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在房間里她問君千御的時候,看似很平常的問,她卻能聽出她話里絲絲的關心和擔憂。

2021 年 1 月 17 日

之後她的一句話,都有些心不在焉,直到邪魅和她說有事要離開。

小姐語氣里的心不在焉消失了,接著小姐就出來了。

不用說小姐肯定是準備去找君千御了。

「謝謝劉媽。」雪漫歌朝劉媽吐了吐舌頭,一溜煙的跑了。

「這丫頭。」劉媽無奈的搖了搖頭,進屋收拾東西去了。

雪漫歌憑著記憶來到戰神府,望著近在眼前的戰神府。

雪漫歌竟不敢靠近,一路上她聽了很多戰神府的傳言。

聽說君千御一回來就血洗的戰神府,隨後氣急攻心昏了過去。

雪漫歌撇了撇嘴,他會氣急攻心?噬心蠱發作還差不多。

自己到底是進入還是不進去呢……

到了門口雪漫歌居然猶豫的起來,不知為何她竟然有些怕面對。

雪漫歌最後看了眼戰神府,一咬牙轉身就走,她還沒做好準備見他,還是先離開吧。


「砰!」雪漫歌一轉身不知道撞到了什麼,撞的額頭髮疼。

「哎呦~我這條老命,咦!雪姑娘你怎麼在這裡?」

管家揉著扭了的腰,眉頭緊擰。

「我不是來找君千御的,啊呸!我在說什麼!」

雪漫歌說完就後悔了,恨不得把自己舌頭剪下來。

「管家你別誤會,我不是來找君千御的,我只是……只是路過!對路過。」

雪漫歌眼珠滴溜溜的轉著,終於找到了個合理的解釋。

對上管家那我什麼都知道的表情,雪漫歌的臉微紅。

臉紅什麼啊!這種慌話你不是信口捏來的嘛,今天怎麼出了這麼多狀況。

「管家我真的是路過,路過。」彷彿怕管家不信,雪漫歌又重複了一遍。

「既然雪姑娘路過,不如進戰神府喝杯茶吧。」

管家一雙飽經歲月的眸子,閃過一抹過來人的神色。

這姑娘明擺著不是路過,偏偏不願意承認,到了門口還不進去,真是彆扭急了。

想到戰神府還有一個,快變成望妻石的某人,管家決定就是硬拉都要把雪漫歌拉進王府。

「這不需要了吧。」雪漫歌只是慌張,不是傻管家笑成那樣。

她就知道管家肯定是識破了她的謊言,可是一想到要進戰神府,她心裡就慌張。

「都來了,總不能白跑一趟吧雪姑娘,我家王爺的情況可不太樂觀,您真的不進去看看他嗎?」

好不容易遇見雪漫歌,管家怎麼可能放雪漫歌離去。

「很嚴重嗎?」雪漫歌眼中閃過一抹猶豫,真的要進去嗎?

「嗯,很嚴重。」管家點了點頭,一點都不臉紅。

「原來管家撒謊的能力也非同一般啊!」不遠處趴在戰神府牆上的暗衛一說道。

「就是就是,騙起姑娘來毫不猶豫,」暗衛二附和道。


「我們這樣騙雪姑娘好嗎?她要是知道會不會發怒啊,我們要不要告訴她實情……」暗衛三有些猶豫的說道。

「你想死嗎?」暗衛一陰森森的說道。

「這和死有什麼關係?」暗衛三不解。

「這事可是主子授意的,搞砸了主子非殺了你不可。」暗衛二緩緩的說道。

……

管家軟磨硬泡終於說通了雪漫歌去戰神府坐坐,管家心裡抹了把汗。

這丫頭倔起來,還不是一般的倔。

「快去通知主子,雪姑娘來了。」暗衛對著一旁的暗衛二說道。

暗衛二嗖的一下就不見了。

「知道了你下去吧。」正在書房裡練著字的君千御,停下了手中的筆,揮了揮手,暗衛退下了。

「雪漫歌你終於來了,本王等你很久了。」君千御喃喃道。


隨後放下筆,運用內力,將自己的臉色弄的蒼白,脫下外衣躺在了床上。

等著雪漫歌過來,這裝病也是不容易的。

「死丫頭你終於來了,本神醫想你了。」李神醫剛準備出去,就遇見了從門口進來的雪漫歌。

一雙眼睛驟然亮了起來,一下子就抓住了雪漫歌的肩膀。

「李神醫咱有話能慢慢說嘛……」雪漫歌被李神醫的熱情嚇到了,心跳加快了些。

「啊!本神醫想起了一件事你快跟本神醫來。」

李神醫突然想起自己,還沒有拿到雪漫歌的血做研究,一把拉住雪漫歌就跑。

「神醫雪姑娘是要去看主子的。」管家看著自己辛辛苦苦騙來的姑娘,就這麼被帶走了。

急的直跺腳,只好搬出君千御出來。

「那小子一時半會死不了,這丫頭本神醫先借用了,等下還給他。」

李神醫頭也不回的說道,雪漫歌嘴角抽了抽有這麼當神醫的嗎。

不遠處裝病的君千御,嘴角抽了抽,老頭真是越來越放肆了。

他的人都搶,就算是為了他的解藥,就不能等會嗎,要知道他裝病還是很辛苦的。

李神醫可不管君千御是什麼反應,回到他的房間里,就開始翻箱倒櫃的。

本來就凌亂的房間,瞬間不能站人了,雪漫歌額頭隱隱有黑線劃過。

神醫都是這個樣子嗎……好丟神醫這個名號!

「終於找到了。」李神醫終於翻出一個小瓷瓶出來。

一手拿著匕首,一手拿著瓷瓶朝雪漫歌走去,一雙眼睛充滿了亮光。

「李神醫你想幹什麼直說,你這樣會讓我忍不住想要打你一頓。」

雪漫歌扶額,這樣的形象和神醫完全不在一個頻率上。

「我想要你的血,放滿這個瓷瓶可以嗎?」李神醫將手中的匕首和瓷瓶遞給了雪漫歌。

「喏,給你,還有事嗎?」雪漫歌聞言,拿刀放血裝血,眨眼間就弄好了。

「沒事了,你可以去看那個小子了。」得到想要的血,李神醫眼中只剩下眼前的血了。 「等下記得回來,本神醫有事找你。」李神醫想了想又回過頭說道。

「好。」雪漫歌覺得反正她也沒什麼事,來找李神醫玩玩也好。

「小子人給你騙過來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李神醫摸著鬍子一臉的奸笑髹。

雪漫歌認識戰神府的路,問了下君千御在哪裡住著,就朝書房走去。

雪漫歌剛推門進去,門就被從後面關上了。

雪漫歌來到床邊,看著床上昏迷著的君千御,雪漫歌撇了撇了嘴。

「走之前你還好好的,怎麼一轉眼就躺在床上了。」

嘴上說著,雪漫歌伸出手開始替君千御把脈。

君千御一驚,暗暗調整了脈搏,讓脈搏變得虛弱無力。

但還是晚了一步,雪漫歌已經察覺到了不對勁。

眉頭挑了挑,這廝居然在裝病,要不是她醫術不錯,還真的探不出來。

害得她還擔心了很久,不可饒恕!

雪漫歌上下打量了下君千御,眼中閃過一抹邪惡的目光。

昏迷中的君千御只覺得背後發冷……

「以前沒有細看,原來君千御長的還真不錯。」

雪漫歌口氣中帶著吃驚,好似發現了新大陸一般。

裝昏迷的君千御脈搏輕微跳了跳,雪漫歌眉頭一挑。

果然是裝的,雪漫歌心裡已經有了決定。

摸著下巴,雪漫歌眼珠滴溜溜的轉著。

「這麼漂亮的臉蛋,摸起來一定很舒服吧。」

雪漫歌嘴角揚起一抹陰森森的笑意,君千御心裡咯噔了一下。

下一秒就感覺自己的臉被捏了捏,君千御嘴角抽了抽。

他這算是被非禮嗎?他堂堂的戰神居然被非禮了?

君千御滿頭黑線,心裡卻並不排斥,有種淡淡的幸福感。

「誒~捏著真的好舒服。」見君千御依舊沒有反應。

雪漫歌將另一隻手也加入了揉搓中,她倒要看看君千御能忍到什麼時候。

雪漫歌肆意的在君千御臉上捏著,心裡雖然有報復的心思,不過這手感真的不錯。

雪漫歌越捏越有感覺,一雙眸子越發的亮了起來。

一旁的暗衛眼角不停的跳著,這雪姑娘膽子也太大了吧。

居然敢這麼對主子,不過主子也真是放縱雪姑娘。

要是換成別人,靠近他都難,更別說這麼對待主子,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雪漫歌可不管其他,怎麼高興怎麼捏,君千御數次想要起身,卻都忍住了。

突然門口傳來的腳步聲,很輕很快就到了門口。

君千御和雪漫歌兩人同時發現,君千御突然起身,對上君千御幽黑的目光,雪漫歌手中動作一愣。

「你終於不裝了。」雪漫歌挑了挑眉。

她那麼虐待君千御他都沒反應,怎麼這麼突然就起來了,是因為門口的腳步聲嗎?

君千御突然一掀被子,一拉一扯雪漫歌就倒在了君千御的身上。

接著被子就蓋了上來,雪漫歌剛想動,就聽見門被推開的聲音。

君千御攬著雪漫歌的手緊了緊,雪漫歌忍住了想要出去的衝動。

「真是稀客,太子殿下今日怎麼有空來戰神府?」

君千御帶著病態的聲音響起,就好像一個真正的病人一般。

雪漫歌暗自咬了咬牙,這個混蛋,肯定是故意的。

什麼地方不好藏,非把她藏在被子里,君千臨來得這麼急,一看就不是好事,沒有那麼容易離開。

那麼她豈不是要在這裡呆很久,雪漫歌氣的牙痒痒。

被子里很黑,鼻息間有君千御身上淡淡的藥味。

雪漫歌心裡氣不過,找准位置對著君千御的腰上就是一口。

「咳咳。」君千御吃痛,悶哼聲剛要出來,一想到君千臨在,就變成了咳嗽聲。

「二弟看起來情況不是很好,本太子帶了御醫,讓他給二弟看看。」

君千臨一雙眼睛緊緊盯著君千御,眼神犀利。

他這次下了這麼狠的手,還借了父皇的人,為何他還是有命回來。

難道說自己真的沒辦法除掉他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