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在朱漢江收集到的情報中,這個高如虎勇猛又不失機智,而且還信守承諾,是個不錯的人材。

2021 年 1 月 10 日

「高如虎,你不是我對手,還是投降吧。」張山好整以暇的說道。

高如虎沉著臉,一聲不哼的連連出槍,對張山的話充耳不聞。

「如果你肯投降,我佔領原水鎮后,除了喬家,我保證對鎮內的居民秋毫無犯,否則,我不介意屠城。」張山繼續道。

高如虎臉色一變,手中的槍勢微微一亂。

這個細微的變化沒有逃過張山的眼睛,「看起來,高如虎很關心鎮民的安危啊,嗯,也許因為他的老婆孩子就在鎮內,所以我一說屠城,他就不淡定了。」

高如虎現在的內心裡,並沒有表面看起來那麼平靜。

從張山領兵出現在鎮外時,他就知道原水鎮大勢己去。

他自己是原水鎮的最強戰力,但與對方相比,卻是兩重境界的差別,就憑這一點,原水鎮就沒有一點的勝算。

雖然他們鎮衛軍比對方多上一倍不止,但這對一個玄武境的武者來說,沒有任何的作用。

沒有相同境界的武者阻止,張山一個人就可以屠殺掉整個鎮子。

對於鎮長對蒼天會宣戰的決定,高如虎其實是提出反對意見的。

按照情報,蒼天會的張山是玄武六重的境界,他們原水鎮根本就沒有相匹敵的高端戰力,與蒼天會開戰並不是明智之舉。

不過鎮長喬進得很有把握的樣子,並且說服了鎮老會的大部分長老,高如虎也沒有辦法阻止。

當時不明白,不過剛才從張山與喬進得的對話中,高如虎已經明白了鎮長的信心來源。

他應該是相信那個殺手叢甲能夠殺掉張山,所以才有把握與蒼天會對抗。

但是,沒想到張山非但沒被殺,反而把叢甲殺了,而且他的境界並不是以前所知道的玄武六重,而是玄武七重。

作為原水鎮的鎮衛統領,而且鎮里有自己的妻兒孩子,高如虎明知自己不是張山的對手,但卻不能不戰。

「加入我蒼天會,你仍然是原水鎮的統領,一切照舊,你覺得怎麼樣?」

張山仍然耐心的勸說道。

高如虎槍勢一收:「只要你保證不動鎮民,我高如虎投降便是,不過,原水鎮的鎮衛統領我是不會當了。」

張山眉頭一挑,嘿嘿笑道:「這可不行,我答應你的條件,你就要聽從我的安排,投降后罷工不幹可不是我想要的結果。」

「要我跟你干也可以,只要你能以玄武五重境打敗我就行。」高如虎緊了緊手裡的槍道。

「嘿嘿,原來你心中不服啊,是不是覺得只要境界相當,你就能打敗我?」

張山看了他一眼,忽然哈哈大笑了起來。

高如虎緊抿著嘴不說話,但面上的神色已經默認了。

「那就如你如願吧,不讓你心服口服的話,就怕勉強收了你,以後也會出工不出力。」

張山彈了彈手中的劍,笑了笑:「不過,在這之前,讓大家休兵吧。」

說著長嘯了一聲。

蒼天軍聽到后,都各自擺脫了對手,向後退去。

高如虎同時也喝令著原水鎮衛軍收擾隊形,不要追擊。

「我與你們統領約定,壓制境界與他一戰,要是我贏了,他就歸降我蒼天會,要是我輸了,我就放過原水鎮一馬,撤軍離開。」

張山的聲音不高,但卻讓城上城下的每個人都聽得清楚。

高如虎有點意外,照他的意思,只要自己贏了之後,張山不為難他和鎮民就行。

卻沒想到,他竟然說輸了直接撤兵離開。

這隻能說明,對方對這一戰有絕對的把握。

「我讓你十招,讓你把奔雷十擊都用一遍,然後第十一招將你擊敗!」

張山把自己的境界壓制到了玄武五重,然後悠然的說道:

「我這可不是自大,也沒有看不起你的意思,因為這就是事實。」

「你這樣還說不是看不起我?」

高如虎眼裡冒出了熊熊的怒火,身上的氣勢瘋狂的攀升。

「星火燎原!」

他大吼一聲,長槍嗡的一聲顫動,槍尖一化二,二化三,最後化為無數星火,向著張山直飛而去。 「橫掃千軍!」

「五雷鎖獄!」

「狂波奔流!」

「雷動九天!」

戰場上,高如虎的咆哮聲震耳欲聾。

奔雷十擊的槍勢,分為攔、拿、滑、扎、撩、挑、絞、砸,劈、掃等十式。

在張山只守不攻下,這十擊都被高如虎一一使了出來。

可是,張山就這麼站在原地,兩腳絲毫不動,只是揮動著長劍防守,竟讓高如虎攻不進他身前三尺之內。

最凌厲的雷動九天徒勞無功后,高如虎心中湧起明悟,自己不管怎麼樣,都不是面前這位年青人的對手。

對方不僅把境界壓制到了相同的等級,而且只守不攻,自己在這種情況下都不能勝,那隻能證明自己與他的差距,猶如天塹。

「十招己過,到你接我一劍試試了!」張山哈哈大笑道。

「來吧!」

高如虎打醒起十二萬分的精神。

這次對戰,自己已經輸了,不過,對手這一劍自己必須防守住。

轟!

槍劍相擊,發出了震耳欲聾響聲。

高如虎身體劇震,長槍脫手飛向空中,全身都氣血翻騰,真氣亂竄。

張山的劍正在停在他額前,距離他的皮膚只有一根頭髮絲不到。

劍上感覺不到絲毫的殺氣,但高如虎知道,只要握劍的人願意,剎那間,這把劍就會殺氣衝天,並且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就將自己劈成兩半。

噗!

長槍從空中落下,筆直的插在他身旁一尺之處。

「我輸了!」高如虎臉上露出一個苦笑。

張山收起了重劍:「那麼,我們進城吧,希望能在晚飯前把受降的事情辦妥。」

城上的鎮老們都是臉色灰敗,對手的強大出乎意料,高如虎在他面前,就如同蟻螻與大樹的區別。

高如虎引著張山向城門走去,原水鎮衛軍垂頭喪氣的跟在蒼天軍的後面。

受降過程沒什麼意外,經過商議,鎮老會的所有長老願意交出三分之一的家族財產,以作為對蒼天會的補償,並獲得張山的既往不咎。

而喬家,則沒有這麼好過了。

對於這個雇傭殺手意圖刺殺自己的始作俑者,不是交出三分之一的家產就能免罪的。

張山給了他們兩條路,一是交上三分一的家產外加喬氏父子的首級,二是喬氏父子可以免死,不過要沒收喬家所有財產,喬家的人同樣被驅逐出原水鎮。


半個時辰后,喬家經過一陣內訌,喬進得與喬俊年父子被殺,首級也被獻到了張山的面前,當然還有三分之一的家財。


受降的事情交給下面的人去處理,有高如虎的配合,不會有什麼問題。

而消息也傳訊回了礁葉鎮,明天,方憶茹也會帶著常億松過來。

以後, 總裁大人壞壞愛

原水鎮一來人口較多,常住人口基本上有兩千人,比礁葉鎮和松林鎮加起來的人口還要多。

而且,原水鎮能夠生產糧食,這是礁葉鎮與松林鎮所不能比的。

在混亂之地,糧食比什麼都要重要,而能夠生產糧食的城鎮可是個香餑餑。

接下來的日子裡,張山和蒼天會的核心成員商議后,再一次改組了勢力架構。

由於地盤是由三個鎮子組成,因此張山將它稱為「三鎮領」,張山與方憶茹分別擔任三鎮領的領主與副領主。

礁葉鎮和松林鎮委任了兩個問天宗的弟子擔任鎮長,而原水鎮則由常億松擔任鎮長。

原水鎮原先的鎮衛打散分組,充入了原先的蒼天軍中,葛旭與高如虎分憑蒼天軍的正副統領。

而朱漢江的鷹堂已經由三十人擴大到了一百人。

這段時間,朱漢江照著張山的指示,西北方向的鐵龍城作為偵察重點。

鐵龍城直線距離原水鎮一千里,兩地之間多是荒原和草地,沒有山林,因此騎兵急速奔襲的話,兩天可達。

而鐵龍城與蒼天會上一次就結下了梁子,現在原水鎮落入蒼天會的手裡,難保鐵龍城是什麼態度。

一個月後,鷹堂的暗衛從鐵龍城發回了一則消息,朱漢江看完后馬上去見了張山。

「鐵龍城竟然分裂了?消息無誤吧?」張山聽完了朱漢江的彙報后,詫異的道。

萌寵之影帝的完美飼養 消息可靠,已經確認了。」朱漢江點頭道。

張山手指輕敲著桌子,陷入了沉思。

鐵龍城所處那片地方稱為鐵龍領,領地中有大大小小的諸多勢力,他們以鐵龍城為核心聯合在一起,組成一個鐵龍城各方聯盟,外界為了方便,直接把這個聯盟稱之為鐵龍城。

在鐵龍領更西面的地域,傳聞還有著幾個非常神秘的生命禁區。

那裡時空紊亂,偶爾會出現時空裂縫,把一些奇異的外域種族生物傳送到那裡。

而且,那些時空紊亂的生命禁區里,聽說還隱藏著很多廢墟,廢墟裡面埋藏著神秘的寶物。

所以,雖然那裡極其危險,但對於一些強大的冒險者來說,仍然充滿著極大的誘惑。

幾個月前。

鐵龍城就與周邊的勢力摩擦不斷,就在張山攻打原水鎮時,鐵龍城也正式與周圍的勢力開了戰。

不過沒曾想,仗僅僅打了一個月,鐵龍城聯盟就分崩離析,成為各自為戰的狀態。

而這時的鐵龍城,也被各個勢力分成了各自的勢力範圍,還有外邊的新勢力意圖進駐。

「你的意思是,我們蒼天會要去那裡分一杯羹?」張山開口道。

「是的,現在鐵龍城正是重新洗牌的時候,我們應該試試,能分一杯羹最好,如果不行,大不了再退出來。」朱漢江道。

張山點了點頭,現在自己領地上一切運轉正常,的確可以抽出手來去一次鐵龍領。

如果能在鐵龍領建立一個基地,就可以作為探索那些時空禁區的橋頭堡,而那裡禁區中的廢墟裡面,說不定能找到通往蒼穹大陸的傳送陣。

朱漢江遲疑了一下:「而且,鐵龍城其實也是一個奴隸交易點,在混亂之地中相當有名。」

「鐵龍領的北部高原,有許多落後的部落,部落中的土著身體強壯,吃苦耐勞,因此, 慈善家的日常生活 。」

聽了他的話,張山心中一動,礁石鎮和松林鎮都有豐富的礦產,但限於勞動力不足,一直沒能大量開採。

「如果能在鐵龍城佔據一席之地,插手奴隸貿易的話,我們就可以得到很多廉價的勞力。」朱漢江接著道。 張山微微的皺起了眉頭。

靈魂來自另一個世界,讓他對於使用奴隸這種事情有天然的抵觸。

不過,這就是這個世界的現狀,他也不可能做出什麼改變。

而且,與其糾結應該不應該使用奴隸,還不如改善奴隸的生存狀況更實際一些。

張山陷入了沉思。

作為新成立的三鎮領,想要快速發展的話,增加人口是重中之重,而要大量增加人口的話,奴隸是最簡單和快速的來源。

「那麼,我們就組織一支隊伍去鐵龍城看看吧。」張山很快的做出了決定。

三天後,一支隊伍出了原水鎮的北門,然後向著西北方向進發。


這次去鐵龍城,張山依然親自前往。

開始方憶茹是反對的,認為先派人去就可以了。

不過張山認為,鐵龍領那裡的強者不少,手下真武境的人員去那裡根本不起什麼作用。

方憶茹只好同意了,不過無論如何也要跟來,沒辦法,張山只好答應了。

然後,這支隊伍由三十六人組成,方憶茹和南雅隨隊前往,高朋與雷猛各自帶一個十人的精銳小隊跟著出發,然後再加上朱漢江帶領的一個十人的暗衛小隊。

隊伍經過一天的跋涉,眼前的景色由綠色變為紅黃等色,而地形也從丘陵草原變成了荒漠。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