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夢晴笑道。

2021 年 1 月 17 日

【戰書就算了,漢堡我接受。那個叫淑女的是什麼貨色?太垃圾的我拒絕交手!】

雪月剝開漢堡的包裝紙,咬了一口,是牛肉漢堡,還有濃濃的特製醬料,非常好吃。

【呵呵,不會讓你失望的!淑女的外號叫「鬼嘆息」,鬼聽了都搖頭嘆息!】

夢晴笑道,這個外號是她臨時想出來的。

【好厲害的樣子…不,我的外號叫「神嘆息」,神聽了都搖頭嘆息!】

雪月說道,她聽見淑女的外號那麼強,心想輸人不輸陣,也臨時取了一個霸氣的外號。

【請問…】

若曦走過來說道。

若曦對他們三人很有興趣,她誤以為三人只是老闆與客人的關係,心想非上流人士果然容易聊起來,又見大家都是年輕人,所以便走過去向三人學習。夢晴一眼就認出了她是若曦,雖然戴著墨鏡,但是從外貌,氣質和聲音來看,她就是三月夢的若曦。

【呵呵,若曦,你怎麼那麼有空?三月夢不需要工作嗎?】

夢晴笑道,若曦吃了一驚,沒想到居然會有人認出她來,心想非上流人士都有這種本領嗎?若曦哪裡想到,夢晴是她們三月夢的對手lovestars的負責人,早就了解若曦的一舉一動了。

【你好,我是三月夢的若曦…今天休息,我跟另外兩個夥伴一起來觀光…】

若曦說道,她記得公司交代三人必須時時在一起,讓外人覺得三月夢親密無間,以產生好感度,於是,若曦便沒有說出自己獨自離開團員逛街。

【呵呵,被人流衝散了是嗎?威,你去幫她找團員。】

夢晴說道。

【等等,為什麼是我?!找路找人你比較擅長吧!】

威說道。

【呵呵,你想留在這裡對著騙你錢的雪月,還是帶可人的若曦去找團員呢?】

【…我帶若曦去找團員。夢晴姐,你別亂走動。】

【呵呵,知道了,快去吧!】

威在前面領路,若曦跟在後頭。若曦畢竟沒來過這樣的地方,跟了一會兒之後便差點被人流衝散了,幸好威時時有轉過頭來,發現若曦被推離了自己,立刻轉身捉著若曦的手。

【謝謝…】

若曦向威道謝。

【不客氣。若曦,你能讓我牽著你的手嗎?】

威忽然問道。

【為什麼?】

【這裡人太多,被衝散了就糟了,你沒來過這裡吧?】

【咦?你怎麼知道?】

【來過這裡的人一定會抓緊自己的夥伴,避免走散。】

【原來如此…】

若曦說道,她才知道在人群裏手拉手的含義。

威與若曦手拉手一起尋找團員。威知道若曦沒有來過賣場,於是便向若曦介紹賣場的攤位,比如剛路過洪伯的食材攤位,洪伯攤位旁的麥芽糖攤位,對面的炒麵攤位,威最近天天來到這兒,已經對賣場很熟悉了。若曦一邊聽著他講解,一邊點點頭,其實那些攤位用眼睛看就看得出來了,但若曦身上流著自認為上流人士的血統,不會輕易打岔對方的話,並會留點面子給對方。

若曦還沒有吃早餐,走了不久,肚子就咕嚕咕嚕作響了,雖然賣場喧鬧,但是威還是聽見了若曦肚子發出的聲音。威回頭看著若曦,詢問她是不是餓了?若曦尷尬的低下頭,她暗想身為天才兼上流人士的自己怎麼會如此失態呢?威知道她不好意思回答,於是便拉她到一個攤位,坐到攤位旁的椅子上,那個攤位是一個大嬸在賣漢堡,就是夢晴遞給雪月的漢堡。

【來這裡幹嘛…】

若曦低聲問道。

【吃東西啊…你那麼小聲說話幹嘛?】

威問道,他差點兒聽不見若曦說話聲了。

【我怕打擾人家…你餓了嗎?】

若曦問道。

【嗯,我餓了。】

威笑道,他知道若曦是不會表明自己餓了,從之前三月夢的記者會上就能看得出來若曦自尊心之強,不這麼說她就算餓死也不會要坐下來吃點東西。

【其實我家裡很嚴,不能在外亂吃東西。】

若曦說道,她眉頭微皺,表情有些為難。

【沒關係的,你不想吃我吃就好。】

威笑道。

威買了兩個漢堡,兩瓶汽水,然後遞給若曦一個漢堡和一瓶汽水,若曦拒絕接受,她家裡不准她隨便接受來歷不明的人的禮物,威見若曦不接受,只好自己先吃起來。若曦的肚子很餓,又見到威吃得津津有味,忍不住拆開來吃,吃了一口,覺得這個漢堡美味極了,比自己在噹噹勞吃的漢堡還要好吃。

【好吃嗎?】

威問道。

【好…好吃…等等我還你錢…】

若曦說道。

【不用了,這漢堡我買了吃不下,好在你吃掉了,要不然就浪費了。】

威笑道,他覺得若曦不像記者會上那麼討人厭,還帶些生澀的可愛。

【不行,我家很嚴,不能隨便接受其他人的東西,接受了就要報恩…】

若曦認真的說道,她一小口一小口吃,居然只吃了四分之一的漢堡。

【哈哈,你家還挺有趣的…如果你想報恩的話,等我有麻煩的時候,例如肚子咕咕叫,不好意思明說的時候,你就拉我到附近的地方去吃就好。】

威笑道。若曦臉紅了一片,她知道威在說她。

【你叫什麼名字?手機號碼幾號?】

若曦問道。

【我叫威,手機號碼xxxxx。】

威說道。

【嗯,我記下…】

若曦拿出帶蟲蘋果牌的手機,緩緩的輸入威的號碼,然後撥通,直到聽見了威的手機響起才掛斷並收回褲袋裡。

【你平時很喜歡打電話聊天嗎?】

威問道。


【不喜歡…我的號碼你保存起來,如果餓的時候就打給我,我帶你去吃東西。】

若曦認真的說道。

【哈哈,好啊,謝咯!】

威笑道。

這時,威和若曦感覺到兩股視線注視著他們,兩人連忙轉頭左右望,只見兩個戴墨鏡女孩正笑呵呵的看著兩人。那兩個墨鏡女孩走到威和若曦的座位坐了下來,並看著若曦。


【請問…你們是誰?】

威問道。

【呵呵…我們和若曦是一個組合…這樣說你明白了嗎?】

其中一個衝天椰樹頭的墨鏡女孩說道。

【…三月夢?】

威說道。

【是啊,你什麼時候和若曦開始的?】

衝天椰樹頭墨鏡女孩問道。

【開始什麼?她跟你們失散了,所以我就帶她去找你們,接著我肚子餓了,就過來吃漢堡了。】

威說道。

【原來是這樣,真讓人失望呢,謝謝你幫我們找到了若曦。】

衝天椰樹頭墨鏡女孩說道。

【不必客氣。】

威禮貌的回道。

這時,衝天椰樹頭墨鏡女孩肚子也咕嚕咕嚕作響了,於是她和另一個烏溜長發墨鏡女孩一起買漢堡坐下來吃,順便了解一下一直不與她們同桌吃飯的若曦為什麼會跟這個男人一起吃東西。 吃完了漢堡,威忍受不了衝天椰樹頭墨鏡女孩的審問,於是便說為若曦找到了團員,要回到夢晴那兒了。兩個墨鏡女孩相視而笑,並說她們也要跟著過去,要看看那個叫夢晴的女人是什麼樣的人。

【玉雪,時候不早了,我們應該回去了。】

若曦對那個衝天椰樹頭墨鏡女孩說道,衝天椰樹頭墨鏡女孩就是玉雪,而烏溜長發墨鏡女孩則是千琴。

【若曦,才九點,還早得很呢!】

玉雪看了手錶上的時間,說道。

【那你們去,我要回了。】

若曦說道。

【不行,公司吩咐我們要在一起,不能夠獨自行動。】

玉雪說道。

【平時在一起沒什麼,但是今天休假,我想自己一個人行動。】

若曦說道。

【若曦,你一直不肯聽公司的話,是不是對公司不滿意?】

原本沉默的千琴忽然說道,她與若曦和玉雪不同,她是王城培訓出來的。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若曦冷冰冰的說道,全然不把千琴放在眼裡,千琴在她眼裡只是一個王城匆匆培訓出來的三流小歌手,對她來說千琴是一個極大的絆腳石。

【若曦,既然都已經與公司簽約了,你就必須聽從公司的話!】

千琴對若曦的這種態度很氣,並對若曦鄙視幸苦培訓自己的王城娛樂感到憤怒。

【公司?對我來說根本沒差。三月夢的歌都是我編詞編曲,你們呢?沒有我你們能幹得了什麼?】


若曦說道。

【若曦,沒有我們就沒有三月夢了,只有一月夢!】

玉雪說道。

【我原本就不打算組什麼爛樂團,好像猴戲一樣,原本我對三月夢招攬樂欣很期待,但是沒想到最後居然是你們兩個!你個是與我同期,次次排名最後的人,一個是爛公司王城匆匆忙忙培訓出來的半成品!】

若曦不客氣的說道。

【你…你這麼說太過分了!】

玉雪大聲喊道。周圍的人聽見她的喊聲,圍過來看個究竟。威聽見人群里有人認出她們是三月夢,心想很不妙,如果讓記者知道三月夢在大庭廣眾之下內訌,成立沒多久的三月夢就完了。於是,威就隨口叫了幾個名字,把若曦叫成「細弱」,把千琴叫成「秦倩」,把玉雪叫成「小玉」,然後把三人都一起拉走了。

【呵呵,你帶了一個人離開,卻帶了三個人回來,我越來越佩服你的。】

夢晴笑道。威把三月夢的三人拉離了漢堡攤之後,不知要往哪去,只好回到雪月的電子產品攤了。

【夢晴姐,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她們在吵架,怎麼辦?】

威悄悄問道。

【呵呵,那不是很好嗎?三月夢可是對抗lovestars的團體,如果散了,lovestars不就平安了?】

夢晴說道。

【話是沒錯…但是她們現在吵得不可開交,我覺得還是讓她們和好比較好。】

威說道。

【呵呵,好吧,交給我好了!】

夢晴說道。

夢晴向千琴與玉雪打招呼,但千琴和玉雪沒心情,她們覺得三月夢的內訌讓外人看見了很丟臉,於是只是隨便「嗯」了一聲。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