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夏宇哲最先回過神來,抱拳道:「沒想到大師也是一位高人。」

2021 年 1 月 18 日

「夏施主謬讚了。」晉陞有望的福緣大師態度很好,迥異於頭次見面時。


夏宇哲微感訝異,看了劉煜一眼,道:「劉兄弟好興緻,竟與大師夜談佛法?」

劉煜存心氣他們,直言道:「我今天看到大師的風采和我婁師兄很像,就冒昧的試探了一下,誰知大師竟然也是一位先天高手,我激動之下,就邀請大師加入劉氏家族……」

福緣大師不知道劉煜為什麼要這麼說,但他的閱歷足夠豐富,也看出了點什麼,只微微一笑,並不打斷他「東主」的胡說八道。


夏宇哲聽得瞪大了眼睛,眼神熱切的直視著福緣大師。

夏宇光更是急不可耐的出聲道:「大師,您的決定是?」

福緣大師看了劉煜一眼,湊趣道:「東主說,可以重修西峰寺,再現佛門聖地的盛景。貧僧六根不凈,因之所誘,已經答應為其效力了!」出家人不打誑語。福緣大師也沒有說謊,只是沒有盡數交代清楚事情的真相而已,這可算不得是違背戒律。

「什麼?」夏宇光失聲驚呼道:「就為了一個重修西峰寺,大師您就決定為劉氏家族效力了?這……這實在是太輕率了!我……我們夏氏家族也可以做到這一點的!大師,你可能不知道,我們夏氏家族的勢力範圍就在東南沿海一帶,福建也包括在內。如果由我們來重修西峰寺、再興佛門地的話,一定比劉氏家族更加便利的!你……你……」

夏宇哲似乎也有些想不通,面上一片鬱郁之色,沒有阻攔夏宇光的言辭。

看到夏宇光氣急、夏宇哲氣悶的樣子,劉煜的惡趣味得到滿足,面上卻故意露出不悅之色,沉聲道:「夏宇光,你這樣做可就太過了!沒你這樣虎口奪食的!」

夏宇光怒了,口無遮攔的大叫道:「過分的是你!虎口奪食的也是你!福建明明就是我們夏氏家族的地盤,你怎麼可以跑到我們的地盤上招募先天高手?你太過分了!」

劉煜搖頭一嘆:「各人有各人的緣法,萬事強求不得的……」

「什麼緣法?!」夏宇光繼續怒道:「我看就是你霸佔了我們的緣法,婁銀河和大師都該是我們夏氏家族的,是你搶走了他們!」

夏宇光直指事實真相的話語,卻被視為無稽之談,夏宇哲都聽不下去的拉住了他弟弟,沉著臉看向劉煜,沉聲道:「劉煜,身為先天高手婁銀河的師弟,你的身手想來應該不弱,不知道可不可以和我切磋一下?」

劉煜摸了摸下巴,對這對在「歷史」上號稱撐起了夏氏家族半壁江山的兩兄弟,他還是挺看重的。雖然夏宇哲只是一個化勁巔峰級人物,不符合他單挑的要求,但他還是決定勉為其難的成全夏宇哲。

當然,劉煜絕對不會承認,他是懷著「暴打夏家兩兄弟」的想法才應戰的。

見劉煜點頭應允,夏宇哲正要出戰,夏宇光卻搶先了一步。

「劉煜,我來跟你打。」夏宇光顯示氣呼呼的沖著劉煜叫囂了一句,有回頭看著夏宇哲道:「哥,我的這口氣不順,你就讓我先出場吧!等我輸了,你再上!」

夏宇光的這句話顯得很沒有志氣,但卻又顯得份外真實。他是真的清楚自己遜色於劉煜的實力,沒有自大的說出要打敗劉煜的話來。

看夏宇哲沉吟的樣子,劉煜不以為意的一笑,道:「放心好了,我不傷他。」

夏宇光一怔,臉都氣白了,但也沒有怒言反駁,反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平復下躁動的氣血,語氣不急不緩道:「如果你有絲毫的留手,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劉煜微一挺背,兩眼精光電射。夏宇光明明知道不是他的對手,仍來挑戰,這種氣魄不得不讓人欽佩。

淡淡的點了點頭,劉煜對夏宇光道:「我不會留手的,你心吧。」

夏宇光雙眼眯起,然後露出一絲笑意。

面對劉煜的示意,夏宇光也不謙讓,搶先出擊,身影才動,右腿已如風般疾掃往劉煜,既快且狠,只這一腿的功夫,在鍛體期的新武者中就沒幾個人能練得出來。

劉煜雙目異彩閃爍,下身凝然不動分毫,右拳電速拍出,直迫夏宇光的腿,腿拳相觸前的一霎,劉煜的右手變得虛幻起來,一分為三的變為三道勁力無匹的拳影。

夏宇光可以明顯的感到他的右腿被連續的擊打三下,不但讓他這一腿徒勞無功,而且那最後一拳還打得他腿部發麻,不由悚然色變,借力順勢一個旋身,倒退三步。

夏宇光眼中堅定的神色有些動搖,他雖知自己不是劉煜的對手,但沒有想到差距會這麼大。最為關鍵之處就在於劉煜的氣勁運用得太嫻熟自如,他本身也修習氣勁,但根本不能在攻敵中起到這麼明顯的作用。

難道他不是化勁巔峰級別的人物,而是已經晉陞練氣期的高手?不會吧,我哥那樣天賦超卓又修鍊刻苦的人都還沒走到那一步呢,他又怎麼可能?!

在夏宇光分神亂想時,劉煜眼光凝聚,驀然由平靜轉為冰冷,大喝一聲,一拳擊出。拳頭快得似驚電一般,其中蘊涵著強猛的氣勁,讓人生出無法躲避的感覺。

夏宇光臉孔被拳上生出的龐大氣勁刮的生疼,本還平靜的臉龐終於全部色變,心中暗悔自己的不自量力。但事情到了這種地步,他只能硬撐下去,把精力和力道全部集中到腿上,以加快他的躲閃步伐。

然而他腳步剛動,劉煜的拳頭便如先前一樣,再次一分為三,三道拳影將他的各個方向封的死死的,令他欲閃無路,只能選擇後退,但他向左避閃的步伐已經邁了出去,再也收之不及。

劉煜的拳頭就那樣停在他面前三寸處,穩如山嶽,卻沉重之極,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

。 第236章劉煜的心眼

————

第236章劉煜的心眼

劉煜緩緩放下拳頭,凝望對面臉色青白的夏宇光,淡淡道:「你輸了,換人吧。」

旁觀的夏宇哲一聲不吭,他也沒有想到這開始的突然的切磋會又結束的這麼突然。雖沒有流血,更沒有死亡,但帶來的震撼力卻是無與倫比的,因為兩人表現出來的實力相差實在太過懸殊,而輸的一方還是實力僅僅只遜色自己一籌的弟弟。

這麼看起來,劉煜應該已經進入練氣期了,自己恐怕也不是他的對手吧!即便自己在戰火漫天、死神隨身的雇傭兵界廝混了五年,搏殺經驗豐富無比,但在絕對的實力差之下,恐怕還是難以對劉煜造成威脅……不過那又怎樣?!惟戰而已!

夏宇光走過來,垂下頭,低聲道:「哥,對不起,我沒能幫你試探出劉煜的虛實。」

「沒關係。」夏宇哲一笑,豪氣干雲的說道:「只要傾力一戰就好!」

夏宇哲的表現,讓福緣大師都不禁微微點頭,讓劉煜心中大感僥倖:如果不是在羅三炮的藏寶中找到了《修羅陰煞功》,如果不是自己「提前」知道了福緣大師的心愿,如果不是自己搶先了夏宇哲一步,恐怕這位「人身核武器」的歸屬還有變數呢!

帶著慶幸,劉煜擺手道:「我不用休息,戰吧。」

夏宇哲並沒有受到輕視后的憤怒,反而表現的很是謙和:「劉兄弟,前幾天看到你和戮腳門門人的戰鬥時,我還覺得我們的差距不算大。可現在才知道,那隻不過是我的臆想而已。你今年應該只有十六歲吧,嘿,十六歲的練氣期新武者,這可是百年以內的第一人啊!能夠和你放手一戰,也是幸事一件!請你不要留手,讓我看看我和練氣期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好。」

劉煜和夏宇哲對峙著,氣勢的對沖使得平地起風,將兩人的衣衫全部吹得緊貼身體,顯出了兩人完美的體型。

劉煜身型精健有力,各處肌肉無不稜角分明,刀削斧鑿一般,就像老天刻意作出的完美藝術品,沒有一絲的缺憾。

夏宇哲同樣出色之極,雖比劉煜健壯許多,但卻並不顯得臃腫,沒有一處肌肉不散發出衝擊性的爆炸力。

沒有任何交談,也沒有任何虛招,兩人出手就都已是用出了各自擅長的武功。劉煜自然是「玄功要訣」和「蔡家七行拳」交相互補,夏宇哲則是用出他修習多年的「譚氏五絕腿」。一時間,氣勁漫起,看的夏宇光目瞪口呆。

兩人都是以快打快,拳腳的速度快的令人摸不到邊際一般。夏宇光感覺平時觀看自家大哥練習腿功,覺得他的出腿速度就已經是相當迅捷,但比之兩人這刻肉眼難及的攻防,簡直就是兒科。

是大哥在練習時沒有盡全力,還是大哥在劉煜的壓力下突破了自己的極限?!

一輪交鋒暫歇,兩道身影驟然分開。

劉煜雙目神采湛然,熠熠生光,沉著聲音道:「夏世兄,這一段熱身有什麼感覺?」

夏宇哲默然不語,身體挺直如山,過了一會才動容道:「從沒有感到這麼痛快的。」

劉煜挑挑眉,傲然一笑道:「既然如此,那就讓我們來戰第二個回合吧。」說完,臉目低沉,神色冷凝,那樣子,別人一見,就能知道他要用出真正的身手技法。


夏宇哲點了點頭,沒有分心說話,只是提勁於身,灌勁於腿,做好了隨時攻擊的準備。

兩人互望對方深刻的一眼后,劉煜低喝出聲,迅速向前滑出一步,右拳就在滑步前沖的那一瞬間,急猛擊出,速度快的出奇,擊往夏宇哲胸腹之間處。

夏宇哲眼中芒光一動,不閃不避,氣勁瞬間灌滿右腿,一踢而出,竟然後發先至,似能在劉煜擊中他之前,先一步擊中劉煜的心臟部位。如此速度,實有能令人措手不及的功效。

劉煜也想不到他的爆發力有這麼強橫,面對氣勁盈斥的譚腿,心念一轉,右拳已是中途折返,使出蔡家七行拳中的「馬行速」,快速無比的急攻夏宇哲的腿彎。同時左手布滿「玄功要訣」內勁,等待著夏宇哲的后著。

劉煜盡量不仗著自己練氣期轉氣級的境界去「欺負」夏宇哲,他將實力壓制在化勁級,想看看在同等實力的情況下,自己和夏宇哲之間的高低。

雖然傳說夏宇哲曾經在非洲某個知名雇傭兵團廝混過,打鬥和廝殺的經驗無比豐富,但劉煜卻不會認為自己比不上他。他可是也有著二十多年逃亡生涯的人,拚命的時候可不比夏宇哲少。

夏宇哲見劉煜的攻擊路線說變就變,拳勢雖然看似奇快無比,但因劉煜只在抖手之間完成,所以特別顯出劉煜的輕鬆寫意來。心中也是頗為吃驚,這證明劉煜餘力仍然充足得很。

驀地,夏宇哲右手化拳為指,一指戳出,流星一般擊向劉煜的拳影之中,指未臨,已攜著「哧哧」的氣勁聲。

劉煜面色微變,因為在他的感覺中,夏宇哲這一指除速度極快之外,其穿透力也非同可。如果被他這勁力充盈的一指擊中,而自己依舊將實力剋制在化勁級的情況下,那麼自己的拳頭多半是要多出一個血洞的。

「少林金剛指?!」

聽到福緣大師有意無意的提醒,劉煜心中有些不好受。

當年他也曾和譚明峰習武,可看在劉老爺子的份上,譚明峰只傳授給他譚氏五絕腿中的一路,而看剛才夏宇哲的表現,顯然已經學全了譚氏五絕腿。

當年劉文淵也曾親上武當山,請武當派長老劉致遠收劉煜為徒,可劉致遠說,現在的天地元氣太過稀薄,不適合修鍊內功心法,而劉煜的資質又不算驚才絕艷,即使強行修鍊,也不會取得什麼成就,因此婉言拒絕了劉文淵的請求。

當時的劉煜還傻乎乎的信了這種說辭,可在香港時,通過他師父蔡志濤才知道,原來因為在四五十年前協助太祖大力打擊修行界的行為,劉氏家族等三大家族已經基本把修行界的宗派世家得罪光了。

除了像婁銀河、福緣大師這樣一脈單傳又一心潛修的宗派和人物之外,幾乎所有的宗派和世家都有相關人物折損在三大家族手裡,哪怕不是血親弟子,也是知交好友。

故而,修行界中的大門派就沒有會對三大家族抱有好感的,自然也更不可能收下劉煜這樣的三大家族嫡系弟子當徒弟。

原本劉煜倒是不以為意,反而很是牛氣的想,男兒當自強,你們不收我,我還是練成了一身的本領……

可是,現在看到夏宇哲居然使出了少林七十二絕技中的金剛指,他一下子就有些委屈了。夏宇哲不也是夏氏家族的嫡系弟子嗎?怎麼他就可以修鍊少林絕技呢?難不成他的資質就好到讓少林長老驚才絕艷?!

在這一刻,劉煜的心眼記掛上了武當派,也記掛上了劉致遠。

內心雖然感觸良多,但面色卻保持著平靜無波的狀態。「玄功要訣」內力在體內做了個循環,之後疾速行往右手之上,頓時變幻出漫天拳影。正是一記他最為擅長的「龍行變」。你夏宇哲不是想以點破面嗎?那我就給你來一個虛虛實實,讓你找不到正確的打擊點。

夏宇哲面色凝重,這幾十道拳影不比之前,讓他再也分不清那道影子是劉煜真正拳頭的所在。危急中他低喝一聲,戳出的手指晃了又晃,左腳斜斜滑動,至快轉移身位到劉煜的右側,不但讓劉煜的拳影頓時盡數落了空,還一腿踢向劉煜的胸膛處。

劉煜左手似緩實急的滑過一道弧線,甫一搭上夏宇哲的腳尖,內力急吐,明顯感到夏宇哲踢來的高速力重的一腿有短暫的停頓后,內力回返,自己則借力飄然橫移,一道重腿擊出,落點正是夏宇哲的面門,狠快至極。

夏宇哲的心中已沒什麼驚訝的了,劉煜確實是他從來都沒想到過的對手。深細一口長氣之後,他像劉煜方才一樣,也選擇以掌來防禦劉煜的腿擊。

掌腿交結的一剎那,劉煜見夏宇哲眼中寒光迸射,暗叫一聲不妙,便感到腿部被夏宇哲綿軟無力的手掌一卸一帶,身不由己的向前傾去。

武當秘技「太極勁」?!武當派,你混蛋!

在劉煜對武當派咬牙切齒時,夏宇哲已經抓住這千載難逢的機會,集聚氣勁,一拳轟向劉煜的頭部。

可以想象,劉煜如果被這一拳擊中,將沒有任何活命希望。情況險惡之極,皆因劉煜想不到精通少林金剛指的夏宇哲,居然還學會了武當內家太極勁。作為修行界公認的第一內家拳派,武當的太極勁受眾極廣,並非只能古武者才能修鍊。若得其真傳,即便是化勁級的新武者,也能發揮出它的威力。

這種太極勁,實用性極強,不但可以卸力,還能生出一股黏勁,帶歪對手的攻勢。當年劉文淵將劉煜帶上武當,最大的原因,就是想讓劉煜學會太極勁。

拳頭繼續在空中穿梭,最終目標就是劉煜避無可避的頭部。在這時候,夏宇哲那堅定如岩石般稜角分明的臉部線條微微有些扭曲,露出了一個既欣喜、又愧疚、還惋惜的神色。

然而在下一刻,他那複雜的情態馬上就變成了驚愕不已,本有十分把握命中的拳頭竟驟然落空,再往前望去,劉煜居然站到了離他三米之外的地方,兩眼閃閃生輝,但這怎麼可能。

事實上,如果換作以前還沒有晉級練氣期的劉煜,這一擊還真有可能讓他受到致命的傷害,即便他擁有超級再生力,可也不能倖免。

關鍵時刻,劉煜不再壓制自己,以他轉氣級的實力,施展「移形換影」這樣練氣期的通用技能,並不困難。

劉煜冷沉的面上倏然逸出一道笑意,似乎非常輕鬆的道:「夏世兄,你真的是出乎我的意料!現在,我們來一決勝負吧。」

夏宇哲微微一楞,即而跟著傲然大笑道:「很好,你終於願意用上全力了!」

劉煜笑意方收,身形便急然消失,任夏宇哲如何集中精力,也不能全然看清劉煜的身影,直到劉煜在他身旁突然出現,拳中透出的「玄功要訣」內力如驚濤駭浪一般的攻來后,他才有所行動。

運勁於雙掌之中,左手猛揮,憑著對氣勁的感覺,準確的接上了劉煜的拳頭。先是以太極勁卸掉了劉煜拳上的一部分內力,然後自身化勁級的勁力猛吐,和劉煜短暫的硬拼了一記。

這時候如能有人在兩人身旁,必然能感到一股極大的勁風以兩人為中心擴展開去。

劉煜一觸即走,閃電般移到夏宇哲的側旁,又是驚天動地的一記「虎行猛」,拳勁比之前一拳又加重了一成,讓夏宇哲卸的非常吃力,因為想卸掉劉煜似能摧山撼岳的拳勁實在是困難之極,兼之劉煜又是連續攻擊,他後退了一步,才卸勁成功。

劉煜如同上拳,這一拳仍是接觸之後,立即飛退。眨眼不到的時間,第三拳雷霆般狂擊而來。

夏宇哲心裡非常清楚,這一拳才是劉煜用來決定勝負的一拳,他立刻將自身全部剩餘的勁力集聚到一雙鐵腿之上,斷然一聲大喝,急迎劉煜摧枯拉朽的拳面。

拳腿相交,劉煜驟然感到夏宇哲這次不僅僅只是卸力而已,卸力之後,尚且有一股極為厚重的氣勁洶湧而出,心中頓時一陣通透,夏宇哲這樣面相霸絕的人怎麼能修習太極勁那種只守不攻的氣勁,他是先用卸力之法加以迷惑,到決勝時才盡露真相,一擊制勝。

這種氣勁的性質絕不同於譚明峰的「混元氣功」,單論其精純度,還在混元氣功之上,只是劉煜的見識還是少了點,不能準確的判斷它的來歷,只是感覺它可能和少林派有些瓜葛。

雖然這種功法很高級,但到底比不上最頂級的「玄功要訣」,況且劉煜自身的境界又比夏宇哲高上一級,自然就不會真箇兒感覺到威脅。

「玄功要訣」內勁不受壓制的澎湃擊出,讓夏宇哲駭然色變。「轟」的一聲,他便因交擊中氣勁的衝撞而倒飛出去,都重重的摔在地面上,爬也爬不起來。

「哥~~」夏宇光凄厲的一聲尖叫,狂奔到夏宇哲身邊,一番檢視后,方才鬆了一口氣。

在夏宇光的幫扶下,夏宇哲勉力站起身,沖著劉煜一抱拳,嘶啞著聲音,有氣無力的說道:「劉兄弟,多謝指教,我受傷頗重,可能要先下去修養了,失禮之處,還請多多包涵。」

看到夏宇光那飽含戒備的眼神,劉煜不由得翻了一個白眼。雖然他也想過趁此機會一舉擊殺夏宇哲,但這個念頭只是「一閃」,即告「而逝」。

夏氏家族和劉氏家族的恩怨,說起來,還是真是劉氏家族做的不地道,先對不起人家夏氏家族的。正是因為劉煜考慮到了這一點,以及他最親愛的姑劉海倫未來和夏氏家族夏子軒之間可能的姻緣,他才決定暫時放過夏宇哲。

是的,只是暫時放過而已。想到先前夏宇哲似乎對自己起了殺心,劉煜就不禁冷哼一聲,他覺得他對夏宇哲和夏宇光的饒命之恩,就已經了結了劉氏家族對於夏氏家族的虧欠,下次夏宇哲再敢對他不利,他就不會再放過他了。

當然,夏宇哲和夏宇光的兩條命能不能抵得過劉氏家族對夏氏家族的虧欠,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劉煜是這麼認為的,以後在面對夏氏家族時,他會心安理得。蔡志濤曾經對他說過,練氣期以後的新武者,不但要練力練氣,還要練心練意。

一顆堅定的心志,不但關係到境界的提升,還關係到實力的發揮。如果劉煜懷著對夏氏家族的愧疚之心,那麼在和夏氏家族對敵時,他的實力必然大打折扣。而當他感覺彌補上了這份虧欠,那麼他的實力就能得到百分百的發揮。

為了讓自己的心志圓滿,劉煜還真是不得不放過夏宇哲和夏宇光這兩個在「歷史」上撐起了夏氏家族半壁江山的厲害人物。

察覺到自己的沉默不但讓夏宇光緊張起來,就連夏宇哲也浮現出了一絲戒懼之色。搖搖頭,劉煜一笑道:「兩位夏世兄,速去修養吧,不必再過多禮了。」

夏家兩兄弟對視一眼,也不再多說什麼,再度拱了拱手,相攜著進屋。

僧舍簡陋之極,已經叫劉煜為「東主」的福緣大師自然不會讓劉煜再住在這裡,待劉煜進屋收拾好了東西之後,他們又回到了方丈室。這裡的條件當然比僧舍要好上許多,幾乎就是總統套房和普通標間的差距。

看著毫無睡意又滿面熱切的福緣大師,劉煜知機的不顧夜深給郝美去了個電話,讓她立刻把《修羅陰煞功》全本掃描後傳送至他的手機。

(求訂,求票,求賞,求評!!!!)

……

。 第237章聖堂寶藏

————

第237章聖堂寶藏


在等待傳送的過程中,劉煜問道:「福緣大師,你能看出夏宇哲的所學來歷嗎?」

「應該是少林弟子。」福緣大師詳細解說道:「雖然夏宇哲施主在切磋中連著使用了譚氏五絕腿和武當太極勁,但他的功夫底子卻是少林路數。老衲細緻觀察過,夏施主修鍊的內功應該是少林七十二絕技中的《降龍伏象功》,另外,他還精通少林七十二絕技中的《金剛指》和《大金剛拳》兩門外家功夫。」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