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墨真到現在腦子都有點轉不過來,他們是怎麼做到的?

2021 年 1 月 9 日

想想他們剛剛乾了些什麼?

挾持霍恩,然後滿賭場的追殺雷尼的手下,更的把雷尼的收藏全部據為己有,然後去對方雷尼,砸死了他不少鬥氣戰士后,又把雷尼打了一個半死不活,最後更是逼的雷尼手下的鬥氣戰士自相殘殺!

「我靠,太假了!」

墨真晃了晃猙獰的大腦袋,一臉的哭笑不得。

「管他假不假!」林影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要是沒有他的精神力量,你以為能這麼順利?到時候就算能做到這些,你也要累趴地上。

「你們都去把馬找回來!」林影對著鬥氣戰士吩咐了一句,然後指著一個鬥氣戰士,道:「你就是他們的臨時隊長,你的臨時副隊長,明白嗎?」

那兩個被林影指著的人一愣,緊接著大喜,連忙點頭,恭敬的道謝之後,招呼著其他眼露羨慕的人行動起來。

這兩個人林影對他們特別留意了,都是第一批投降的人,擔任臨時隊長的那位就是主動將二十多個還沒投降的人圍起來的人,同時他也是一個一級戰士,而副隊長則是戰鬥氣頗高的一個人,而且出手狠辣。

這兩個擔任隊長,林影不擔心其他人會不聽命令,因為他們一個有眼光,一個狠,這樣的兩個人搭配起來,對付這些小小的一級甚至不到一級的戰士,自然很輕鬆。


「墨真,你還沒有掌控墨家吧!?」在這些鬥氣戰士去找馬的時候,林影將目光看向了墨真,同時掃了眼四周。

因為雷尼搞出來的動作太大了,所以沒有幾個人敢圍觀,但是相信,其他十二支勢力都派人在這周圍了。

他的行動要加快了!

其他十二支勢力一定不會希望他這個皇帝崛起。

「是啊!」墨真苦笑道:「我雖然是墨家的家主,但是在墨家真正聽我命令的人,片一半都不到,尤其是那些老東西,無時無刻不想著幹掉我!」

「你手下有多少人?」林影直接問了一個關鍵問題。

「嘿嘿!」聽到這句話,墨真得意的笑了一聲道:「路法那老頭在實力上不行,但是在這方面可是沒的說,由他給我出謀劃策,我的手下雖然不多,但是也有七八個!」

「才七八個!」林影一早就知道墨真手下的人不會多了,要不然他也就叫出來和他一起進攻雷尼了,只是他怎麼也沒想到,人數會少到這種程度,七八個?還沒他剛剛收復的人多。

「咳咳!」面對林影哭笑不得的表情,墨真尷尬的咳嗽一聲,道:「陛下,七八個都是二級或者一級頂峰的戰士!」

「哦」

這一下,林影的眼睛亮了。

「不過……」墨真又苦笑起來,這件事該怎麼說呢?想到那幾個手下,墨真都是一陣無奈。

… 「不過什麼?」

林影一愣。

「不過這些人都不好動用!」墨真苦笑道:「陛下,您要知道,我是一個戰士,說難聽了就是莽夫,家族那些老東西都看不起我,想把我搞掉,所以我就按照路法的要求,把這些人安排在墨家一些關鍵的位置上,比如說,家族護衛隊的副隊長,還有收集鬥技和魔法咒語的鬥法閣的守衛,甚至去守衛先皇的遺物!」

「靠!」

林影明白了,路法這一招狠啊,把這些人都安排在這些位置上,還是實力那麼強的幾個人,至少墨家本族一個人都不敢動墨真,甚至在其他勢力要攻擊墨真的時候,他們還要幫忙,要不然墨家就亂套了。

畢竟,這幾個地方,一個出了問題,那麼墨家就等著元氣大傷吧。

同樣,這些人也確實不能隨便離開,因為走了,恐怕就回不去了,到時候家族的長老一句守衛不當就能把他們換掉。

「那我們現在就去一趟墨家吧!」林影思索了一下,緩緩的道:「你和我,加上這二十多個鬥氣戰士手下,應該能拿下墨家!」

「絕對沒問題!」墨真突然肯定的道:「 武震九天 !」

「那種能力對二級戰士就很困難了!」見到鬥氣戰士們還在找馬,周圍沒有外人,林影乾脆給墨真交了老底:「那就是精神力量,實在告訴你,對付二級戰士已經很勉強了,要是墨家還有三級戰士,我就只能召喚元素魔獸了,但是我現在還不想暴露神侍的身份。」

林影的擔憂不是沒道理,墨家和血手是完全不一樣的勢力,墨家是跟隨皇族的家族,雖然創建這個家族的人只是上代皇帝,也就是白起的老爸,他身邊的一個普通護衛,但是當初的流雲帝國強大異常,只要和皇族沾點邊,那就強大異常。

現在的流雲帝國最強三大勢力,就都和曾經的皇族沾邊,墨家就是其中之一,現在排在流雲帝國勢力的第二位。

「我知道,陛下!」墨真依舊自信的道:「你之所以信心不足,是沒有算墨家中立的那一部分啊!」

「中立?」

「沒錯!」墨真解釋道:「墨家有不少人不願意看到內訌,對於我的個體實力也比較看重,三級中階戰士的頂峰,隨時都有可能突破到三級上階,在整個流雲帝國也不多,所以有五成的力量保持了中立,我佔據了剩下力量的兩成,如果加上陛下的力量,我們再打他一個措手不及……」

「那就快走吧!」聽到這,林影當機立斷道:「我們再這裡大鬧一場,墨家肯定也會得到消息,我們要趕在他們來不及防備的時候就動手!」

「是!」

林影又看了一眼趴在地上不知死活的雷尼一眼,淡淡的道:「送他一程吧,本來還想陪他好好玩玩,現在沒這時間了!」

「嘿嘿,是!」墨真獰笑一聲,毫不猶豫的擰斷了雷尼的脖子,流雲帝國十三勢力之一,掌握最大賭場和很多分賭場以及其他地盤的血手首領雷尼,死亡!

等到鬥氣戰士們把馬匹找來,林影立刻帶著墨真和二十多位鬥氣戰士向著墨家趕去,至於血手這裡,林影沒有動,也不擔心別人動,事實上當雷尼死亡的消息傳來,他的地盤肯定會被周圍的勢力瓜分。

但是雷尼的地盤不重要,林影現在只想要墨家的地盤。

他要以墨家的地盤為中心,統一整個流雲帝國!

……

一路疾馳,林影直接衝到了墨家,中途對於很多人的指指點點都選擇了無視,時間對他來說,很寶貴。

很快,墨家的大院出現在了林影眼中。


墨家的建築成墨色,整體形狀充滿了攻擊性,給人一種氣勢洶洶的感覺,不但外表突出,佔地面積更的龐大的嚇人,不熟悉裡面環境的人,甚至會在裡面迷路。很多人都說,在流雲帝國,這才是皇宮。

「陛下,這就是墨家!」墨真看著高大的墨家,心裡突然湧起一絲不安,要是以前也就算了,現在林影已經展現出了不凡的能力,幾乎肯定會踏上統一流雲帝國的道路,這一點就算是墨真這個粗人都知道,這也是那些鬥氣戰士投降他的原因。

此刻,墨家宏偉,簡直就是對他的挑釁。

果然!

林影的臉色很難看,甚至可以說鐵青。

「陛下,您放心,等我統一墨家之後,立刻就把這裡拆了,不,把這裡改造成新的皇宮!」墨家在一旁連忙道;

聽了他的話,跟在墨家身後的二十多個鬥氣戰士眼睛亮了,這個時候他們才恍然,自己現在算是林影身邊的第一批班底,那是不是說,以後也能住進皇宮,成為皇家侍衛?

想到這,鬥氣戰士們士氣高漲,只想立刻大戰一場,向林影表達一下忠心,然後被封爵。

「你在胡說什麼?」林影惱火的瞪了墨真一眼,冷冷的道:「新的皇宮位置我早就選擇好了,用不著你的墨家!」

墨真一愣,旋即小心翼翼的問道:「那陛下,為什麼生氣?」

「路法出事了!」

短短一句話讓墨真眼珠子都差點沒瞪出來,咆哮道:「難道是墨家的那幫……」

「錯不了!」林影冷著臉道:「我明明讓路法來墨家等我,但是現在卻在門口,身上還有傷!」

「我操他媽!」墨真怒吼一聲,連林影都不管了,直接沖向了墨家大門,他們現在已經是暴怒了。


林影讓路法這個最忠心他的人來墨家避難,這本身就是對墨真的一種信任,讓這些年多少和林影產生了一些距離感的墨真很感動,但是現在他居然在大門口,還被打了。

墨真感覺自己的臉簡直被人抽過來抽過去!

這個時候的墨真甚至忘記考慮,林影是怎麼知道路法被打,還在待在大門口。

而當他出現大門口的時候,果然看到了,一個老人在昏迷在大門口,一動不動。

「老子要宰了你們!」

… 「老子要宰了你們這幫王八蛋!」墨真憤怒的咆哮瞬間響徹整個墨家大院,讓不少人渾身直打哆嗦。

「墨真已經回來了,你們的選擇呢?」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人正拍著桌子大聲怒吼著,聲音中難掩的一絲恐懼。

「這個……」老人的對面也坐著一個老人,年齡也是六十多歲,只是面對對面老人的憤怒,他顯得有些猶豫。

「二長老,已經沒有猶豫的時間了!」老人-大聲怒吼道:「難道你想看著墨家敗落在那個小子手中嗎?」

「白起才是流雲帝國的合法擁有著!」二長老還是有些猶豫,道:「大長老,我知道你之所以想反抗他,是因為你的孫子剛剛打了路法,這沒關係,我會幫你求情的!」

「狗屁!」大長老依舊怒吼著:「我才不是因為我的孫子,我說過了,我是為了墨家,那個小子一旦得到了墨家的力量,一定會胡鬧,加上他的敏感身份,恐怕會立刻做出統一這個流雲帝國的決定,到時候肯定會招惹來流雲帝國其他所有的勢力圍攻,天啊,靠墨家一家能對抗現在流雲帝國的其他勢力嗎?」

「這個……」二長老苦笑道:「他也未必會那麼做吧!」

「怎麼不會!?」大長老冷笑道:「二長老,你敢肯定嗎?你敢拿整個墨家去賭嗎?」

「其實賭一把也未嘗不可!」二長老突然道:「我聽說,雷尼和他的血手已經完蛋了,只靠白起和墨真兩個人就讓血手完蛋了,要是加上墨家的力量,未必不能一統流雲帝國,你應該明白,一旦成功了,那麼墨家的地位將會上升到何種地步!」

大長老一滯,旋即冷冷的看著二長老:「但是失敗的話,墨家就全完了!」

二長老沉默了,他想賭,但是又不敢賭,所以他一直都在猶豫。

「對了!」似乎看出了二長老的猶豫,大長老突然話鋒一轉,淡淡的道:「剛剛打路法的人,不但有我的孫子,還有你的孫子!」

「你說什麼?」二長老猛的站了起來,冷冷的看著大長老,突然低聲咆哮道:「在路法來到墨家后,我就把那混賬關了起來,他怎麼可能……」

「嘿嘿!」大長老突然陰笑道:「你不知道嗎?我孫子和你孫子可是好朋友,他要去做些『好玩的事情』,又怎麼可能不叫著朋友!」

「砰」

二長老一拳砸在了桌子上,臉色猙獰的看著大長老,這混蛋,居然算計自己的孫子,不,不對,他在算計自己,從一開始就在算計自己,白起這一次把血手滅掉只是巧合,就算沒有白起的事,他也在不停的讓自己向他靠攏,目的應該是墨真。

想到這,二長老咬牙切齒的道:「大長老,墨真的力量很可能要突然到三級上階戰士了,這對家族來說是很寶貴的力量,要是沒了他,那墨家很可能從流雲帝國第二勢力排到七八位,你應該很清楚!」

「按照他的脾氣,實力越強反而越糟糕!」大長老不屑的道:「墨家有你和我這兩個三級初階戰士就夠了!」

「唉!」二長老幽幽的嘆了口氣,他知道,大長老心意已決,什麼擔心白起把墨家帶入死亡,什麼墨真的實力越強越糟糕,都是借口,他的目的不過是權利罷了,整個墨家的權利。

「好吧!」二長老閉上眼睛,無奈的道:「你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吧,我……配合你!」

「很好!」大長老得意的大笑起來:「二長老,我掌握了家族三成的力量,你掌握了兩成的力量,墨真雖然也有兩成的力量,但是根本就不能動用,剩下的三成則沒組織,不足為懼,所以,贏的一定會是咱們!」

「墨真掌握的力量你準備怎麼辦?」二長老似乎已經死心了,無奈的道:「還有,別忘了,墨真是三級中階戰士,還是一個隨時都能成為上階的戰士,咱們兩個加起來也未必是他的對手,難道你要用人數把他堆死嗎?」

大長老的臉色一下子陰沉了下來,從前就是因為墨真箇體的力量太強大,所以才動不了他,現在又回到了這個問題,這一次他可不會在因為這一點就退縮了。

「你放心!」大長老淡淡的道:「墨真交給我來對付,你和我把所有的手下都集中起來,去把墨真的手下幹掉就行了!」

「全部幹掉?」二長老苦笑道:「那可都是難得的強者,全都殺了太可惜了!」

「他們選擇效忠墨真,就註定了他們的死亡!」大長老不屑的道:「一群垃圾,就算考墨真坐上了高位,也終究是垃圾!」

二長老再次沉默了,每一個家族都極為缺少資源,墨家也一樣,在資源不夠用的情況下,家族的掌權者們肯定優先給自己的心腹或者親人,而墨真卻一個親人都沒有,所以他經常用自己手裡的資源幫助一些有天賦,但是沒有後台的族人,慢慢就聚集了一批他的手下。

只是靠墨真那不多的資源就成為二級甚至一級頂峰的鬥氣戰士,可想而知那些墨真的手下天賦有多高。

「唉,好吧!」二長老無奈的點了點頭道:「我負責鬥法閣和守衛先皇的那些人,家族護衛隊的那些,就拜託你了!」

大長老眼中閃過一絲陰冷,心裡更是不屑的大罵起來:「剛剛還一副忠臣的樣子,現在立馬就把主意打到鬥法閣和先皇遺物上了,真夠虛偽,不過無所謂,等我收拾了墨真回頭就收拾你!」

「好,就這麼辦!」大長老道:「不過你也要派一位二級戰士和四位一級戰士跟我一起去對付墨真,放心,他們出場的可能性很小,我並不打算正面對抗墨真那種三級的強者!」

二長老猶豫了一下,想到先皇遺物和鬥法閣的那些珍貴書籍,還是點了點頭,兩個老頭在此分開,各自行動。

……

「路法老頭!」

墨真一路疾奔,很快就看到了倒在地上的老人正是路法,在怒極之後,更是快速的奔跑向了墨真。

只是就在墨真要接近路法的時候,突然感覺到一陣頭暈目眩。

… 「陛、陛下!」

一陣頭暈目眩的墨真,僵硬的扭頭看著出現在身後的林影,眼中滿是疑惑不解。

他不明白為什麼林影要阻止自己,剛剛的暈眩他在皇宮的時候領教過,正是林影的精神魔法,但是他為什麼要阻止自己去救路法?

「回來!」

林影沒有解釋,只是冷冷的喝了一聲。

「陛下!」墨真有些惱了,路法就在前面不遠的地方,怎麼也要把他救了吧,難道路法的死活就這麼不被林影看在眼裡嗎?

「回來!」林影還是那句話。

「陛下,我要先救路法!」墨真冷冷的說了這一句,扭頭就向路法的方向走去。

「你……」林影惱火的看著墨真,要不是這是自己最忠心的手下之一,他才不管他,讓他直接去把,也能幫他消耗點別人的力量,但是現在林影不捨得吧,他手下就這麼一個強者,傷著了他的都心疼。

「陛下,為什麼不救路法爺爺!?」落雪在林影身邊也急了,連忙道:「路法爺爺年齡大了,又不會鬥氣,我們先救他吧!?」

「你知道什麼?」林影無奈的看著落雪道:「那邊有埋伏,路法只是一個誘餌!」

「啊!」

在落雪的驚呼聲中,林影再次用精神力量狠狠的刺了墨真一下,然後在墨真身體晃動的時候,快步走到他面前,和落雪一起,把墨真給拉了回來。

「有埋伏!」

看到墨真還想掙扎,林影氣的鼻子都要歪了,在墨真耳邊低喝了一聲他才老實。

「真的嗎?」被林影拖到一邊的墨真還是有些不可置信:「難道墨家的那幫傢伙敢對我下手了?」

「我怎麼知道?」林影氣的直叫:「剛剛聽我的話,直接退回來多好,現在因為我把你拉回來,那些埋伏的人也反應了過來,都開始移動了,操!」

「額」墨真看到林影發怒,想到林影的神奇,臉上不由露出一絲尷尬:「那陛下說怎麼辦?路法的命重要啊,不如我們一起衝過去?咦,那些人呢?」說著墨真才發現林影身後原本投降的二十多個鬥氣戰士都不在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