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天/朝國神都,紫禁閣。

2022 年 4 月 20 日

「老夥計,這兩大王族開戰你覺得事情真那麼簡單嗎?」

帝王提筆揮舞,龍飛鳳舞般寫下了『太平天國』四個大字,相國在一旁墨硯,笑道;「這些王族個個都是人精,這種意氣之爭,相互內訌的蠢事我相信他們不會做,原本我還有些期待這些傢伙真能夠打起來,雖然現在的確是打起來了,不過這戲演的太假了,不好看。」

帝王微微一笑,說道;「看來他們所圖不小,上一次是試探,這一次怕是會更加得寸進尺,若真如此,還真有些不好辦啊,總不能真動用武力鎮/壓吧?於國不利,於時局更加不利啊!」

相國沒有說話,帝王雖然是在感嘆,不過他心中未必沒有良策。

「對了,聽說這次之所以會爆發兩大王族大戰,和一個少年有關對嗎?」帝王突然問道,狂龍軍團那邊已經把消息傳到了神都,不過知道這件事情的人少之又少。

相國笑道;「根據李重陽那小子所言,的確和一個少年有關,未曾想這引動天下的大事,竟然是一個少年在幕後坑人的手筆,不得不說這少年的膽子很大啊,而且還差一點就讓他成功了!」

「呵呵,初生牛犢不怕虎,英雄出少年啊!」帝王輕笑一聲。

「帝王,你可知這少年是誰?」相國突然問道。

帝王一愣,問道;「難道這少年有什麼不同?」

相國笑道;「其實我也是昨日才剛剛得知,這少年是他們當年留在這世上唯一的血脈!」

「他們,莫非……」帝王的眼中閃過一抹璀璨的光芒,趕忙問道;「老夥計,他們真還有後人存在於世?」

相國點了點頭,說道;「陳天罡昨日找過我了,若非他親自開口,我也不會相信當年的陳王族竟然真還有後人。」

「陳天罡……」帝王心中震動,說道;「當年雪原之戰陳王族幾乎死絕,鮮血染紅整個雪原,血氣三日不散,若非陳天罡剛好在國外執行任務,他只怕也早就隨同陳王族消失在這世上了,不過讓我沒想到的是這小子竟然還藏着一個如此天大的秘密,看來陳王族有後人存於世這小子早就知道了,眼下他之所以對你坦白,恐怕應該是有其他目的吧?」

相國一臉佩服,說道;「不愧是帝王,一語道破,陳天罡這小子找我的確有其他目的,而且天王殿之事,我覺得帝王不必在擔憂了。」

「為何?」帝王有些不解。

「因為這天王殿便是當年陳王族僥倖逃/脫的族人!」相國嘆息一聲。

帝王心中再震;「名動這個星球的天王殿竟然是陳王族的人!」

相國說道;「帝王,看來當年雪原之戰爆發之前,陳王族那位早就已經安排好了一切,不僅給陳王族留下了血脈,還留下了一支希望之火。」

「老夥計,對於此事你相信嗎?」帝王沉吟問道。

「相信。」相國說道;「這些年天王殿在國外幫了我們不少事情,甚至暗中幫助我天/朝國抵禦外敵,可謂功勛卓著,他們此舉本就與我天/朝國有交好之意,現在看來他們之所以這樣做,就是因為他們是陳王族,而眼下,他們準備回國了,根據陳天罡那小子所言,今日天王殿的第一批人應該會出現在天/朝國。」

「他們想幹什麼?回來複仇嗎?」帝王嘆息一聲,當年陳王族被八大王族聯手所滅,說到底還是天/朝國欠了他們。

「帝王,陳天罡的意思是希望上面不要干預此事!」相國沉聲說道。

聞言,帝王沉默了下來,良久才說道;「這小子是想借你的口來通知我罷了,找個時間,你讓他親自來紫禁閣見我!」

與此同時,天/朝國南方。

江東大地。

各大機場幾乎同時出現了二十四名身穿統一黑色中山裝的男子。

「終於回國了,十三,看來咱兩的運氣不錯,抽到了東陵,其他弟兄們應該都快羨慕死了吧!」一個看上去三十多歲的男子貪婪的呼吸了口空氣,玩味兒的笑道。

叫十三的男子二十八/九歲左右,他看上去沉默寡言,說道;「七哥,現如今二十四信徒分佈江東大地,一切都是為了少主,不存在羨慕。」

陳六鼎白了他一眼;「你娘的,跟你這個悶葫蘆在一起簡直無趣,走吧,我天王殿境外征戰十八年回國,新的殺戮戰場該開始了!」

。。 卲雁著急「爸,怎麼樣,對方怎麼說?」

她沒想到短短兩天,事態變得這麼嚴重,之前被公司整得破產的人,聯合起來揭穿他們。

讓邵氏集團聲名狼藉,就算她不停的發律師函,也無濟於事。

而且網上的輿論被控制了,他們的澄清被壓製得死死的。

造成了他們不辯解的假象,被罵得更厲害。

邵成傑捂著頭,之後立馬又接到了銀行催還貸款的電話,讓他恐懼。

他知道這才剛剛開始,後面的情況會越來越糟糕。

資金鏈斷裂。

「爸,饒家怎麼說?」

卲雁問。

她知道家裡之前和饒家合作過,目的就是對付司家。

當然他們也獲得不少好處,對方承諾有困難可以找他們幫忙。

「饒老爺子這個狗東西,出爾反爾,不肯幫忙!」

譚曼呼天搶地的哭。

「那可怎麼辦啊,我們家是不是要破產了,我的珠寶,衣服,包包啊!」

想到以後卲家也會淪落到司家的慘樣,她就感到害怕。

那真是從天上跌入泥里了。

「哭喪啊!」邵成傑吼,譚曼不敢哭了。

「兒子呢,現在怎麼還不回來。」

譚曼看著女兒。

卲雁心虛,龍庭打電話的事,她還沒有告訴父親。

「可能他,有點事情耽誤了,我打他電話。」

她聰明去了外面,打弟弟的電話,關機。

該不會出事了吧。

又打弟保弟鏢電話,還是打不通。

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

想了想她打李安安的電話。

「李安安,你把我弟弟怎麼了?」

李安安在褚逸辰的房間,準備洗澡睡了,因為這兩天太累了。

接到卲雁的電話好笑。

「奇怪了,你弟弟不見了找我做什麼?我可沒義務管一個垃圾。」

「你們是不是,對我弟弟做了什麼?這是犯法的。」

李安安嘲諷「你還知道犯法嗎?果然是事情出在自己的身上,才知道疼啊。」

「好吧,之前的事,是我們邵家錯了,反正你們也贏了,事情就到此結束好不好?」

卲雁想到了公司,既然已經打了這個電話,不如道個歉,也能讓公司走出危機。

李安安真是佩服她能屈能伸。

自己佔盡先機的時候,就咄咄逼人,現在自己劣勢了,就開始道歉,服軟了。

真是卲家養的好女兒。

李安安冷笑「不好,我說過了,如果你們傷害鶴城,就讓你們一無所有,我說到做到!」

她掛斷電話,和卲雁這種女人廢話,影響她的心情。

卲雁氣憤又無可奈何。

「你弟弟呢?」

邵成傑走出來問,自己兒子平時也交了不少朋友,這個時候應該能派上點用場。

「弟弟……聯繫不上。」卲雁如實說。

「怎麼回事?你不是說他只是去收拾一個小明星,為什麼會聯繫不上。」

「是龍庭做的,他也看中了那個小明星~」卲雁忙解釋。

邵成傑生氣,猛然給卲雁一巴掌。

「這件事你為什麼不早說,你要害死你弟弟嗎?」

卲雁捂著臉,一臉震驚。

她竟然被打了。

她那麼為家裡付出,想得到認可,結果還是一個外人。

「老公啊,你快快找人把他救回來,他可是我們的命根子啊。」

邵成傑馬上聯繫人,去救自己的兒子。

偷香 「來的夠快。」看着坐在沙發上的人,墨凌霄緩聲的開口說了起來,自然是明白墨勿言的想法,語氣里有些敷衍的意思,可此刻墨勿言的心注意力並不在他身上。

墨青青聽到門外兩個人交談的聲音,眼眸變得深沉了起來,手指不斷滑過衣櫃里的東西,有些隨意的取出了最喜歡的一件,不想讓門外的人久等,快速的更換了一下衣服,看着鏡子裏自己精緻的面容滿意的打開了門。

聽到了這樣細微的聲音,葉清苒也跟着打開了門,視線轉移到墨青青的身上,聲音變得有些陰陽怪氣的感覺,學着墨青青之前的眼神上下打量了她一下緩聲開口說了起來:「原來青青的眼光跟我一樣啊。」

一時間,墨青青有些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臉上閃過一絲的氣惱,但一下秒就將自己的視線轉向了一旁,臉上的表情也變成了笑容,有些蹦蹦跳跳的跑到了餐桌上,坐到可墨凌霄的身邊。

可下一秒墨凌霄就轉向了另一邊,看着身後的人緩聲開口說了起來:「快來。」葉清苒對墨凌霄的反應有些滿意,快步走了過去。

看着餐桌上擺滿的美食,墨青青的眼睛再一次變得溫馨了起來,想要拉着墨凌霄的手,卻被他躲到了一旁,但還是開口說了起來:「凌霄哥哥,謝謝你還記得我喜歡吃的。」聽完這話,墨勿言身體忍不住顫抖了起來,視線卻一直在三個人的身上打轉。

葉清苒有些受不了了,臉上閃過一抹腹黑的表情,手指緩緩的落在了墨凌霄的肩膀上,身體微微前傾,溫柔的開口說了起來:「凌霄,我手疼。」

僅僅幾秒鐘的時間,墨凌霄就領悟了葉清苒的想法,嘴角邊勾起了一抹笑容,緩緩的夾起桌上的食物,溫柔的送到了葉清苒的面前,開口解釋了起來:「那我喂你。」

葉清苒聞聲點了點頭,兩個人的手指也順勢拉在了一起,嬌媚的張嘴吃了下去,語氣也跟着變得嬌媚了起來:「謝謝你。」

「哈哈哈。」突然間傳來的高聲歡呼讓墨青青的視線轉移到了墨勿言的身上,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面前不成樣子的米飯有些咬牙切齒的開口詢問了起來:「你笑什麼?」

「我就是感覺有些好笑,」墨勿言緩緩的放下了手裏的碗筷,將視線轉向了墨青青的身上,毫不在意的在意她的氣惱,語氣有些看笑話的感覺:「青青,你已經長大了,你的凌霄哥哥也長大了。」下一秒視線就轉到了葉清苒的身上。

話語落下,墨青青腦海里最後一點的防線崩塌了,猛地將手裏的東西扔在了地上,用盡全身的力氣將眼前的墨勿言推了一個踉蹌,指著門口的方向大喊了起來:「你給我出去。」

墨勿言有些沒有想到自己會引火上學,看着眼前像是沒事人一樣的墨凌霄,微微的搖了搖頭一言不發的離開了這裏,視線轉移到恩愛的兩個人身上,墨青青跺了跺腳,轉身跑開了。

看着她離去的背影,葉清苒終於忍不住了,笑容有些花枝招展的感覺,推開了墨凌霄送來的食物,墨凌霄見狀微微捏了捏葉清苒瞪大鼻子,緩聲說了起來:「手還痛嗎?」

「手?什麼手?」葉清苒揣著明白裝糊塗的回答了起來,微微坐直了身子,自顧自的繼續吃了起來,看到這一幕,墨凌霄的心情也變得輕快了起來,兩個人的相處再一次變得溫馨了起來。

一直趴在門上的墨青青聽到期待的關門聲,手腳快速的打開了房門,懸在半空中的手臂停頓了一下,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響就推開了眼前的門,熟悉的味道傳到了鼻腔里,心裏也有了一些異樣的感覺。

沉浸在文件中到底墨凌霄聞聲抬起了頭,想要開口詢問為什麼再一次回來,可下一秒入眼看到的面容讓他有些詫異,臉上的表情也變得嚴肅了起來:「有事?」

聽到這話,墨青青臉上到底表情立刻變得委屈了起來,連門都沒來得及關上,就扭捏着腳步走到了墨凌霄的身邊,有些梨花帶雨的說了起來:「凌霄哥哥,我沒事就不能來找你了嗎?」

像是想到了什麼,剛剛坐在床上的葉清苒猛地站起了身子,沒有任何猶豫的就快步了走了出去,可下一秒看着半掩的房門,腳步變得緩慢了下來。

餘光注意到門口的葉清苒,墨青青更加靠近了一些,身體貼在墨凌霄的手臂上,有些虛假的擦了擦眼淚,暗含了一些質疑的語氣:「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然凌霄哥哥你不喜歡我了?」

剛想要開口回答的墨凌霄,可一旁的墨青青卻猛地轉進了墨凌霄的懷裏:「凌霄哥哥,我感覺你變了。」再一次故意到底啜泣了一下:「你沒有以前那樣寵我了,你以前都不會吼我的。」

屋內的一幕幕都刺激著葉清苒到底心,手上的力氣逐漸加大了一些,有些想要推開眼前的門拉開懷裏的墨青青,可下一秒卻猛地冷靜了下來,她需要明確都是知道墨凌霄的想法,默默的在心裏祈禱了起來,希望他不要讓自己失望。

墨凌霄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刺鼻到底香水跟柔軟的觸感讓他的眉頭皺在了一起,深吸了一口氣,手臂微微的用力拉開了眼前的人,剛想要開口說話,可墨青青卻再一次黏了上來,心裏最後一點的溫情完全消失不見了,猛地一個用力推開了眼前的人。

手骨撞在了桌子上,墨青青有些恍然的感覺,抱着自己的手臂,滿眼詫異的看着眼前的人,有些委屈的大喊了起來:「凌霄哥哥,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墨凌霄微微的搖了搖頭,看向墨青青的視線也變得複雜了起啦,之前的一幕慕在腦海里閃過,他心裏的念頭也緩緩的浮出了睡眠,手指敲擊在桌子上,轉動着椅子,以一個完美的曲線遠離了眼前的人。

。 把小姐送到樓上,正好看見阮父的車從大門開進來,管家趕緊出去迎接。

一邊接過老爺扔過來的衣服,一邊說著今天在宴會門口見到的事情。

「那不是很好?要是盛家和阮家聯姻,我們肯定更上一層樓!」阮父不在意地說道。

老管家不死心的提醒:「可是老爺,盛家手裡的產業正好缺布料生意……」要是操作不慎,被盛家吞併,那阮家就什麼都沒有了。

「誒呀,老張啊,你在擔心什麼?一個小孩兒說的話你也信?」阮定接過下人遞過來的溫水,喝了一大口。

「而且就算是真的,人家盛家真相中了布料生意,用得著犧牲一個大少爺聯姻?」

怎麼算都是對自己有利。

況且阮父也沒當真,只以為是盛家的公子看他女兒好看,隨便說的。

想到這裡,阮定又是一陣驕傲。

他怎麼這麼厲害,做的生意風生水起,現在生的女兒也那麼招人喜歡。

他一定是新時代高質量男性的楷模!

管家勸不動他,只能伺候著他趕緊歇息。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