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在蜜雪兒的攻擊下,祭司隊伍潰不成軍,只有圍在一起不斷後撤,如果不是格林重傷之下仍舊拼命開啓“金屬誓約”保護着這些傢伙,恐怕現在早就被埋伏在附近的安保分隊隊員和隼他們射成了蜂窩。

2020 年 11 月 4 日

隼和柯提思不像蜜雪兒那樣有木箭,只能去攻擊那些不斷從潛艇裏冒出來操控機槍掩護祭司隊伍撤退的近衛士兵,雖然死傷不少,不過這些近衛似乎絲毫不畏懼,死一個來一個,很快屍體就堆滿了整個潛艇周圍海面。

只要能控制住機槍,就可以將靠近祭司隊伍的尼奧和蘭斯特洛打成篩子。

“隼!你們注意,有一艘PBR武裝巡邏船突破了我們的海面防線,已經到了你們的碼頭!”

大仙救命啊 “什麼?PBR?!”隼臉色一變,轉頭對柯提思道:“我們還是找個結實點的掩護,這裏根本頂不住。”

他倆現在是躲在一堆礦石堆後頭,鬆散的礦石很容易被穿透,加特林的威力隼太清楚,況且還有雙聯裝M2HB。50口徑重機槍,這些槍如果使用穿甲彈朝自己射擊……

這感覺,真是超哈皮了。

倆人二話不說,拿起自己的槍就跑,在倒下的水塔廢墟旁有個裝滿貨物的小型集裝箱,加上水塔的鋼筋水泥殘骸,可以提供足夠的保護。

“大家注意了……敵方有PBR巡邏艇要過來,小心隱蔽!”隼不忘在通訊頻道里提醒那些安保部隊的隊員。

“尼奧、蘭斯特洛!趕緊撤開!有一艘光復會的PBR武裝巡邏艇進了碼頭,你們趕緊撤!”

“什麼?”尼奧大吃一驚,自己現在就站在空曠的碼頭貨場上,如果巡邏艇過來,肯定一通亂掃,到時候真是想不死都難。

名門暖妻:老公要聽話 “蜜雪兒,這裏交給你,我和蘭斯特洛躲一下……”

話音未落,類似蜂鳴的槍聲響起,這種加特林機槍獨有的聲音就像死神的樂章,在碼頭的海面上奏響。

“跑!”蘭斯特洛衝向尼奧,“霧影”的領域在瞬間展開,倆人憑空失去蹤跡。

密集的火網出現在貨場上,支援自己人撤退不需要尋找目標,PBR武裝巡邏艇有足夠的強大火力可以覆蓋周圍上千平方的地域。況且這艘艇是改裝過的,火力是普通巡邏艇的兩倍。

火網所到之處,石屑亂飛,磚頭碎裂,CMC大樓的磚牆被一塊塊掀掉,出現了一個個巨大的彈孔。

安保部的隊員全部在附近找了掩護,只能趴在地上根本擡不起頭。只要有足夠的彈藥,這種類似地獄火攻擊模式的火力覆蓋足夠支撐十分鐘,到時候祭司隊伍就能完全撤回潛艇上,再鑽進水裏神不知鬼不覺地離開。

“掩護格林大人撤退!”祭司看到援兵到了,頓時來了精神,架起格林猛跑,很快來到碼頭邊。

當務之急是要搞定巡邏艇,否則根本沒法阻止格林離開。

蜜雪兒按下箭筒上的調節鍵,一筒新的鈦合金箭被推到了出箭口,她利索地抽出一支,搭在強力複合弓上射出去,

箭穿過火網,準確射在PBR武裝巡邏艇艦首雙聯裝M2HB。50口徑重機槍防彈擋板上。

轟——

爆炸掀起火球,整挺機槍被炸飛,機槍手被震得飛了起來,噗通一聲落入海中。

爆炸波及了旁邊另外兩名槍手,PBR武裝巡邏船的火力一滯,頓時弱了不少。

“屋頂上有人!幹掉他!”武裝巡邏艇上的近衛指揮官一聲令下,兩支加特林機槍集中對準蜜雪兒吐出一串火舌。

整個天台的一角瞬間被強大的火力射塌,蜜雪兒在掀起的灰塵和火光中朝樓下墜去。 “該死!蜜雪兒,你沒事吧?”看到蜜雪兒消失在濃濃的塵土和硝煙中,尼奧急得大聲在頻道中呼叫,他被壓制在貨場的一個集裝箱後面,根本無法走出來。

“我沒事,擦傷了一點,小意思!”片刻之後,蜜雪兒的聲音再次響起,讓所有人鬆了口氣。

“那些黑袍傢伙要跑掉了!”隼釋放出的“螟”帶來的信息告訴自己,格林和祭司的隊伍已經登上了潛艇。

他舉槍從水塔的廢墟後伸出半個身子,幾乎不進行瞄準調整,直接憑藉“螟”天賦帶來的準確聲波回饋確定目標然後扣動扳機之後,巡邏艇上一名近衛腦袋被直接掀掉,無頭屍撲一聲撲倒在船中。

這個舉動很快招來報復,加特林機槍的子彈將他藏身的打得塵土飛揚,被擊碎的石塊和集裝箱金屬片落了他滿身。

“撤撤撤!”

祭司隊伍在強大的火力支援下全部撤進了潛艇艙內,這艘龐然大物周圍的水面開始冒泡,海水迅猛地注入自身的壓載水艙,露在水面上的半截艦身以最快的速度沉入水中。

PBR武裝巡邏艇也開始極速調頭,轟鳴的大馬力發動機將海水攪成水霧,噴到空中。這些訓練有素的近衛士兵撤退顯得很有章法,艇上的火力一點沒有減弱,反而瘋狂掃射,似乎要將滿滿一船子彈都打光。

這樣做可以確保在撤退時候不遭到最後的襲擊,顯然這些近衛都是經過嚴格的軍事訓練,即便死人無數,也能保持高度鎮定。

浪花飛舞,PBR巡邏艇在海面劃開兩道白色的浪花,很快消失在碼頭海面上,徹底沒入了黑暗中。

很快出了港口,船上的近衛士兵終於鬆了口氣。

黑漆漆的天空中忽然閃過一道火光,一條紅豔豔的火尾巴出現在空中,一枚激光制導的導彈從石茶隼的武器懸掛架上脫離,飛出,撲向PBR巡邏艇。

“導彈來襲!規避!”近衛指揮官首先發現那顆疾速射來的導彈,PBR的駕駛員將舵盤朝右方轉到極致,強大的反作用力下,艇身一側脫離水面,傾斜成四十五度角繞了個漂亮的弧形,力圖躲開襲擊的導彈。

但是對於激光制導的空對地反坦克導彈來說,即便是高達30節的航速依舊躲不開靈活的導彈引擎和制導裝置。

那枚導彈在離水面二十米的空中拐了個彎,毒蛇一樣死死咬住巡邏艇。

最後一絲導彈的尾焰映在近衛指揮官頭盔的防風鏡上,恍若一簇死神手中跳動的地獄之焰。

絕望的目光從指揮官微微發紅的瞳孔中蔓延而出,已經沒有任何躲避的機會和概率,他一直繃緊的神經反而鬆弛下來。

他像個虔誠的教徒一樣,在船頭張開張開雙臂,映在防風鏡上的火光愈來愈濃。

轟——

豔麗的如煙花般的火球從海面騰起,即使是用改裝過的高強度裝甲武裝起來的PBR巡邏艇仍舊抵擋不住能輕易穿透坦克複合裝甲的導彈。

艦身被瞬間擊穿,導彈準確命中艦身中部,引爆了所有堆積在船裏的彈藥,連鎖爆炸在瞬間引發。

海面上下起了一陣金屬火雨,PBR巡邏艦的零碎殘骸四濺開來,又落在海上,四周燃着死亡的火焰。

幾分鐘後,海面很快又歸於平靜,除了殘存的一些火苗,一切似乎從未發生過的平靜。

港口外,目睹了巡邏艇爆炸的丹尼爾局長嘴巴張成了額0型,半天才合上,忽然鼓起掌來,大叫:“我的上帝!太厲害了!太逼真了!這纔是真正的好萊塢大片啊!”

“丹尼爾局長說得對,真的很逼真啊!”桑托斯和馬丁也諂媚地附和着,拍着手掌,臉上綻放着菊花一樣的笑容。

圍觀的消防員和港口公司的工作人員在片刻的呆滯之後,雷鳴般的掌聲響起,大家涌向克里斯蒂安教授的SUV,紛紛向這部大片的“製片人”索要大明星的簽名……

CMC公司碼頭的貨場上,隼一屁股坐在地上,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慢慢從水塔廢墟後面站起身來。

泊位旁邊,幾名尚未死透的亞特蘭蒂斯光復會低級祭司在地上翻滾哀嚎着,泊位旁的海面上,十幾具裹着黑色作戰服的近衛士兵屍體死魚一樣浮在水面上,CMC大樓彷彿剛經過一場慘烈的戰爭,樓面上佈滿了大大小小的彈孔,樓頂的一角被加特林機槍掀掉了一角,子彈引燃了樓裏的一些辦公設施,濃濃的黑煙從殘破的窗戶中冒出。

整片碼頭就像一片地獄。

他忽然想起進入樓裏就失去蹤影的三人小組,丟下MX109拔腿跑進樓裏。

CMC大樓內,到處狼藉一片,辦公室裏的辦公桌和電腦設備、打印機之類的東西尚未搬走,不過在這次槍戰中已經成了廢品。

隼沿着一樓一間間辦公室找過去,沒有發現任何活人的蹤跡,最後找到了藏在地下室的大樓控制中心。

這裏所有的主機全部冒着淡淡的青煙,隼蹲下身子,謹慎地查看了一下線路,確保沒有誘餌裝置,這才小心翼翼拖出一臺主機,檢查後發現裏頭被一種特殊的強酸溶液全部侵蝕了,尤其是硬盤,已經產生了嚴重的屋裏破壞,即便拆除碟片去重新恢復也很難找到數據。

這種專業的手法當然不會陌生,從電腦被生產出來的那一年開始,各國的諜報機構全部採取這樣的模式,在所有涉及機密數據的設備上都安裝了這種自毀裝置,避免在撤離的時候數據外泄。

沒有任何有價值的東西。隼嘆了口氣,站起身,按下通訊鍵:“呼叫克里斯蒂安教授。”

“是隼嗎?你們那裏情況怎樣了?”克里斯蒂安教授顯然十分關注龍雲的情況:“龍雲和格格、水手他們找到沒有?”

“沒有……他們完全消失了,我找了整棟大樓,沒有他們的蹤跡。”隼無奈地搖了搖頭,“教授,我想你處理完外面的事情應該過來看一下,這裏有幾名重傷的光復會低級祭司,如果運氣好,是不是可以在這些傢伙身上找到龍雲他們失蹤的線索。”

對於一名夢行者來說,審訊敵人是最在行的拿手好戲。

“好的,我馬上過來。”

“萊娜。”隼在將通訊頻道轉接到指揮中心,“‘天眼’系統有沒有發現什麼可疑的東西?”

“沒有,‘天眼’掃描了很多次,我可以很確定告訴你一個很不幸的消息……”萊娜聲音永遠是那麼幹脆,而且永遠夾雜着那種讓人抓狂的嚼薯片的聲音,“龍雲他們還在大樓裏,不過至於在大樓裏的什麼地方,我想應該讓你自己在現場找找,你也很清楚,如果光復會在裏頭施放了什麼神之符語,就連‘天眼’也不會查看到什麼蹤跡。”

“找過了,沒人,博士在哪裏?”

“博士在飛往英國的飛機上,他在連線哈布斯先生和羅斯先生,估計在開祕密視頻會議。” “這就是守橋者的城堡?”

站在吉歐爾河旁的高大城堡下,龍雲擡頭亡者高聳入雲的尖頂城堡,感覺這座城堡的建築風格和這裏的氣氛一樣詭異。

典型的哥特式建築,長而尖,就像一個直聳入雲的高塔,在龍雲這種中國長大的孩子來說,這讓他想起了孤兒院附近一座天主教堂,那裏的的建築風格和整棟建築沒有多少分別。

城堡十分堅固,巨大青石條作爲基礎,就連石階也全部是青灰色的石頭砌造,上了臺階後到達前庭,入口是一扇高達幾米的巨大鐵門,門上有個生滿銅鏽的圓環。

城堡的尖頂足有百米之高,層層疊疊壘到這個高度,讓龍雲不禁產生了極大的疑問,如果北歐神話傳說中的海姆冥界是死人才能到的敵方,那麼在這裏構築如此雄偉的建築,那些工匠恐怕也是死人。

一想到這裏,龍雲就不禁打了個寒顫,青灰色的城堡牆壁看起來愈加顯得弔詭異常。

“靠! 重生最強財女 這裏都能嗅到死屍的味道了。”他覺得自己的寒毛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倒豎,趕緊退後幾步,躲在大塊頭水手的身後,這傢伙好歹是個刀槍不入的主兒,玩意城堡裏飛出點什麼殭屍、吸血鬼之類的死鬼好歹也有這傢伙在前面擋擋。

“你不是個僱傭兵嗎?怎麼?也怕死?”格格忍不住嘲諷龍雲。

“死了的人當然就不怕,可我不是沒死嘛!”龍雲縮了縮脖子,覺得附近陰風陣陣,“我們能不能直接遊過河去算了,一定要來這裏讓人給我們開門?”

“游過去?”格格忽然撲哧一聲笑出來,朝河邊揚揚頭,“你去河邊看看就知道。”

她指指旁邊的欄杆,從那裏望下去,可以看到吉歐爾河奔騰的河水。

龍雲雖然極度排斥這裏的詭祕氣氛,不過卻對這裏的一切感到好奇,他幾乎可以斷定,格格這妞絕對不是第一次來到海姆冥界,否則不會如此清楚這裏的情況。

一個從死亡國度裏出去的人?

死人?

一想到這裏,龍雲想起這些天格格一直就在自己的身邊,而且在約翰內斯堡的時去公園裏見芬奇,也是坐着這妞開的寶馬摩托車去的,當時自己還攬着這妞的腰肢在馬路上風馳電掣了一番,感覺其實還蠻爽。

如今一想到這個弔詭的推斷,心裏又忍不住冒出一股寒意,從腳底板下鑽了上來,直衝腦門,讓他不禁又打了個寒顫。

靠!難道這妞是個亡魂之類的死鬼?

但說起來又不像,畢竟約翰內斯堡當天陽光燦爛,死鬼都怕陽光,就像小時候在錄像廳看鐳射投影一樣,那些港產片中的死鬼一見光總會身上嗤嗤直冒白煙,然後煙消雲散。

他盡力說服自己,這段時間不是跟一個女鬼在一起混了那麼多天。然後走到城堡的圍欄邊緣,伸出頭去河裏望。

水手也湊了上來,和龍雲一樣,他對這裏既感到不寒而慄又充滿着好奇心。

倆人傻愣愣朝着河裏看了半天,除了發現這裏的河水發黑看不到底之外,並沒有發現什麼特別之處。

龍雲擡頭往上看去,只見吊橋從中間斷開,一頭被吊在半空中,不過看了半天卻看不見吊起橋身的鎖鏈,這橋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機械裝置,就像這麼孤零零懸在半空之中。

“如果有一條船,咱們就可以過去了……”水手環顧左右,寬闊的河面上一條船都看不見,靜得可怕。

“格格,要不咱們去找條船,自己划過去算了……”龍雲突發奇想,“這城堡裏一定有木頭,咱們可以抱着船游過去。”

“游過去?”格格又笑了,俯身從地上撿起一塊石頭,朝河面上扔過去。

石頭越過龍雲的頭頂,落入河中。

噗——

龍雲並沒看到普通石頭落入水中的濺起的水花,而是看到石頭浮在了水面上,河水只是陷下去一個小坑。

這裏的河水看起來竟然和粘稠的瀝青一樣結實,竟然連石頭都沉不下去!

“靠!只是什麼水!”龍雲嚇了一跳。

讓他更爲吃驚的事情緊接着又出現在面前。

石頭旁邊泛起一圈暗紅色,河水忽然變得如熔岩一樣沸騰,緊接着,本來緩緩流動的河水忽然變得晶瑩剔透起來,周圍的水中銀光閃閃,無數小魚一樣的東西在水裏高速遊動。

嗤嗤嗤——

石頭髮出沉悶的撕裂聲,在銀芒中被生生切成一片片,然後化作一灘岩漿,匯入河水,融爲一體。

河面很快恢復了平靜,銀色的光芒暗淡下去,暗紅色也迅速褪去,變成死一般的純黑色。

“那是什麼東西!”水手也忍不住嚇了一跳,就算是他自己擁有“鋼鐵皮膚”,也不可能在這種極度的高溫下堅持超過一分鐘,況且河中還有那種詭異的銀芒,不知道是什麼物質看起來是鍊金器具,將石頭切斷並非難事,而是在瞬間將石頭像土豆一樣切成一片片,這才顯示出那些詭異的銀色光芒是如此鋒利。

“吉歐爾河是一條受過海拉詛咒的河流,裏面的河水比岩漿還要高溫,你們看到的銀色光芒實際是刀,這些刀鋒利無比,能切碎一切進入河流裏的東西。”

格格一邊說,一邊走到大門前,伸手抓起巨大的銅環,狠狠敲了幾下。

門中似乎沒有人應答,周圍一片寂靜,對岸的濃霧越過河流,將這邊的平原籠罩在一片白茫茫中。

“可能沒人在家,出去玩了?”龍雲攤攤手,他實在不想在這種地方多待上一秒鐘,“或許我們可以考慮回去重新找找出路,興許亞特蘭蒂斯人不止開通了一條鍊金通道。”

“進入這裏,我們就是被詛咒的人,沒有別的選擇,只有越過鐵森林,到悲慘宮殿找到海拉,得到她的允許纔可以離開這裏,否則就算我們找到鍊金通道,也回不到地面上去,就算人回去了,你的靈魂也會留在這裏,回到現實世界的不過是一具行屍走肉而已。”

“我靠!這鬼地方那麼邪門?”龍雲艱難地吞了一口唾沫。

“奇怪!莫爾德爾怎麼不在?他不可能不在城堡裏……”格格又舉起銅環敲了幾下。

還是沒反應。

龍雲惱火了,一腳踹在門上,“奶奶的,死人還那麼擺架子!”

“你瘋了啊!?”格格大怒,一腳踹在龍雲身上,

將他踹得一屁股坐倒在地上,“這裏是冥界,不是非洲,想怎樣就怎樣?得罪了守橋人莫爾德爾,你就是找死!”

“你這個臭丫頭,別以爲是女的我就不敢動手,在小木屋前面就偷襲我,將我敲暈帶到莊園裏去,現在我踹門,你卻踹我?”龍雲從地上爬起來,氣得直跳腳。

倆人正鬧得不可開交,那扇巨大的木門忽然發出吱呀一聲悶響,軋軋幾下,居然裂開一條門縫。

所有人的眼睛都圓了。 ?“有人嗎?”龍雲伸頭朝城堡大門內探了探頭,一連叫了幾聲都沒有人應答,倒是自己的聲音在空蕩蕩的大廳裏迴盪,顯得格外磣人。

“有些不對勁……”格格將裝在G36突擊步槍的戰術手電打開,龍雲緊隨其後,將M4A1上的手電也打開,倆人端着槍小心翼翼走進屋裏。

整個大廳顯得有些破敗,地上灰塵寸厚,看起來已經極長時間裏沒人住過,泛着一股腐敗的氣息。

“格格……幽靈……”門外的水手忽然驚叫起來,聲音裏充滿疑惑。

“什麼事了?”

“我想你們得出來看看……我……我也說不清……”水手似乎遇到了麻煩。

龍雲和格格趕緊從屋裏返身出來,回到臺階旁,看到水手泥塑一樣站在門前的石階上,仰着頭看着天空。

“下雪了?”龍雲伸出手,接住一朵從天而降的雪花,心裏充滿了驚詫。

剛纔滂沱大雨的平原上已經是冰天雪地,只是短短的一分多鐘,鋪天蓋地的雪花便出現在空中。

讓人吃驚的不光是變幻莫測的天氣,而是雪。龍雲將手掌舉到眼前,難以置信地看着掌心中的雪花。

黑色的雪。

“黑雪……這東西不應該出現在這裏……”格格眼中流露出巨大的驚恐,一步步朝後退去,似乎在那些黑雪中隱藏着比守橋者莫爾德爾更可怕的東西。

“吼——”

一陣雄渾的嘯聲從漆黑的風雪中穿出,傳入三人的耳朵,將耳膜震得嗡嗡直響,就像有人在身旁扔了一顆震爆彈,所幸的是全遮蓋式的防彈頭盔裏有降噪耳機,否則肯定直接將耳膜震穿。

視野中的黑色風雪裏,一些像雪亮的巨大光點在雪中晃動,如同黑夜中的汽車行車燈。接着,地面傳來陣陣隆隆的顫動聲,青石地板上薄薄的一層黑色雪花也隨之微微跳動着。

龍雲從戰術挎包裏掏出望遠鏡,調到紅外模式,朝遠處的風雪中望去。

明明清晰地聽到雪中有東西在嘶吼,望遠鏡中卻除了那些如車燈一樣的東西晃動,看不到任何輪廓,熱成像根本找不到一個熱源。

來自千萬年後的強者 龍雲忽然意識到一個問題,如果冰雪中隱藏了什麼,那麼這些東西根本沒有體溫。

沒有體溫,意味着不是活人……

“那……那是什麼東西……”水手端起AA-12*,將子彈推入膛中,一種很不好的預感黑影一樣蒙上心頭。

攝政小魔妃 他舉槍朝前方風雪中的閃光開了一槍,槍響過後,傳來一聲淒厲的吼叫,接着地面更加劇烈地抖動起來,城堡牆壁上的雪和灰渣嗤嗤直落。

“這些不是屬於這裏的東西……”格格忽然大聲道:“快!進屋,堵上門!”

龍雲和水手也不敢多問,反正三個人中對這裏最熟悉的莫過於格格,看這丫頭驚恐的模樣,風雪中的那些玩意肯定不是什麼尼迪斯的米老鼠和唐老鴨。

三人跑進屋裏,將兩扇大門關上,然後放下巨大的門閂,這道門設計十分堅固,一共三道門閂,每一個都重達幾百斤,如果不是剛纔根本沒關,龍雲根本踢不開。

“外面的是什麼東西?”龍雲靠在大門上,心臟劇烈跳動着,呼吸有些急促。

“冰雪泰坦,他們不是海姆冥界的生物……”格格環視了一下屋裏,目光落在柱子上。

大廳裏每根柱子上都插着一個銅座,上面插着一個雕刻奇特的火把,骷髏頭,火把的把身看起來就像人的一根大腿骨。

格格走過去,伸手放在火把的燈芯上,嘴裏喃喃唸了一句話,一點綠油油的火星從火把燈芯上飄起,那根火把噗一聲燃起綠油油的火光。

那點火星就像一顆螢火蟲,沿着柱子一根根飛過去,每次飛過一個火把,就會將它點燃。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