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在離開你了,不要害怕了,那都過去了……”徐樂辰輕輕的拍了拍許悅的後背。

2020 年 10 月 27 日

“恩。我沒事徐樂辰,我很開心,真的,我想開了,看開了,其實沒什麼大不了的。現在只要找到了你,我真的沒什麼可怕的了,徐樂辰我不會在對你亂髮脾氣了,不會在對你出言不遜了,我會好好珍惜你這個朋友和我們之間真摯的友誼的、”許悅笑着擦了擦眼淚。

“許悅,謝謝你這麼信任我,這麼看重我,我也非常看重咱們之間的友誼,你是我最值得珍惜的朋友。真的,這幾天沒有你的日子我真的好難過,好傷心,我感覺生活都將失去了意義,你是我第一個如此認真交心的朋友。

你知道嗎,當你來到那家店找到我的時候我激動的連話都說不出話來了,我無論如何也想不到你會出現在那裏。

這些天我也想了很多,我非常的自責,我沒有做到朋友的義務,竟然在你最需要人陪的時候不能陪在你的身邊保護你,不能給你排憂解難,你說就這樣我算什麼朋友!我恨不得把自己打死。

當我離開醫院的那一刻我流淚了,我真的沒有想到我還能夠再次看到你,更別說在像以前那樣做知心朋友了。所以能夠再次見到你我真的很開心,其實這期間我也有想過去找你,但是每當想到你那難過,見到我害怕的樣子我又停住了想要去找你的腳步。我在想或許沉默是對你最好的陪伴吧……”徐樂辰說着。

“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我太沖動了,讓你受到了這麼多的委屈,你對我這麼好我竟然還如此的誤會你。這麼多次,如果不是你的出現,我真不知道自己現在成什麼樣子了?包括那次你奮不顧身的救我,我恐怕命都不在了。

徐樂辰,你知道嗎?你跟那個人真的很像很像,我曾經無數次在你的身上看到了那個人的影子,所以當我再次受到刺激的時候我就認定了你是他!”許悅如有所思的說着。

“許悅,你口中的那個他是誰?”徐樂辰疑惑的看着許悅說,他也很想知道困擾着許悅的這個他究竟是誰。

“他,就是不斷出現在我身邊的那個神祕男人,起初我狠困惑,爲什麼他會陰魂不散的纏着我?後來我好像知道了。起初,那個眼鏡店老闆的出現就讓我心生懷疑,但是出於愛美的我還是接受他的安排。

果然,我帶上這副美瞳後實現了我得願望。從那以後我也就看到了奇奇怪怪的東西,這個之前我也跟你說過,但是我還會做奇怪的夢,在夢中我有個戀人叫辰,我的美貌被人奪去了,辰答應幫我找回來,無數次他出現的時候我都看不到他的模樣,直到有一次,我終於看清了他,他就是那個眼鏡店老闆。可是當我再次去到那個眼鏡店的時候我卻發現店鋪和老闆都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我狠傷心,很難過,當我站起身來的時候被突然出現的女鬼嚇暈了,隨後就是在醫院見到你的那一幕,所以我纔會誤會你。”許悅長舒了一口氣。

“原來是這樣……那,那個辰去了哪裏?”徐樂辰繼續問着。

“我不知道,他說過要幫我,他說現在還沒有完成心願。不過我終於想清楚了,這所有所有的一切並不是巧合,就是辰的安排,我甚至懷疑我現在戴的這副美瞳就是辰的眼睛,所以我纔會看到你們所看不到的東西。”許悅微笑的說。

“額……不是吧?說的跟童

話故事一樣?等等,我先平復一下心情,許悅,你確定你現在正常是嗎?好悽美的故事~~~”徐樂辰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但是他又感覺像是真的。

“真的,徐樂辰我真的有強烈的預感就是這樣,徐樂辰,你真的跟他們很像,在你的身上我能看到他的影子。所以我就把你當成了他,失去了理智,直到昨天我又進入了那個夢境我才漸漸的明白……”許悅認真的看着徐樂辰。

“那你打算怎麼辦?就這樣下去嗎?”徐樂辰問着。

“能怎麼辦,就這樣吧,順其自然吧。我相信會有結束的那一天,忽然之間說出來我感覺好痛快,好開心。徐樂辰,謝謝你一直陪在我身邊。”許悅微笑的看着徐樂辰說。

“許悅,你能夠想通看開就是我最值得開心的事情了,我不願看到你天天憂鬱成疾的樣子,每當看到你這樣我都恨不得讓自己來替你承受。”徐樂辰說。

“呼~~~忽然感覺這個世界的空氣好清新啊!”許悅大聲的呼喊着。

“哎~~~許悅,你是怎麼知道我在那個小吃店的哪?”徐樂辰問着。

“哈哈~~~不告訴你,因爲這是祕密~~~~”許悅調皮的說、

“你給我少來,快點,告訴我,要不然我不理你了!”徐樂辰撇了許悅一眼。

“哈哈,不逗你了!其實我也不確定你是否真的在那裏。當我找遍了你所有的去處之後並沒有發現你的身影,我當時真的失望了,我以爲你從此就消失在我的身邊了,可是就在失去信心的時候哪,你猜怎麼着?腦海裏面就突然出現了一個畫面,那就是跟你在這個小吃店吃飯的場景啊。所以咯,我就抱着最後一絲希望來到了這裏,果然你正在那狼吞虎嚥的吃着哪,當時你的樣子真是囧爆了!”許悅嘲笑着徐樂辰。

“哦!原來是這樣啊哈哈!我當時真的不知道去哪裏,我一下就想起來你帶我去的那個地方了,我真的感覺那裏的環境能夠帶動你的心情,帶動很不錯的氣氛,所以我就想去那裏放鬆放鬆心情,順便在找一下和你在一起的感覺咯、

不過,話又說回來,那裏的小吃還真的是好吃極了!”徐樂辰笑着說。

“哎~~~徐樂辰,你知道你當時的樣子有多醜嗎哈哈。我看了真的都哭笑不得,你說你這是校草的樣子嗎?還萬人追捧的對象?我去,同學們的眼都瞎了嗎?真是搞不懂了,現在的人們究竟是怎麼了?口味好重啊!”許悅繼續調侃着徐樂辰、

“喂!你這死丫頭,敢那我開涮了是不是?把我折磨成現在這個樣子的究竟是誰啊?罪魁禍首不還是你這個死丫頭嗎!還說我了,你不也是一樣,女神?哈哈,我看是女神經病還差不多!你說要是讓你的粉絲們看到你這樣神經兮兮的樣子她們會怎樣?是不是立刻就給你改了名號!哎呦,不錯哦。我感覺女神經病更適合你誒!”徐樂辰樂此不疲的說着。

“你……好呀。幾天不見學會油嘴滑舌了是不是?我讓你說我女神經病!我今天就讓你見識一下我這個女神經病的厲害!”許悅說完便朝着徐樂辰打罵着、

兩個人終於化解開誤會和好如初了,經過了這幾天的誤會和反省,兩個人的感情更加的深刻了,更加依賴彼此了。許悅彷彿感覺眼前的徐樂辰就是上天賜給她的禮物,讓她在最孤單寂寞的時候有徐樂辰的陪伴,讓她開心、

(本章完) 閒着沒事的許悅也正和徐樂辰在街上悠閒地漫步,由於許悅生病的那幾天沒怎麼吃過東西,所以恢復身體後再加上心情大好的緣故她就特別的容易餓。眼下也正好快到吃中飯的時間了,許悅提議找一家環境不錯的餐廳去吃飯。

吃小吃許悅在行,可是論起吃大餐徐樂辰確是行家。徐樂辰說附近有家西餐廳不錯,價格合理,裏面的食物也是特別的好吃,聽着徐樂辰的介紹許悅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嘗一嚐了,對於吃貨來說,人世間最幸福的事就莫過於吃美食了。

很快她們就來到了徐樂辰所說的那家餐廳,徐樂辰指着對面浪漫豪華的餐廳告訴許悅那就是她們將要用餐的地方。

許悅瞪大眼睛觀賞着,的確不錯,無論是環境還是視覺都是給人一種截然不同的享受,許悅驚喜若狂的看着餐廳的每一個角落,她彷彿就連空氣都是特別的清新。

徐樂辰牽着許悅走進了餐廳,就在許悅還對餐廳充滿好奇還到處觀看的時候,令她意想不到的一幕赤裸裸的進入到她的視線——溫莎跟自己的二媽在角落的一個包桌上有說有笑的吃着飯。

許悅連忙躲藏在一邊,生怕她的出現引起溫莎和劉玲榮的注意。許悅偷偷的注視着,看着兩個人舉止親密的樣子不禁心生懷疑,爲什麼溫莎和劉玲榮會出現在這裏?她們兩個人究竟是什麼關係?她們的舉止如此親密恐怕不單單是朋友那樣簡單吧?他們之間到底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這一系列的疑問不斷的在許悅的腦子裏盤旋。

徐樂辰悄悄的將許悅拽到一邊來,生怕有點聲音就會被旁邊的人們發覺

“徐樂辰,你幹嘛!”許悅被徐樂辰的動作嚇了一跳。

“噓……小點聲!不要讓她們聽見!”徐樂辰指了指那邊的溫莎和劉玲

“你也看到了啊?”許悅難爲情的說着。

“是呀!我跟你說,你不要在這偷偷摸摸的偷看,你這樣被服務員發現也是不可以的,這是窺視別人的隱私懂不懂?幸好我找到你,要不然還不知道會怎樣哪!走走走,去我們那邊說。”徐樂辰說完便領着許悅離開了。

整個用餐時間許悅都是心不在焉的,她一直在想着剛剛溫莎和劉玲榮約會的那一幕,她們兩個人根本就是不沾邊的兩個人啊?

徐樂辰夾了一個蝦仁放在了許悅的盤子裏分散了許悅的注意力。

“徐樂辰,你說溫莎跟劉玲榮幹嘛來這裏啊?”許悅問着。

“你傻啊!來這裏當然是吃飯了,要不然到這裏能幹嘛啊?”徐樂辰笑着說。

“你少給我廢話,我指的是她們兩個怎麼在這?她們兩個怎麼會認識?看樣子是很熟悉的感覺。”許悅疑惑不解的說。

“恩,是,我也感覺,看樣子的確是很熟悉的樣子。她們會不會是親戚之類的?遠房的也說不定啊。”徐樂辰也思索的樣子說着。

“遠房親戚?不可能!我爸爸跟劉玲榮結婚這些年裏面根本就沒有什麼她的遠房親戚來我們家,也根本就沒有聽過她有什麼遠房親戚之類的。”許悅一下就否定了徐樂辰的說法。

“是呀,說來也是奇怪,她跟溫莎看上去是挺親密的,就像母女一樣!溫莎會不會是她的女兒?”徐樂辰懷疑的眼神看着許悅。

“蒽……聽你這麼一說還真是像母女,可是,不對呀,她沒有女兒啊!聽我爸之前說過,劉玲榮上一任婚姻就是因爲劉玲榮沒有孩子才告終的,所以這一點也不對。”許悅若有所思的說着。

“既然這樣,那就是我們想多了,或許事情就是我們想的太複雜了。不要這樣敏感,最近神經都是緊繃的,放鬆一點。”徐樂辰安慰着說。

“可是,我的直覺告訴我她們之間肯定是有關係的,要不然我跟溫莎都認識這麼久了,劉玲榮不可能不會跟我提她們之間的事情。”許悅繼續說。

“別想了,趕緊吃吧。本來好好的吃頓飯,結果看你這六神無主的樣子,真掃興!”徐樂辰無奈的說。

“徐樂辰,你說溫莎怎麼會跟劉玲榮搞到一起哪?你不覺得奇怪嗎?看看她們兩個有說有笑的樣子,根本就不像是一般的關係。尤其是那個劉玲榮,我跟她認識都這麼久了,我從來都不知道她竟然會有如此面容慈善的時候!”許悅還是疑心重重的樣子。

“或許,真的是咱們想多了哪!人家可能就真的只是朋友,或者是遠房的親戚也不一定哪!沒有影的事情,你就先不要把事情想的那麼複雜,以後多多留意着點就行了。”徐樂辰安慰這許悅。

“但願是這樣吧!可是我的直覺告訴我事情不可能會是這麼簡單,哎呀,簡直都快要崩潰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你說我這到底是啥命啊。哎,可是還無能爲力哪,正如你所說的,沒跟沒據的,只能自己以後留心點。”許悅無奈的搖了搖頭。

“對呀,你能這樣想就行了,以後咱們留個心眼,好好觀察着她們就可以啦。”徐樂辰摸了摸許悅的頭溫柔的說着。

從那以後,許悅就一直狠在意溫莎跟劉玲榮的舉動,但是儘管懷疑,她卻沒有真正的去調查。

直到那一次的回家,讓許悅決定了查清劉玲榮和溫莎關係的決心。

“張媽,飯菜準備好了嗎?許悅都已經餓了,最近你是怎麼回事了!手腳不利索了嗎?每次都讓許悅等這麼久才吃飯!”劉玲榮藉着關心許悅的理由假裝訓斥着張媽手腳不利索.

“是是是,太太,對不起,最近可能因爲身體不舒服的關係效率是低了一點,以後我會注意的。”張媽愧疚的跟劉玲榮道着歉.

“小姐,你先坐在客廳裏等會,我馬上就好了,你彆着急呀!”張媽跟許悅說着。

“好啦好啦,別那麼多廢話了,趕緊動作快一點吧,真是不

自覺!”劉玲榮說完便搖頭晃腦的回臥室了。顯然,張媽在劉玲榮的催促下有點手忙腳亂的感覺,這一切都被許悅偷偷的看在眼裏。

許悅裝作漠不關心的樣子繼續坐在客廳裏等候,在她們不留神的時候許悅就會偷偷的瞄着廚房裏的一舉一動。許悅是個洞察力比較強的人,所以針對每個人動作和語言她都觀察的比較細微。

果然,令她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盛好飯菜的那一刻張媽在圍裙裏面小心翼翼的掏出了一個藥瓶,偷偷的撇了撇周圍沒有異常情況便將裏面的東西撒在了許悅的飯菜裏面,許悅的心咯噔了一下,果然事情不出所料,這裏面確實有貓膩。

“小姐,飯菜來了,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肯定是餓壞了吧?下次我會注意的。”張媽微笑的將飯菜端到許悅的面前。

“張媽下次一定要注意點。來,許悅,趕緊吃吧,再不吃飯菜又要涼了,多吃點,今天的味道還不錯。”劉玲榮一邊說一邊往許悅的碗裏夾着菜。

“我不吃了,今天沒胃口,你們慢慢吃,我先回房間了。”許悅實在看不慣劉玲榮那副嘴臉站起身來就準備離開。

“許悅,你給我站住!沒胃口也要把飯菜吃完在離開!你這小姐脾氣又要範是嗎?”劉玲榮大怒。

“我今天還就她媽不吃了!我看你能怎麼着!嘴長在我自己的身上,我想吃就吃不想吃就不吃,你管的着嗎!別說是你,就是我親媽她也得尊重我的想法!你算哪根蔥,還真以爲我怕了你不成?平時忍讓你那是因爲你是長輩,給你留了個臉!別自己沒感覺!他媽的,真掃興!”許悅也憤怒了,放聲的衝着劉玲榮大吼着,順手她將那碗放了東西的飯菜憤怒的摔在了地上。

劉玲榮愣住了,看到許悅如此大的反應之後也沒在出聲,她意識到許悅這次是真的急了,在這樣僵持下去對自己是沒有好處的。

許悅回到房間,心中說不出來的難過,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到底是有多令人厭煩纔會出此下策,怪不得每次在自己不想吃飯的時候劉玲榮都會如此的激動。

深夜,待人們都進入熟睡的狀態時,許悅偷偷的溜進了張媽的房間,她躡手躡腳的找尋着今天所看到的那瓶來歷不明的東西。

終於在張媽的抽屜裏面許悅看到了好幾瓶類似的東西,上面清楚的寫着慢性迷幻藥。這一刻許悅真的懵了,她坐在那裏好久動彈不得。爲了不引起懷疑,許悅又將藥瓶放回原位快速的離開了。

?又一個沉重的打擊發生在許悅的身上,慢性迷幻藥這幾個字一直在許悅的腦海裏出現,爲什麼,爲什麼要這樣對我!我真的就那麼討厭嗎!

劉玲榮,你真的太可惡了!這件事我不能就此罷休,還有那個溫莎,她跟劉玲榮的關心絕對不會是那麼簡單的,這裏面一定有陰謀,不行,我一定要將事情查清楚,讓這些人得到懲罰!

(本章完) 在一個星期六的早晨,許悅早早的躲在了溫莎的宿舍旁邊注視着溫莎的一舉一動,沒錯,自從上次之後許悅就已經開始在暗中關注着溫莎了,她花掉所有的時間和精力就爲了調查清楚溫莎和劉玲榮之間到底是什麼樣的關係,她們之間究竟還隱藏着怎樣驚天的祕密。

終於,溫莎起牀了,今天似乎和往常不同,平時的溫莎都是七點起牀,週末的話就會更晚,而今天爲甚麼六點就起來收拾完畢了哪?這個舉動讓許悅似乎看到了希望。

溫莎精神煥發的出門了,她高傲的向周圍看了看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的情況後便大搖大擺的離開了。溫莎這段日子看上去特別的輕鬆,自在,比起前段日子那崩潰的狀態簡直就是判若兩人。

許悅偷偷的在後面跟着,終於在一個隱蔽的公園裏溫莎停了下來,果然劉玲榮也在這裏,許悅找了一個茂盛的草叢蹲了下來,小心翼翼的偷窺着溫莎跟劉玲榮的一舉一動,當然她們之間的對話許悅也是能夠清楚的聽見。

“莎莎,你來了。今天你真漂亮,不愧是我劉玲榮的女兒。” 拽丫頭與王牌校草的愛戀 劉玲榮對溫莎那百般疼愛的樣子讓許悅一下子就震驚了。

“是嗎?媽媽,我漂亮當然是遺傳了你的基因了!哈哈,我這些天真的好開心,想想那個許悅馬上就要瘋掉的樣子我真的是抑制不住自己內心的興奮。”溫莎開心的說着。

“可不是嗎!我也實在是忍受夠了那個臭丫頭的脾氣!前幾天她回家跟我大吵了一頓,還把張媽做好的飯菜給摔了一地。當時差點沒把我氣死!”劉玲榮現在說起來還心有餘悸。

“賤人!竟然還敢耍脾氣!以後有她的好果子吃!媽,你說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哪!”溫莎看着劉玲榮嬌滴滴的說着。

“何止是你啊,我也是!不過莎莎你放心,我會讓她付出代價的,把本該屬於你的東西原封不動的還給你!你忍受的委屈實在是太多了,媽每次想到都心疼的睡不着覺!”劉玲榮摸着溫莎的手說着。

“媽。我沒事,我知道你也不好過,我知道這事不怪你,要怪就怪許家那個老傢伙和許悅這個小賤人!要不是那個許老頭子恐怕我今天也不會淪落到跟自己親媽見面都要偷偷摸摸的!還有許悅那個小賤人,要不是有她的存在,或者是那個許老頭子沒那麼寵愛她我也不至於這樣!”溫莎生氣的說。

“莎莎,能有什麼辦法哪!目前就只能這樣忍受着。我以前曾經跟他提過讓你來這個家的想法,但是他想都沒想就拒絕了。

他這麼一輩子就許悅這一個女兒,所以他對許悅的這份疼愛是深不可測的,本來我就跟許悅合不來,我的存在已經是給許悅造成了不滿,而許青松能夠爲了我不顧許悅的心情和我在一起就已經是天大的面子了。

所以他不會在因爲任何一件事惹怒許悅了,況且,許青松這一輩子拼下這麼大的家業怎

麼可能就輕易讓你進門跟許悅爭奪家產哪?別說是讓你光明正大的成爲許家的女兒了,就是你真實存在的事實他都不允許,我有女兒的事情許家除了我和許青松知道之外就沒有第二個人知道了、這樣做的目的也是爲了不讓許悅受到傷害,不讓你跟許悅爭奪家產。”劉玲榮無奈的說。

“哎!別說媽媽,越說我越生氣!那個冥頑不靈的老頭子,我真恨不得弄死他!許悅,許悅!許悅到底哪裏好,那個賤女人霸佔了本該屬於我的東西!媽,你說許悅瘋了以後那個許老頭子會不會調查啊,如果到時候查到我們頭上怎麼辦哪?”溫莎靈機一動。

“也對,我怎麼沒想到這一點哪!如果被他查到我們的頭上以他的脾氣肯定要把我打死的!怎麼辦?要想一個應對的辦法纔好。”劉玲榮着急的說着。

“媽~~~不如我們一不做二不休,乾脆把那個許老頭子也送上西天得了!這樣的話整個許家就徹底是我們母女的了!一個死一個瘋哈哈,她們還有什麼能力來和我們作對?那時候那個許老頭子一死你在許家還不是呼風喚雨,任憑你折騰,而我也理所應當的繼承了許家所有的財產,這樣豈不是兩全其美?”溫莎陰險的提議着。

“莎莎~~~這樣真的可以嗎?我有些害怕……”劉玲榮有些猶豫了,畢竟這也是人命關天的事,當初想讓許悅瘋癲但是也沒想過要了許悅的命。

“媽,你害怕什麼啊。事情已經做到現在了,我們就不能回頭了!你要這麼想,如果許悅瘋了,許老頭子就會調查,到時候查到我們怎麼辦?這不就是你的仁慈造成的嗎!到時候我們都付出了代價,到頭來這所有的一切不都是白費了嗎?媽~~~你清醒一點,不要讓你的仁慈害了我們!”溫莎極力的勸着。

“莎莎,讓我冷靜冷靜~~~我得好好的想一想,這事情太嚴重了。”劉玲榮還是猶豫不決。

“想想我們當初有多殘忍?爲了能夠贏取許悅的信任,我無限的對許悅好讓她把我當成了她的閨蜜。在後來我發現了她喜歡上了代辰,當我知道這個事實的時候你知道我有多難過嗎?但是爲了我們的大計劃我還是讓代辰勉爲其難的答應了做她的男朋友。

你知道代辰有多痛苦嗎?但是爲了我,不還是接受着安排。每當我看到代辰跟許悅在一起甜蜜的樣子我心裏有多痛你知道嗎?那種感覺你體會不到,那種撕心裂肺的痛你是永遠無法理解的。

直到後來許悅變身回來,代辰慢慢的喜歡上了許悅,雖然代辰欺騙我說跟許悅在一起純粹是爲了大計劃,爲了許家的財產,但是我看的出來,他愛上了許悅,這樣殘酷的事實換做是你你能接受的了嗎?

嬌嬌,美麗,琪琪她們無限的配合着我,配合着代辰,這段日子所付出的一切你又知道多少?上次要不是徐樂辰那個掃興鬼,恐怕許悅早就死在我跟嬌嬌的計劃

之中了!我怕你操心,從來不跟你說這些,只要你能做好分內的事情就行!可是現在你又退縮了,媽媽,成功馬上就要在眼前了!你要冷靜一點。”溫莎哭泣着,不斷的跟劉玲榮訴苦。

“孩子我知道,我都知道,這巨大的計劃是需要重新規劃的!”劉玲榮爲難的跟溫莎說着。

“這個我當然知道!代辰我不會在打着他的牌了,以前我們的感情深刻我放不下他,但是在他愛上許悅的那一刻我就徹底的死心了,之前我跟他聯繫那是因爲我感覺他還有用處,雖然他騙我說再次回到許悅身邊是爲了騙許悅的,但是現在我感覺他一無是處了,爲了不打草驚蛇,我會找個機會把代辰處理掉的,他這輩子能夠死在我的手上也算他沒白活了!”溫莎的眼睛裏充滿着殺氣。

“對不起孩子,我知道你受苦了,你今天所受到的委屈媽媽以後會加倍的償還你的。我知道此刻我不應該糾結,是我的猶豫讓你傷心了。莎莎,媽媽想好了,就按你說的那樣做,別人既然對我們不仁那就不要怪我們不義!”劉玲榮終於在溫莎的勸說下答應了。

“媽,你真好,我愛你……”溫莎甜蜜的倒在劉玲榮的懷抱。

此時此刻蹲在草叢中的許悅已經泣不成聲,她清清楚楚的聽到了劉玲榮母子的對話,這種傷害對於許悅來說真的是太大了,爲什麼要對許悅這樣,難道這一切都是許悅的錯嗎?

報告總裁爹地:媽咪又跑了! 當初劉玲榮進到許家這個家門的時候就知道許青松不能接受有孩子的女人,但是爲了財產劉玲榮最終還是接受了這個事實。當時的那種情況誰都知道,劉玲榮嫁給許青松的目的不只是因爲感情,更多的不還是圖許家的財產。

既然當時誰都有私心又幹嘛爲了那不能改變的事實把一切的過錯都嫁禍到自己的身上哪?許悅在埋怨着。

但是心裏那股不能磨滅的憤怒在充斥着她的內心,沒錯,劉玲榮說的對,既然別人無情就別怪我們不義,這一切的一切都是你們逼的。

劉玲榮,溫莎,一切的後果你們就自負吧!你們無論怎樣傷害許悅,她都可以不在乎,她也曾有過想要報復的衝動,或許因爲她心底的那點善良作祟又會打消她這種邪惡的想法,但是現如今她們將要傷害的不僅僅是自己了,而是那個疼愛自己的父親,和這個陪伴自己長大,充滿溫馨回憶的許家。

許悅提醒自己不能容忍了,在繼續下去後果將會不堪設想,溫莎和劉玲榮就像是對魔鬼在侵蝕着她們。

至於代辰,之前或許還會因爲某些事情留戀他,感覺愧對他,但是現在看來真的是沒必要了,原來這一切都是他跟溫莎的陰謀!呵呵,什麼感情,什麼真正的愛上,在許悅的眼裏看來都是狗屁!

許悅在路上走着,她不斷回想着過去的種種,堅定的眼神中充滿着殺氣,復仇的道路將在下一刻開始……

(本章完) 漆黑的夜裏許悅沒有開燈,她在想着一切能夠折磨這些人的辦法。她終於知道了上次的石頭事件的元兇了,本來許悅也在懷疑着,只是苦於現在沒有證據,現在好了,就算是報復也是有足夠的理由了。

許悅呆呆的站在鏡子前,她不知道自己的做法到底是對還是錯,但是她無路可退,如果她不反抗,受到傷害的就會是自己。

這時許悅的眼睛突然間變得異常的明亮,有種聲音在許悅的心底響起,這種聲音的出現更加堅定的許悅要報復的內心。

“許悅,你此時的想法是正確的,你不要糾結,我之前就跟你說過,不要無謂的施捨你那善良的內心,你此時此刻對別人的仁慈就是對你還有你們整個家庭的殘忍,你沒看到她們正在傷害着你們嗎?

許悅,放心大膽的做吧,關鍵的時刻我會幫助你的,你放心,無論什麼時刻我都會陪在你的身邊保護你的、”

許悅知道這是辰的心聲,也許就是這樣“自欺欺人”的勸導,讓許悅展開了一系列的瘋狂報復。

放學之後,同學們都搭幫結夥的一起回宿舍,當然嬌嬌,琪琪美麗三人也不例外,就在她們快要到宿舍的時候,有個同學神情慌張的在走廊裏面跑出來。

同學看上去是受到了莫大的驚嚇,臉上沒有一點血色。看到同學的異常反應嬌嬌她們也感到非常的奇怪。

“同學,發生什麼事情了?”嬌嬌奇怪的問着。

“有鬼~~~好可怕~~~~”同學驚慌失措的說着。

“鬼???呵呵,同學你不要胡說好不好?我們在這裏都上了這麼久了,可從來都沒有聽說過什麼鬧鬼事件啊!”美麗毛骨悚然。

“真,真的,真有鬼,是個女鬼~~~好可怕~~~就在你們那間宿舍~~~”同學說完嚇的跑走了。

嬌嬌她們幾個聽到之後也非常的害怕,雖然沒有親眼所見,但是突然之間有了這樣的說法也是非常擔心的。

就在嬌嬌她們還沉迷於驚嚇的情緒中,對面的另一宿舍也傳來了恐怖的叫聲,大家都呼喊着“有鬼”然後在宿舍裏面跑了出來,每個人都情緒失控的叫喊着,面色蒼白。

皇家六少戀上千金女 嬌嬌和美麗她們三人也害怕起來,難道是真的嗎……

整個學校中都充滿着緊張詭異的氣氛,唯獨許悅看上去是那麼的淡定,那麼的順其自然。

鬧鬼事件在學校傳的沸沸揚揚的,當然也傳到了徐樂辰的耳朵裏,雖然看到同學們都人心慌慌的樣子,但是徐樂辰始終感覺事有蹊蹺,直覺告訴他,這段日子的鬧鬼事件跟許悅逃不開關係。

徐樂辰有種不好的預感,許悅正在進行瘋狂的報復,想到這裏徐樂辰連忙撥通了許悅的電話,約着許悅在學校的咖啡廳見面。

看到許悅的樣子之後徐樂辰堅定了自己的想法,許悅之前的單純快樂已經消失了,現在呈現在徐樂辰面前的許悅是充滿憂慮的,面容

憔悴的。

“許悅,你來了。來,趕緊坐,我點了你最愛喝的檸檬汁。”徐樂辰微笑着。

“謝謝,今天怎麼想起來這裏了哪?突然找我是不是有什麼事?”許悅微微一笑,坐在了徐樂辰的對面。

“沒事啊,只是好久沒有來這裏了有點懷念而已,最近挺好的吧?幾天不見怎麼看你憔悴了這麼多?”徐樂辰說着、

“我挺好的啊,不喜不悲的,只是最近有些失眠而已。”說完許悅不自然的喝了一口檸檬汁。

“許悅,你就不要騙我了,你有什麼事情還能瞞得過我嗎?學校最近的鬧鬼時間你聽說了吧?”徐樂辰一針見血的說着。

“恩~~~有耳聞,有什麼不對勁的嗎?”許悅面無表情的回答。

“許悅,這件事是不是跟你有關?”徐樂辰認真的看着許悅。

“你怎麼這麼說?我有這麼大的本事嗎?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吧徐樂辰?”許悅皮笑肉不笑的回答着,

“許悅,我請你認真的回答我,這件事是不是跟你有關!你如果把我當朋友的話你就如實的跟我說。”徐樂辰的表情變得異常的嚴肅。

“是!”許悅看着徐樂辰如此認真的樣子也嚴肅的回答着,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