

就在青衣男子以為自家主子不會有反應的時候,白衣男子才緩緩開口道:「嗯……」 青衣男子只能默默的扶額,轉身走了出去,他發現主子最近的脾氣越來越冷了……

如果墨九狸看到現在白衣男子的樣子話,一定會震驚不已,因為白衣男子的容貌幾乎跟自家女兒墨寶寶一模一樣,兩張臉幾乎都不需要驗證DNA,就知道兩人絕對是親生父女關係了……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凌天大陸的天師帝溟寒,一個身份和所有一切都成迷的男人,沒有人知道天師的名字和容貌……

有人說天師是鶴髮童顏的老者,有人說天師是擁有無盡壽元,無雙容貌,無法預測的實力的美男等等,因為傳言頗多,也就讓天師的身份更加的神秘了……

總之不管哪一種,天師是凌天大陸所有人心目中的神謫,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因為天師不但擁有著強悍的實力,還有預測未來的能力。不管是皇族還是各大家族,各種強者,都對天師非常的尊敬……

而天師每次在人前時,都會帶著一個銀色的面具,所以至今無人見過天師的真容……

不多時,青衣男子便再次回到房間:「回主子,丹藥是一對母女拿來拍賣的!拍賣行的人已經查過,卻絲毫查不到那對母女的身份……」

花阡羽,天師身邊的四大護法之一,常年隨身伺候在天師身邊……

此刻花護法心裡也很納悶,凌天拍賣行的實力他是非常清楚的,因為這裡的老闆可是他們幾個親手培養出來的……

如果他們想查一個人的身份,還從來沒有查不到的時候,可是剛才下面的人竟然告訴他說,從那對母女拿出丹藥后,他們就已經派人出去查過了,結果是毫無消息……

「查不到么?」帝溟寒低聲道,此刻他的臉上雖然沒有帶著面具,卻是仍舊無法看清楚他的容貌,從花護法的角度看過去,自家主子的容貌有些模糊,彷彿隔著一層面紗……

「算了,走吧……」帝溟寒微微一頓說道。

花護法……

難道就這麼算了?主子不是因為聽說今天有六品丹藥拍賣,才忽然過來的么?怎麼這麼快就走了……

哎,主子的心思真是越來越難猜了!回過神立即跟著帝溟寒而去……

而主僕兩人在這有著無數強者坐鎮的凌天拍賣行,來去卻如同在自家後花園一般的隨意,從來到走都沒有一個人發現他們……

對於花護法的忽然出現和忽然消失,凌天拍賣會的負責人員,已經習慣了……

墨九狸的五顆丹藥,最後一共拍賣了600多萬金幣,這讓墨九狸和墨寶寶非常的開心些……

拍賣會結束后,之前負責接待墨九狸母女的藍衣女子,再次來到了墨九狸的房間內:「夫人,這是您的丹藥拍賣所得的金幣,一共是六百三十萬金幣,扣除拍賣會的費用,還剩餘六百二十二萬金幣,我們已經幫您存入這張黑卡之中,持有這張黑卡您便是我們拍賣行的貴賓客戶,以後您在任何一家凌天拍賣行,拍賣任何東西手續費會減半,而且在我們拍賣行旗下的一品閣購買東西還有九折優惠……」 我非常鄭重的點了點頭,“是的,驚鴻是你的親哥哥。”

翩若的表情愣了好 一會兒,然後表情突然變得非常的驚喜,一張小臉上全是對驚鴻的欣喜。

不過一會兒,翩若便眨巴着眼睛問道,“那我的爸爸媽媽呢?”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這一刻終於要來了。我緊緊的盯着翩若的眼睛對她說道,“翩若,其實我就是你的媽媽……”

翩若的表情再次一愣,然後突然開心的笑了起來,“嘻嘻嘻嘻,我就知道我的媽媽很漂亮,跟你一樣的漂亮,沒有想到你就是我的媽媽,那我的爸爸呢?”

還沒有等我說話,小驚鴻便拉着鳳唸的胳膊出現在了小翩若的面前,高興的說道,“這就是我們的爸爸。”

小翩若的表情很是精彩,有點震驚有點 嫌棄的看着鳳念,隨後說道,“他是我們的爸爸?”小翩若走到我的身後,拉着我的衣角,然後伸出一個小腦袋嫌棄的說道,“我好嫌棄他啊,一點也不好,我纔不要他做我的爸爸呢。”

聽見小翩若的話,我忍不住笑了出聲,而鳳唸的表情也看起來十分精彩,被自己的女兒嫌棄,這感覺肯定是酸爽得不要不要的。

“小傢伙,你這樣說爸爸的話,可是會被打屁股的哦。”鳳念輕輕的颳了刮小翩若的鼻子說道。

小翩若趕緊伸手擦着自己的鼻子對我告狀,“媽媽,他,他說要打我的屁股,下流!”

哈哈哈,我得意的看着鳳念,這個傢伙,認栽了吧?想到這裏我就忍不住想笑。

看着兩個孩子一左一右的拉着我的衣角,而且完全沒有認生的樣子,我的心裏簡直是比吃了蜜糖還要甜。

夏天也爲了高興,只是阿狸的臉上雖然笑着,我卻發現她的眼神卻憂心忡忡的。

“阿狸,妖界的事情怎麼樣了?”我問道。

阿狸說道,“我已經跟父王說了,他說給姐姐你們時間找出幕後真兇,可是現在時間已經那麼久了,姐姐你們有消息了嗎?”

我看向了鳳念,這件事情是交給鳳念去做的,現在讓他給我們大家一個答案吧。

鳳念卻說道,“我要見狐王,親自跟他說。”

阿狸點了點頭說道,“走吧,我們大家一起去見父王。”

我們跟着阿狸進入到了妖界和人間的分界處,其實我們都是生活在同一個天空下,只是在不同的空間罷了,我們去妖界,也就是從一個空間跨入到了另外一個空間。

其實這是我一次來到妖界,這裏的環境跟人間沒有多大的差異,只不過人間的高樓大廈非常的多,一系列的現代化設施,而妖界就不同了,到處都是都是花草樹木,而且還是會動會說話的那種,建築或許是山洞,或許是一些木板茅草搭成的小屋,反正風景很優美,對於這樣的事情我很喜歡。

路過山間的時候,好多小兔子小猴子什麼的都好奇的看着我們,眼睛裏全是那種不諳世事的天真無邪。

這樣的小傢伙,怎麼能下嘴吃掉呢,想到之前被運到人間大肆屠殺的妖怪們,我是妖王的話,那我也是很生氣的。

不過妖皇的宮殿倒是挺宏偉的,我想這妖界最豪華的建築物應該就是妖王宮殿了,在我看來妖王的宮殿跟九霄殿差不多。

看到這個我想起了九霄殿,想到了之前我什麼事情都還不知道的時候,我和主人,陸梵音,三人在一起快樂生活的日子。

只是沒有想到,這樣的日子,竟然這麼短暫。

想着一些事情,我和鳳念已經進入到了妖王的宮殿。

阿狸的父王,九尾狐王正威嚴的坐在宮殿的寶座上,看見我們的到來,狐王的臉上帶着一絲絲的複雜的表情。

“父王,絃樂姐姐他們來了。”阿狸走到狐王的面前說道。

本來我們還要做足禮儀的,不過狐王大手一揮,霸氣的說道,“不用行禮了,直接告訴我,你們查出的結果。”

“你說吧。”我對鳳念說道。

鳳念直接上前了一步然後聲音不大不小的說道,“關於這次妖怪失蹤被吃的時間,我查出了一些事情,我想可能會妖界和人間都不太利。”

“直接說就好了,不要廢話。”狐王霸氣的說道。

鳳念也沒有要廢話的意思,直接說道,“我從抓妖怪和烹飪妖怪的體內都找到了夢魂花的種子,他們一切的行爲都是受了夢魂花的控制,夢魂花是專門生長在魔界的花朵,按照道理說,這件事情應該是魔界人所爲,然而事情並不是這樣的。”

我看見狐王的表情也漸漸的變得嚴肅起來了。

說!雙胞胎小鬼頭是誰的? 我和夏天阿狸在一旁一句話都沒有說,鳳念繼續說道,“這夢魂花雖然是魔界的花,可是用這這花的人卻是天界的。”

我倒吸了一口涼氣,這一系列的慘無人道的妖怪大屠殺竟然是天界策劃的。

略微一想我就明白了,天界這招棋走得還真不錯,同時讓人界,魔界和妖界三界同時開戰,而天界就可以坐享漁翁之利。

神界不管這些事情,冥界比起其他幾界來說,比較弱,還沒有在天界的算計之內。

天帝不愧是天帝,果然是卑鄙狡詐!

聽完鳳唸的話,我想此刻狐王的內心跟我是一樣的。

我想這次狐王和天界的恩怨是結定了,畢竟設計了這件事情,殘害了妖界那麼的妖,狐王不可能坐視不理的。

這時候狐王卻對我笑了,“聽說你們要討伐天界?不知道能不能算上我一個?”

聽到狐王的這句話我頓時就震驚了,此刻心裏面的高興不知道該用什麼來形容,畢竟光靠我們幾個人的力量是不足以和天界對抗的,而現在有了整個妖界的幫忙,我當然是非常高興的。

也不知道神界那邊的消息怎麼樣了,眼看孟生一天天的長大,句芒再不回來的話,我簡直是有種想要把孟生變成我們之間的一員了。

“當然了,有狐王的一臂之力,我相信這件事情一定迎刃而解的。”我說道。

我其實有點奇怪,狐王怎麼能憑鳳唸的一番話就相信了?這點還真是有些匪夷所思。

“人間那些愚蠢的人類也不過是被人利用了而已,我也就不找他們的麻煩了,但是天界的人我是不能放過的。”狐王的眼睛危險的眯了眯對我們說道。

我點了點頭,人間那些只是些普通的人類,就算將氣出在他們身上,那也無濟於事,所以明智之舉是我們團結在一起,和天界的那個卑鄙的老小子對抗!

“狐王果然正義善良,那我們就說好了。”鳳念笑着說道。

於是我們就這麼愉快的和狐王決定了,狐王還熱情的款待了我們。

從狐王那裏回來後,我不禁問鳳念,“我很不明白,狐王怎麼會相信你這一番話呢?凡事說話也要講究一個證據,可是你剛纔完全是沒有證據,只是用口說的。”

鳳念看着我輕輕的一笑,“你怎麼知道我沒有拿出證據?”

“因爲我沒有看見。”我馬上回道。

鳳念笑得更加的燦爛的了,“你沒有看見,並不代表我沒有。”

我家老公超寵噠 好吧,看鳳念這麼自信的樣子,那可能是真的有證據,讓狐王相信。

“而且,狐王早就看天界不順眼了,這次我們只不過是給狐王一個名正言順討伐天界的機會罷了。”鳳念繼續說道。

我疑惑的看向鳳念,“你這話什麼意思。”

現在只剩下我和鳳念兩個人,夏天和阿狸已經回去了自己的住處,所以現在我們說的話,也不怕被其他的人聽到。

“你還不知道阿狸的母親是怎麼死的吧?”

我搖了搖頭,我知道阿狸沒有母親,卻不知道阿狸的母親是怎麼死的。

鳳念輕嘆了一口氣說道,“阿狸的母親是被天界的人活活用天雷給劈死的,那個時候阿狸的母親剛生下阿狸,身體還很虛弱,便化作狐狸的原形出去覓食,卻被天界的人發現,以阿狸母親在人間偷食的名義將她的母親用九道天雷劈得形神俱滅,狐王知道後也和天界鬧過,但是天界以不知道是妖界妖后的說話,將這件事情給掩蓋了過去,之後的日子妖界和天界簡直就是勢同於水火。”

聽完鳳唸的話,我才知道阿狸的母親是被天界給害死的,

“那阿狸的母親覓食,吃的什麼?”我不禁問道。

鳳念說道,“也沒有什麼,狐狸愛吃雞,我們都知道的,也就是吃了村民的幾隻雞而已。”

真是慘,不過是吃了幾隻雞就被活活的讓雷給劈死。

狐王恨天界的人也是正常的。

“現在我們只等神界的消息了,神界的消息一下來,我們就可以動手了。”鳳念淡淡的說道。

我也在等,天帝那麼的對我,我是不會放過他的,最重要的是,他還要將主人當場爐鼎,簡直是不能忍,這個死變態!

俗話說,說曹操曹操就到,我們回到家的時候,正看見一個穿着花襯衣和粉紅色褲子的男人站在客廳的中央。 聞言,墨九狸只是微微一笑接過了黑卡,即使她心裡有些驚訝,有些開心,但是她的臉上卻是絲毫看不出任何錶情……

藍衣女子不由得多看了一眼墨九狸,覺得墨九狸定是來大家族的人,不然也不會聽完她的話,一點反應都沒有……

這要是換成一般人,能夠成為他們凌天拍賣行的貴賓一定會非常激動的,要知道她給墨九狸的黑卡,整個凌天大陸也不會超過100張……

墨九狸帶著自家女兒,淡定的從拍賣行的貴賓通道出來,現在她再也不用擔心沒錢住店了,現在的她們雖然還不是富婆,卻也算是有錢人了……

拍賣會結束便已經是晚上了,墨九狸帶著寶寶隨便找了一個客棧住下,原本她是打算先去傭兵工會的,可是臨走的時候,接待的藍衣女子問她會不會煉丹的時候,她說會。然後人家問她的煉丹等級時,她才發現自己還沒有去測試過……

所以墨九狸決定先去測試一下自己的煉丹等級,說不定煉丹公會有她想要的幽冥草呢……

一夜無話……

翌日,墨九狸像掌柜的打聽了煉丹公會的位置后,便帶著寶寶前往煉丹公會測試等級去了……

風雲城的煉丹公會非常好找,沒用多久的時間她們就看到前面一座宏偉的建築,正是煉丹公會……

「寶寶,等會到了煉丹公會,你要不要也測試下等級?」墨九狸問著懷裡的小傢伙道。

「娘親,煉丹等級很重要嗎?」墨寶寶好奇的問道,她喜歡煉毒,雖然煉丹她也會,但是她並不感興趣。一般她都是把毒藥煉製成藥粉,藥液等,很少煉製成丹藥……

「不重要,不過有總比沒有好啊!萬一啥時候用到了呢……」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好吧……」寶寶沒啥心情的說道,既然娘親說有用她就測試好了。

墨九狸抱著寶寶剛走到煉丹公會的門前,迎面就飛來一物,仔細一看竟然是一個人從裡面飛了出來,墨九狸的腳步微微往旁邊一挪,那飛來的人便「噗通……」一聲,直接摔在了離墨九狸不遠處的地面上……

墨九狸的臉色有些冷了下來,雖然這人沒有砸到她們,但是煉丹公會這種迎接方式,還是讓她非常不爽的,心裡也對煉丹公會的印象大打折扣……

「你們……咳咳……你們太過分了……」從地上狼狽爬起來的女子對著煉丹公會的大門內喊道。

聽到聲音,墨九狸這才發現剛才飛出來摔在地上的竟然是一個女子。此刻女子身上多處傷痕,鮮血浸透她粉色的衣裙,顯得狼狽不已……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