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在第三層,那位殿下此刻緊張地看著黑幕。

2021 年 1 月 17 日

「殿下,情況怎麼樣了?」尚荏苒同樣有些擔憂地問道。

「住嘴,來這裡之前,我們做過萬全的準備,對於這裡可能發生的事情都有安排……該死,天啟星域怎麼會有人擁有鴻蒙精氣!」

那位殿下罵了一聲,心中一股鬱悶之氣翻滾不停。

因為這第三層,耽擱的時間太多了,到現在既沒有破解第三層的禁制,也沒有找到那個該死的闖入者。

「嗯?」

他的憤怒瞬間收斂,然後側頭向一邊望去。

那裡是通往樓上的階梯,但在第三屋被破解之前,他們根本不可能上去。

但是現在,那裡卻出現了一個身影!

「該死這傢伙怎麼可能在這裡!」那位殿下跳起來怒吼。

但是轉眼間,那個身影就消失了。

那位殿下揉了揉眼,到了他這樣的實力,不可能出現看花眼的情形,但陸昊剛才明明出現,怎麼又消失了?

「你看到沒有?」他向尚荏苒問道。

尚荏苒神色陰鬱,點了點頭。

那位殿下喃喃罵了一聲,眼中閃過一絲擔憂。

一閃而逝的陸昊,究竟是怎麼回事?

他正想著,突然間聽到一聲慘叫。

「何師弟!」那位殿下大呼了一聲,目光閃動,卻還是沒有走入暗之領域中。

暗之領域內,陸昊伸手將那位何師弟的洞天指環摘了下來,然後踢了屍體一腳。

屍體被他這一腳踢出了暗之領域,落在那位殿下面前。

「何師弟……該死!」

那位殿下蹲身一探,知道何師弟已經魂飛魄散,死得不能再死,心中惱怒,面上卻只裝出驚駭欲絕的神情。

「怎麼辦,該怎麼辦,喂,你這娘兒們,快幫我出出主意,該怎麼辦!」

尚荏苒檢查了一下屍體:「是那野狗的手段,殺人奪物……不過這位何師兄是大意了,被他偷襲所殺!」

但是尚荏苒內心卻掀起滔天巨浪!

那位殿下同行的七位師兄弟,除了荊師兄明顯強出之外,其餘眾人的實力,絕對不弱於尚荏苒自己。

而那個「野狗」的戰力,應該遜色於尚荏苒,所以,即使是偷襲,他也不該這麼快得手才對。

心念一轉,想到剛才看到的那個身影,尚荏苒霍然抬頭:「殿下,不對勁,那傢伙……似乎可以控制住這層樓的禁制!」

「沒有,他如果能控制住禁制,早就該打開禁制拿走寶物了。」那位殿下咬牙切齒地道。

他們並不知道,那暗之領域內發生了什麼事情。


陸昊確實不能控制禁制,但是仙靈可以控制。陸昊只是請仙靈將荊師兄等人分隔開始,然後開始一個又一個地收拾他們。

此時他便悄然潛身在另一個年輕人之後。

那個年輕人陷於暗之領域中,在這領域內,所有的光都不存在,只能憑藉神念和元氣外放,來感應周圍的情形。

陸昊則不然,他有仙靈相助,所以不用神念,也可以大測知道那年輕人的位置。

炎爐拳勁運在手中,陸昊猛然突擊。

他用上時空雙領域,幾乎在突擊的同時,就出現在那個年輕人後背。

雙生王後 ,挾帶著烈焰,便要轟在那年輕人背心。

但就在這時,那年輕人冷笑了一聲。

砰!

陸昊覺得自己的拳勁擊出之後,彷彿陷入了一團泥漿之中,所有的拳勁,都被對方吞噬掉。

「這是怎麼回事?」

顯然,自己的突擊,早在對方意料之中,只不過對方這種異能,可以吞噬他的力量……

還沒有想明白,突然間一股奇力襲了過來,轟的一聲響。

陸昊悶哼了聲,向後退了步,目光更為驚訝。

這傢伙吞噬了他的力量之後,反轉回來,又用來攻擊他!

借著後退之勢,陸昊又遁入了暗之領域裡,那年輕人緊隨跟來,連環數擊,卻都落了空。

「這些傢伙有自己的通訊之術,所以我殺了一個,除了領域外的那個傢伙知道了,這裡面的傢伙也知道,已經有所警惕!」

陸昊平復氣息之後,仍然盯著那年輕人,並沒有放棄。

不過這一次,他不準備再暗襲了。

既然對方有所準備,那就正面較量吧。

想到這裡,他神念挾著元氣,狠狠地向著對方轟了過去。

這不僅僅是攻擊,更是向對方宣示自己的位置。

果然,那個年輕人悶哼了一聲,然後轉過來,向著他這個方向,同樣展開神念與元氣。

在絕對的黑暗之中,兩人的領域狠狠撞在一起。

兩人都沒有使用一般武技,這種情形之下,一般武技沒有任何作用,有的只是領域與神念的對轟。


轟轟轟!

連接三擊,陸昊悶哼了一聲,向後也連退了三步!

對方的境界,未必高過他,實力甚至低於他,但是對方的領域實在太過古怪,竟然能將他的攻擊逆轉回來。

所以這三擊,陸昊等於是和自己對抗!

「有意思!」陸昊又笑了一聲,毫不猶豫向前邁步。

一股強橫的力量,猛烈轟向那個年輕人。那年輕人淡淡一笑,心中小瞧了陸昊幾分:「只有這樣嗎,竟然不吸取教訓!」

他如同上回一般,調轉自己的領域,準備將這股大力再度逆反送回。

但就在他牽引這股力量的同時,突然間,他感覺到這股力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龐大的吸力! 他要牽引陸昊之力,就必須先與陸昊的力量粘合在一起。

現在他的力量與領域,反而被陸昊粘住,這股龐大的吸力,根本不是他能夠拒絕的!

所以,現在情形變了,變成他施力,而陸昊牽引。

「如果我放棄施力,他的力量又會傾泄而出,那時我肯定擋不住……他不象我一樣,有師尊傳授的秘法,他不可能化解我的力!」

想到這裡,那個年輕人變牽引為推送,全身元氣,向著陸昊瘋狂湧出。

他深信,自己這一擊,陸昊是承受不住的。

即使無法擊殺陸昊,這一次力量變化,也能夠重創這個詭異的對手。

但是,僅僅是片刻之後,這個年輕人就呆了。

他的力,如同石沉大海一般,全部不知所蹤!

既沒有被陸昊牽引導來反擊他,也沒有傷著陸昊,而是完全消失,無影無蹤!

「怎麼回事?」

他有些驚惶,但不敢收手,全部力量,傾巢而出。

可這些力量,仍然消失了。此時他再想控制元氣,卻驚恐地發現,自己身體內的元氣,完全不受他的控制了!

從陸昊那邊傳來的牽引之力,將他的元氣象抽水一樣抽了出來。最初還只是他體內運轉的元氣,到後來,連他竅穴中積澱的本源,也被抽了出來!

「啊,啊!」

那年輕人驚恐地大叫,可是無論他怎麼叫,都擺脫不了陸昊的控制!

吞食天地秘法,乃是饕餮一族縱橫星宇的秘法,對於境界不及自己者,幾乎是必殺之術。

陸昊施展這秘法,當然沒有饕餮那麼強,但那年輕人好死不死,自己將力量送了過來,成就了陸昊。


若換了一個對手,除非對方奄奄一息,否則哪那麼容易被陸昊吸來元氣。

到目前為止,陸昊用吞食天地秘法得手的,也只有此前的天焱門長老和現在的年輕人二例!

那年輕人的叫聲越來越凄厲,陸昊卻沒有絲毫同情之心。

既然是死敵,那麼,就往死里對付!

片刻之後,那年輕人的聲音消失,整個人已經廢了,因為本源受創,所以連普通人都不如。

在這時、空、暗三重領域之地,他轉眼之間,化為灰燼,只留下一枚洞天指環。

陸昊則在原地調息良久,身體內闖入別人的元氣,還是件很危險的事情。

一調息,他發現了一樣異狀,不由得咦了一聲。

他體內的鴻蒙精氣,只是到了這武神宮世界之後,才靠著獸血與靈氣壯大起來,但是吸了那年輕人的元氣之後,他的鴻蒙精氣又壯大了些。

「這傢伙身體之中,也有鴻蒙精氣,而且還比較精純,雖然遠不及我,但也不是到了武神宮后才吸納的!」

再想到武神宮的星門,原本只有擁有鴻蒙精氣的人才能打開,陸昊更能確定,這伙闖入者背後,只怕有一位非常強大的存在!

「咦,他們在退!」

就在這時,仙靈的聲音傳到了陸昊的耳中。

「什麼?」

「這些闖入者放棄繼續破解了,他們在往後退!」

陸昊明白,對方肯定有聯繫的秘法,現在退,是因為他們發現已經有兩人被殺。

對方還有六人,加上尚苒就是七人,其中有三人境界稍遜於他,還有兩人略強於他,最後兩人,則讓陸昊覺得深不可測。


「他們不可能離開武神宮,所以這次退出,肯定是為了下次再來襲擊。在這裡我有地利的優勢,換了戰場,則未必!」

有這個想法,陸昊向仙靈問了一下,沖向了最弱的一個對手。

那人對他的到來,似乎也有準備,陸昊才一動手,他便激起領域,也不進攻,只是防守。

雖然那人最弱,可是也有九重領域,實力絕對勝過未進武神宮之前的陸昊。陸昊連續狂攻了數次,都是無功而返。

陸昊倒也不急,這樣撐起全部領域進行防守,元氣消耗非常大,對方支撐不了多久。

因此陸昊開始游斗,消耗對方不給對方休息的時機。

正攻著,突然仙靈的提示傳來:「對方突然轉向,向你這裡合圍過來了,小心!」

只比仙靈的的提醒晚了一息,四道凌厲無比的勁氣合擊而來,幾乎將陸昊有可能處在的位置全部覆蓋住!

如果不是得了仙靈的提醒,陸昊就算沒有在這次襲擊中受傷,也會被纏住,陷入重圍之中。

砰砰!

陸昊的六重領域,與四位攻擊者中的一個十重領域撞在一處,憑藉著銀色元液帶來的強大力量,陸昊略佔上風,將之逼退。

乘著這個機會,陸昊從合圍的四人之側溜走,沖向了離得比較遠的另一個敵人。

「這傢伙應當是最強者之一,我來試試,他究竟有多強!」

挑戰強者,是武者上進的必然之路,所以陸昊明知對方強悍,卻還是上前,並且這一次,他沒有偷襲,而是傳去神念:「吃我一拳!」

左手為冰,右手為火,雙拳全力轟出,碰的一聲,與對方撞在一處。

陸昊的身體頓時被巨大的反震之力震飛,給他的感覺,就好象自己擊中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座巍峨的大山!

「也吃我一拳!」

對方的神念同樣掃了過來,陸昊覺得面前突然一亮,半空之中,隱隱約約浮出一座山來。

對方這一擊,竟然短暫地壓制了暗之領域!

能做到這一點,這人的實力強得……非常可怕。

陸昊大吃一驚,當初在九峰宗那兒,他看到衛悲懷與明長空兩人聯手,將一座類似於此的山峰轟碎。

但那座山峰是已經快耗盡能量的大陣虛擬出來的,而眼前這座巨山,卻是敵人一擊出來的!

「劍!」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