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多年在刀口上求生的本能,讓他無數次遠離危險,這是他能活到今天的原因。

2020 年 10 月 29 日

戰御宸的眸光帶著一種兇狠,「我先下去,你在這裡等待支援。」

小司昊一定就在下面,就算下面是刀山火海,他也必須要走這一遭。

涼薄想說什麼,最後卻只說了兩個字:「小心。」

戰御宸點頭,順著簡陋的樓梯走了下去。

下面是個大車間,還有許多的空房間,有些廢棄的機器還沒有搬走。

這時候忽然燈光大亮,戰御宸看到小司昊被綁在中間的一把椅子上面。

小司昊的嘴巴被封了黑膠帶,小傢伙的笑臉憋得通紅,不知道哭了多久。

戰御宸心口一痛,就要飛奔過去,忽然耳邊響起了廣播的聲音。

「大叔,我等你好久了呢。」

是小阮的聲音!

戰御宸腳步一滯,他警惕地用視線在原地搜索著。

「大叔,你是在找我嗎?你不用找了,我看得到你,你卻是看不到我的。」小阮的聲音顯得有幾分得意。

戰御宸眯起了眼睛,視線落在天花板上的監控上面。

這是黑作坊以前留下來的設備,被小阮利用了,看來她一定是躲在某處監視著自己。

「大叔,你千萬別衝動哦,否則你被炸得四分五裂,我可能就不喜歡你了呢!」

戰御宸重新朝著小司昊看過去,眼神越發陰沉,他看到小司昊的身上竟然綁著一個炸彈!

「大叔,我是真的很喜歡你。」小阮輕輕嘆息著:「我這麼年輕,你為什麼就不喜歡我呢?男人不都是喜歡嫩的嗎?我才是配得上你的人。」

小阮的聲音忽然又變得凌厲起來:「你這個笨蛋,居然現在還想著他?事情都到了這個地步了,你以為你還能挽回什麼嗎?」

「不,你說過不會傷害大叔的!」小阮的聲音激動起來。

「我是說過,那也得要你乖乖配合才是,現在你給我滾回去!」

似乎解決完了問題,小阮的聲音再次響起:「呵呵,炸彈要爆炸了,你一死我的任務就完成了。」

戰御宸蹙眉,廣播里的小阮一直都在自言自語,語氣卻全然不同,就像是兩個人在對話。

他舉起手槍,對準了廣播的揚聲器就是一槍。

好了,討厭的噪音消失了。

戰御宸大步朝著小司昊走了過去,臉色凝重地看著兒子身上的炸彈。

時間只剩下了三分鐘。

在炸彈上面,有三根顏色不同的電線,如果弄錯的話,炸彈就會立刻爆炸。

他掏出了匕首,握得緊緊的,卻遲遲沒有動手。

他不敢確定到底是那一條。

戰御宸很惜命,不管是他的命還是小司昊的命,都很重要。

因為他還要回去見封嬈,他和小司昊都不能有事。

樓梯上傳來腳步聲,涼薄的聲音響起:「等一等!」

戰御宸眉頭一凜,立即回眸,大喊道:「離開這裡!」

涼薄尋著聲音找了過來,看到眼前的情景,立刻朝後面喊道:「所有人馬上撤離!」

戰御宸的雙眸發紅,朝著涼薄低吼出聲:「你也走!」

涼薄盯著炸彈,眼神露出掙扎。

「走!」戰御宸的聲音冷酷,不容置喙。

時間不到兩分鐘了,涼薄卻遲遲不動,戰御宸做了一個深呼吸,說道:「如果我沒有回去,你照顧好爸媽。」

涼薄一怔,盯著他,想說什麼,卻說不出一個字,眸底儘是掙扎。

「走,別再害我浪費時間。」戰御宸的聲音決絕。

看到時間所剩無幾,涼薄知道,再這樣耗下去,真的就一個也別想出去了!

他一咬牙,捏緊雙拳,轉身,「我在外面等。」

四周瞬間就安靜了下來,只有炸彈上的計時器在響,時間在不停地流逝。

不到一分鐘了。

戰御宸小心翼翼的拿起左側第一根黃線,看了一眼兒子,沉聲說道:「乖,別怕。」

小司昊似乎聽懂了爹地的話,也沒有哭了,小臉嚴肅地看著他。

戰御宸沒有片刻的猶豫,手起刀落,將那根黃線切斷。

炸彈沒有爆炸。

戰御宸心裡有著劫後餘生的激動,可還剩下兩根線。

他這一次卻沒有了剛才的果斷,遲遲沒有動手。 戰御宸臉頰兩側的汗水越來越多,眉頭緊緊蹙著。

他不能確定,到底是哪一根。

紅色還是藍色。

這兩根線,一根連接著計時器,一根連接著炸彈。

如果選錯的話,炸彈會立刻爆炸。

現在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機率,卻要堵上他和小司昊兩個人的性命!

十三秒、十二秒、十一秒……

戰御宸看向小司昊,兒子的模樣儼然是他的翻版。

此刻小司昊小臉嚴肅地看著他,沒有哭,也沒有吵。

「好小子,不愧是我戰御宸的兒子。」

戰御宸果斷地拿起了那根藍色的線,閉上眼睛,手起刀落。

炸彈沒有爆炸。

計時器停止在了三秒的時間!

戰御宸精神一振,眸中一片激動與欣喜。

他果斷把綁住炸彈的繩子給割斷,把炸彈放在一旁,抱起了小司昊,立刻離開了地下室。

外面的空氣比地下室的好多了,戰御宸抱著小司昊出來,涼薄等在外面。

看到他們,涼薄心中一喜,目光卻忽然掠向了一旁的一個垃圾桶。

那是一種對危險的本能嗅覺,涼薄立刻大聲喊道:「躲!」

戰御宸抱著小司昊,飛快地躲到了車后,用身體擋住懷中的兒子,手臂還是被子彈擦過一些,血淌了下來。

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

涼薄一個閃身,也找到了躲避物,掏出槍來朝著垃圾桶的方向射擊。

戰御宸緊緊抱著兒子,槍聲近距離地響著。

一陣劇烈的槍聲之後,濃烈的血腥氣在空氣中散發出來,那味道濃郁得可怕。

戰御宸和涼薄同時動手,再加上他手下那麼人,躲在矮牆後面的小阮已經死得不能再死。

原來小阮剛才沒有走,趁著戰御宸拆炸彈的時候,一直躲在外面。

戰御宸臉色鐵青,把槍丟給了手下,查看懷裡的兒子。

小司昊的小臉上沒有什麼表情,小小的身體卻在不停地顫抖。

涼薄站在一旁蹙起眉,擔憂地看著小司昊。

「我先回去,這裡交給你了。」戰御宸沖著涼薄丟下了這句話,就帶著兒子走了。

回到戰家之後,封嬈立刻沖了出來。

「司昊!」她抱著小司昊親了又親,臉上全都是淚痕。

「太好了,回來就好。」戰母擦了擦眼淚,無意間看到戰御宸的手臂已經血流如注,立刻驚慌失措地說:「御宸,你受傷了!」

戰御宸手臂上的血越流越多,衣服上已經全是鮮血。

封嬈這才發現,小臉刷的變得慘白。

「沒事,一點小傷。」戰御宸還不忘安慰她。

醫生很快就來了,幫戰御宸處理傷口。

萬幸子彈只是擦過,沒有大礙。

封嬈抱著小司昊,擔心地在一旁看著。

小司昊死死抓住封嬈的衣領,嘴裡唔唔唔地說著什麼。

小傢伙還不會說話,只會含含糊糊地發出沒有意義的位元組。

「我抱小司昊去休息吧。」戰母伸手。

「啊啊啊。」小司昊死活不放手,一張小臉上全是驚恐。

封嬈低聲說:「我怎麼覺得小司昊有點不對勁?」

「醫生,快點給我的乖乖孫兒看!」戰母大聲喊道。

醫生已經幫戰御宸處理好了傷口,走過來仔細檢查了一番,說道:「小少爺應該是受到了驚嚇。」

「不可能。」戰御宸想也不想的就否認了,「拆炸彈的時候,他一點兒都不怕。」

那時候,小傢伙的眼睛睜得大大的,一臉嚴肅,哪裡有害怕的樣子。

怎麼就會變成這樣了呢?

「那你們之後是不是遇到其他的事情了?」醫生問道。

「之後遇到了槍戰。」戰御宸抿著薄唇說道。

「什麼?!」戰母臉色全變了,嘴裡連聲說道:「都怪小阮那個賤人,居然是個狼心狗肺的樣子,把我的兒子孫子都害成什麼樣了!」

封嬈一臉擔心地抱著小司昊,在他的小臉上親了親,說:「不怕不怕,剛才是在放鞭炮而已,過年了,大家都要放鞭炮。」

小司昊還是抖個不停。

看著兒子這樣,封嬈的心都要碎了,她低下頭去吻著他的小臉,「媽咪在這裡,不怕了,乖。」

她不停地安慰著兒子,可小司昊就是一個勁兒地抖個不停。

過了好久,小司昊才在封嬈的懷裡睡著了,但是小手還是緊緊抓著她。

封嬈忽然臉色一變,說道:「小司昊臉上這個是什麼?」

剛才一直都在忙著安慰小司昊,所以沒有發現。

現在等到小司昊睡著了,封嬈才看到在小司昊的睫毛上面掛著一滴紅褐色的東西。

聞言,大家都圍攏了過來看。

醫生小心翼翼地取過那滴東西,放在鼻尖聞了下,說:「這是血。」

「小司昊受傷了嗎?怎麼會有血?」封嬈急忙檢查兒子的身上有沒有受傷。

戰御宸忽然想起來,在小阮襲擊他們的時候,他被小阮打中。

難道是那個時候,手臂上的血飛濺出來,飛到了小司昊的睫毛上,才導致了兒子的不對勁?

戰御宸擁住了封嬈,安慰道:「我戰御宸的兒子,沒那麼膽小,睡一覺肯定就沒事了。」

封嬈搖了搖頭,嗓音帶著一絲啞然:「我要在這裡陪著他。」

「好,我陪著你們。」戰御宸也留了下來。



此刻在城郊的療養院里。

「啪!」

田如夢一個耳光甩在了涼薄的臉上。

「你這個吃裡扒外的東西!」

涼薄雙手緊緊握拳,雙眼通紅,卻沒有閃躲,任由田如夢這一巴掌落在他的臉上。

田如夢打了一個耳光還不解氣,指著涼薄的鼻子,怒罵道:「你居然敢破壞了我的計劃,殺了我請的殺手!」

涼薄狠狠抿了抿薄唇,抬眸,看向田如夢,「媽,戰司昊才四個月大,只是一個孩子,為什麼非要他死?」

田如夢的眼中投射出憤怒的火焰:「我就是要他死!我要戰洵的全家都去死!你要氣死我是吧?我含辛茹苦地養了你這麼多年,你就是這麼報答我的嗎?」

涼薄垂下眸子,說:「傷害您的是戰洵,不是戰司昊。」

「啪!」

田如夢又是一個耳光甩了過去。

涼薄抬起頭,雙眼已經露出凶光。 「好啊,你現在翅膀硬了是吧?想要背叛我是吧?我就知道,你是戰洵的種,就是個天生無情的人!你……你……」田如夢說道後面,伸手捂住了胸口,臉色漲紅。

涼薄臉色一變,扭頭大喊:「醫生!快來!」

門外有醫生跑了進來,一陣手忙腳亂的搶救之後,醫生鬆了口氣,對著涼薄說道:「病人的病已經是晚期了,最多還能活三個月,最好不要再刺激她了。」

涼薄抿緊了薄唇,沉聲道:「我知道了。」

在他的內心深處,其實並不想對付戰家,可是田如夢的心結太深,和戰家不死不休。

涼薄的腦子裡,忽然就閃現封嬈做的那個全家福的人偶。

裡面有他。

可惜,他註定成不了戰家的一份子。

「涼薄……」田如夢的聲音聽起來很虛弱。

「媽,我在。」涼薄走到病床邊。

田如夢費力地說:「你……你一定要幫我……報仇……」

「……好。」涼薄沉默了片刻,才回答。

田如夢得到了想要的答案,終於面色緩和。



夜晚,封嬈輕輕拍著小司昊,戰御宸從伸手摟著她。

一家三口安靜平和地躺在一起。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