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多年來的江湖地位何曾受過這般羞辱。

2021 年 1 月 2 日

大漢雙手握刀,呵道:「既然如此,休怪我手下無情!」說罷,左右雙手利刃一揮,朝著水月然的攔腰砍了過來。

刀下生風,真是一點也沒留情,想要致她於死地,一報剛才羞辱之仇。 卜修竹剛落坐,水月然清冷的聲音傳來。

「想不到你的小伎倆還挺多的。」

剛才趁著比武的間隙,她與小九重新換回了本來的面貌。

也就正是出門口的瞬間,她見到了一幕。

從他落地的地點便已經算計在內,佔據正中位置,不管後來者是誰,都會距離邊緣更近。

只要適當與剛才一般,比拼內力,比其弱者自然淘汰,實力相當也會因為距離的原因淘汰,就算對方內力高出些許也不會得到半分好處。

剛才靜宜師太明顯就屬於第三者。

只不過當局者迷,留意到此的,整個場上怕也就她一人。

卜修竹用食指摩挲著鼻樑,並不否認,但無一絲被人拆穿的羞赧。

「生意人的本性。」一句話道出了實質。

水月然有些無奈的搖頭,真是服了他。

人前君子,人後孩童,若是年歲再大上一些,定是一個老頑童。

索性閉上眼,稍稍養神,不再理會他。

再睜眼已經是半個時辰之後。

「五十三號在這。」

剛睜眼,就見卜修竹指著她朝著擂台叫道。

引來所有人的目光。

原來這位女子便是五十三號,真似不可貌相。原本以為是卜修竹的內眷,看來並不是如此。

水月然用眼一觀便知怎麼回事,這麼快便輪到自己。

纖纖玉手向後一翻,小九立刻遞上早已經準備好天蠶絲手套。

拿著手套,水月然便走了下來。

款款而來!沒有飛身而動,沒有輕功,只是緩緩的走到擂台。

台上的司儀見此都覺得不可思議。難不成這姑娘的武功還不已飛行著百米距離?若真是如此,她來不是送死嗎?

五十四號選手是一名粗獷的漢子,使用的是雙刀。

平日一把刀就足重百斤,雙手拿起已然費盡,如今他用雙刀,一手一個,足有兩百斤的兵刃,不說其他,但是手上的力氣就何其恐怖。

眾人無不為水月然捏一把冷汗。

這細胳膊細腿,被大漢輕輕一碰還不斷成兩節!

比武台上無生死,上了擂台,生死各安天命,即便死於對方之手也是偶有發生。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司儀好心上來勸阻。「姑娘,你可帶兵器,若是忘記,可回去……」

「不必!」抬手制止了他的說話,水月然友好的微笑。

他的善意自是能夠體會,不過,對付眼前的人,還不需要如此的緊張。

司儀眼見阻擋不住,也無法在開口,只能讓她上台。

兩人站在擂台之上,懸殊之大。一高一矮,一壯碩一瘦弱,反差鮮明。

「有什麼本事儘管放馬過來。」

水月然的聲音不大,卻清楚的傳入每個人的耳中。

這話語如同師傅訓斥徒弟,高高在上,口吻中的輕蔑更是清清楚楚。 灰色水晶鞋 大漢原本準備禮讓三分,如今打消了此念。

多年來的江湖地位何曾受過這般羞辱。

大漢雙手握刀,呵道:「既然如此,休怪我手下無情!」說罷,左右雙手利刃一揮,朝著水月然的攔腰砍了過來。

刀下生風,真是一點也沒留情,想要致她於死地,一報剛才羞辱之仇。 水月然優雅的兩手打開,半懸與空中,眼睛看也不看大漢。

頭微微的偏移,帶著手套的手指微動,微風帶起裙漪,好似開場舞的準備姿勢,或者說,她在享受這陽光?!

到這個擂台還故作優雅,簡直找死!

「人來了,小心那,快躲!」不等看台之上的卜修竹開口,一旁的司儀已然開口提醒道。

這嬌滴滴的娘子還在磨蹭什麼,沒看見刀已經快到跟前了嗎?

急的他忘記身份,不得參與擂台之事,再次開口提醒。

周圍的人一臉的可惜。

這仙子一般的人恐怕就要死於對方的雙刀之下,有的人甚至撇過頭,不忍看到血濺當場的畫面。

在他們眼中,這樣的懸殊實在太大,沒有絲毫的懸念。

就連看台之上的吳明也大感意外,罩門大開,明擺著送死嗎?這個水月然腦袋裡究竟在想著什麼?

唯有小九,倒是饒有興趣,眼神之中無一絲的擔心,似有新鮮事物,看的分外的仔細。

眼看大漢的雙刀近在咫尺,只要再眨一下眼,就將水月然砍成兩半。

可就在此時,水月然面上的笑容一變,凜冽的目光忽然凝聚,雙手猛然在胸前合攏。

也就在這瞬間,大漢的雙刀在距離水月然腰間的寸余之處戛然而止。

大漢面目猙獰,雙目圓瞪,似乎看到鬼魅一般的恐怖。

水月然面容依舊掛著微笑,伸手輕輕一點,大漢像是一個木偶娃娃,直挺挺的向後倒去。

「碰!」兩百多斤的巨刀,加上身體,發出不小的聲響。

而後大漢在地上就沒有再動過分毫。

寂靜,全場一片寂靜。

沒有人看到她是如何出手的,就連主席台上的幾人,也沒能看出門道。

擂台兩人,瞎子都知道是誰獲勝。

神乎其神,除了神跡,在場人沒有人能想到其他來解釋這樣的情況。

「這就完了?」司儀不可置信的輕喃。

立刻上前觀看,只見大漢已經面目通紅,因為窒息,而暈厥過去。

雙手經脈已經斷裂,這手上的功夫已經廢了。

頸間有一道極細勒痕,雖然細,可絕對是他窒息暈倒的元兇。

司儀看到此,也好瞧見蕭齊飛身而下查看情況。

兩人對視一眼,無不感嘆。

難怪剛才無人察覺水月然用的是何方法,這細絲怕是由天蠶所吐,水火不侵,刀劍不如。

因為及細,無人察覺它的存在。

水月然就像是操縱玩偶的傀儡師,剛才的舉動也不是無意識的,她根本在身邊布置了一張密集的大網,只要有人侵犯她的領域,就會被大網捕捉。

天蠶絲極為稀少,得來不易,但從來沒有人想過將它作為武器。

只因太細太軟,沒有足夠的內力,靈敏的把控能力,根本操縱不起來,把控不易反倒容易傷害自身,甚至割斷自己的手腕。

蕭齊恍然大悟,早就應該看到帶著天蠶絲手套的那一刻有所意識才是。

不傷害其身,哪有同為天蠶絲所制的手套保護來的更好的。 水月然優雅的兩手打開,半懸與空中,眼睛看也不看大漢。

頭微微的偏移,帶著手套的手指微動,微風帶起裙漪,好似開場舞的準備姿勢,或者說,她在享受這陽光?!

到這個擂台還故作優雅,簡直找死!

「人來了,小心那,快躲!」不等看台之上的卜修竹開口,一旁的司儀已然開口提醒道。

這嬌滴滴的娘子還在磨蹭什麼,沒看見刀已經快到跟前了嗎?

急的他忘記身份,不得參與擂台之事,再次開口提醒。

周圍的人一臉的可惜。

這仙子一般的人恐怕就要死於對方的雙刀之下,有的人甚至撇過頭,不忍看到血濺當場的畫面。

在他們眼中,這樣的懸殊實在太大,沒有絲毫的懸念。

就連看台之上的吳明也大感意外,罩門大開,明擺著送死嗎?這個水月然腦袋裡究竟在想著什麼?

唯有小九,倒是饒有興趣,眼神之中無一絲的擔心,似有新鮮事物,看的分外的仔細。

眼看大漢的雙刀近在咫尺,只要再眨一下眼,就將水月然砍成兩半。

可就在此時,水月然面上的笑容一變,凜冽的目光忽然凝聚,雙手猛然在胸前合攏。

也就在這瞬間,大漢的雙刀在距離水月然腰間的寸余之處戛然而止。

大漢面目猙獰,雙目圓瞪,似乎看到鬼魅一般的恐怖。

水月然面容依舊掛著微笑,伸手輕輕一點,大漢像是一個木偶娃娃,直挺挺的向後倒去。

「碰!」兩百多斤的巨刀,加上身體,發出不小的聲響。

而後大漢在地上就沒有再動過分毫。

寂靜,全場一片寂靜。

沒有人看到她是如何出手的,就連主席台上的幾人,也沒能看出門道。

擂台兩人,瞎子都知道是誰獲勝。

神乎其神,除了神跡,在場人沒有人能想到其他來解釋這樣的情況。

「這就完了?」司儀不可置信的輕喃。

立刻上前觀看,只見大漢已經面目通紅,因為窒息,而暈厥過去。

雙手經脈已經斷裂,這手上的功夫已經廢了。

頸間有一道極細勒痕,雖然細,可絕對是他窒息暈倒的元兇。

司儀看到此,也好瞧見蕭齊飛身而下查看情況。

兩人對視一眼,無不感嘆。

難怪剛才無人察覺水月然用的是何方法,這細絲怕是由天蠶所吐,水火不侵,刀劍不如。

因為及細,無人察覺它的存在。

水月然就像是操縱玩偶的傀儡師,剛才的舉動也不是無意識的,她根本在身邊布置了一張密集的大網,只要有人侵犯她的領域,就會被大網捕捉。

天蠶絲極為稀少,得來不易,但從來沒有人想過將它作為武器。

只因太細太軟,沒有足夠的內力,靈敏的把控能力,根本操縱不起來,把控不易反倒容易傷害自身,甚至割斷自己的手腕。

蕭齊恍然大悟,早就應該看到帶著天蠶絲手套的那一刻有所意識才是。

不傷害其身,哪有同為天蠶絲所制的手套保護來的更好的。 好古怪的手段,好犀利的手法。

蕭齊嘴角揚起,眼中閃過一絲讚許。

感他人所不敢想,做他人所不敢做。這一屆的武林大會,年輕之輩才人輩出,真是老懷安慰。

水月然在眾人注目之下從新回歸看台。

詭異的手法,一擊制敵,謫仙容貌,沒有一個不是傳奇,一時間傳遍整個會場。

這一屆的大會,真是看的過癮。高手輩出,一個比一個厲害。

「想不到你如此的神奇,能不能透露剛才你到底是怎麼做的?」卜修竹難掩心中的好奇,面露討好的笑容,湊到水月然的跟前,小聲的問道。

水月然淡淡的瞥了一眼,端起桌面上的茶水喝了一口,才說道:「看不來?」

卜修竹頭如搗蒜,拚命的點。

見有機會知道真相,眼中的星光閃閃,閃爍著興奮的光亮。

「就不告訴你,保密!」水月然喝下最後一口茶,起身向後走去。

今天的任務已經完成,無需再過停留。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