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夏長空的臉有些扭曲,長劍在手中顫抖,似乎要擺脫他的控制,外人根本就分不清楚究竟是人在控制劍,還是劍在控制人。

2021 年 1 月 7 日

「死亡幻影!」

我有一只鯤

「轟!」

兩股力量對轟,白虎瞬間遭打大量的紅色毒蛇撕咬,全身血跡斑斑,卻依然怒吼著沖向夏長空。但是被咬破身體的白虎注入了毒素,速度和威力急速的下降。

「嗖嗖嗖!」

猩紅色的鬥氣毒蛇幾乎只有一個腦袋,身後拖著一個細細的身子,在身子上鼓起一個帶有毒霧的球狀體。

沈世臉上蒙上一層驚恐,這樣的帶毒攻擊是無論如何也無法躲過去。

就在他閉上眼睛聽天由命的時候,突然感到自己的面前一陣炙熱。

迎面飛來的紅色毒蛇瞬間被一股炙熱的溫度所阻擋,沈世睜開眼睛,發現一個身影正傲然站立在自己眼前,四周環繞著耀眼的光芒。

隱約中能夠感受到一股淡淡的鬥氣能量,但是卻顯得非常柔和,只是這種驚人的高溫是自己從來沒有見過的。

空氣中充滿了火元素的感應,就靜靜的浮在空中,絲毫沒有爆裂的跡象。只有那些靠近的毒蛇元氣接觸到之後,才會瞬間被蒸發的煙消雲散。

「噗噗!滋滋!」

凡是撞擊在火元素之上就無一例外,轉眼間,空間里的紅色被燃燒殆盡。


「呼……!」

一陣凌冽的罡風吹過,眼前終於清晰可見。

「啊……!」對面的夏長空看到自己眼前的身影,臉色突然變得慘白!」

「烈兒!」

沈世失聲叫道,頓時老淚縱橫!

傲然站立在夏長空面前的正是從神都趕回的易烈,幾乎沒有出手,就將夏長空的攻勢化解。而他的出現,更多的是給夏長空造成了心理打擊,夏長空原本已經認定,易烈必死無疑。

「爺爺,你休息一下,這個敗類交給我了。」易烈笑著說道。

「好,好!」鬆弛下來的沈世頓時感到胸中翻湧,連忙坐在一邊調整氣息,補充體內損耗巨大的鬥氣。

「你到底是人還是鬼?」

「當然是人了,不過,你很快就要變成鬼了。」易烈皮笑肉不笑的向前走了幾步說道。

其實在沈世和夏長空剛剛打出院子的時候,易烈就已經到了,他之所以沒露面,是想聽聽夏長空說什麼,更重要的是,他感覺從夏長空身上散發出來一種很奇怪的氣息。

這種氣息,依稀在神都中感應到過。

「這不可能,我收到消息,你明明已經被gan掉了!」夏長空突然發瘋一樣嘶喊。

「很可惜,你得到的消息是錯誤的。」

「就算消息是錯誤的,你的死期也不遠了!想要你命的那個人,沒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

「少廢話!夏老狗,你血洗沈家,我本該要你不得好死的,不過,如果你把知道的事情全都告訴我,我或許能讓你死的痛快點!」

「哈哈,易烈小子,你的狂妄一點也沒有變啊,不知道能耐增加沒有。」

「那你來試試啊!」

易烈依然是似笑非笑樣子,這是最有效的挑釁。

夏長空果然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一抖手中的長劍,血管中「咕嘟咕嘟」湧出綠色的鬥氣,環繞著劍柄瞬間蔓延在劍鋒之上。

長劍立即化身為一條滿嘴毒牙的青色長蛇,長蛇凌空亂斗,囂張的咬向易烈的心口。而夏長空也閃身跳躍,要趁著易烈著急躲避的情況下,用長劍斬下他的頭顱!

「風兒,爹給你報仇了,哈哈!」

夏長空扭曲的臉上露出猙獰的表情,一副志在必得的樣子。 「幻步!」

人影一晃,易烈人已經不見了,長劍刺空,而鬥氣幻化出來的青蛇也消失無蹤。

「啊!」

夏長空驚訝之際,突聽背後傳來一個冷冷的聲音,「你是在找我嗎?」

夏長空緩緩的轉過臉去,近在咫尺的位置,易烈的周身上下環繞著電光,「噼里啪啦」的不斷作響,掌心一團濃黑的鬥氣力量包裹著,手中竟然捏著那條青蛇!

「咔吧……!」

一聲脆響,青蛇的身體不再搖晃,轉眼間煙消雲散!

玄之氣九重的強者鬥氣,竟然在一個少年手中毫無威脅,這是夏長空無法接受的。他的臉色已經發青,兩眼無神的後退幾步。

「不可能,你不可能有這麼強大!」

「是嗎,你要不要試試!」

易烈的眼神中猛然瀰漫了一層駭人的殺氣,一彎腰,手臂舉過頭頂,看似漫不經心的出拳,但對於夏長空而言速度已經相當的驚人!

「轟!」

躲無可躲,防無可防,夏長空激發出來的鬥氣鎧甲還未成形,突然就感到胸前一陣劇痛和灼熱。

「滋滋……!」

如同鮮肉在油鍋中煎,耳邊傳來液體被烤乾的聲音,刺鼻的血腥味傳來。

低頭一看,易烈的拳頭已經進入了自己的胸膛!

「你,你已經到了神之氣的級別……這……」手中的長劍不住的顫抖,這一次,應該是被眼前這個充滿霸氣的少年所威迫的。

死亡的陰影已經籠罩在了夏長空的臉上。

「噗通……!」屍體栽倒在地上,夏長空終於得到了自己應得的下場。

「爺爺,快吃下這顆丹藥!」易烈來到沈世的面前,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一粒丹藥,放入沈世的口中。

那是從地窟十洞中獲得的丹藥,可以快速的補充元氣和修復身體,沈世服下之後,立即感到全身一陣清涼的感覺,活動了一下筋骨,精神好像更加充沛了。

「烈兒你終於回來了!」

「爺爺,稍後我們在敘舊, 穿越之無敵兌換 !」

「好!」沈世欣慰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孫子,笑了。

戰鬥后的沈家也只能用慘烈來形容,夏家的族兵被斬殺殆盡,雙方損失的幾乎相當。殺敵一千自損八百,誰也沒有落到好處。

夏家損失了一個族長,而沈義等人也慘遭不測,眾人默默的站在屍體前面,許久沒有說話。

經歷了那麼多事情之後,易烈已經學會了剋制自己的情緒,先派人送軒轅茜兒回家,自己則是吩咐族人厚葬死者,然後和沈世等人商量下一步的對策。

先是把沿途看到的混亂局面和眾人說了一遍,所有的人都皺緊了眉頭。

「烈兒,你打算怎麼辦?」沈成問道。

「夏長空臨死的時候說過,有一個神秘的力量幾乎滲透了所有的城鎮和家族,我想埃咖城也不例外,現在人心惶惶,只能使用嚴苛的手段才能保護更多的人。」易烈沉聲說道。

「話雖如此,有什麼具體的辦法嗎?」沈德龍的傷口已經包紮,加上易烈給他的丹藥,此刻也恢復的差不多了。

「亂世重典,沈家稱霸!」

此言一出,眾人皆驚,非常不理解的看著易烈。

稱霸埃咖城的想法在沈家、夏家和軒轅家都有,而且一直以來明爭暗鬥,但是力量始終是平衡。

及時夏家原來有天煞門的幫助,但是軒轅家和沈家也在聯合,誰也滅不掉誰。

現在夏家已經被毀,易烈提出要稱霸埃咖城,就必須掃平天煞門的勢力。

至於軒轅霸那裡,有軒轅茜兒的關係,應該不會有大多的麻煩。

問題是,沈家如果一旦稱霸埃咖城,必然會引起周邊其他小家族的眼紅和嫉妒,這些人如果聯合起來對付沈家,就算是不怕,也會惹來很多的麻煩。

易烈的提議並沒有得到太多人的相應,包括沈世。

「烈兒,這個問題,是不是可以先放一放。」

「不,爺爺,你們現在還沒有真正看到中元帝國所面臨的情況,確切地說,我們剩下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可是……」

易烈沒有在說話,手中猛然發力,一團鬥氣在眼前閃過,瞬間衝出房間,在偌大的庭院中爆裂成巨大的火球!

「神之氣的能量?」在座的所有人都看呆了!


整個元神大陸中達到神之氣級別的人屈指可數,誰有能想到一個和自己朝夕相處、熟悉非常的人,竟然在短期內達到這種級別!

「爺爺,諸位,我已經煉化了兩個五行種子,又獲得一個神之氣級別的靈魂,現在已經是神之氣的境界!不過……」易烈轉身冷冷地說,「和那個所謂神秘的力量相比,還差的很遠!」

包括沈世在內的人,臉上都蒙上了已成冰霜。

如果神之氣級別的強者依然忌憚的話,那究竟會是什麼樣的人?

「派出族兵,對外宣布,沈家易烈從今日起將作為埃咖城之主,不服者,皆可前來挑戰!」

沒有人會去挑戰易烈,這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

現任的魔宗宗主,沈家的族長,未來軒轅家族的女婿,神之氣級別的強者!

面對混亂不堪的帝國局面,周邊的很多小家族甚至開始前來依附,主動的要求得到沈家的保護。沈世等人自然沒有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

他們都不知道,經過了地窟十洞一戰之後,就算是三宗四教的人,也對這個新崛起的易烈忌憚三分!

易烈忙完了家裡的事情,第一時間趕到了軒轅家族。

軒轅茜兒聽說易烈來了,高興的不得了,精心熟悉打扮了一下,顯得更加漂亮可愛,開開心心的到前廳去找易烈。

一進門,易烈正在和父親軒轅霸談事情。

軒轅霸的眉頭緊鎖,當他聽說夏長空帶人前去偷襲沈家的時候,也感到十分的震驚和痛恨。沒想到這個昔日的一代族長,竟然變成這樣的無恥小人。

「殺的好!這樣的敗類,就不配活在世上!」軒轅霸義憤填膺地說道。

易烈有些抽搐地說道:「軒轅族長,我擅自宣布自封為埃咖城的城主,還希望你不要見怪,只是形式所逼不得已而為之!」

軒轅霸的臉色漸漸舒緩,笑著說:「你不用這麼說,我沒有什麼意見,權力越大責任就越大,這一點我很明白。以你現在的實力和人品,絕對有資格做這個城主的。」

易烈的臉一紅,因為他發現軒轅霸看自己的眼神已經有些深一層的含義。

「父親,你們在說什麼呀!」

軒轅茜兒一閃身跳了進來,磨磨蹭蹭的走到了易烈的身邊,雙手抻著自己的一角低著頭,一臉的羞澀。

「唉,你這個丫頭,我們在商量正事,你怎麼進來了!」軒轅霸假裝生氣一瞪眼睛。

「我有事情找易烈哥哥嘛!」軒轅茜兒竟然撒起嬌來。

「唉,好吧,你們年輕人聊吧,我這個老頭子該迴避了,哈哈!」軒轅霸朗聲笑道,站起身來走了出去,茜兒的臉頓時通紅。

「易烈哥哥,聽說你家裡出事了,是真的嗎?」

軒轅霸走後,茜兒拉著易烈的手臂問道,上下自己的打量,檢查易烈的身體是否受傷了。

「放心,我沒事,已經都解決好了。從現在起,整個埃咖城都要戒嚴,你要聽話,沒事情的話不要出去亂跑了。」易烈說道。


「哼,我哪兒有不聽話!」茜兒撅著小嘴說道。

在易烈的安排下,沈家和軒轅家的族兵開始組建巡邏小隊,在埃咖城中加緊布防。

城外的幾個城鎮中的人開始向埃咖城遷徙,人們開始主動修繕城牆和護城河,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雖然帝國中心沒有傳來消息,但是各種猜測和小道消息已經滿天飛。

一些從其他城市來的人帶來了混亂的消息,這些消息雖然有些誇張,但是對於易烈而言,也的確是真實的。

但是他真正擔心的並不是表面上的打打殺殺,門派爭鬥和宗門暗殺的事情在中元帝國乃至整個元神大陸都是常有的事情,小規模的衝突從來都沒有間斷過。

這原本就是一個強者為王的世界!


真正讓易烈感到不安的,是隱藏在事件背後的那股神秘力量。

還有那個神秘的天界女子藍玉,自從上次莫名其妙的在神都外部離開,就再也沒有出現過。

昔日埃咖城中四大勢力,現在只剩下三家,天煞門這些時日一直沒有動靜,但是易烈卻不敢放鬆警惕,因為從幾個消息中都可以感覺出來,天煞門的空郁有不少值得懷疑的地方。

雖然沒有證據,但是空郁的異常失蹤確實讓易烈想不通,趁著空閑的時候,他獨自一人來到了天煞門,卻發現這裡早已經狼藉一片。

大殿後面突然跑出來幾個形跡可疑的人,身上鼓鼓囊囊的,好像藏著不少東西。

易烈一皺眉頭,順手抓過一個鬼頭鬼腦的傢伙,他身上穿著的雖然是天煞門的衣服,但是卻早已經陳舊不堪。

其他的人立即一鬨而散。


「不要讓我重複問題,老實回答。」易烈沒有去追其他人,手用力卡住他的脖子,疼得他哭爹喊娘。

「大爺饒命,這些都是從天煞門偷出來的,你要就全給你!」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