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在第一次大戰期間(也叫做第一次獸人戰爭),獸人的主力部隊繞過了暮色森林,正當夜色鎮的聯盟居民們爲逃過一劫感到僥倖時,來自逆風小徑那充滿惡臭的魔法風席捲了此地。

2020 年 10 月 27 日

脫離獸人聯軍的食人魔,被詛咒的狼人,以及其他各式各樣的怪物紛紛涌入這裏。

從此,暮色森林變成了怪物的樂園。

後來,人類的傳奇英雄洛薩爵士在麥迪文的學徒,未來的大(和諧)法師卡德加的幫助下,殺死了麥迪文。

從逆風小徑涌出的魔法污染總算停止了,然而聯盟卻沒有餘力去治理這片千瘡百孔的森林。

再後來,聯盟在第二次大戰中艱難地戰勝了入侵的獸人聯軍,經過十幾年的休養生息後,正當聯盟下定決心,想要投入巨大資源恢復暮色森林往日的繁榮時。

第三次大戰爆發了。

無孔不入的亡靈侵入了暮色森林,位於西部的城鎮烏鴉嶺遭到了毀滅,這個以葬儀業聞名聯盟的小鎮有着巨大的墓地,巫妖不斷地玷污着亡者,逼迫他們站起來,去殺死自己的後人。

現在,沒有哪一片還屬於聯盟的土地像暮色森林這樣千瘡百孔,恐怖肆虐了。

亞伯克隆比,是一名住在烏鴉嶺墓地附近的孤單老人。

畢業於烏鴉嶺葬儀學院的他,是這個時代最好的屍體防腐處理大師。這個乾枯的老頭竟然敢孤身一人住在大羣的亡靈中間,然而最讓人費解的是,他居然一直活着。

在附近的墓地巡視一圈,讓幾隻不長眼的亡靈重歸夜之母親的懷抱之後,亞伯克隆比回到了自己位於墓羣之中的破舊木屋。

“亞伯特爺爺,飯已經做好了。”

紅髮的小女僕,尤特琪拉爾向推門而入的守墓人說道。

************************我是吐便當的分割線**************************

冥界粉圓山,一座高掛着‘地獄制霸’牌匾的宮殿中,高坐在白骨王座上的蘿卡拋着手中的七祕寶之一,名爲一打復活幣的黃銅錢幣。

她居高臨下地看着王座下老老實實肅立一邊的洛麗亞說道:“媽媽的囑託都記住了?”

“記住了……”洛麗亞用蚊子般的聲音恭敬回答道。

看樣子蘿卡爲期一年的愛的再教(tiao)育(jiao)十分順利。

重生之豪門嬌妻 “哦?說說看。”皺了皺眉,蘿卡說道。

“阿爾薩斯還有一個姐姐,把她幹掉;吉安娜也有王室血統,把她幹掉;如果哥哥來妨礙自己,把他幹掉。”

“這樣還有洛丹倫王室血統的人就只剩你一個了,要好好努力當上洛丹倫女王呀,我的孩子。”蘿卡對洛麗亞的回答很滿意,全名爲蘿卡·希爾斯布萊德的粉毛幼女其實是洛丹倫王室的旁系公主,並非洛麗亞原本想象的那樣,是某個小貴族家的女兒。

真好啊達裏安先生,你老婆居然是個公主,你這個人蔘贏家,這麼想着的洛麗亞繼續說道:“對於強大的敵人,打不過就找幫手,還打不過就找家長,家長也打不過就當機立斷地逃跑,逃跑以後一定要報仇,報仇一定要怎麼陰險怎麼來。”

“嗯嗯。”粉毛幼女點點頭表示肯定。

“對於弱小的敵人要給他們以希望,再狠狠地欺負他們,擊潰他們的精神,讓他們跪下來舔鞋。”

“出場時要用帥氣的臺詞,自己想不到就果斷借用別人的。”

“對於有好感的人,喜歡的人,要狠狠地**她(爲什麼是她不是他),欺負她,在她崩潰的時候安慰她,讓她患上斯德哥爾摩綜合症從而像狗一樣離不開自己。”

“不錯不錯,看來媽媽說的話你都好好記住了。至於具體怎麼做,好好回憶媽媽那愛的鞭策,你一定會想起來的。”蘿卡欣慰地說道。

聽到愛的鞭策,洛麗亞打了個冷顫後繼續說道:“不準翻白眼,不準說髒話,不準咬指頭,不準坐姿不端,不準光吃肉不吃菜,不準在地上打滾,不準跟別人要吃的。”

“嗯嗯,這方面我倒是很放心,你的這些壞習慣差不多都被我糾正過來了。”蘿卡在糾正一詞上加重了讀音。

說罷,蘿卡從白骨王座上跳了下來,一蹦一跳地來到洛麗亞身前。

洛麗亞看着這個比自己還矮上一頭,看起來就像個大人偶一樣精緻的媽媽,心想達裏安先生還真下得去手。

“不是哦,是我逆推的。”蘿卡做出了非常可怕的發言。

哦哦,真是對不起啊達裏安先生,原來你是無辜的,能在女兒心中重返清白真是太好了。

……其實你會讀心吧,媽媽。

“纔不會那麼兇殘的能力呢。”蘿卡否定道。

“……”

拍拍手,蘿卡打斷了洛麗亞繼續吐槽下去的衝動。

“該說再見了,親愛的。”

看到蘿卡準備啓動復活幣,洛麗亞瞬間露出了依依不捨的表情。

“好了好了,在媽媽面前就不用裝模作樣,我知道你巴不得快點走呢。”

洛麗亞露出了靦腆的表情,用甜膩的聲音說道:“怎麼會呢,洛麗亞最喜歡媽媽了。”

我不是混子 蘿卡咧嘴一笑,說道:“那真是太好了,你走之後媽媽很快就會跟來的。”

洛麗亞笑不出來了。

在蘿卡一陣拍打之後,黃銅的錢幣轉動起來,一團光暈從中脫出,飄向了洛麗亞,隨即沒入她的身體消失不見。

隨即一陣引力傳來,就好像是久違的身體在拼命拉扯靈魂一樣。而停止轉動的黃銅錢幣卻突然沙化,消逝於空中。

洛麗亞楞了一下,隨即明白過來,這應該是使用次數達到極限了,用在自己身上這次,剛剛好是第十二次。

就在消失前的一剎那,洛麗亞翹起嘴角朝蘿卡笑了笑。

“笨蛋,矮子,死老太婆,這下傻眼了吧。哈,哈,哈,哈,哈。”空無一人的大殿上,蘿卡翻譯着洛麗亞笑容傳遞的信息。

真好啊我的女兒,在最後總算說出了心裏話。

轉身走回王座,蘿卡撇撇嘴自言自語道:“雖然媽媽對你沒有變成一隻應聲蟲感到很欣慰,但你是不是高興的太早了一點,我親愛的洛麗亞。”

她怎麼可能沒有考慮過復活幣使用次數只剩一次的情況。

“真期待你再次看到媽媽時,那無比恐懼和萬分後悔的神色。”

***********************************************************************

今天居然兩更了,這超不科學。 特里克和沃爾夫,這是一對共同行動的盜賊朋友。

開放註冊已經是半年前的事了,從二人只有二十多級這一點來看,可以確定他們既不是最求各種挑戰的職業玩家,也不是那些蹲守在城市裏從事生產和經營的生活玩家。

這是兩個敏銳賊,而且是把天賦通通強化到潛行和偷竊上的敏銳賊。

這個開局有點難 沒什麼戰鬥能力的他們平日裏靠着一些偏門手段來獲取金幣,再將它們轉化成可以養活自己的軟妹幣。

入行稍晚的他們錯過了能夠一夜暴富的時期,現在的兌換價格死死地停在了一金幣兌一百軟妹幣上。

默契地繞開一隻遊蕩的食屍鬼,他們向烏鴉嶺墓地摸了過去。

沒錯,這二人從事的正是傳說中的隱藏職業——摸金校尉。

可惜這行當不像小說中描寫的那樣跌宕起伏扣人心絃,烏鴉嶺墓地絕大多數的墓穴就是一個坑裏放個棺木而已。

走運的時候,他們能起出個生前小有財產的傢伙,雖然沒有什麼誇張的陪葬品,但偶爾也能摸到些零散的金幣,碎裂的寶石之類稍微值錢的東西。當然,多數的時候他們不太走運,只能摸出幾張亞麻布而已。

烏鴉嶺的墓地之大,就連天災也沒能將下面的住名全部喚起,更別說被古怪守墓人看護的區域了。

“動作快點,要趕在老頭吃完飯再次巡墓前搞定。”

沃爾夫輕聲說道,經過幾天的蹲點,他們已經摸清了守墓人的行動規律。

二人這次的目標是一處相比之下很豪華的墓地——居然還有個小花壇,挖夠了窮鬼墳的特里克和沃爾夫對它抱有很大的期待。

守墓人或許是個隱士高人,但還沒強到自帶二十四小時無間斷監視系統的地步,是以二人很容易就溜到了目的地。

特里克看了看來自某次挖墳戰利品的懷錶後說道:“還有四十分鐘安全時間,應該足夠了。”

十幾平米的小花壇中豎立着一塊雕工精緻的大理石墓碑,二人按照經驗判斷,墓穴應該在墓碑的正下方。

踩在早已枯萎的花朵上,他們看也沒看就將墓碑推倒,隨後拿起鏟子吭哧吭哧地挖了起來。

“應該沒挖錯吧,怎麼這麼深?”

沒有回答克里特的疑惑,沃爾夫辨認了一下週圍的土層,稍作思量後說道:“應該沒問題,繼續。”

幾分鐘後,鏟子碰到障礙物的手感傳來,大喜過望的二人將棺木上的土層迅速清掉,

“喂,這是檀木做的,看樣子這次碰上好東西了。”

用鏟子敲擊着依然結實的棺材板,沃爾夫喜形於色。

“閃開,錘子來了。”

克里特手拿一柄單手重錘,用尖端粗魯地錘擊起棺木來。

木板碎裂的聲音傳來,兩人隨即拿起撬棍開始擴大裂口。

棺蓋被撬得四分五裂,藉助着油燈明暗不定的光芒,二人看清了棺中的景象。

倒吸一口涼氣,克里特說道:“這算什麼?”

沃爾夫回答道:“我也不知道……到底算值錢還是不值錢。”

只見棺中陳放着一名美麗少女的屍體……與其說是屍體,不如說是人偶來得確切,儘管少女連同其懷中的人偶身上的衣物早已腐朽不堪,但身體卻沒有一絲腐爛的痕跡。

擁有着嬌小身材和精緻面龐的少女靜靜躺在棺木之中,如果不是那蒼白的沒有一絲血色的肌膚,或許會讓人以爲她還活着。

不論怎麼看生前都是隻萌物的少女,看起來就像新死一樣。然而墓地中的一切又見證着她至少已有百年曆史。

特里克下意識地伸出手想要觸摸棺中少女的臉頰,彷彿要確認這不可思議的景象是否真如他所見一般。

“別動!”

沃爾夫打開特里克的手,既是擔心同伴遭遇危險,又恐懼他損壞屍體。

不管怎麼說,先連着棺材一起擡走好了,到了二人的窩點再慢慢分析不遲。

……

黑暗中傳來了溫暖的感覺,洛麗亞再次擁有了身體。

不知過了多久,她終於能夠將眼睛微微睜開一條線,映入眼簾的確是彷彿無盡般的黑暗。本能的感覺到自己躺在一個狹小的空間內,然而身體卻十分僵硬,哪怕連動動小指都做不到。

逃脫蘿卡魔掌所帶來的喜悅早已消逝,洛麗亞現在的心情十分糟糕——不論是現在的處境,還是對安妮的擔心。

在一百多年前的過去被愛麗絲誤殺,靈魂卻看到了一百多年後才下地獄的蘿卡,從蘿卡的回憶中得知她已死了十多年,這說明自己死後所處的時間,應該就是在自己原本的時間點上。

洛麗亞一直擔心復活後回到未來,卻只能看到安妮那壽命已盡的風化枯骨。

等待宣判讓人煩躁,她想摸摸戒指示意它告訴自己時間,卻又慶幸答案還未揭曉。

然而很快,洛麗亞就自顧不暇了。

她大概猜到自己給埋了。

她快要窒息了。

年年有魚很幸福 真可怕,在自己的棺材裏不斷地被悶死,然後被刷新繼續被悶死,這是新絕招嗎?

無限悶制。

不是因爲別的npc致死,而是被悶死餓死渴死摔死的話,是會無限刷新的。

至少讓我餓死好麼?這是洛麗亞小姐第三次被悶死前的怨念。

第一次被冒險者遺忘,死在了狗頭人的礦鋤下。

第二次被愛麗絲的黑暗鍊金術誤殺。

如果讓我知道是哪個混蛋埋了我,一定要讓他死一百次。

洛麗亞已經數不清重複多少次了,她現在只想把自己的肺挖出來,在無數次窒息中欲仙欲死的粉毛蘿莉忽略了上方傳來的響動。

最後一次昏迷時,已經習慣起來的她所想到的是——計分板上自己送出多少人頭了。

……

無限循環的可怕牢籠被兩個親切的人給打破了。

再次恢復意識,猛然起身的洛麗亞貪婪地呼吸着充滿黴味的空氣。

這讓人噁心作嘔的氣味,竟是如此奢侈的享受。

“糉子!”

“粉毛糉子!”

兩位親切的人大呼小叫起來。

毛茸茸的長髮披散而下,從棺材中站起來的洛麗亞對眼前的兩位好人說道。

“生命本身毫無意義,只有死亡才能讓你明白活着的真諦。”

被蘿卡將念臺詞這一舉動深深刻入腦髓,本來想感謝兩名盜賊的洛麗亞居然念起了出場臺詞。

兩位受到驚嚇的好心人相擁着尖叫起來,幹這行的膽子本來不小,往日裏挖墳也經常鑽出一兩隻流着粘液的腐爛食屍鬼,一般來說把它踩回地裏就好。

然而某些美麗的東西才真正可怕,人偶,可愛小女孩的屍體,棺材,詐屍。一切都充滿了心理恐怖電影的既視感。

不提克里特和沃爾夫回想起各種恐怖橋段來自己嚇自己,看清二人的洛麗亞心中咯噔一下。

這是兩個冒險者。

心念一動,她手中出現了山寨版的灰燼使者。

諾滋多姆對於自己npc儲物空間的封鎖消失了。

萬念俱灰的洛麗亞從依然掛在腰上的錢袋中摸索出一把金幣,看也不看地扔向了兩個盜賊。將不知爲何變成了殉葬品的人偶愛麗絲仍在一邊,躺回了棺中。

“安妮……” “小姐。”

好像聽到什麼人在叫自己,洛麗亞從棺材中探出腦袋向四處看了看。

什麼都沒有,之前把自己救出來的兩個盜墓賊似乎在害怕什麼的到來,急匆匆地拿起地上的金幣走掉了。

再次縮回棺材裏,她翻了個身調整到最舒服的姿勢,心情不好的時候就先睡一覺吧。

“小姐……”

穿來穿去的都快習慣了,大不了想辦法再回去一次就好。

“小姐!”

“煩不煩啊,沒看到別人在睡午覺麼!”

跳出棺材,粉毛蘿莉抄起地上的人偶愛麗絲朝聲音發出的方向扔去,小愛麗絲劃出一道拋物線後,撞在了一個墓碑上。

躲在墓碑後鬼鬼祟祟的生物發出一聲尖叫後跳了出來。

紅頭髮加上女僕裝,總覺得好像在哪裏見過的樣子,稍加回憶,洛麗亞想了起來。

“這不是尤其拉特爾麼?”

“是尤特琪拉爾,小姐……您該不會是亡靈什麼的吧?”

小女僕畏畏縮縮地看看洛麗亞又看看一旁的棺材,一副準備隨時逃跑的樣子。

“……”

比起解釋自己詐屍的理由,此刻洛麗亞倒是很好奇對方爲什麼還活着。

即使過了一百多年也沒什麼長進呢,洛麗亞不費吹灰之力地將小女僕按倒在地,騎在她背上開始審問起來。

尤特琪拉爾象徵性地掙扎了幾下,當洛麗亞把灰燼使者插在她臉旁的土地中後,她便迅速地老實下來開始招供。

“我是個半精靈……不被父母雙方接受,從小被遺棄,周圍的人都看不起我……所以才死纏着幾位小姐,想到沒有人認識我的地方去。”

聞言,洛麗亞回想起了書籍上描述的半精靈生態,這種人類和高等精靈的混血後代並不是什麼浪漫美麗的代名詞。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