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大刀斬在符文上,符文也只是稍微有些裂痕而已,而擎天柱卻是被符文上流轉的毀滅力量一盪,碩大的軀體被反震出老遠。

2021 年 1 月 7 日

嗖!

符文如那跗骨之蛆,不管擎天柱如何翻滾,都緊緊跟隨,甩之不掉。

轟!

轟!

轟!

一個符文未至,宗野人又連續打出三個符文,向著擎天柱無情的轟殺而去。

嗚嗚嗚!

狼牙大棒,也帶著滾滾殺氣,向著擎天柱打了過去。

「哼,雕蟲小技。」

擎天柱嘴裡哼出一聲不屑的聲音來,左右雙手都在咔咔變形,化作兩桿拉風無比的槍。

這兩桿槍的科幻色彩都很濃,槍身流暢,讓人喜愛不已,可惜,除了蕭讓外,這一點無人可以理解。

轟!


轟!

轟!

雙槍吞吐出猛烈的火力,每一槍都有一道死亡光柱貫穿虛空。

道道死亡光柱交錯縱橫,好像在空中編織出一張美輪美奐的大。

在這超強火力的轟擊之下,所有符文統統被撕碎,襲擊來的狼牙大棒,也一槍轟得不知道彈到哪去了。

「宗野人,在小爺腳下顫慄吧!」

擎天柱哈哈大笑著,碩大的身軀,比猴子都要靈活,在空中飛來飛去,雙槍迸發出超強的火力,瞄準了宗野人,轟個不停。

可惜宗野人,那麼生猛的一個人,在這火力之下,半柱香的時間都沒支持到,就被轟到了地下。

狼牙大棒,也脫手飛出,轟入了地下。

「宗野人,玄機大哥說了,你是他的,我不殺你,但是你如此卑鄙,我卻也不會這麼輕易放過你。」

擎天柱居高臨下的站在虛空,拉風至極的科幻大槍指著宗野人的身體,一槍轟在他右胸。

噗!

宗野人一口老血就飈了出來,一個拳頭大小的血洞出現在他右胸,前後透亮。<

。 「蕭、蕭讓竟然勝利了?」

「蕭讓打敗了宗野人!」

「這怎麼可能?宗野人怎麼肯能會敗?」

「······」

蕭讓生猛無比的將宗野人打敗,並且是打成重傷,在現場掀起了一陣軒然大波。


之前關山玄機和宗野人打到兩敗俱傷,便已經讓所有人吃驚,可蕭讓更加生猛,竟然是生生干敗了宗野人!

「蕭讓、關山玄機,雪山是從哪裡找來的這麼兩個變態?」

無數人都在想著這個問題。

風清揚、朗星、雨仙等人,則是面色很複雜的看著蕭讓。

之前,他們全都認為蕭讓是關山玄機的跟班之類的,均是沒將蕭讓放在眼裡。

但是,蕭讓比讓他們口服心服的關山玄機還要強!

蕭讓在上清域的第一戰,便這麼乾淨利落的落下了帷幕。

只是這一戰所帶來的效果,是極為轟動的。

蕭讓這個名字,插了翅膀一樣,在最短的時間內,傳遍整個上清域。

宗野人,浪滔天麾下第一猛將,除了五公子外,鮮有敵手,竟然被這個蕭讓在不到一炷香的時間內擊敗。

而且要不是蕭讓手下留情,宗野人便會橫死當場。

這件事情太震撼了,以至於很多人就算是聽到了這種傳聞,也紛紛表示不相信。

那可是宗野人啊,怎麼可能敗?

敗就敗了,可蕭讓是誰?

他又不是五公子,又不是葉飄仙的第一猛將胥凡塵,他只是一個聞所未聞的毛頭小子!

如此人物,打敗宗野人,這可能嗎?

「喂,聽說了嗎,青雪城最近來了兩個猛人,一個叫蕭讓,另外一個叫做關山玄機。」

「我又不是聾子,肯定聽說了,到處都在說這兩個名字!」

「只是,你信嗎?」

「不信,關山玄機倒還好說,他好歹也是雪山公子的第一猛將,說他打敗雨仙、朗星,打傷宗野人,這有可能,但是那蕭讓,他是誰?之前從未聽說過啊!」

「我也不信,五公子外,也就胥凡塵可能打敗宗野人。」

「······」

這樣的言論到處都是,除了那天在上古棋盤親眼目睹之人外,幾乎沒人相信蕭讓打敗宗野人。

「哼,你們知道什麼?那蕭讓才是超級猛人,什麼關山玄機、什麼宗野人,都比不上蕭讓。」

「放眼上清,除了五公子外,無人可敵蕭讓,就是胥凡塵也不行!」

「沒錯,胥凡塵雖然是葉飄仙的第一猛將,但是他也絕對不能在一炷香的時間內打敗宗野人,而蕭讓做到了,所以,胥凡塵九成也不會是蕭讓敵手!」

「五公子不出,蕭讓足以縱橫上清,所向披靡!」

「······」

在很多懷疑的言論中,卻是有一小撮人,賭咒發誓,到處訴說著蕭讓的英雄事迹,將蕭讓吹捧到了天上。

毫無疑問,這些言論一出,便會遭到人的強烈反對。

「胥凡塵追隨葉飄仙,縱橫上清近十年,除了五公子外,從未有過敗績,那蕭讓是誰,又豈能和胥凡塵比?」

「簡直可笑,蕭讓是什麼東西,竟然也有人敢將他和胥凡塵比?他打敗宗野人的消息,都還不知是真是假呢!」

「······」

反對者言辭很激烈。

「告訴你,蕭讓打敗宗野人那天,我就在上古棋盤觀戰,從兩人交手到宗野人落敗,我都是雙眼目睹,倒是你,在這信誓旦旦的否定,你有什麼憑據?」


「蕭讓本體不出,只出一具分身,一炷香打敗宗野人,當時的宗野人已經完全淪為魚肉,蕭讓若想殺他,動動手便可以!」

「不過,蕭讓沒殺,只是在宗野人胸口開了一個口子,他要將宗野人留給他的好兄弟,關山玄機!」

「······」

支持者言辭更加激烈,而且說的是有板有眼,將戰鬥細節說的很清楚,比那些反對者單純的反對可信度要高。

街道之上,有兩道倩影,一個是丫鬟,水靈靈的,另外一個,看起來應該是小姐,不過她臉上蒙著面紗,看不清容貌。

這兩人對蕭讓似乎很感興趣,每當聽到有人在爭論蕭讓的時候,她們便會停下腳步,在一旁靜靜的聽著。

她們起碼聽了十幾場爭論,每一次都很安靜,並不插話。

就這麼晃晃悠悠的逛了一個下午,丫鬟和小姐終於聽夠了,打道回府。

「小姐,你說,那個蕭讓真的那麼厲害嗎?」

路上,丫鬟眨巴著大眼睛問小姐。

「自然是真的。」

小姐說道,很肯定的語氣。

「小姐啊,可是我覺得這不大可能啊,宗野人那麼厲害,胥凡塵和五公子不出,誰能打敗他呀。」

丫鬟不信。


「小梨,天下何其大,能人異士輩出,又有誰是不能被打敗的?別說宗野人了,就算是胥凡塵、就算是五公子,也早晚會被人打敗!」

小姐笑道。

「小姐,你說的很有道理,但是我還是覺得宗野人更厲害些,他那根大棒子太可怕了。」

丫鬟想了想,又道。

「小梨,我問你,宗野人是什麼人?」

小姐對小梨很有耐心,小梨老是不開竅,她也不煩。

「是超級天才、超級猛人!」

小梨烏黑的眼珠轉了轉,想到了兩個比較合適的辭彙。

「那超級天才、超級猛人,脾氣如何呢?」

女神總裁的近身神醫 一個字,傲!」

「這就對了,小梨,以宗野人的驕傲,如果蕭讓沒有打敗他,你覺得他會放任這些流言在傳播,而不聞不問嗎?他應該提著他的大棒子,將蕭讓當街打死,這才符合他的行事風格。」

小姐笑道。

「也是哦。」

小梨開竅了。

幽冥仙君 小梨,你覺得,我選擇蕭讓,怎麼樣?」

小姐突然問出了一個問題。

「小姐啊,不管你選誰,他都要和上清五公子交手的,蕭讓雖然強,但是他能和五公子比嗎?」

小梨看向小姐。

「不知道,第一猛將雖然厲害,但是和五公子仍舊差了一個檔次,雖然蕭讓打敗宗野人看起來挺輕鬆,但他的對手可是五公子啊。」

小姐長長嘆了一口氣。

「只是,浪滔天在閉關,那種嗜武如命之人,是不會為了我選擇破關的,放眼上清,我還能選誰?」<

。 「剛才軍醫也說了,這毒藥雖然毒,但是是有時間的,而且我功力也不受影響,既然如此,我拿著籠子親自取血還快些。」

陳鋒一副豁出去的樣子。

雲子俊卻是眉頭不展,似乎有些不信任。

陳鋒繼續道:「王爺放心,我不打開這籠子,想要弄出點血還不容易,正好弄出血跡,我直接用了。。。。這樣也保險一些。」

沐北冥知道他們是不信任自己的,只好說不打開籠子。

聽他說不開籠子,再加上雲子俊對陳鋒的實力還是有所了解的,外面那麼多兵,自己又親自坐鎮,量他也不敢怎樣。

現在在雲子俊心裡, 天涯令

「好吧,你就試一試。軍醫,把刀子和籠子給他。」

軍醫似乎還有些疑慮,一手遞過去刀子,一手拿著籠子,不停的交代著:「你要小心點,別划太大的口子,重要的是千萬別劃了動脈。。。」

「最好劃一下爪子那裡吧,那裡出血少。」

若不是王爺的命令,這軍醫真不想把這銀狐交給陳鋒。

可是他也知道,王爺不想太多人知道銀狐的事情。

若不然怎麼會找陳鋒呢?

沐北冥接過東西,直勾勾的看向了銀寶,心中卻是立馬做出了判斷。

現在銀寶在他手中,他還有刀子,想要對付這倆人是很容易。

但是,現在卻不是動手的時候,畢竟皇帝現在不知道被關在哪裡,若是打草驚蛇,怕是會更不容易找尋。

指不定惹怒了這些叛賊,他們立馬就會拿皇帝當人質進行最後的決戰。

有皇帝在手,他們太被動了。

更何況那皇帝是七七的爺爺,絕對不能有任何損傷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