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大師過獎了。”得到陳杰的一句誇獎,湯浩康臉上浮現出一絲微笑。

2021 年 1 月 8 日

“日僧大師,我在這裏向您道歉!”李澤輝這時候走了過來,深深的對陳杰鞠了一躬,以此來表達他對陳杰的歉意:“我不該懷疑大師的功夫,另外對於大師的品格我深深的敬佩,爲此我也願意捐出一百萬!”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人家要捐款陳杰又能說什麼?這錢又不是捐給他的,要不然的話他倒可以高聲歡呼。

“大師當真是令人敬佩啊,五百萬居然說捐就捐,要是我的話可捨不得……”

“是呀!大師視錢財如糞土,當真值得所有人尊敬……”

“我決定了!等大師橫掃華夏大地,把外國武館統統趕出華夏後,我一定要拜在大師的門下……”

見陳杰五百萬說捐就捐,臺下頓時一片讚揚之聲,其中還有些不死心的人,想等陳杰橫掃外國武館後,再拜在陳杰的門下。

這不僅是因爲陳杰展現出來的武力,更是因爲對陳杰人品的敬佩。

在他們看來以陳杰的武力,掃平外國武館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或許用不了多久,陳杰就能把華夏大地上的外國武館,統統都橫掃出華夏大地。

事實也確實如同他們想的那樣,如果陳杰要橫掃外國武館,那自然是輕而易舉的事,只需要在國內打個轉,陳杰就不相信還有人敢開門營業?

不過陳杰現在畢竟不能無視熱武器,兔子急了還咬人,更何況是人?要是把人家給逼急了,難保人家會不擇手段的報復他。

這也是陳杰爲什麼只在寧市小打小鬧,而沒有前往其他城市踢館的原因,就是怕把那些勢力逼急了!

陳杰現在可還沒有天下無敵,況且就算天下無敵了,他也不能肆無忌憚,熱武器就是懸在頭上的一把刀。

不過等到陳杰在突破幾次,基本上就能夠防禦子彈了,屆時把空手道、跆拳道、泰拳等等武館橫掃出華夏,對他來說不費吹灰之力。


不過就算可以無視子彈,陳杰也不能肆無忌憚,上面還有迫擊炮、**、核彈,除非陳杰突破靈器之體,不然地球還有很多能威脅到他生命的武器。這還不包括古蘭修!上次陳杰雖然在校門口和趙炫的保鏢暴熊打起來,表面上好像沒什麼,其實陳杰從心底已經很忌憚古蘭修了,尤其是這段非常時期! 樊洛洛在原地設置了一層層的陣法將眾人保護在陣法之中。

「等風沙過去之後,我們再走吧!」樊洛洛布置完陣法之後說道。

眾人圍坐在陣法之中,外面的風沙很大,但是裡面卻什麼都感受不到。

「也不知道沙漠的風沙會吹多久。」成浩說道。


誰都沒來過沙漠,誰都不知道沙漠的風沙到底會刮多久,好在他們有充足的糧食和水,除了有些無聊之外,其他的都挺好的。

…………………………

…………………………

風沙吹了一天之後依舊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樊洛洛等人等的有些不耐煩。

「前面怎麼了?」趙玉兒忽然說道。

眾人仔細看過去。

「神獸好像被什麼吞噬了!」樊洛洛眯起眼睛說道。

「我們不會遇到神獸們勢力相爭的衝突了吧?」白雪皓說道。

「不知道。」由於離得比較遠,所以眾人並沒有太看清,所以他們也就沒再管。

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眾人漸漸感覺到大地的震動,越來越多的神獸被吞噬掉,而吞噬掉那些神獸的東西距離樊洛洛等人也越來越近。

隨著那東西的靠近,樊洛洛等人終於看清了那傢伙的真面目。

「是流沙!」楚漣卿認出了那東西,此話一出,眾人也都變了臉色。

流沙在沙漠之中是極其恐怖的存在,哪怕他們修為驚人,但神界的流沙和凡間的流沙不同,神界的流沙就像是龍捲風一樣,它有一種恐怖的吸力,哪怕修為高,也會受其影響的。

所以眾人連忙撤了陣法,打算離開,但是流沙的速度實在太快,他們根本就跑不過流沙。


「回玉佩空間……」樊洛洛一揮手,將眾人全部收到玉佩空間之中,然而等樊洛洛再想進玉佩空間的時候,流沙已經將樊洛洛淹沒,旋轉中,樊洛洛失去了意識。

不知道過了多久,樊洛洛才終於醒過來。

周身酸痛,口乾舌燥,樊洛洛連睜開眼睛都有些費力。

適應了好一會兒,樊洛洛才睜開眼睛,仔細一看,她進入了一個地下宮殿。

「醒了?」一個男子的聲音從耳邊傳過來,樊洛洛警惕的看著對方。

「你是誰?這是哪?」樊洛洛問道。

「我是誰不重要,這是哪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得跟我走一趟。」那男人說道。

樊洛洛上下打量了一下那個男人,他應該是一個妖族,土黃色的發和土黃色的牟。只是……妖族為何找上自己?

「是你救了我?」樊洛洛問道。

「不是。」那男人惜字如金。

「這是你的家嗎?」樊洛洛繼續問道。

「算是吧!」男人說道。

「你要帶我去哪?」那男人十分不耐煩,見樊洛洛沒有起來的意思,便直接拎著樊洛洛離開了,沒錯,就是拎著。

其實不是樊洛洛不想動,實在是渾身疼痛樊洛洛懶得動。

而且這個男人應該也沒有想要傷害自己的意思,至少現在沒有,不然自己昏迷的時候就已經被殺了。

「帶你去見一個人。」那人說道。

樊洛洛不在問問題了,這個男人惜字如金,問什麼也是沒有結果的,索性就不問了,靜觀其變。

男人移動速度很快,在這座地下宮殿中移動的速度比樊洛洛的房車還要快,可能是因為是妖的關係,他並沒有用傳送陣。

樊洛洛並不知道他要去哪,所以樊洛洛也做不了傳送陣,兩個人只能這樣移動。

「我說……大哥?你能不能把我放下來讓我自己走?你這樣我很難受的。」跑了大約半個小時左右,樊洛洛終於忍不住說道。

樊洛洛本以為這個人會把她放下來或者乾脆不理自己,沒想到他就讓直接將樊洛洛仍到他的後背上背著樊洛洛走。

這讓樊洛洛十分的無語,這都什麼事?

「你跑的太慢了。」隨後那男人淡淡的說道。

得,被嫌棄了!

不過想想也是,這傢伙的腳程確實快的很,樊洛洛也懶得自己跑。

樊洛洛想玉佩空間傳音,告訴眾人自己沒事,順便和眾人訴說了一下她遇到的這個男人。

為了不打草驚蛇,所以樊洛洛沒有放他們出來。

就這樣跑了五天之後,樊洛洛也不知道跑到了哪裡,不過這男人卻終於停了下來。

「到了?」樊洛洛問道。

「沒有,要上去了。」男人活動了一下身體,隨後將樊洛洛抱在懷裡,整個人向上竄去。

「那可是土層……」沒等樊洛洛說完話,男人已經帶著樊洛洛鑽土了。

一開始還是土層,到了後來就是沙層了,鑽了一天,終於來到了地面之上。

「我想問一個問題……」樊洛洛腳踏實地之後,看著男人實在忍不住好奇。

「你問。」男人根本沒有停歇,抱著樊洛洛繼續跑,這裡已經是人類的城了,看來這傢伙是想找一個傳送陣。

「那個流沙是你弄的嗎?」樊洛洛問道。

「是!」男人點點頭。

「變態!」樊洛洛不由得讚歎道。

這確實了不起,以一己之力改變自然現象,哪怕他是神獸,本身就有著屬於他的特性也的確不凡了。

「凡神?」樊洛洛又問。

「嗯。」男人帶著樊洛洛已經來到了傳送陣這裡,並且啟動了傳送陣。

眼前光亮一閃而過,再次睜開雙眼,他們已經來到了另一座城了,隨後男人二話不說,抱著樊洛洛繼續跑,來到下一個傳送陣再接著傳送。

如此反覆多次,終於在半個月之後,來到了一個小城。

離開小城之後,男人又開始奔跑。

樊洛洛已經知道,他們要去的地方沒有人類修士的存在,應該是神獸和妖族的老巢。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男人越走,神獸就越少,越走越荒涼,到了後來,樊洛洛已經好久沒有看到一隻神獸出沒了。

難道是……

樊洛洛想到了一個地方,那就是他們剛來西南角的時候傳送的地方,那裡沒有人類也沒有神獸和妖族,是樊洛洛等人一直好奇的地方。

這妖到底想要做什麼? 「我們這是要去哪?」樊洛洛問道。

「去見一個人。」男人說道。

「我知道去見一個人,你已經說過了,我問的是去哪裡?」樊洛洛皺起眉頭。

「到了就知道了。」男人卻不明說。

隨後,無論樊洛洛再說什麼,男人都不回答,樊洛洛閑著無趣,便從玉佩空間中拿出雪糕吃了起來。


由於男人是背著樊洛洛的,所以雪糕就在男人臉旁邊,能夠聞到雪糕香甜清涼的味道。

「這是什麼?」男人好奇的問道。

樊洛洛不說話。

「這是什麼?」男人又問。

樊洛洛還是不說話。

吃完了雪糕,樊洛洛又開始吃別的東西,什麼薯片、堅果、乾果應有盡有,都是男人沒見過的東西。

「這都是什麼?」本來男人不想問了,但是隨著這新奇的東西一個接著一個,男人終究還是沒忍住。

「你不理我,我憑什麼理你?」樊洛洛淡淡的說道。

隨後男人便不說話了,無論樊洛洛再拿出什麼新奇的東西,男人都當做沒看見。

樊洛洛覺得無聊,便不在拿出東西吃,趴在男人背上開始睡覺。

這男人跑得很平穩,樊洛洛根本感覺不到顛簸,除了一直都是一個姿勢不能換這一點不好之外,其它的都挺好的。

男人為沒想到樊洛洛這麼心大居然這樣都能睡著,對樊洛洛也是十分無語。

再說玉佩空間之中,彤彤等人都是第一次來玉佩空間中,所以十分好奇,尤其是看到兩個海靈之後,更是覺得好玩。

湖靈已經進化為海靈了,兩個傢伙被樊洛洛隔開之後為不吵架了,只是玉佩空間中畢竟沒有什麼人類存在,所以十分無聊。

好在之前樊洛洛收進來一批人類,這讓兩個傢伙著實興奮了一把,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也漸漸沒有了新鮮感,這幾天眾人進入玉佩空間,有讓這兩個傢伙開心了一陣。

不過這兩個傢伙著實是冤家,一見面就吵架,一吵架就引發海嘯,好在進來的人類已經習慣了他們這樣的情況,將家建的距離海特別遠,所以海嘯也波及不到。

這些人類在玉佩空間中已經習慣了,樊洛洛之前還送給他們一些種子,如今都已經發芽了。

玉佩空間中有很多自然生長的蔬菜水果,由於一直沒有人來採摘,所以數量特別龐大,足夠人們吃喝了。

房子也都蓋好了,樊洛洛之前也吩咐過玉佩空間中間有一個別墅,裡面有很多的書,他們要是想看什麼想學什麼隨便,玉佩空間中還有很多草藥和礦產,他們都可以隨便發揮。

所以,來到這裡的人們經常會來別墅拿書學習,可能是因為他們日子過得太苦,如今終於有了希望有了新生所以特別的勤勞。

我的緋聞前妻 ,都是這些人在幫忙打理。

楚漣卿等人進來之後他們還以為是和他們一樣的人,後來才知道是樊洛洛的朋友,對他們也是格外費恭敬。

…………………………………

…………………………………

又過了半個月,樊洛洛兩人終於到達了目的地。

這是一個富麗堂皇的宮殿,建築面積極其龐大,宮殿是由沙子做的沙堡,看起來十分宏偉。

「隨我來。」男人將樊洛洛放下來,兩人緩緩向宮殿中有了進去。

宮殿裡面空無一人,樊洛洛兩人走了很久,來到了一個巨大的門前面停下。

「主上,人我已經帶到了。」男人沖著門行了個禮,恭敬的說道。

裡面一直沒有回答,那男人就一直這樣保持著行禮的姿勢不變。

「進來吧!」許久之後,裡面傳開一個威嚴而又蒼老的聲音。

「是。」那男人將門推開,隨後轉身離開。

「等等……」樊洛洛叫住那男人。

「你直接進去就可以了。」那男人說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樊洛洛嘆了口氣,也是沒有辦法,她也很好奇到底是什麼人能夠讓一個凡神心甘情願的認其為主。

樊洛洛邁開腳步有了進去,裡面十分空曠,只有最上面有一個巨大的寶座,一個男人坐在寶座上,周身有著無數無形的鎖鏈將他牢牢的捆綁在寶座之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